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黄帝,凤凰重掌政事

凤凰从被九尾狐囚禁的地牢里逃出来,与狌狌会合后知道了自己的前尘往事,正在他沉思时,灌灌鸟出现了。

此时已是暮色四合,枫树林的红染上了黑紫色,一棵棵枫树矗立在凤凰周围,黑压压地压过来,如同一个大地牢。

凤凰看到灌灌鸟出现时,心猛然提了起来。灌灌鸟飞得很慢,还有一些摇摆,凤凰的心也跟着左右摇晃,他迎上灌灌鸟问:“怎么样?拿到了吗?”

灌灌鸟从羽翼下拿出那封绢丝信交给了凤凰。凤凰长长松了一口气,好像这黑色的地牢瞬间被捅开一个大洞。“你,没事吧?”凤凰关切地问灌灌鸟。

“没事,我只是不习惯黑暗中飞行。”灌灌鸟接着问,“狌狌呢?”

凤凰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狌狌靠着躺在那里,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了。但他的眼睛还闪着光,一直追随着凤凰和狌狌。

“还顺利吗?”狌狌艰难地问。“还好,你们在院子里时,我趁乱就拿到了信,只是九尾狐和白耳猴很快返了回来,我被缠住无法脱身,直到刚刚趁着夜色掩护跑出来。”

“你快走吧,不要耽误行程。”灌灌鸟对凤凰说,“黄帝是神一样的存在,他刚生下来不久就能开口说话,二十岁就掌握了族里的政权。这么多年来,他收了周围很多小的部落,又打败了最强劲的对手蚩尤。如果炎帝和黄帝能够和平共处,那么天下就太平了。兵连祸深,天下苦于战争久了!”

凤凰为难地看着树下的狌狌,狌狌摆了摆手说:“你不用担心我,山这么高这么大,我会找一个地方隐居起来,等着你的好消息。”

凤凰离开了青丘国,一路飞翔,这一天终于飞到了逐鹿。此时正值春天,逐鹿四野百姓正在播种,五谷撒向大地时,凤凰看到了金黄的希望。

凤凰飞在空中看到前方有一排高大的房屋,四周用石头砌成了高高的围墙,院子里不时有人出入。

凤凰停在院门口,知道这里是黄帝居所。通报之后不久,就有人迎接凤凰进入了院子。院子里站着两人:一个穿蚕丝长衫,一个披青铜铠甲。

“我是风后。”穿长衫的说;“我是力牧。”穿铠甲的自我介绍。凤凰才知道这两位就是黄帝帐下赫赫有名的相和将,在与蚩尤的战斗中他俩曾经立下汗马功劳。

“黄帝正与岐伯炮制草药,我们稍等。”风后说。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声音,请风后、力牧与凤凰一起进去。

凤凰进去看到屋子中间站着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他一边对其中一个要退出去臣子说:“岐伯,我们研制的医术就叫‘岐黄之术’如何?”一边向凤凰他们点头示意。

被称作岐伯的人也向他们打过招呼,边退边说:“那咱们正在编的医学书籍就叫《黄帝内经》吧?”黄帝爽朗地大笑说:“随你,医术方面你是专家,你全权负责吧。”

岐伯退出去之后,黄帝先转向凤凰询问来意。凤凰把尾翼下的绢丝信取出来交给黄帝,黄帝读着信竟举手擦拭眼角的泪水,然后长叹一声说:“这么多年的斗争终于要结束了!”

他吩咐身边人让嫘祖和嫫母为凤凰准备饭食,自己则转身问凤凰路上是否劳累等话,当黄帝听说了凤凰的经历后,想挽留他为自己管理一些事务。

这时候站在一边的风后开口了,他说话声音轻柔但很坚定。“我和力牧是为少昊立国的事情过来的,地方已经选在了长留山,正在为国中乏人才而忧虑,能不能请凤凰留下来辅助少昊?”

力牧粗声粗气地接话:“这是个好主意。我记得少昊出生时,天空出现了五只凤鸟,按五方的颜色红、黄、青、白、玄排列,当时就有卜者说少昊以后必得凤鸟辅佐,如今在少昊立国之际,眼前出现了凤凰,这岂不是天意吗?”

凤凰没有说话,如果他开始旅行时一定会拒绝这个提议的,可是如今飞过了很多地方,见识了很多人和事,他觉得和谐世界需要大家努力,自己以前在处理政事时出现过重大失误,现在正好有一个机会弥补之前的过错。

凤凰在旅行时曾经路过长留山,那座山很神奇。兽尾和鸟首上都长着花纹,山上生长着大量带有彩色花纹的玉石。原本应该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但因为鸟兽的之间争斗,鸟与鸟之间的残杀,整个山中都被阴森笼罩,玉石也失去了光彩。

想到这里,凤凰说:“如果不嫌弃,我愿意一试。”凤凰决定结束自己的旅行了。

很多年后,在长留山出现了一个神奇的国家。在这个国家,百官全是各种各样的鸟儿。凤凰总管百官;燕子、伯劳、锦鸡分管天象;鹧鸪分管教育;鹫鸟掌管兵权;布谷鸟掌管建筑;鹰鸟掌管法律;扈鸟管理农业。

凤凰看着这个鸟兽和乐,官民同心的国家,在玉石光芒的映衬下飞向少昊的宫殿……(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