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总2月谈。

对于开发商来说,我看今年资金是第一位。如果你的资金周转情况发生困难,你要想靠融资去解决可能会比以前差。1月份我们可以看到2.9万亿,其中有6000多亿是住房信贷,比去年多,是因为去年12月都签了,因为没额度,所以在1月份才放,所以看起来多。 前六个月可能银行贷款能保证,后面要没额度怎么办?你更完了,那就看你最后现金能不能顶住,一定要熬到最后给放开。中国有个习惯,就是通常熬住就放开,哪一届政府都是一样,但是只要它地方债务问题和其他问题不发生金融风险,他也不会轻易给你放,这是今年大的趋势。

今年可能房价下降的城市会增加,从1月份看增加了大概2、3个。 51个城市是上升的,但是比去年少,但是房价下降的城市增加的时候,不等于所有价格下降。2014年我们整体销售下降,但2014年房价是上涨的,因为有些3、4线城市没限购的房价还撑着。所以降幅下降,不等于房价不涨,现在上涨4%到3%,就从整个全面情况下,房地产整体要下降的可能性不大,有可能熬不住就放开。除了房价调整的一些情况,销售今年肯定也会下降,仅仅在棚改的数字上面,去年大概完成650万。今年任务是590万,地方财政坚持不住完成540万的话,可能差100万。100万套是什么概念?去年全年的目标是700万套,那么要这么算的话,就是8%到20%之间的销售量下降。至少8%,要多的话销量占到20%。什么意思?就是从16.9万亿要去掉20%的话就是回到2014年的销售面积。你们不要以为还有十几亿的下降面积,那就看你的企业,能不能在中间把你的楼盘占领相关地位。

那么总量下降的情况下,就考验各个企业的独立作战能力,你的企业项目好不好,价格合理不合理,或者说位置合理不合理,GDP掉下来的时候,可能政府还是会关注房地产。 今年我们估计房地产增幅会很低,大部分测算都是在2、3之间,去年6.5%到8.5%之间,那今年会下降。如果下降的话,那么对GDP影响可能会有较大,我们去年大概在6.9里面占0.4个点,加上其他产业相关的话大概要占到0.7个点。今年我们估计会下降0.25或0.36,我们大概在GDP的增速里头大概能达到0.1左右,那么就是在6.9里面我们就去掉了0.3。如果其他行业在受到影响的话,有6.5以下,所以很多专家测算在6.6-6.7的样子,我觉得可能还要低。

那么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就看你企业能不能熬住,其实就是谁能熬住的资金,熬过最难的一段时间。就是要控制金融会议的风险,又要让他垮台。拿捏之间就是让政府开放和不开放的过程。我们2014年以后,政府不得不把42个城市限购取消了,那么就产生了一个归纳的过程或者去库存的变化。但现在实际上库存压力不大,地方债务的压力要大于库存压力,这是一个基本判断。

但是所有的金融政策变和不变,要看三中全会和两会之间最后调整的结果。我希望大家更多的关注,如果宪法能做的比较大或者比较好的修改的话,或者有利于城市化发展的修改的话,下一路高潮可能就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再会出现,如果不做这样的修改的话,或者这两个文件会议最后结果都是让大家失望的话。GDP可能下到6.5一下,情况不完全透明的情况下,只能做这么一个初步的判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