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废墟(四十四 )杀人灭口

第二天一早秦明突然接到一个群众的报案电话,只见他挂完电话一脸慌张,迅速跑到刘队在东湖分局的临时办公室。原来刚才报案之人在电话里说马斌遇害,就在那个废弃的钢筋加工厂附近。此时排骨等人正好也在刘队的办公室,一听马斌被害,众人皆是一震,昨天还在大家面前耀武扬威,这会儿怎么就被捅了!

刘队一脸惊讶:“现在情况怎么样?是死是活?”

秦明:“身中数刀,当场身亡!法医已经先行赶往了。”

没想到事情来得如此突然,本来还盘算着如何给马斌下套,让他自投罗网,看样子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半个小时后一行人抵达案发现场,法医对尸身做了初步鉴定,身中七刀,其中两刀戳中致命位置,导致死者当场毙命。

这还是排骨第一次见人被砍的血肉模糊,只是瞄了一眼,胃里便翻江倒海。林青倒是镇静自如,一边协助法医检测一边查看是否有凶手留下的线索。可是这次对方非常谨慎,现场并未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连尸体都有被转移的痕迹。

刘队初步了解完情况之后,心中开始推演整个事件的过程,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掉头便往警车走去并说道:“不好!林青、秦明,你们两跟我去找马卫国,快!”

此时排骨跟野狗见刘队并没有给他俩安排事情,内心生怕错过这次行动的机会,于是用着近乎哀求的眼神看向刘队。果然是小鬼难缠,而且二人的脸上挂满了委屈和真诚,无奈刘队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二人。

警车飞驰而出,朝马卫国的老巢星月茶楼而去。排骨一时没搞明白刘队为什么在这节骨眼上不沿着尸体寻找线索,反倒去找马卫国,终于忍不住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咱们为什么去找马卫国啊,现在死的可是马斌!”

刘队这时正一边专心开车一边在脑海里推演案情,并没空搭理他,倒是林青先开了口:“你没看出来这是杀人灭口吗?凶手刀刀致命,现在马斌已经死了,接下来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马卫国,取证查样的事交给法医和其它警员就行,可是马卫国这条线不能再断了。”

原来如此,也难怪刘队平时对林青称赞有加,这丫头不仅身手了得而且心思缜密,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将事情的脉络看的如此透彻。

没过多久五人便抵达星月茶楼门口,这时一名四十多岁的妇人正从里面出来,行色匆匆,与排骨擦肩而过,而且特意将头上戴着的大沿帽拉的很低,脸上挂着一副墨镜,并没有完全看清她的容貌,排骨只是依稀感觉这人似曾相识,但一时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野狗拍了一下排骨的肩膀:“想什么呢?刘队他们都到前面去了,快跟上!”排骨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落在了后面,眼前马卫国的事情最为紧要,于是随着野狗跟了上去。

五人走进茶楼,刘队直接对着前台亮出警章:“你们的老板在吗?我们是东湖分局的,找你们老板了解点情况!”

一看是警察,而且行色匆匆,估计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前台的那位姑娘自然不敢怠慢:“老板正在三楼的雅间见一位客人。”

刘队继续一脸严肃:“麻烦你带下路。”

姑娘二话没说,一副乖巧的样子领着大家来到三楼:“咚咚咚,马总,东湖分局的几位警官说有事找您!”可是里面并没有回音,接着姑娘又敲了两次,突然传来一阵茶杯掉地的声音,刘队见情况不对直接踹门而入,门被踢开,只听那位姑娘一声尖叫:“啊……马总!”

原来此时马卫国正背靠沙发斜躺在地上,地上一片血泊,腰间插着两把尖刀,刘队连忙凑上前去将其扶起:“马卫国,是谁想要你的命?”

马卫国这时一息尚存,用他最后的一丝气力艰难的挤出了几个字:“五号仓库…穆…!”最后一个字声音太弱,根本没法听清,还没来及说完,整个身体便垂了下去。

刘队见马卫国已已然断气,于是安排林青、野狗二人配合秦明仔细勘察案发现场,同时通知法医过来取证,自己则带着排骨来到楼下的监控室调取录像。

二人将几个视角的录像全都翻看了一遍,发现正是进门时排骨遇到的那名妇人在三十分钟前进到了这个雅间,之后又过了五分钟,马卫国也进到了茶室,由于茶室内并没有安装摄像头,所以再后来便是妇人出来时的画面。可是那名妇人像是对这里极其熟悉,全程靠着墨镜和大沿帽很好的躲避了监控的拍摄,根本分辨不出模样。

刘队指着视频里的那名妇人问向前台:“你认识她吗?”

