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红楼》第一章 王熙凤这个办公室主任

前几年,某公司出了一道面试题,贾母、王熙凤、薛宝钗、林黛玉你会选谁当办公室主任?

有人选德高望重的贾母,有人选心机深沉的宝钗,但是绝大多数人会选泼辣能干的熙凤,不出意料,并没有人选黛玉。不管我们选谁,王熙凤作为贾府的大内总管,已经是贾府内院的办公室主任,是不争的事实。

王熙凤,又称凤姐儿,凤哥儿,从她这称号就能看出来,她是个雌雄难辨的人物,而雌雄难辨正是一个猛女的标配。当然,这说的是她的性格,而不是其他方面。

红楼梦中的女子,要说最精巧的,非王熙凤莫属,她胸无点墨,颖悟不及黛玉,城府不如宝钗,野心不如探春,但是她人情通透,嬉笑怒骂无不恰如其分。她的精明、干练、狠辣,别说这些女子望尘莫及,连那些男人也比不上她之万分。

乍一看,她叱咤风云,无所不能,大boss贾母喜欢她,同辈的兄弟姐妹敬重她,奴仆们畏惧她,见了她犹如老鼠见了大猫。

全书中,王熙凤最风光的时候莫过于办理秦可卿丧礼的时候:

第十三回 秦可卿死封龙禁尉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贾珍便忙向袖中取了宁国府对牌出来,命宝玉送与凤姐,又说:“妹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只要好看为上,二则也要同那府里一样待人才好,不要存心怕人抱怨.只这两件外,我再没不放心的了。”

凤姐即命彩明钉造簿册.即时传来升媳妇,兼要家口花名册来查看,又限于明日一早传齐家人媳妇进来听差等语.大概点了一点数目单册,问了来升媳妇几句话,便坐车回家.一宿无话.至次日,卯正二刻便过来了.那宁国府中婆娘媳妇闻得到齐,只见凤姐正与来升媳妇分派,众人不敢擅入,只在窗外听觑.只听凤姐与来升媳妇道:“既托了我,我就说不得要讨你们嫌了.我可比不得你们奶奶好性儿,由着你们去.再不要说你们`这府里原是这样'的话,如今可要依着我行,错我半点儿,管不得谁是有脸的,谁是没脸的,一例现清白处理。”说着,便吩咐彩明念花名册,按名一个一个的唤进来看视.

凤姐儿见自己威重令行,心中十分得意.

我们见到的凤姐的落魄也始于一场葬礼,那是她最尊敬,最忠诚于的“一把手”贾母的葬礼:

第一一零回 史太君寿终归地府 王凤姐力诎失人心

凤姐先前仗着自己的才干,原打量老太太死了他大有一番作用.

凤姐道:“银子发出来了没有?"贾琏道:“谁见过银子!我听见咱们太太(指邢夫人)听见了二老爷的话,极力的窜掇二太太(指王夫人)和二老爷(指贾政),说这是好主意.叫我怎么着!......"

凤姐听了,呆了半天,说道:“这还办什么!"

正说着,见来了一个丫头说:“大太太的话问二奶奶,今儿第三天了,里头还很乱,供了饭还叫亲戚们等着吗?叫了半天,来了菜,短了饭,这是什么办事的道理!"凤姐急忙进去,吆喝人来伺候,胡弄着将早饭打发了......众人都答应着不动......

鸳鸯见凤姐这样慌张,又不好叫他回来,心想:“他头里作事何等爽利周到,如今怎么掣肘的这个样儿.我看这两三天连一点头脑都没有,不是老太太白疼了他了吗!"......

邢夫人等听了话中有话,不想到自己不令凤姐便宜行事,反说凤丫头果然有些不用心.

王夫人到了晚上叫了凤姐过来说:“咱们家虽说不济,外头的体面是要的.这两三日人来人往,我瞧着那些人都照应不到,想是你没有吩咐.还得你替我们躁点心儿才好。”

凤姐听了,呆了一会,要将银两不凑手的话说出,但是银钱是外头管的,王夫人说的是照应不到,凤姐也不敢辨,只好不言语.

