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S 将会是连接以太坊和互联网的桥梁

96
pxwluffy
2017.11.19 20:45* 字数 2589

第一次听说以太坊域名服务(Ethereum Name Service)简称 ENS,是在今年四五月份在上海的一次以太坊爱好者聚会上,Ben 向大家介绍了 ENS 然后演示了一遍 ENS 的竞拍流程。虽然 imToken 已经尽量精简了步骤,但对于刚接触区块链的我来说,还是听得一脸懵逼。再加上那段时间最火爆的是众筹,当时大家最关心的大概就两个:哪个项目可以梭哈,哪个币种可以涨十倍。ENS 在当时,不符合以上任何一个,所以我并没有持续关注。

前几天在墨西哥坎昆举行的第三届以太坊开发者大会上,Nick Johnson 宣布了一些 ENS 的最新进展,非常有意义,有必要针对 ENS 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在区块链的世界里,加密货币的地址很常见,他们由一串很长的随机数字和字母组成,比 IP 地址长很多,而且看起来非常复杂。为了让以太坊和区块链技术得到更广泛的传播和使用,使加密货币的地址变得简单易读,就显得尤为重要。

ENS 提供了一种安全和去中心化的方式来简化地址,使其更加易读。ENS 让我们在转账交易时不再需要复制黏贴 16 进制的长串地址(0xda0C7A50171Da3D76Db313DB0b059C165......),取而代之的,你可以输入与之对应的,方便识别和记的 ENS 域名, 比如 wizards.eth。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参与 ENS 的拍卖机制为自己注册 .eth 域名,最低价格只需 0.01 ETH。

ENS 在 5 月份上线的前 8 周,有 180,882 个域名被 8,566 名参与者拍卖注册,总共锁定了 168,959 个 ETH,根据 ENS 的拍卖规则,锁定的 ETH 一年后可以取回。其中 50% 的域名被 1.4% 的用户(123) 人拍卖注册,就好像绝大多数财富都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一样。其中一位超级大户,一个人注册了 17,507 个域名。

然而,在拍卖期间,有 8,533 个 ETH 由于错误操作和其他因素导致了丢失,占总拍卖所用ETH 的 0.3%,这其中就有我贡献的一个 ETH。主要的操作失误集中在最后一步,在规定的两天时间内需要揭标。我由于贪玩忘记揭标,再想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超过了规定的揭标时间(2天),我的 99.5% ETH 已经被销毁。嗯,两千多块钱够我吃三顿火锅了,这学费好贵。这应该算作工伤,我要找老板报销。

Nick Johnson 在此次以太坊开发者大会上公布了 ENS 的一些新进展。

一、黑名单

为了让 ENS 尽快上线使用,刚开始并没有设置争议解决的办法,接下来会增加一个黑名单。使用 ENS 官方解析器,在用户输入一个域名的时候,如果这个域名不在黑名单里面,输入的域名顺利通过黑名单,ENS 返回一个以太坊的地址;而当用户输入的某个域名在黑名单里面,这个域名就无法通过,也就不会返回一个以太坊地址。这样,那些钓鱼网站就无法获得 ENS 域名。

二、永久域名解决方案

大家都非常关心永久域名的方案,目前 ENS 域名拍卖后,会锁定拍卖的 ETH 一年时间,到期后用户可以拿回 ETH。锁定模式的缺陷在于不同的用户有不同的资本成本。同样的拍卖价格,对于常规的想永久使用 ENS 域名的用户来说,锁定的 ETH 其实就是他们的成本,因为对于想一直使用 ENS 域名的用户来说,他不会想要赎回锁定的 ETH;对于投资 ENS 的人来说,拍卖价格就是被锁定 ETH 的机会成本,相对前者会低很多;对于投机的人来说,反正他们原本就是一直拿着 ETH 的,他们竞拍好的域名后纯粹找下家出售,就算最后没人买,他们也可以放弃域名赎回锁定的 ETH, 所以 ENS 的使用对他们来说成本接近于零。