前台战战兢兢:“不认识,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在她进来之前,马总特意吩咐让她直接上三楼的雅间,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与她商谈。”

这时排骨想起了门前与那妇人擦肩而过的画面,于是将刚才的情形说了出来,但现在已于事无补,此时那名妇人肯定已经走远。经过排骨的提醒,刘队又将监控录像细细的过了一遍,感觉这个身形确实似曾相识,但也同样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林青那边经过仔细的勘察之后也是一无所获,现在唯一的线索就只有马卫国临死前提到的那个五号仓库,可是据秦明介绍,南昌取名五号仓库的地方就有六七处。

看来东湖分局之前的行动肯定已经暴露,不然他们也不会采取杀人灭口的手段,所以现在需要根据马卫国这条线索尽快揪出吴魏等人,否则线索一旦中断,又如大海捞针。于是刘队不敢有任何迟疑,当即便安排秦明去将南昌所有取名五号仓库的地方都踩个点。 

很快桐城警局还有整个东湖分局都知道了这件事,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抢劫伤人事件,现在突然升级为刑事命案。由于事态的升级,同时此事又是因桐城而起,所以两边警局通过协商,正式任命刘队为此次案件的组长,东湖分局全力配合此次行动,另外由于排骨和野狗一直与此事有关,所以将二人特招为临时警外编制,协助追查。

见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参与行动,二人笑的合不拢嘴,野狗此时恐怕已经忘了大案在前,一脸嬉皮:“林警官,哦,不对,现在是不是得改叫师姐了?嘿嘿。”

林青此时正为案件发愁,没工夫搭理他,野狗见她白了自己一眼,知道此时不能再继续招惹林青,不然肯定又要被暴揍一顿,于是很识趣的躲到一边。

秦明的办事效率果然很高,不到半天时间,所有的反馈信息都已经详细的列了出来。此时刘队正对着清单一一排查,突然“穆晓兰”三个字映入眼帘,原来建业路五号仓库的注册法人正是穆晓兰。刘队大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通过马卫国竟然找到了穆晓兰的踪迹。

排骨见穆晓兰浮出水面,突然一拍大腿,像是终于想通了好久不能释怀的事情:“我就说上午在星月茶楼门口碰到的那个妇人有点面熟,你不觉得很像穆晓兰吗?”

排骨一语道破玄机,刘队迅速掏出手机对比:“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只不过这张照片上比较年轻,估计是五六年前拍的,不过轮廓和身形确实像是同一个人。”

野狗这时正听的兴起,一听说找到了穆晓兰,脸上莫名的兴奋,早就想过一把抓坏人的瘾,于是愣头愣脑的问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去抓人了?”

没想到被刘队一顿痛批:“我说你小子还真是个榆木脑袋,就这样冒冒失失的去抓人,你有证据吗?你知道仓库里什么情况?就你这样还想当警察!”

野狗自知又说错了话,委屈的像个孩子一样悄悄退到一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排骨跟野狗一直等在门外,早就在车里憋的难受,见刘队等人从厂子里出来,立马迎了上去。可是一看林青气鼓鼓的样子,刘队也...
    巴茅山阅读 1,230评论 34 39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5,358评论 122 222
  • 排骨开着他的三菱皮卡赶到富丽花园小区门口的时候,林青已经站在那里等候,牛仔裤、防晒衫、遮阳帽、太阳镜一应俱全,看来...
    巴茅山阅读 1,395评论 43 48
  • 没有闹钟的早晨总是那般奢侈和美好,一觉醒来已是上午十点!排骨看了一眼野狗,那家伙正躺在沙发上打着手游,看那聚精会神...
    巴茅山阅读 1,432评论 32 43
  • 非常清楚,青春遥远不可及了。 是啊,拭去悔意,我的青春,还真的不值,我都替自己不值,可是现实就是它已经过去了,它留...
    翔于阅读 5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