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长谈》,越来越讨厌罗振宇

罗永浩和罗振宇的《长谈:让我把话说完》,大约四个钟头的剪辑版,时常看得见罗永浩的渐秃后脑勺,没看见罗振宇自称也秃了的顶。

越来越讨厌罗振宇。

就是在这个视频里不尊重被访者的罗振宇,时常扭头对着自设的小镜头说话不顾被访者的罗振宇,动不动就人类有史以来的罗振宇。

所以,最最最最让我讨厌的本质,就是罗振宇就不肯好好做个访问者、提问者。

我学到了,资深二字不代表好,只代表经验,以后绝不写资深二字在自己的名片上。

资深记者、资深工作者,代表在一个行业里混了很久,不代表个人水平,也许就是在那里了而已。

其余的罗振宇该叫人喜欢,成功的商人,人上人。

罗振宇的“得到”app请来了罗永浩卖专栏,甚至《长谈》节目本身二罗对话的存在,罗振宇就已经满足了,这是一笔好买卖。

而据说锤子科技在4月20号可能会发布新品,罗永浩同学也有机会适当的一舒胸意,还做了宣传,何乐而不为?

双赢。

罗永浩倒还好,虽然不至于已经洗尽铅华,但作为一个创业者的心声,多少表露,还是会怀疑的,如今的罗永浩出来讲话,一定有公司的立场和安排,一些话是否是他自己的真心实意,需要观者自己判断。

200个问题,在罗振宇的场子里,罗振宇志得意满的200个问题,没打算好好提问的200个问题。

有三个内容让我动容,都来自罗永浩。

顺序不计,说哪儿算哪儿。

锤子科技负债严重,生死不难测,再不输血就得死。

罗永浩和老婆出去借了9000多万,老婆跟着签了无限责任协议。所谓无限责任,就是罗永浩死了,他老婆也得还。

罗永浩的老婆戏言:我的剪多少片子,给人家洗多少盘子,才能还上这个钱那。

再者,具体言辞不能复述了,大体意思是,对的产品,或者做的对,不一定赚钱和成功;错的产品和做的明知不对,不一定不赚钱、不成功。

卖钱的产品和价值观有关系,也没关系。

违反价值观,不违反法律,卖钱赚钱,貌似对于商人而言就是“正确的事”。

比如罗永浩做了一个选择,去年发布的那款手机。

要么被骂丑,卖不出去;要么被骂抄袭模仿苹果,还能卖一些。

罗永浩知道那是一坨狗屎,而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选择,不需要选择,没什么好选择的。

其三,还是大体意思,一人不可能做好所有的事情,找能做好的人来补,不必求全责备。

喜欢谁讨厌谁,不重要;商人的话,特别是跟买卖有关系的,不能太当真,任何盲信,都是迷信。

但,还是那句话,引起自己的注意和思考的,最关键,最重要,无论来自讨厌的人,还是更讨厌的人,甚至是鄙视的人和敌人。

做梦,

是自由的,

说梦,

就不自由。

做梦,

是做真梦的,

说梦,

就难免说谎。

鲁迅说的话,当把尺子,再看《长谈》或者任何台面上的话,都清楚一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