给树人发一条微信【15】

“我现在专取闭关主义,一切教职员,少与往来,也少说话。”

这是鲁迅先生初到厦门大学任教时(1926年10月),致许广平信中的一句话,表明了鲁迅先生“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一种思想心态。

我读思这样一句话,觉得其中的“闭关主义”是很有现实效用的。不是吗?在当今这个“信息纷杂,可用者不多”的时代,将自己有所“闭关主义”,倒是有利于个人的聪明睿智的。我是将自己“闭关”“鲁迅世界”中的,且有一年时间了,不但没有狭隘自己,反而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发展了自己的思维,丰富了自己的思想和想象。这说明,“闭关”未必都是封闭,而是有其特殊的“开放性”的,关键看将自己“闭关”在怎样的世界中。

我以为,在当今时日的生活中,人是应该坚持两面性的,一方面有所开放自己,一方面有所闭关自己,并使二者保持有机的平衡。

对于富有思想价值的信息,自己应该努力开放在其中,吸取有益的富养之教养,例如将自己开放在鲁迅先生的小说世界、散文世界、杂文世界,必能发达自己的思维,深邃自己的思想,建筑起伟岸的人生世界。

对于芜杂的信息,自己则必须持有一定定力的闭关。否则,完全有可能使自己被芜杂信息所“消费”了——不是人在“消费”信息,而是信息在“消费”人,这个体验,相信当今的人们放下手机,扪心真思真想,是不会否认的。

怎样开放自己,怎样闭关自己,是一种人生智慧,而将自己开放闭关在怎样的世界中,更是一种人生的大智慧

我曾想,人生的开放是具有一种“放牧”性质的。我愿将自己“放牧”“鲁迅的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