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红尘

心,知道答案


“哈,大梦谁先觉啊谁先觉,一醉三万场啊三万场!”

一匹枣红色骏马甩甩头表示自己的不满。

说话之人,大红僧袍,大红束腰,大红长靴,远远观去,好似一团烈火!

“拳头,你说,她什么时候来,她会不会忘记了,毕竟是少年时约定,十年而过,她,是不是忘记了?”

阿福,自称红福公子,江湖人称,“红衣烈焰僧”,不知其何门何派,突入江湖,一年,击杀山贼眉山六怪,千里追击淫贼“夜留香”,二年,夜闯尚书府,取巨贪李尚书首级挂于菜市口!……

此人入江湖五载,做下大小事情五十余件,其嫉恶如仇,性如烈火让人称道,更兼之其与“毒手仁心”“千面神侠”“踏雪无痕”“星罗汉”……一系江湖散客情同手足,故称“丹霞四杰”。

“拳头,世人只知红衣烈焰僧,却不知近些年江湖新秀,皆是我一人扮演,我擅长医毒,化身毒手仁心,我精通易容缩骨,化身千面神侠,我轻功无双,得来踏雪无痕,我十三太保横练,更兼金钟罩铁布衫,修的外家精髓,又有人送星罗汉美誉,江湖人颂江湖事,可谁知,我纵横江湖,只为等今天。”

烈马继续吃草,一副享受模样。

“你喜人张狂,我就江湖上绝响,你喜人乐善,我就救死扶伤,你喜自由自在无他顾,我得到你消息也不去寻你,我只等今天,若没有答案,江湖还是那个江湖,我牧马南山。”

“何苦呢!”

“不苦不苦,甜的很咧,哈哈,你终究还是来了!”

“你怎知是我?十年飞逝,那时你还未成年,我只当个玩笑,却不曾想你认真了十年!”

“穆姐,当个玩笑你不也来了,嘿嘿!”

“阿福,当年你才十几,想不到如今已经名动江湖,红衣烈焰为什么是僧!”

“啊哈哈,头发长碍事,理得顺溜,谁知人们就这么喊起来了。话说,穆姐,婚配否?”

阿福,周身伤病二十余处,面临死亡都没现在来的紧张。

“丧夫。”

“约定还记得否?”

“何必,你我各处不得合适,你大好年华,何苦来哉,之前乃戏言,务必当真!”

“穆姐,你喜欢江湖我给你一座!”

“江湖已远。”

“你喜欢天下我给你一个。”

“太重,不喜欢。”

“你想平淡,我陪你牧马南山下,东海做钓叟,北漠开客栈,再不喜,愣子川下,你我耕田织布,粗茶淡饭。”

“你舍得下?大好名声,大好年华,一身本领,你都舍得下?”

“嘿嘿!”

“你笑什么?”

“我笑,穆姐你,没拒绝我,哈哈哈哈!我入江湖五年有余,历经生死大难不下六次,助人医人救人几百来回,喝过最烈的酒,吃过皇宫御膳房的饭,恨过也爱过,哭过痛过也肆无忌惮过,我过得比太多人要精彩,又有什么放不下!”

“阿福,苦吗?累吗?痛吗?”

“阿姐在,不苦不累不痛!”

“傻孩子,好孩子。”

“阿姐,这辈子我有两个地方想去,一个是去天上云朵上面躺着睡一觉。”

“另一个?”

“在阿姐身边。”

“走吧!”

“阿姐去哪?”

“你去哪里,我跟随就是了。”

“这就是夫唱妇随?”

“小冤家,讨打,明明那时才十几岁单纯少年,现在怎油嘴滑舌,和谁学的?”

阿福耳朵被拧起,三百六十度一个旋转。

“啊,阿姐,不滑了,不滑了……”

“拳头,跟上!”

“怎不骑马?”

“我想和你走走,一起看看这天,这地,这花,这草……”

“嗯。”

阿福不知,穆姐知道那个从小指腹为婚却好堵好色为人猖狂的男人,是被阿福所杀。

阿福不知,六次大难不死中有四次是穆姐所救。

同一师门,若没有玉观音穆姐周转,阿福不会千变万化,戏耍江湖人士。

又何必知晓,本是同林鸟,当是一起飞。

☞腾飞小说系列,第二弹,《忘红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忘红尘】 著:彼涯 题记: 彼岸花开相思痕,奈何桥断入红尘 黄粱一梦千秋...
    彼涯阅读 803评论 1 1
  • 微博终于也不安全了,还是转战简书安全些。 窗台上的那株石生花也终于应了我当初的玩笑。当初我说,到它开花了,你也...
    忆宁阅读 513评论 2 0
  • 我横枪扶刀,行伍之间,金甲铁盔,舍身取义。 他饱读诗书,之乎者也,青衣儒帽,桃李芬芳。 她青楼头牌,歌舞伎町,卖艺...
    無為和尚阅读 357评论 1 3
  • 美团和大众点评历经多年的竞争之后最终走向和平相处走向合并,然而团购市场的竞争并未就此结束,团购界三大巨头美团、大众...
    苏苏never阅读 6,112评论 1 17
  • 山园小梅 作者 林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
    可比克克阅读 305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