邢夫人在旁说道:“论理该是我们做媳妇的躁心,本不是孙子媳妇的事.但是我们动不得身,所以托你的,你是打不得撒手的。”

凤姐紫涨了脸,正要回说,只听外头鼓乐一奏,是烧黄昏纸的时候了,大家举起哀来,又不得说,凤姐原想回来再说,王夫人催他出去料理,说道:“这里有我们的,你快快儿的去料理明儿的事罢。”

凤姐不敢再言,只得含悲忍泣的出来,又叫人传齐了众人,又吩咐了一会,说:“大娘婶子们可怜我罢!我上头捱了好些说,为的是你们不齐截,叫人笑话.明儿你们豁出些辛苦来罢。”......

凤姐听了没法,只得央说道:“好大娘们!明儿且帮我一天,等我把姑娘们闹明白了再说罢咧。”众人听命而去。

凤姐一肚子的委屈,愈想愈气,直到天亮又得上去.要把各处的人整理整理,又恐邢夫人生气,要和王夫人说,怎奈邢夫人挑唆.这些丫头们见邢夫人等不助着凤姐的威风,更加作践起他来......

邢夫人虽说是冢妇,仗着"悲戚为孝"四个字,倒也都不理会.王夫人落得跟了邢夫人行事,余者更不必说了.

明日是坐夜之期,更加热闹.凤姐这日竟支撑不住,也无方法,只得用尽心力,甚至咽喉嚷破敷衍过了半日.到了下半天,人客更多了,事情也更繁了,瞻前不能顾后.正在着急,只见一个小丫头跑来说:“二奶奶在这里呢,怪不得大太太说,里头人多照应不过来,二奶奶是躲着受用去了。”凤姐听了这话,一口气撞上来,往下一咽,眼泪直流,只觉得眼前一黑,嗓子里一甜,便喷出鲜红的血来,身子站不住,就蹲倒在地......

只见丰儿在旁站着,平儿叫他快快的去回明白了二奶奶吐血发晕不能照应的话,告诉了邢王二夫人.邢夫人打谅凤姐推病藏躲,因这时女亲在内不少,也不好说别的,心里却不全信,只说:“叫他歇着去罢。”

看到这里,我们都要跟着凤姐儿吐血了,还有比这更窝囊的大总管不?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凤姐的窝囊,固然有家世衰落,银钱不称手的客观原因在,但我们不难发现,她不顺心,最大的因素还是人。

贾母一死,凤姐儿失去了最大的靠山,而凤姐儿的威,都是平日贾母撑腰立起来的。当时在秦可卿的葬礼上,凤姐儿威风八面,一是因贾母在,王熙凤的威风还在,二是因宁国府一把手贾珍的绝对放权。所谓“妹妹爱怎样就怎样,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

贾母的葬礼上,王熙凤如此没脸,最大的原因在于邢夫人、贾政、王夫人这三个最高领导的各种猜忌、打压及不放权,而这就相当于给凤姐儿这个办公室主任来了个釜底抽薪。

在这方面,如果说贾政并不是针对凤姐儿,只是性格使然,而且他有他的考虑,“老太太的事固要认真办理,但是知道的呢,说是老太太自己结果自己,不知道的只说咱们都隐匿起来了,如今很宽裕。”一个被抄过家的人,小心翼翼是可以理解的。

这其中邢夫人固然对凤姐儿最是无情,因为她们婆媳矛盾由来已久。

这一点借贾琏身边的小奴兴儿之口,也说出来过:“我是二门上该班的人.我们共是两班,一班四个,共是八个.这八个人有几个是奶奶的心腹,有几个是爷的心腹.奶奶的心腹我们不敢惹,爷的心腹奶奶的就敢惹.提起我们奶奶来,心里歹毒,口里尖快.我们二爷也算是个好的,那里见得他.倒是跟前的平姑娘为人很好,虽然和奶奶一气,他倒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他去就完了.如今合家大小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没有不恨他的,只不过面子情儿怕他.皆因他一时看的人都不及他,只一味哄着老太太,太太两个人喜欢.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敢拦他.又恨不得把银子钱省下来堆成山,好叫老太太,太太说他会过日子,殊不知苦了下人,他讨好儿.估着有好事,他就不等别人去说,他先抓尖儿,或有了不好事或他自己错了,他便一缩头推到别人身上来,他还在旁边拨火儿.如今连他正经婆婆大太太都嫌了他,说他`雀儿拣着旺处飞,黑母鸡一窝儿,自家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张罗'.若不是老太太在头里,早叫过他去了。”

