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是美丽的银河35

字数 6333阅读 20

目录

34

35学校变成了灵堂

人声鼎沸,绿荷循着声音来到校门口,学生围着一圈,绿荷穿过学生,发现奇怪的一幕:

一个女子蓬头垢面,捧着一个牌位,上面放着白色的蝴蝶结,照片里是一个漂亮纯情的女孩,怎么那么面熟,绿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眨了眨眼睛再看,不可能啊!看到捧着牌位的女子哭着哭着坐到了地上,绿荷忍不住也流泪了。

边上几个男子拉着白色横幅,上书:还我女儿。

威老师被人推翻在地,稀稀拉拉的白发凌乱的覆盖在脑门上,欧阳老师,体育老师,秦岭站在边上束手无策。

一个男子破口大骂:什么狗屁学校,不负责任……

门口是一群看热闹的市民。绿荷试图去搜寻如画,看她哭丧着脸站在那里,想问她怎么回事?终究没有问出口。

铃声响起,绿荷来到学生群中恶狠狠的说:都回去上课去。学生根本无动于衷,没有人移动脚步。

绿荷只好点名:陆远,把同学们带回去。

任天,把你们班的也带回去。

看着逐渐散去的学生,绿荷回头看校门口,一切如常,并没有改变情形,她站着看了一会,也回到了办公室。

歆妤,你知道吗?校门口有人在闹。

我知道的。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怎么不知道,我看照片里的人像李艳,真的是她吗?

恩。我沉着脸回答。

怎么回事?

听说李艳考试考得不好,成绩知道之后就跳楼了。

呵,那为什么她们要来学校闹?

留了一份遗书,写了军训时候发生的事,导致她生病没来上课,所以成绩不好,受不了跳楼了。

绿荷不再说话,坐在椅子上发呆。这个小孩,平时上课都是低着头的,从来都是不多说话,绿荷好几次故意让她回答问题,她回答的都很好,绿荷每次都表扬她回答的好。她的课堂她总会特意的去关注那些看似疏离的孩子,希望自己的鼓励能让她们更有信心去学习。可是如今,这样一个孩子活生生的消失了,绿荷觉得她们这样闹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样一连闹了3天,学校无奈之下,动用了警察,说他们扰乱了正常的教学秩序。

歆妤,学校怎么这样?她们多可怜,据说要上法院了。

是啊,听说开始的时候,学校还答应赔偿的,但是后来他们不依不饶的这样,学校反而火了,那就走法律程序吧!

呜,好可怜啊!真冤枉,死了女儿还要打官司,学校为什么不同情他们?

绿荷,立场不同而已,你站在了死者的立场,如果你站在学校的立场就不会这么想了。

为什么总是弱者受欺负?

我不再说话,谁是谁非,谁对谁错,都已经不再重要,到底谁是强者谁是弱者也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不知那一对父母要如何度过余生?

悔恨吧!只剩下无尽的悔恨吧!也许不会也有可能,据说她从初中开始就独自居住在宾馆里。

我不知道她的父母何以在青春期丢下女儿,初中是孩子成长的关键期啊,生理心理都发生巨变,尤其是心理的发育跟不上生理的发育,所以这时候是最需要父母师长的引导的,可是她们却让她孤独的住宾馆。可能父母外出赚钱了,那也不至于住宾馆啊,那还不如让同龄人租一套房子也好于一个人住宾馆。

呜呼哀哉,现在的父母大概以为金钱就是爱,给钱就是给爱。殊不知人的需求是及其复杂的,罢罢罢,我不再自认高明,我的儿子在世俗的眼里并不优秀,倒是绿荷一直那么认同我的观点,她说我妈说金窝银窝还不如自己家的草窝,她说“我不要万贯家财,我只需要无尽的宠爱。”

我觉得绿荷大概是从小被宠溺的,所以才会无视种种人际交往的复杂,以为人人都会宠溺于她。

李艳母亲会像报纸上写的那些失独老人再花巨资去生个试管婴儿吗?绿荷总是说“独生子女”的政策不好,她说她享受有姐妹的生活。而我那时候总是说:如果没有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整个国家人还要多,抢夺资源会更厉害,我们的生存状态会更差。

如今,我开始审视自己的观点,也许我的观点也是偏颇的,是的,因为独生子女的政策,导致家长们对这一根独苗寄予了厚望,所有的期待所有的压力都放到了他们的身上,所以才会有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论调。

而我和绿荷算是幸运的吧,她因为有姐姐,才能那么任性,想请假就请假,不用太顾及老爸老妈。我提醒过她,你父母老了要你养的。她甚至任性的说:歆妤,即使没有我了,我老妈老爸还有我大姐她们呢,有什么好怕的。