新的方案把锁定 ETH 改成了租金模式,抛开拍卖价格不算,每年交一定的租金来使用 ENS 域名。每个域名的租金都是相同的。新的方案更加公平,使得以上三类人的成本更加的均衡。而且,租金的方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那些不必要的大量注册 ENS 域名的用户,增加其成本,使得整个 ENS 域名系统更加健康发展。


那租金的高低是如何受影响的呢?收取租金的目的,是鼓励用户注销那些不常用的域名。通过智能合约,可以观察到用户对于域名的注销情况。租金的高低将会是一个自我调节的机制。图中红色线条为 ENS 域名的租金,蓝色线条为用户注销 ENS 域名的比例。当 ENS 域名注销的比例升高时,意为价格过高,租金相应降低;而当 ENS 域名注销比例减少时,租金上涨,直到再次达到一个平衡。


三、简化注册ENS域名的机制(滚动拍卖)

现行的拍卖注册机制,分为三个步骤:

开标,历时 72 小时,在这段时间内,任何人都可以发送自己的最高报价来参与竞标,且可以隐藏竞标价。

揭标,历时 48 小时,在这段时间内,不再接受新的竞标,而且之前参与的人需要揭标,出价最高的人赢得竞拍,但他只需支付报价第二高的人的报价。在 48 小时内未揭标将损失 99.5% 的竞拍资金。

结标,48 小时揭标期后,胜者结束拍卖,将 ENS 域名映射到自己的以太坊地址,或者 swarm 内容。

这个机制存在一个问题,就是你在竞标一个域名的时候,域名信息有可能会被“狙击手”看到,如果他来跟你恶意竞标,那你就得出更高的价格把你想要的域名拿下。打个比方,有很多姑娘待嫁,你看上了某个姑娘以后,送给她一朵玫瑰花,她就嫁给你。可是这个时候,你有一个很坏的邻居,他知道了你喜欢这个姑娘,而且他知道你非这个姑娘不娶。于是他送了一千朵玫瑰给这姑娘,这时候你就得送出高于一千朵玫瑰才能抱得美人归。姑娘还是这个姑娘,增加你成本的不是这个姑娘变漂亮了,而仅仅是因为你的邻居使坏。

为了减少恶性竞争者的数量,Nick Johnson 改进了 ENS 域名的竞拍规则:

对任何未被注册的域名开始 48 小时倒计时的竞标,在此阶段其他人可以参与竞标,但是没有人知道你想注册哪个域名。

48 小时竞标阶段结束后,进入另外 48 小时揭标期。在此阶段仍然可以对未被注册的域名进行竞标,任何未被注册的且未被被竞拍的域名,被发起另一个竞拍期。

48 小时揭标期一到,竞拍自动结束。任何在揭标期进行的竞标,其竞标金额将被原路返回。

四、ENS 与 DNS 的整合

通过使用 DNSSEC 及后续一系列步骤,你将可以整合任何 DNS 域名到 ENS。等项目完全做好的时候,你可以输入对方的 DNS 域名来给对方转账 ETH。这相当于给传统互联网和区块链世界搭建了一座桥梁。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 CoinDash 的众筹被黑客攻击事件?CoinDash 的官网被黑客攻破,替换了 ETH 众筹的地址,导致了价值七百万美金的 ETH 被打到了黑客的腰包。这个悲剧的发生,除了 CoinDash 自身的问题以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以太坊地址太长且没有规律,无法记忆和识别某个特定的地址,所以地址被换了也没有人察觉到。如果 ENS 和 DNS 域名整合,大家可以记住一个很简短且有意义的 DNS 域名,例如 coindash.eth。这样,当黑客修改这个地址的时候,就很容易被发现,极大程度的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

最后

Nick 在大会最后宣布了 ENS 基金会的成立,这无疑将加速 ENS 项目的开发进程,刺激更多的以太坊项目与其整合。套用 V 神的一句话:"A key reason why I am now so confident in crypto is precisely the fact that there are so many different teams trying different approaches." 看到整个以太坊社区欣欣向荣,不同的团队都在踏踏实实做事,贡献着自己的力量来使得整个体系越来越完备,我们才会对未来信心满满。

转载自:ConsenLabs

ENSFANS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