这也难怪,婆媳本就容易不合,更加上邢夫人并不是贾琏的生母,因此并不是王熙凤的亲婆婆,而王熙凤出身于“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兰陵王”的王家,而邢夫人出身小门小户,邢夫人对这个出身高贵的儿媳妇由妒生恨。凤姐儿对这个小家子气的婆婆也看不上眼,第四十六回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凤姐儿知道邢夫人禀性愚犟,只知承顺贾赦以自保,次则婪取财货为自得,家下一应大小事务,俱由贾赦摆布.凡出入银钱事务,一经他手,便克啬异常,以贾赦浪费为名,"须得我就中俭省,方可偿补",儿女奴仆,一人不靠,一言不听的。

那么王夫人对她如何呢?要说王夫人可是王熙凤的亲姑妈,两人同从王家嫁入贾家。因王夫人是个念佛吃斋的,对理家的俗务不感兴趣,就请了娘家的侄女来荣国府做大总管。

众人要问了,王夫人不是还有媳妇李纨呢吗?既然宁国府是儿媳妇秦可卿当家,为何荣府不是?这就透漏了王夫人的心思,她并不像表面那么木讷、与世无争,实则也是个心思机巧的人,除了李纨的性格因素,她是信不过孀居的儿媳妇李纨的,婆媳之间一旦没了儿子这个纽带,那就同外人无异。

拿赵姨娘的话说,王熙凤当家这几年把半个贾家都搬到了王家,凤姐儿所为,岂是王夫人不知道的?非但知道,而且恐怕这也正是王夫人重用凤姐儿的初衷。

贾母的葬礼上,王夫人跟着邢夫人对王熙凤进行为难掣肘,只是她对凤姐儿不满的公开化,之前不公开的,也是不是就要显出来。

如书中一开始:

第三回 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帕拭泪......

说话时,已摆了茶果上来.熙凤亲为捧茶捧果.又见二舅母问他:“月钱放过了不曾?"

熙凤道:“月钱已放完了.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找了这半日,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的,想是太太记错了?"

王夫人道:“有没有,什么要紧。”因又说道:“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可别忘了。”

熙凤道:“这倒是我先料着了,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我已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

王夫人一笑,点头不语.

王熙凤正在贾母面前卖乖,王夫人冷不丁地来一句“月钱放过了不曾?”后文我们知道,王熙凤老是拖延工人们的工钱拿去放高利贷,王夫人在她最精巧,最得意的时候问这么一句,就是要揭揭她的短,给她泼一脸冷水。偏偏王熙凤也不愿省油,王夫人让她找缎子,不过是想私下做套新衣服,她以牙还牙,当众说了出来。

王夫人只好说,有没有都不要紧,为了表示自己大方得体,说让给林黛玉拿两个做衣裳,王熙凤却争强好胜,一定要把这个姑母兼叔伯婆子比下去,居然说这个事她先料到了。

两人相争的结局是,王夫人一笑,点头不语。也许心中已骂了一万遍“草泥马”。

那么王夫人为何还要用王熙凤呢?第五十五回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太医用药.凤姐儿自恃强壮,虽不出门,然筹画计算,想起什么事来,便命平儿去回王夫人,任人谏劝,他只不听.王夫人便觉失了膀臂,一人能有许多的精神?凡有了大事,自己主张,将家中琐碎之事,一应都暂令李纨协理.李纨是个尚德不尚才的,未免逞纵了下人.王夫人便命探春合同李纨裁处......

如今且说目今王夫人见他如此,探春与李纨暂难谢事,园中人多,又恐失于照管,因又特请了宝钗来,托他各处小心.

凤姐管家之才是李纨、探春、宝钗三个人加起来的总和,或者比三者总和更多。

凤姐儿这个流弊的办公室主任,在王夫人这个boss面前不是靠巴结逢迎吃饭的,而是靠才华吃饭的。

但是,文化水平的局限,还是给凤姐儿造成了心机上的短板。毫无疑问,她是绝顶聪明的,她认准了贾母作为自己的大boss,因为只有借助贾母的权威,她才能号令邢夫人和王夫人两边的人,同时宁国府的贾珍又比贾母低了两个辈分,王熙凤一举就树立了自己在两个府的高大地位,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

但是,她却忽略了,她的权力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姑母王夫人给的,她看到了只效忠于王夫人远远不够,却矫枉过正,仗着自己的精巧和贾母的宠爱,走到了与王夫人并列的地位。

所以,失去靠山的王熙凤,必然是墙倒众人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