我无比羡慕她,我有个弟弟,老爸重男轻女,把所有的期望放到他的身上,结果他比我聪明,但是学习比我差,而我,因为没有期望,反而考上了大学,总算两个人中有一个考上大学了,押宝一样的人生。我羡慕她是老小,可以活的任性洒脱。我也想请假,我也不想上班,但是我是老大,太多的责任。

我想作为独生子女,父母把所有的期望都加在他们身上了,而期望有时候能让人奋发,有时候却又把人压弯了。

2016年1月30周六虽然是晴天,但是天气却是特别的冷,绿荷把A4成绩单摊在床上,拨通了夏苏童妈妈的电话,电话里进行了一大通的交流。

打完电话,绿荷伏在床沿哭了起来。夏苏童妈妈在电话里说孩子们都很喜欢你,说你善良,很多孩子还哭了,她们不希望代课老师来,你是一个优秀的老师。

可是绿荷却感到挫败,又一次被否定了,至少被威老师否定了,也被同事们否定了,最糟糕的是自我否定,对照别的老师,自己除了能得到学生们的信任之外,还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不会与上司沟通,不会与同事沟通,搭班也是歆妤时时处处迁就着她,提点着她,换成别人,估计早受不了她的自大了。

而对于学生是一厢情愿的简单的相信她们的简单,其实绿荷也知道她们不简单,可是她信任她们,因为她们是孩子,绿荷相信以心换心,更何况学生是一张张白纸,在上面涂画的是成人,即使前面画错了,但是绿荷相信有涂改液,可以修正。想着能收获学生的信任,绿荷平静多了。

自己的理想不就是做一个学生喜欢的老师吗?那些外在的评价已经伤害不了我了。

我虽知道绿荷去意已决,但是她这个人任性的很,说不定那天厌倦了画画,又要回来了,我本想教她去威老师那边服个软,这样好为以后回来铺个路,但是我知道我若直说,她肯定决计是不肯的,于是我就很平常的说:我如果下次不当班主任了,我会和威老师和欧阳老师表示感谢,感谢她们对我的宽容,当班主任期间做的不是很好。

绿荷觉得歆妤说的甚是在理,于是找了个空闲时间去找威老师,很意外的是,靠南侧窗户处,两张单人沙发上坐着的两个娇小温柔的女孩甜甜的叫了一声:绿老师。

绿荷问:你们来看威老师啊!

恩。

然后绿荷才转向对着大门的宽敞的大桌子,威老师坐在大桌子后面,笑眯眯的看着她,绿荷也甜甜的叫了一声:威老师。

恩,绿荷,你坐。

然后绿荷侧着坐着,和学生聊了起来。

你们考到哪里了?

不戴眼镜的白皙的女孩杨玦说:含羞草是林业大学,我是理工。

绿荷说:不错不错。然后看向含羞草,她伸了伸舌头,娇羞的笑了笑。

威老师说:媚媚当时在含羞草身上也倾注了很多心血的。绿荷想也是的。

恩,含羞草,如果能有重来一遍的机会,你还会像原来那样吗?绿荷直言不讳的问,因为绿荷知道含羞草相当聪明,上课基本上是睡觉为主,若不是这样的状态,今天可能会考的更好。

含羞草用她乌溜溜的眼睛看着绿荷说:其实正因为经过了那个阶段,现在反而心态很好。

恩。绿荷若有所思的咬了咬下唇点了点头。

也许是的,人生就是一个过程,一个不断体验不断超越的过程,只要回首时没有遗憾就是最令人欣慰的啦!

恩,那就好,现在新学校好玩吗?

挺好的,我参加了很多活动。

噢,那挺不错的。

作业多吗?绿荷知道美术学校一般作业还是比较多的。

恩,还好,我们就是在考试前要交作业,会比较忙。

什么作业?

设计类的,我是要做环艺设计。

噢,杨玦呢?

我们也是做设计,我上次用一个白纸设计了一个模型……

聊了一会,绿荷看向威老师。威老师说:杨玦、含羞草你们要的东西等会再来找我,我和绿老师有点事要谈。

恩。她们起身,和他们说再见,绿荷问:你们去看过小美老师了吗?

恩,去看过了。绿荷想:上次王菊还说当高一高二的班主任没有用的,学生回来都只去看高三的班主任,看来这句话是不正确的,小美是杨玦和含羞草高一高二的班主任。

威老师问:绿荷,你找我有事吗?

