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那小院儿 爱那家乡 陈溪溪

      如果十年前你问我:“你的家乡在哪,那里什么样儿?”那我一定会面带笑容,眨着眼睛告诉你:“我的家乡在乡下姥姥家,那里有一片有趣的小院子。”

      六岁以前,因为爸爸妈妈工作繁忙,就把我送去乡下姥姥家,在有着老树,长着杂草的院子里生活;六岁以前,我常常到村西头的小卖部,找那里的大姐姐玩游戏,一玩就是大半天;十岁以前,雨后我总是和妹妹在红砖墙上找蜗牛。如果你问我儿时的有趣之最,那么我的回答不是电脑游戏、不是玩具、也不是童话书,而是一片小院子。

      姥姥家的天空特别蓝,下过雨后,空气好像都被洗过似的。院子被冲刷得一尘不染。我和妹妹就找来红砖头,往地下重重一摔,砖头碎成小块儿,这就成了我们的“天然画笔”,小院子就是我们大大的画布。我们画天空和小鸟,画小花和小草。或是画几个方块玩跳方格,或是画上蛇形的小路玩迷宫。对绘画的热爱就从手中的红砖块儿种萌生。

      院子里还有个不大的小菜园,只有几平方米。但姥爷却把它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东围墙上牵着几株扁豆,深绿色的叶子爬满了整片墙面,一串串青色的扁豆琳琳琅琅的挂着,中间还夹扎着一簇簇扁豆紫色的小花,丝瓜藤也爬上了竹架,开出黄色的小花,红红的小辣椒在在碧绿之中更加显眼。老爷在浇水时我也张罗着要去“帮忙”,结果踩到湿土脚一滑,摔了个“倒栽葱”,还差点把韭菜压弯了。

      每到夏天,院子里的柿子树就开出了内黄色的花,再过几个星期,青色的柿子果也挂满了树梢。我这个“小馋猫”总是等不及柿子成熟,踩着小板凳就想摘下那青色的柿子,够不到就爬树,终究还是没能“制服”那树干比自己还粗的柿子树。老爷看不下去就找个一个给我,满脸欣喜地咬了一大口,眉头却立刻皱了起来,不熟的柿子真是涩到心里!吃一堑长一智,我只得乖乖的耐心等到柿子成熟。那果实一个个像小红灯笼似的,不用拼命够,有时成熟的果实自己就掉了下来,吃到嘴里像浸了蜜一样甜。

      难忘的还有姥爷在院子横梁上给我绑的秋千,让周围的其他小伙伴羡慕不已。我总是抱着那只小猫阿咪,荡着秋千,看着大黄在门口吐着舌头晒太阳,享受风在耳边吹过,咯咯地笑个不停。在院子的角落看蚂蚁打架,偶尔出于好心却破坏了姥姥精心呵护的花草,玩的一身脏后回到家被姥姥唠叨……这都是我心中最珍贵的记忆。

      如今,十个寒暑过去,姥姥姥爷也搬到了楼房里,没人再去理会那些被遗弃的老屋,里面长满了野草,以前的院子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但我在那里欢笑过,我在那里哭泣过,它在我心中的某一个地方永远的保存着,那情,那景,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