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旗冰

下班了,李川奇便在楼下等着韩冰,晚间,张佳琪喝醉了酒,独自一人来到韩冰楼下门口,等着韩冰,便看到韩冰从李川奇的车上下来,出于礼貌,俩人拥抱了一下,这在张佳琪眼中看像是一对情侣,韩冰走过去,没有看到张佳琪回到家,换上睡衣,准备洗澡,便听到有人敲门,便去看门,一看,是张佳琪,

“你喝醉了”

“我没有,韩冰,我发现我离不开你”

“你喝醉了,早点回去吧”

“韩冰,你昨晚去哪里了”

“我去哪里,你管的着吗,”

“你昨晚是不是跟李川奇在一起”

“是又怎么样”

“你一晚上都没回来,你是不是跟他上床了”

“张佳琪,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我跟谁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的着吗你”

“有关系,我离不开你。不能跟他在一起”

张佳琪盯着韩冰,一种特有的成熟韵味吸引着他,不由得怦然心动,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腿,一双小小的的拖鞋。

“我告诉你韩冰,你这辈子只能是我张佳琪的女人”

张佳琪脑子一热,借着酒气把韩冰推到墙上,按住韩冰的头,狠狠的吻着韩冰,韩冰一边挣扎,张佳琪感觉到韩冰的挣扎,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一另一只手在韩冰的身体上乱摸

韩冰没有想到张佳琪会硬来,“张佳琪,你放开我,你混蛋,我恨你”

“既然你这么恨我,我不介意你在多恨我一次”

张佳琪把韩冰抱起来,走进那间熟悉房间里,把韩冰狠狠的扔在床上,韩冰借机想跑,张佳琪便抓住韩冰的手,一拉,韩冰倒在床上,附身压着韩冰,

“我告诉你,张佳琪,你快放开我,你要是在不放开我就……”

“你就怎么样啊”

张佳琪狠狠的咬着韩冰的嘴,韩冰因为疼痛发出哼声,

“你这辈子只能是我张佳琪的女人”

张佳琪突然闷哼一声,他站了起来,嘴里流出血,只看着韩冰,韩冰愤怒的,

哭着说“张佳琪,你犯什么神经啊你,我们已经结束了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还有,我就是跟李川奇在一起了,他喜欢我,我喜欢他,怎么不能在一起”

“不,我不同意,我离不开你,韩冰,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以前都是我的错,你在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不可能了,如果一个人的心都凉了再怎么暖都暖不热了。我的口味变了,不行吗”

“不行,你是我的,我的,我不同意你离开我不同意”

张佳琪突然猛扑到韩冰身上,把韩冰死死的压在身下,张佳琪的手慢慢伸上来,隔着睡衣抚摸着丰满的乳房,慢慢的往下走,隔着睡衣在韩冰的身体上乱摸

“冰儿,你又瘦了”

韩冰哭着说“张佳琪,你都有了凌珊了,为什么还来招惹我,我求求你,放了我”

“你知道,我还是爱你的”

说完后像一只狼一样,撕扯着韩冰的睡衣,三两下,韩冰的睡衣便被张佳琪撕烂,疯狂的在韩冰的身下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宣告自己的主权,随着张佳琪的挑逗,韩冰有了反应,这使韩冰感到羞耻,韩冰再也没有力气挣扎,只能忍受

张佳琪完全不理韩冰的挣扎与抗议,韩冰因为双手被张佳琪抓着,难以伸展双手来抵抗,急促而灵活着,而且张佳琪的舌尖一次比一次更加火热,说着他低下头去轻吻着韩冰纤弱的锁骨,,而韩冰绝望的闭上的双眼,张佳琪一个挺身,全根没入,韩冰疼痛的喊了一声,韩冰强忍着伤痛,两具躯体终干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韩冰再也没有力气挣扎,绝望的闭上双眼,任由张佳琪折磨……

半夜韩冰昏睡过去,早晨韩冰醒来,看着旁边熟睡的张佳琪,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来到洗手间,韩冰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感觉自己好脏,怎么洗都洗不掉,韩冰穿好衣服,拿起行李箱,简单收拾了自己的衣服,推门而出,留了一张纸条

“有多少爱可以从来”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