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在大陆的三十八年·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ID注册成功

96
施建华
2017.08.20 19:15* 字数 2568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黎元洪从来就是一个厚道人,在他所带领的部队中,他总是能和官兵们保持良好的关系,说他爱兵如子可能有些夸张,但是说他同甘共苦,那黎元洪还是可以做到的,他从来不克扣军队的薪饷,也不对部下实行不近人情的管理,而且黎元洪的军事素养,在当时湖北新军的高级指挥官里面,也确实是有几把刷子的,所以,当汤化龙提议,在军队中寻找一位知兵知将的人物来领导大家的时候,黎元洪就进入了人们的视线。立刻,就有一队官兵被派出去找寻黎元洪,并请他出来主持大局。

黎元洪在湖北毕竟是个扎眼的大人物,他的藏身之所很快就被找到了,当官兵们让黎元洪跟他们走的时候,黎元洪顿时万念俱灰,想不到自己平时待将士们也不薄,现在起义官兵夺取了武昌城,居然要来抓捕他这个老领导,要来杀他这个大清国的新军协统来祭旗立威了。想到这里,黎元洪诚恳地说道,兄弟我带兵多年,对待诸位将士,黎某问心无愧,现在各位弟兄要革命,要共和,要推翻朝廷,黎某能做的就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袖手旁观,大家兄弟一场,共事多年,我既不忍心同各位弟兄兵戎相见,各位弟兄又何必对我穷追不舍,如此为难?

听了这番话,官兵们知道黎元洪误会了此行的来意,便解释道,黎协统请放心,我等来此没有一点恶意,我们只是想请老领导再次出山,主持大局,来继续领导我们罢了,并不是想要加害黎协统。听到了官兵们的解释,黎元洪提到了嗓子眼的一颗心,稍微放下了些,便说道,据黎某所知,革命党里面卧虎藏龙,人才济济,足够胜任领导岗位的人物,有如过江之鲫,兄弟我道微德薄,又能做得了什么呢,不如还是算了吧?

黎元洪的推辞完全是真情流露,毕竟革命造反这档子事情,抓住了,是要杀头的,他一个体制内的高级军事指挥官,是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不明的时候,去硬趟这潭浑水的。但是,来请他出山的官兵们,可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又说道,黎协统平时带兵最得人心,现在武昌城里的革命党都是新军将士,如果没有一个众望所归如黎协统一样的人出来领导,那又让谁出来领导呢?黎元洪听到这里,也是明白了,今天这局面,自己看来是躲不掉了,于是便问道,那请问诸位弟兄,要把黎某带到什么地方,去见什么人呢?

官兵们老实回答说,请黎协统到楚望台,同吴兆麟长官见面接洽。黎元洪听到这里,紧张的心情更加放松了一些,吴兆麟是黎元洪的学生,原来这些官兵就是他的学生派来的啊,于是黎元洪立马表态道,吴兆麟乃是黎某的学生,富有军事经验,也有领导能力,今天的事情有他一个人就够了,兄弟我就可以不用去了,诸位请回吧。

听到黎元洪这么百般推脱,来请他出山的这些官兵们也真是够了,他们开始怀疑黎元洪到底有没有参与革命的诚意,于是他们强调说,黎协统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于是,一群官兵拥着黎元洪,往楚望台而去,此时黎元洪的内心,一定是叫苦不迭,这次去楚望台,难保不是一场鸿门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奈何奈何?

黎元洪一行还没有抵达楚望台,吴兆麟已经派人举枪吹号列队欢迎。见到吴兆麟后,黎元洪心里有些底了,老师见到学生,又是在这种情况之下,黎元洪便以责备的语气说道,兆麟你已年届而立,做事应当稳重谨慎,不能意气用事,湖北新军是大清国的正规军,是国家依赖的军事力量,煽动新军组织造反,这是犯了杀头之罪,甚至要株连全家,你怎么能稀里糊涂就这样造反了呢?为今之计,应该尽快下令解散这些闹革命的军人,让各位弟兄赶快返回各自的驻地,不要再把事情闹大了,以免局面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按照逻辑来讲,黎元洪的这些话,都是真心话,但是,已经起义的新军部队,既然已经走上了造反这条不归路,就不可能再去放下武器了,不然等着他们的只有秋后算账,死路一条,既然这样,倒还真不如豁出去这条烂命,置之死地而后生。于是,黎元洪说完这番话后,引起了一些新军官兵的极端不快,一时剑拔弩张,有士兵就嚷嚷着,黎元洪敬酒不吃吃罚酒,不参加革命,就是甘心做清政府的汉奸走狗,真不如现在就拉出去枪毙。

吴兆麟赶紧出面调解,首先劝住了各位弟兄不要激动,不能乱来,紧接着,又向黎元洪详细说明了武昌城昨晚发生的情况,并加重语气说道,朝廷在过去几个月的所作所为,实在大失人心,瑞澂就任湖广总督以来,措置乖张,正是这些失当的举措,激起湖北新军全体革命,各位弟兄首举义旗,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只是为了国家。经过昨晚的战斗,瑞澂和张彪等军政高官差不多都走了,现在只有黎协统还在武昌,黎协统素来爱兵如子,深得军心,现在事已至此,实属天意,只好请老长官黎协统不辞辛苦出山维持。

黎元洪面对吴兆麟的劝说,还有现场弥漫着火药味的情势,内心的斗争一定是激烈的,心情也一定是复杂的,于是,他只能不置可否,既然自己还没有想好,那就不要轻易落字,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一失足成千古恨,多少人就因为做错了一个决定,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面对黎元洪的软硬不吃,油盐不进,吴兆麟暂时也无计可施,只能陪同着黎元洪,来到了湖北省咨议局。

所有人物到场之后,在湖北省咨议局,召开了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会议,湖北省咨议局议长汤化龙主持会议,他继续表明了自己拥护革命的坚定立场不动摇,同时,重申了自己在军事方面领导大家的绝对不可行,希望大家能够公推一个在军事上德高望重的人来领导大家,自己则会尽量从旁协助帮忙。汤化龙发言之后,吴兆麟发言,明确表示同意汤化龙的意见,并郑重提请在座各位公推黎元洪来领导大家,对于吴兆麟的提议,与会诸人并没有不同意见,于是大家就这么愉快得决定了。但是,等一等,就不用再问一问黎元洪的意见吗?

黎元洪的反应是,面色惨白,满头冷汗,坚决推辞,明确表示万万不可,口中喃喃说道,我不能胜任,休要害我!我不能胜任,休要害我!但是,既然已经决定强奸你了,还管你有没有快感!与会者拿出一份起草好的湖北军政府布告,请黎元洪在上面签字,黎元洪瑟缩不前,拒绝签字,这时候革命党人李翊东一拍桌案,拔出手枪,大喊一声,黎元洪,你如此难缠,不带领我们干革命,我现在就枪毙你!说完这句话,李翊东自己捻笔在手,代替黎元洪,在湖北军政府的布告上代签了一个“黎”字,并说道,我给你代签了,不认也得认!看你敢不敢否认!当时,黎元洪的表情,只能用哭笑不得来形容,而与会的众人,见到这种威吓胁迫,伪造签字的情况,居然也没有人出来制止,反而在黎元洪被签完字后,鼓掌称善,就这样,黎元洪被迫踏出了参加革命的第一步,被迫出任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都督。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