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骑驴入竹林

近来写字,常乱涂陆放翁的《剑门道中遇微雨》: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对这首诗一开始的印象是张扬着少年的率性,透着诗人的狂放,诗意得有些令人神往。我不是诗人,谁又能称作诗人呢?一介书生,诗酒天涯,细雨如丝,毛驴昂首,对着剑门关大喊一声,俺来也!

后来读了陆游的生平,多少了解一些此诗的背景,才知道自己有点儿“释句忘篇”。此时的陆游,意在秋风散关,铁马冰河,志在仗剑横槊,沙场报国,而非甘作柔弱书生。这一生,难道合该只是一个诗人吗?

现在抛却所有的解释,就是一遍遍在宣纸上书写,一遍遍在心里体味,反而体悟到了一种洒脱,淡然。在那个四处狼烟,战乱频仍的年代,看过了太多的死伤离合,经历了太多的壮志未酬,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于是,小酌渐有醉意,细雨涤去征尘,无事身轻,慢骑毛驴,自剑门入蜀,处处可消魂。

有时突发其想,假如我是放翁,入得剑门,该去何处?蜀地多竹,定要去一片山下竹林。细雨骑驴入竹林,或许没有放翁的胸怀和意境,却多了一份从容和美感。

细雨,毛毛雨也好,小雨也罢,最好着一身蓑笠,或是一件斗篷。甚或仅着一袭行装,让雨慢慢渗透衣衫,让体内奔涌的火热渐渐消褪。细雨慢慢打湿驴身上的鬃毛,只有骑坐的地方能感受得到相互依存的热度。一路伴行的毛驴时时从鼻孔里喷出热气,低沉的声音使得三两只雉鸡惊飞竹林。

竹林,不必大得堪称竹海,也不必美得像电影《十面埋伏》里的外景,无须有人弹琴长啸,也无须有人对窗临摹,就那么稀稀疏疏,粗粗细细,高高矮矮,甚至有几根已折断,就那么横叉在那里无人管无人问。似乎能听得到竹笋拔节的声音,能闻得到雨丝打在竹叶汇成雨滴又落在地面上溅起的泥土味道。

右侧是山,竹林满坡,竹叶潇潇。左首是溪,长草没膝,间有野芳。泥路还算平坦,依溪曲弯绵延,远处似乎已能闻得到雨中起炊的味道,但走了半日,依然未遇人家。

就这么在驴背上一起一伏,慢慢悠悠地走,想些什么呢?什么都不想。不去想去往何处,人生无所谓固定归宿,也无所谓终极目的,即使在此终老,有青山竹林相伴,夫复何求。也不去想曾失去什么,那场战事已与己无干,失去的是气吞山河,得到的空山新雨。

天将黑时,行至人家。竹里人家必是好客的,牵毛驴入厩,迎远客进屋。换上粗布衣服,盘腿围坐席桌,沏上一壶粗叶大茶,斟上一碗自酿米酒,浅酌慢饮,低语相谈,唯恐惊了这一夜细雨,这一方竹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为一个离婚的女性,用我的亲身经历,来告诉你们,头婚和二婚有什么区别。1、头婚夫妻之间都是真感情,睡在一起都很踏实...
    我是小潘阅读 23,805评论 177 541
  • 老公换衣服,看到他后背的痕迹,我质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也不知道,我不依不饶,他说我好事不想,成天只知道在家疑神疑鬼...
    月界阅读 12,240评论 44 168
  • 当怀孕六个月的鲁豫被美国丈夫提出离婚时,立刻崩溃到大哭,哭过之后,心里还心存一点幻想,直到第二天,洋丈夫绝情而去,...
    风之色彩2019阅读 9,065评论 28 159
  • 说起来,一个人和自己相处,那都并不是那么的容易,和另外的人相处,那就更是如此了。 毕竟就算再怎么相爱,也是那么不同...
    南方姑娘谭檬阅读 2,356评论 4 90
  • 娟子,一个文静的女孩儿。一生安安静静的,相夫教子。日子平淡如白开水,无波无浪。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
    文枫随笔阅读 2,504评论 9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