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悲惨的家庭

直到今天,我才承认我生活在一个悲惨的家庭。

我们家在一个狭小但秀美的山村,看过了很多风景,我现在还是觉得小时候无忧无虑看过的层层叠叠黛青、墨绿山峦上铺展开来的晚霞最迷人。

爷爷奶奶在那个饥饿的年代里抚养了五个小孩,大伯、幺叔、大姑、小姑和我爸。大伯读书去了县城做官,大姑跟着大伯去县城读书,后来远嫁苏州,在超市做了收银员。幺叔去当兵,后来分配了警局的工作,取了领导的女儿,在成都安家立业。小姑跟着幺叔也去了成都,幺叔给安排了一个老实忠厚的男人结婚了,听说结婚仪式虽然在农村,但幺叔的很多战友都去了,在当地也是轰动一时呢。我爸天资愚钝,而且小时候不受爷爷喜爱,被过继给了一个没有孩子的亲戚,亲戚家里后来又生了小孩,对我爸就是各种嫌弃虐待,奶奶看不过去,又把我爸要回来了。

这样的历史,其实我觉得不公平而且悲哀,可是那是上一辈的恩怨,我不想评判。

况且,我有一个中正善良的大伯。听说,当初爷爷不愿给我爸说亲,大伯逼迫爷爷,你要是不去提亲,我明天就去做和尚。面对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儿子如此毒绝的威胁,我爷爷自然妥协了。这样我爸才娶了我妈,也才有了我们一家人。

然而,我爸或许因为小时候缺少关爱,并不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那时候农村刚刚开始流行出去打工。我爸就跟着乡里人出去打工了,随着打工的流行,麻将也开始流行了。我爸迷上了赌博,听说在广东打工,输钱输到只剩一身衣服,就想着去跳海,还是一个老乡看不下去,把我爸拉回来,给他钱,让他回家。回到家的我爸败家子的名声已经传遍了乡里乡外。听说当时三岁的我都不叫他爸爸,叫他败家子。可见,小孩子的我是是非分明的。

后来又陆续有了我二妹,三妹,弟弟。我们家并不是喜欢孩子,而是爷爷奶奶受不了乡亲们的闲言碎语。那个时候计划生育,我们家我们这一辈只有幺爸家是男孩,其他的全是女孩,他们在城里而且有公职,不能再生了,所以逼着我妈一生再生。这样我才有了这辈子最亲爱的两个姐妹。

大伯后来有了一些资源,介绍我爸去城里和别人一起做工地,赚了一些钱。赚了钱的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吧,我想大概是。他们开始花天酒地,开始抱怨糟糠之妻不能抚慰他们身心的疲惫。只不过,他们大抵也都还是有护犊之情的。他对我很好,不说千依百顺也还是处处关照。

高二那一年,我妈生病需要手术。我爸说什么也不寄钱回家。我跟同学借钱去他的城市,劝他。后来,他把她接过去做了手术。但是,照顾并不周详,听我妈说,她住院不能下床,他又不再,又没人照顾,摔倒不止一两次。

我妈这辈子并不幸福,小时候爸爸好赌,有一次,我悄悄拿了她100块钱,我天资愚笨,懂事晚,完全分不清钱的大小,只知道它可以换东西,可以带来快乐,所以经常在她衣服里枕头下摸零钱买吃的玩的。但是,那次之后我再也没有悄悄拿过她一分钱,因为我在厨房门口看到卧室里的她发现钱不见了蹲在地上哭得歇斯底里。那个时候她身材已经不纤细,哭起来模样很丑,但同样也很绝望很戳心。那个时候我大概10岁。那次之后我好像才开始有了难过这种深沉的情感,也难过了很多很多次,有段时间她很抑郁又暴躁,骂人打人。但是,我都有些模糊的理解她,她上坡回来,我懂得要带年幼的妹妹们把家里收拾干净,饭菜猪食都做好。我想那个应该不是爱,我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什么,直到有一次,她大夏天去给稻田撒农药,回来全身红疹,倒床不起。她说你爸这辈子没让我过上一天好日子。我才分辨出我内心的可怜。我可怜她,又觉得她很无用,那样的男人如果是我,我是不会要的。但是我又爱我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矛盾又不应该的感情。

怀着弟弟的时候,她已经算高龄产妇了吧,挺着大肚子还要去收庄稼,我听到她在红苕地里哭,我也哭,那个时候我已经算是个大姑凉了,我觉得我也一样无用,一样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我加倍懂事。冬天一个人洗一家人的衣服,手上冻疮破皮白天疼,夜里痒。农活抢着干,跟大人一样背很重的谷物,她住院,我就带着妹妹们去收玉米。邻居们都夸我是那一批孩子里的典范。我只是觉得想替我爸弥补她,这个苦命的女人。

再后来,我爸被另外一个女人骗了,狗血的剧情吧。但是,那确实让一个男人一贫(pín)如洗了。那个时候我高三,到后来,甚至断了我的生活费,我就靠着几个要好的同学的帮助生活了几个月。

再后来,我上大学了。读书的钱是我大伯提前在他那里要过来替他存着的几万块钱。我的大伯真的替我操心了很多。我记得那个暑假,我说我不愿去读书了,让他把钱给他,被我大伯劈头盖脸的骂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被人骂。但是,也让我受益匪浅。

毕业,在大伯的操心下顺利工作。我大伯经常跟别人说,这是我女儿。甚至我做癌症手术的时候,委托人签字,他在关系那一栏签的都是父女。当然,这是后话,我只是想说,我在心里也觉得他是父亲。

我爸颓废了好几年,后来又贷款高利贷去做生意。结果是个骗局,那些放贷的混混带人到爷爷葬礼上来要钱。一时半会儿哪里能筹到那么多钱。还是叔叔伯伯们想办法让我爸偷偷跑了。

这几年,我支持三妹读书,存款寥寥无几,甚至有时候还需要提前消费。也怪我做不到很节约,有时候,我想,我爸身上的很多缺点是不是也继承在我的身上,我希望往后的日子我能改掉我身上像他一样的缺点。不过,今天,我们终于筹到了钱,准备了解了这个事情。

二妹快结婚了,我不想因为这个事情影响了她的幸福。

原生家庭的话题这几年很火,我不想谈论精神上的,有时候没有经济基础确实没有资格谈论精神。但是,一个畸形不健全千疮百孔的原生家庭确实会影响一个女生在婆家的地位。

就像张爱玲的小说一样清晰现实。从古至今都是这样,只不过,现代社会女人可以选择不给自己找婆家。

直到今天,我才觉得悲苦。因为二妹的幸福摆在前面,触手可及。我多么希望她可以不受任何委屈的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