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谈论《欢乐颂2》,我们在谈论什么

图片出处见水印

文丨疏小离

《欢乐颂2》的热播的同时,各种讨论在各种平台被刷爆,我们都在谈论《欢乐颂2》可我们在谈论什么呢?

01.我喜欢曲筱绡,人美聪明富二代。小A如是说。

小A家境一般,学历一般,资质一般,长相一般,什么都是标配,平凡的当路人乙都没有特点。小A抱着水杯,一脸羡慕的样子。我反问,你见过过年不放假跑订单的富二代么?她一个白眼,那他老爸不给她200万开公司,她又机会跑去跑业务?

一瞬间,话题变成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了。那一瞬,我知道,我们谈论欢乐颂其实是在谈论我们的阴暗面。我们认为那些我们过的比我们好的人,一定是有我们不能企及的东西才成为我们想要的成为却无法成为的人。这样我们的良心才能在不断的刷朋友圈,等美团外卖中平息,我们的平凡是有原因的。

02.我不喜欢小蚯蚓,人傻肤白易推倒。小A如是说。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谈到小蚯蚓小A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她为什么这么没有主见啊,她这完全是咎由自取嘛,这完全傻出了新花样嘛。我反问,你失恋的时候为什么也哭成傻逼。她直接一个白眼飞来,将我下面要讲的话封杀。

一瞬间,话题变成了道理都懂,为什么我们依然过不好自己的人生。我隐约感觉的到,我们谈论欢乐颂其实是在谈论我们的懦弱,那些所谓的旁观者清真的是我们这些当局者的迷啊,我们都是有烟火气的人,我们永远放不下所有的爱恨,理性的分析这是对的,那是错的,然后在对错之间画一条线,我们关于道理总是有这样一条模糊的线,一会在这边,一会在那边。

我们多少次恨自己,却没办法谅解。我们讨厌的样子就在眼前,可我们就是那些我们讨厌的样子啊,因为我们还感动。

03.樊胜美好可伶啊,我要是她应该会老的很快吧。小A如是说

其实我是没有get到小A关于自己会老的很快的点,但她似乎很巧妙的避开了令人口诛笔伐的原生家庭及其后遗症。我在想,我们都看到了樊母的冷酷,樊哥樊嫂的无情,樊胜美对安全感的偏执。这些其实都是可以讨论的戏剧冲突,然而就有女孩子会翩然一句好可伶啊,似乎感同身受。一瞬间我感觉一句好可伶啊好温馨。

后来回味,我想我要是她应该会老的很快吧应该是一句赞美。

04.我要找一个姚彬这样的男朋友。小A如是说

小A看片时,总是叫姚彬小王爷,因为他真的是琅琊榜里的小王爷,小A说曲连杰已经彻底毁掉了他心中小豫津第一男神的人设。

小A和他老公其实就是发小,一起上的小学,一起上的初中,又一起上的高中,初中是隔壁班,小学和高中同班,斗嘴互撩间捻灭了情思,成了拜把子兄弟。高考后,两个人就不在同一个城市,渐渐的就断了联系,四年不见的两人,在一次聚会上偶然相认,竟火速完成相爱,结婚,育子的人生三连跳。

她其实一直说不清她怎么就那么轻易的就将自己的下半生交给了一个已经四年未曾谋面的人,这无疑是一场豪赌,虽然现在看来,她是赌赢了。我们在谈论欢乐颂时,我看看他老公,一个有点木讷但骨子里有江湖气主,眼睛里透着坚毅,平时喜欢和朋友厮混,我甚至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几分姚彬的影子。

回到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我们谈论欢乐颂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我想我们谈论的是我们自己,电视剧是生活的倒影,我们在其中寻找自己的影子。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欢乐颂,我们基本上都有这样的经验,那些离我们生活近的人,我们用爱用恨去评价去感悟,而那些离我们生活远的人我们都是从别人的攻略里分析窥探。

我看过简书上非常非常多讨论欢乐颂2的文字,总体就分为两类,一类讨论樊胜美、关关、小蚯蚓的,这类文章级别上就是瞎着急,出主意,冷眼旁观的。他们身上总有亲民的槽点。写的人有料,听的人有物,于是就有了心灵上的互动。另一类是讨论安迪、曲筱绡、小包总这些精英的,因为离我们远,他们的人生就少了三分烟火气,于是各种攻略文,对比文,跪舔文就大行其道,末了灌一锅鸡汤。

其实我是喝得了鸡汤的,因为一些执念,这是苦行于事的意义。但我不是什么鸡汤都喝的了的,如果我喝了两口鸡汤就成了安迪、曲筱绡、小包总,那是多么无趣的事情啊。鸡汤之所以廉价,还不是大多数的鸡汤只画大饼么,并没有方法论。攻略文似乎是给了方法论,但这些方法论都是普世方法论,并不能指导鲜活的人生,本质上还是鸡汤。

我和小A说,和她聊欢乐颂我很开心,她说她有老公了。我们两个都莞尔一笑。

这不就是我们所谈论的东西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名越 红梅白雪落花枝,明月冰凝饮水词。 此夜吾翻公子曲,人间亦有似君痴。
    光晔阅读 51评论 5 2
  • 2013年8月,我再次看见秦小姐。破旧的车站,她拖着行李包,在人群中冲我挥手,露出一口大白牙,眼底满满的笑容。 不...
    人渣PS废柴阅读 25评论 0 0
  • 今天是训练的第17天了,今天早上的签到闹了个大乌龙,好不容易坚持到现在的荣誉一下子崩塌了,还有四天,不要再出意外了...
    FAB玉儿阅读 23评论 0 0
  • 笔端落下, 浓稠到稀薄, 写下轮回的距离。 白炽灯下, 割手的书楣, 被流年翻阅, 刮出卷起的书角, 坚硬的角质,...
    大罗子阅读 534评论 71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