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恐怖连载故事——半吊子道士(3)

我接受了三天的存活挑战,内心虽然有些惴惴不安,但既来之,则安之。

胖女人把我重新带回了房间,但这里并不是刚才醒来时的地方,准确的说比之前只有四面白墙的房间要好上百倍了。我坐在柔软的床上,双手抱着后脑,长吁了一口气。

“你的挑战从现在就开始了,三天后的这个时间,我会再来接你,如果你还活着的话。”胖女人依旧不苟言笑地说道。

“等等,我三餐怎么解决?”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不吃饱了怎么应对后面未知的危险。

“每天会有人给你送饭的。”胖女人手指了指门的一侧,“冰箱里也有足够你吃三天的食物和饮料,尽管放开吃好了,如果你还有胃口的话。”

这女人说话怎么老是在最后加上一个转折,听起来阴阳怪气的,让人有些厌烦。

等胖女人走后,我开始环顾四周打量这件房间。除了刚才提到的冰箱外,屋里还有一个像是红木做成的大衣柜,我打开衣柜,并没有闻到想象中的发霉味道,反而有一股淡淡的茉莉清香扑面而来,我脱下外套挂在衣柜里,松了松全身的筋骨,转向冰箱的位置。打开冰箱,我顿时呆住了,里面竟然塞满了吃的东西,各种各样的零食,饼干、巧克力、蛋糕、薯片、瓜子,还有大瓶的矿泉水、可乐、橙汁和酸奶。看来这三天里的死亡威胁应该不包括“饿死”这一条了。

关上冰箱,我又来到书桌前,桌子上摆放了一盏太极形状的小台灯,造型有些特别,但做工似乎还挺精细。台灯旁整整齐齐地堆放着一排书,都是崭新的,我随手抽出几本翻阅,什么类型的都有,但最引起我注意的还是合在桌上的一本笔记本,相比与那些书的新旧程度,这本笔记本可以算是古董级的,封皮有一半被撕开,内页的纸也早已发黄发霉,我轻轻地往后翻了一两页,纸张脆的一捏就碎了,上面也没有任何文字。

没有特别的发现,我有些索然无味。床对面的矮柜上摆放着一台电视机,矮柜的隔层中则放置了一台九十年代人们常常使用的老式录像机,旁边还有好几盒录像带。录像带外面并没有包装盒,因此也不知道这些录像带里都是什么内容,于是我的好奇心开始萌发了。首先把录像机和电视机的电源开关打开,塞入第一盒录像带后,电视机的屏幕有反应了,看来这些老古董设备还能正常使用。我退回到床上盘腿而坐,等待画面的播放。没过多久,电视机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此人正步行在一片原始森林中,一手握着小刀,一手拿起一条昆虫往嘴里塞,一边咀嚼一边还对着摄像机说味道不错。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我很早以前看过的那个国外的纪录片叫“荒野大嫖客”,哦不对,是“荒野大镖客”。里面的主播叫贝尔,他和摄像师两人以真人纪实的方式拍摄自己是怎么在野外一边求生一边作死的。

有节目看,时间过得就不再那么缓慢了。渐渐的,我的困意开始从体内涌现,不时地向下拉动着我的眼皮。就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一阵敲门声把我惊的一哆嗦。我起身走到门口,刚想通过猫眼往外看,结果发现这门既没有猫眼也没什么孔洞,于是只能对着门外喊道:“谁啊。”

“是我”,一个轻柔娇媚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却有一种摄人心魂的魔力。

这是有人送饭来了?我把门打开的刹那,瞳孔突然放大,一个天仙和妖精的结合体出现在我面前,虽然刚才已经见过她了,但此刻那么近距离地看清她的脸和身材,仍然被她的美艳给震慑到了。没错,她就是刚才跪在青年一侧,手捧着水果盘子的那个女人。

