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辛苦两个月,带出了几个“大学生”!

为期两个月的私教班今天终于结束了。

20个小伙伴,两个人没跟上,其它的全程跟进了。从不会写稿到上稿,拿到稿费的小伙伴,有四个。其它小伙伴,明显感觉到文章的进益,再鼓足一口气就差不多可以上稿了。

他们鼓足一口气,我却松了一口气。

开过小班的人都知道,一个个带,是最不容易的,但是也最出成绩的。就跟老师一样,高中老师最累,一个人盯30多人;大学老师最轻松,一个大课100多人,对谁都不用负责,讲完课就走人。很多做知识付费的不愿意吃这个亏,只做大学老师,不做高中老师,就是因为高中老师需要对学生负责。

一个班20人,总算有几个考上大学的,其中第一名,是这期唯一的一个复读生,第一期跟不上差点放弃了的。结果这次拿出来的作品,亮瞎了我的24K钛合金狗眼,写得太好了。

她说,她写这篇稿子的时候,眼前已经浮现出一个人物的形象,她跟着他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成长,一起度过最灰暗的时光。到了最后,已经完全代入到这个人物身上。

这就是状态了。一个人写人物,能够完全代入到这个人身上,才能把这个人物写活。这就跟演戏一样,那种完全把自己当做剧中人物的状态,才能把这个人物演活。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不是真的入戏,是很容易判断的。

我的时间精力有限,不可能保证把每个人都送上大学,这样的成绩我已经很满意了。毕竟才两个月的时间,在教的还是一群零基础的小伙伴,太难了。尤其是那些信誓旦旦要好好学习,结果连作业都完不成的,这种我鞭子抽得再响,他都不动弹,“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盖谓此也。

随着年纪越大,越感觉带不动私教班。太需要付出精力了,每个人的问题都不一样,都要有针对性地开方子抓药,关键还得监督他们吃下去,每天晚上别人在约饭,我只有一句回复,“不好意思,今晚有课”。这次带完之后,一方面感觉浑身轻松,真想再也不带“毕业班”了,一方面又感觉有点不习惯(是有点贱了......),看来下次还是得跟一群热爱教育事业的老师们一起带课才行,不然身体真遭不住。

把一群文字爱好者,变成一群能靠写作挣钱的人,其实精神的成就感远胜于物质。最近听私教一期的小伙伴说,文章上了一个大号,稿费3000,当时本来心情不太好,听到这消息瞬间就好了。就觉得值得了。

这次写作班还发现一个现象,这里边基础好一点的反而没出来,因为什么,他们的内心有执念,跟中产阶级不敢革命一样,越是有点东西,越是瞻前顾后,不敢把自己打碎了,把自己的执念清零了,放下一切往前冲,所以他们写得很纠结,一方面想改变,一方面有执念,出来的东西就新不新旧不旧,不伦不类的。

可见写作最需要打破的是思维,再次是具备“想干就干”的勇气。“真知”才能“笃行”,“知”太多,执念太多反而影响“行”,“行”的过程还需要依据“知”(书院几年来实战总结出来的写作课程)。不知就行容易误入歧途,不行只知就会成为纸上谈兵的赵括。王阳明“知行合一”,真可谓大道至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