绿荷突然想起上次来的时候,也是坐在这个位置上,威老师在看照片。于是问:威老师,你上次为什么要把台湾的照片放在桌上?

我就随便看看。

哦,那你上次说他们回来就告诉你了,他们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绿荷,我看你的病就是疑心病,我帮你看好了。

绿荷无奈的笑了笑,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你怎么能帮我看病呢?

威老师,我在断药,所以这段时间睡眠很不好。

那你可以选择暑假断啊!

不,威老师,已经少吃了,我不想再吃回去,不然又会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我吃高血压的药,如果一开始没吃的话。绿荷睁大眼睛看着他,威老师是想说“本就可以不吃药的吗?高血压也是的,其实是没必要吃的。”

但是却听威老师继续说:但是一吃上,就停不下来了,一停下来就会有危险。绿荷很难过,威老师也是在隐晦的劝她吃药呢!

于是倔强的说:反正我要停药,大不了再疯一次。

威老师笑呵呵的说:绿荷,你还挺有个性的。

于是绿荷像是受到了嘉奖一样,温温柔柔的说:威老师,我是来谢谢你,这个学期对我的宽容和爱护,我很多地方不太有经验,再加上后面身体实在不好,顾不过来。还有,威老师。绿荷用更加温柔的声音缓慢的说:其实大家当班主任都不是为了什么?反正也多不了几块钱,还这么辛苦,早上要这么早到,中午不能走,晚上也是最后走的人。我们其实都是因为在意你才当的,其实大家都很辛苦,恩,有时候你说我们,我是没关系的,因为知道你也是为学生为我们好,但是其实大家都是大人了,也是要面子的。绿荷是真心实意的,之桃和季静那么好的班主任也被他批评,绿荷有些为她们抱屈。

威老师说:绿荷,我本来觉得和学生相处简单单纯些,你和歆妤两人会开心一点。

恩,威老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和学生相处也还是愉快的,不过,学生说我幼稚。

学生也这样说你吗?

恩。绿荷点点头。

威老师说:绿荷,是蓝凌推荐你当班主任的。

呵。绿荷太意外了,但是也只是揺了一下头,没有说什么,她可以选择说说蓝凌工作中的瑕疵以及背后学生对她的微词,但是这终究不是她为人的作风。她想起好友曾经直白的和她讲过:我不喜欢蓝凌。可惜自己没有在意,也没有问她为什么?但是在意又如何,她怎么能改变的了她的为人,只是有些受伤。

周君(原高中部工会组长)在的时候,我们高中部的元旦文艺汇演每次都是得第一名的,今年你看是最差的,才第三名。

周君退了之后是蓝凌当了工会组长。

绿荷说:恩,这个没关系的,就是娱乐一下的啊!

威老师说:怎么会没关系?这是关系到我们高中部的声誉的。

绿荷想想也对的,于是说:恩,可能是准备时间比较少。

那时候周君也一样是这么短的时间弄起来的啊!威老师说。

绿荷说:那倒也是。然后她陷入了沉思,威老师显然对蓝凌有意见。

威老师问:绿荷,你和我说实话,这次请假的原因。

威老师,首先身体呢真的是不好,不过我也想去画画了,威老师,我。然后绿荷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压了回去,她本来想问问威老师哈尔滨哪里好玩?因为他是哈尔滨人,可是他是领导,不可以让他知道我请假出去玩。

恩,去画画也好。

但是我不会画啊!没地方去学。

你就自己画好了,很多画家都是自己学的。

恩,我妈不赞成我请假。

你妈现在还要管你吗?

恩。

绿荷,你几岁了?40岁了吧!

没,我40还没到,39。绿荷提高了声音说,她不服老。

也都老了!威老师说。

绿荷想:是的啊,转眼8年了,我们都老了,再也回不去了。

我在北方那会,有机会去公安局。

公安局,绿荷睁大了眼睛:那你为什么不去?

学校里留我。

恩,威老师,等我想通了的话,如果我回来,我也会像你一样兢兢业业的。绿荷想,难道她们本来也是要调我进公安局吗?

你请假之后去画画也好的。

恩,我就自己在家里画画吗?