女人身上的体香让我的荷尔蒙快速飙升,为了避免自己的窘态暴露,我立马咳嗽了两声说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见你吗?”女人露出了妩媚的笑容,不由分说地就径直走向屋内,两只高跟鞋摩擦地板时发出“咯咯”的声响,这般高贵的气质俨然让人忘了她在这间别墅里的真实身份。

女人走到我的床边坐了下来,向我微微地招了招手,我关上门有些紧张的走到她身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没想到她又站了起来,双手缠绕在我脖颈后,整张脸近距离地凑了过来。她身上那股特有的香味,夹杂着红唇中喷出的热气,在我耳旁悠悠的化开,让我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此时女人的嘴角微微上扬,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一闪而过。她的一只手从我的肩膀上滑了下来,我感觉到她温热而又柔软的手掌贴在我的手背上,并轻轻的抓起我的手,慢慢地挪动到她那纯白的大腿上,就在我的手触碰到她腿的一瞬间,整个人像触电般弹了起来。

女人没想到我会有那么大的反应,有些惊愕地看着我。而此时,潜意识和理智都同时向我发出警告,让我意识到自己目前正处在一种危险的状态中。

我既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比起做个风流鬼,我还是想体验更多的牡丹花。

我并不知道在这个屋内,三天的死亡威胁会是什么,但既然活着就算完成任务,那我目前的处境一定是非常危险的,所以现在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些白白送上门的好事,背后说不定就隐藏着一把可以刺穿人心脏的无形之刃。

“怎么,小帅哥,还是第一次碰女人的身体吗?”女子一边说话一边抬手将指尖轻柔地划过另一只手臂的内侧,这撩人的姿势,若是平时,我必定早已缴枪了。

我心里默念静心咒,事实上我也不懂什么静心咒,就是不断的嘀咕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而就在此时,门外的敲门声又响起了。肯定是送饭的人来了,救星啊,我急忙走过去开门,果不其然,一个粗犷的中年男子端着一盘丰厚的菜肴站在门口,见我开门后,也不多说什么,就直接把餐盘交给了我。我把书桌上那本非常老旧的笔记本塞进了后排书中,然后把餐盘放在桌上,并向眼前这个诱人的女人使了使眼色。女人明白我这是在下逐客令了,既不生气,也没有流露出遗憾的神色,向我抛了个媚眼后便离开了小屋。

我确实有些饿了,在一番狼吞虎咽后,桌上的饭菜被我一扫而空,说实话,这味道还真不错,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厨师的水准算得上是一流的。一阵饱嗝之后,我有些满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接下去该干嘛呢?突然发现自己被关在小屋里,似乎有些无聊,不过想到刚才女人的诱惑,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后面还不知道会遇上什么危险,我不能束手就擒,得提前做一些准备。

要做准备的话,我想到了两点,第一我得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以防身的武器,其次我可以在小屋里布置些陷阱,在遇到危险时触发陷阱来保命。

围着房间转了好几圈,我把能打开的地方都打开了,可也没发现什么可以利用的工具,就在一心思考着怎么制作武器和陷阱时,敲门声又响起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人已躺在床上,伴随着昏暗的灯光,隐约可见四周都是白色的大理石墙壁,墙壁上雕刻了许多图案,起初我...
    朱小米是我阅读 97评论 0 0
  • 懂得感恩,知足者常乐,这一年收获多多,虽然经历了十月怀胎的辛苦以及分娩的疼痛,但过程充满了欣喜,33岁生娃...
    福_多多阅读 26评论 0 0
  • 每天习惯性的打开帮帮看帖子,可是这几天打开帮帮,都有一个温馨的提示,“2018即将结束,请将年份改为2019”。4...
    沿路漫漫阅读 56评论 0 0
  • “我被人追杀了。” “哦?我的朋友在哪?”我好奇道。 “他说连你一块杀。” “岂有此理,我又没做过...
    万里之外阅读 51评论 0 2
  • (删节版原刊于澎湃新闻“私家地理”,这里为全文) 乡村公路,大巴与树枝相互“剪裁“ 从曼彻斯特出发的航班,仅在空中...
    seamouse阅读 1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