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恩,好的,那我就自己画好了。绿荷开心的说:那威老师,我先过去了。

恩。

绿荷走出了威老师气派的办公室,来到外面的平台,视野好开阔啊,操场一览无遗,微风吹拂的感觉真好。

绿荷明白了,怪不得人人要当领导,领导都是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很自由。

高三学子一批批的来看我们,绿荷兴致盎然的和她们聊着,我是迫不得已的和她们聊几句,我和学生的关系只想保留在校期间,在校我们是师生,我有教师的责任,毕业之后,谁又和谁有什么关系。绿荷和我说要学英语,要画画,要写小说,恨时间不够用,所以才想请假。于是聊完,TA们离去之后,我问:和学生聊天很愉快吧?但是就是时间浪费了。

绿荷惊诧的看着歆妤,没有说话,心里却说“我没有这么想啊,把时间化在她们身上不是浪费,因为我喜欢。”

想着刚才和王菊班的班长及全国状元的对话:“我从小开始上各种补习班,也习惯了”

“那你喜欢吗?”绿荷问。

不喜欢又能怎么样?

不可以和妈妈讲吗?

然后状元眼睛一瞪说:“妈妈只要这样看我一眼,我就不敢说话了,那时候太小”

绿荷还问:你那时候是怎么做到管理班级的?为什么你这么严的管理,他们却对你没意见?

我就上自习课的时候管,下课了还和她们一起玩的。不过我一般吵的时候就点名批评阳光瓜,点他名没关系的,他不会生气的,而其他同学一看到我点名就不敢吵了。

绿荷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自己可以教徐海懿了。

原来当领导绝对是一门艺术,上级领导下级还比同级领导同级简单点呢,因为人们天生的崇拜权威,而同级领导同级,那真的是难,难上加难啊!

绿荷不太喜欢去参加无谓的社交,因为无趣,那才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但是和学生聊不一样啊!

从她们眼中看出去的世界是那么的不一样,和她们的聊天会有源源不断的新鲜的东西输入,而不是普通成人,总是盯着柴米油盐中的种种计较的小事,婆婆怎么了?老公怎么了?亦或者是东家长西家短的。

要不就是哪个明星离了又结了,哪个明星嫁入豪门了,绿荷觉得这些好无趣的说,就像英国人聊天气一样,今天天气很不错啊,虽然说这这些话,却都是一堆废话,没有灵魂的废话。

补课期间,相对空闲,绿荷看着天气不错,家里好久没搞卫生了,回家了一趟。路上看到一个怪老头,是红灯,大家都在等,怪老头却嚷嚷着说:你们都有病啊,怎么还不走,然后自己骑着车扬长而去。

绿荷惊觉:是不是是我有问题,我像这个老头一样怪异,我一意孤行的鼓吹成绩不是最重要的,可是所有人都认为成绩是最重要的,一切以分数为纲。啊!一定是的,我就是别人眼中的怪胎,是不遵守规则的怪胎。

不过这倒是很有趣的现象,于是中午,绿荷很简单的做了一个PPT,放了一张红绿灯的图片,和学生讲了这个怪老头,然后说:红绿灯就是交通规则,若没有交通规则,道路会更挤。若从个人讲,老头虽然挣了一时之先,但是若发生意外,后果是他自己承担的,所以说如果大家都不守规则,最终受损的还是我们自己。

绿荷就这么简单的讲了几句,她相信她的孩子能懂,这就是她最开始制定班规的初衷,她知道在管理方面,必须要有规则,而不是靠人治。

她认为高中部却是没有规则的,每次班主任的事情都是威老师哪天高兴了或者不高兴了,想来管了就来管了。

绿荷对歆妤发过牢骚: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们该怎么做?都是事后出了问题才开始来批评我们,哪怕让芝芝和我们讲一下注意事项也是好的。

算了,绿荷知道自己和威老师有太多理念的差异了,比如午自修,其实绿荷何尝没有管,她告诉过学生,你睡不着,可以不要睡,但是不能吵,不然你就损害了别人休息的权利。

绿荷只是不想用高压的政策而已,她觉得高中生了,完全可以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是讲的通道理的人,无需高压,而且绿荷也不愿意整天板着脸去训人。

她看到《班主任之友》里面的一句话深有感触,学生说的,大意如此:我以为老师不会笑,可是我却发现老师在办公室里笑的很开心,原来老师不是不会笑,是不愿意对学生笑。

那一刻,绿荷觉得莫名的心疼,为什么?是啊,为什么老师总喜欢把自己和学生的距离拉的那么远?

是信奉“刺猬理论”吗?刺猬理论认为“教育者与受教育者日常相处只有保持适当的距离,才能取得良好的教育效果。”

可是过犹不及,不少老师将这一“效应”误读,教师与学生之间的距离太大,学生失去了温暖感,产生了陌生感,因此,教师的教育效果也可能不太好。

不过,反正就要离别了,绿荷知道,该放手的终究要放手,更需要自己的是自己的家人。

a�Z���X%


3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