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年小姐”可能要翻身

经常走三元桥的出租车司机应该都知道在京密路边上有个移动嫖娼点,都是“个体户”单干,都不用往马路边上杵,夜色茫茫被树挡着,都在里面等活儿,消费群体大都是出租车司机或者民工一类,当然质量也确实不好,都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老家定是偏远外地农村的。

晓慧干这一行就是想多挣点钱,而不是想赚轻松钱,老公经常打她还不正经干活,这些年没往家交一分钱,儿子马上准备谈对象结婚了,县城房子是买不起了,但最起码要把十几万彩礼准备出来,不然更找不到媳妇了。

她有一份正经职业,白天在超市上班,下午就早早下班了,她之前找过好几份兼职,要不就是时间不合适,要不就是嫌她年纪大,还跟着人家去五星酒店发小卡片,被保安抓住了,恐骂了一顿,说下回直接送派出所,吓得她再也不敢干这种事,钱也没给她结,遇到了骗子。

有一次,她去动物园逛街,下了地铁往公交车站牌走,儿子打电话说,想买车,不然约不出来人家姑娘。

她说,行,先买个便宜的装装门面,她一边想一边走,发现都走过了好远,接着往前走吧,前面就是下一站了,这时候她发现路边有几个跟她岁数差不多的中年妇女,穿着黑丝袜高跟鞋,身材也不好,不过天黑也看不清脸庞,那几个人看到她也纷纷躲着头,她也尴尬往前走着,走过去后才反应过来,原来在这里拉活啊,这大晚上的有人吗?她就慢慢的走,不时回头看,果然一辆出租车停下来,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男的,女的上来亲热的挽着胳膊进去了。

晓慧有心回去问问多少钱,又觉得抹不开面子,正好公交车来了,就上车回家了。

晓慧住在城中村平房里,房东是北京老头,还是个同性恋,经常趁媳妇不注意往回带男人,她每次想到这里就觉得人生应该有很多种活法,说干就干。

第二天四点下班,下班后回家找了找衣服,夜色掩护下,她特意离上次见到的地方远一点,哪里路灯都不亮了,路边也都是树杈,说不定人家都是分地盘的,一开始还害怕自己贸然过去,被她们轰走,没想到呆了几天,也没人过来找她麻烦,当然也没接到什么活儿,十点后凉风习习,路边风大吹的她站不住脚,有心过去找她们聊聊天,又觉得算了,她也不想过去巴结,像她这种底层人不需要交朋友,多挣钱才是正经事。

这“兼职”一干就是大半年,直到她遇到了年轻男人。

入秋后更没什么活儿,等了半天车都没有,晓慧就站在路边冻着望着,往前不远停着一辆奔驰,晓慧大胆过去敲玻璃,一个穿西装的男人,男的按下玻璃后吓一跳,什么事?

晓慧说,兄弟,需要按摩吗?男的眼神轻蔑的看了一眼,行,说着下车了。

跟着晓慧钻了树林,晓慧把里面收拾了一块空间,脏树枝都扔到一边去,在地上铺了一个床单,还有一个暧昧粉色的小台灯,男人一脸嫌弃的打趣,你平常就这么干活啊。

晓慧看出了男人的蔑视,装作底气很足又很放荡的样子,对啊,大兄弟,说着就上手,男人往后躲了一下,多少钱?

晓慧张嘴500,以往都是两百多,这次看到这个年轻男人这么欺负她,她既觉得委屈又想讹他一笔,晓慧又怕他跑了,赶忙说,你进来不管做不做都要给钱的,不给的话,我外面可有人,你那车可贵。

晓慧吓唬他,哪有什么人,她更不认识什么大哥了,认识的话她还能在这里。

年轻男人笑了,我就是给人家开车的司机,大姐你可别为难我,不就是500吗,我给你,手机转给你。

晓慧从地上拿起包里的手机,把付款码给男人,男人说看不清,出去吧,小慧忙抓住男人胳膊,生怕他出去见光就跑了,出去后男人转给她500,就走了,一边往车边走,一边回头笑着看她。

晓慧心想,装什么冤大头,算了,今天也冷,回家吧,收拾行李,破天荒打了车回家。

过了一个月,她又碰到这个男的了,故意来找她的,她很吃惊,换了辆大众,这次两人没有上次那么敌意满满,进去后,男人这次直接躺在那个床单上,也没有嫌弃的表情了,说大姐,你帮我按下脖子吧,晓慧说,只按摩?

男人对,只按摩,不干别的。

晓慧说,还是那个价啊。男人说,行。

晓慧把男人头垫在她腿上,这样两个人都能得劲点,晓慧之前在老家一人收八亩的麦子,手有劲,一上手就把男人按疼了,男人忙惊呼,大姐,你轻点啊,这一声色情惊呼,两人都觉得有点尴尬。

男人说,你练过啊?

晓慧说,没有,就是在老家干农活,能吃劲。男人闭目养神的躺在她腿上,很放松,她觉得也很放松,就按摩一会就能赚500,她心里可乐意了,不像那些出租车司机,不把她当人,不光力气上蛮狠,还要羞辱她,你有没有老公啊,你老公知道你干这个吗,事后给她钱都是甩在地上,林子里黑的不行,她都要打开手机手电筒才能找齐钱。

这回男人加了她微信,转账给她。

事后晓慧翻他朋友圈,一条杠,什么都没有,晓慧觉得真是看不起人,连朋友圈都不配让你看,又想想觉得也对,人家年纪轻轻,可不想跟你一个失足中年妇女扯上什么关系。

由于第二回的良好开端,以后的每一次都很美好,男人会在微信上问,几点在,每次开都是很好的车,过来后也是按摩下脖子或者躺一会就走,每次给她转五百,俩人也不多说,晓慧也不愿意多说,她更不想卖惨,说自己身世多么凄惨好期望人家多给俩钱吗,少说话多干活才是正事。

之前还有一个老来的出租车司机说要娶她,她说他老公就在不远处等着我呢,我老公还混,进去过,你敢过去说吗,那个男人一脸认真变了语气说开玩笑呢,逗你呢。

呵呵,北京男人,靠不住。

忘了第多少次,这次躺了会,男人说我给你租个房子吧。

晓慧说,干啥,要包养我啊。

男人说,这天越来越冷了,我想躺的舒服点。

晓慧说,我住在城中村,你要是不嫌弃,就去我那。

男人说我给你租一个小点的,平常你愿意去住就住,不愿意去住等我去的时候你再去,我给你加500,以后给你一千。

晓慧有点被感动又觉得摸不着头脑,你一个司机能有多少钱,还给我租房子,你也是有家有口的吧,不过了?

男人哈哈笑了,说我怎么也是给大老板开车的,有油水,你住什么位置,我看看离你近的房子。

晓慧跟他说了位置,果然下一次男人来了后给了她钥匙,告诉她具体地址,让她抽空过去收拾一下,晓慧那天晚上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就去了租房地址,就在城中村不远的一个楼盘,还是新小区,正规一居室,她从小到大没住过楼房,进到房子里看到真实存在的环境,她有点想哭又觉得不可思议,怪不得有的女人做小三上瘾,这么优越的生活环境,怎么能不心动,她站在窗前仔细回想这个男人的点滴举动,她说不定不是什么司机,是个大老板也说不准,不过下一秒,晓慧立刻压制着自己的欲望,不要试图在这个男人身上获得更多,仅仅是每次赚1000块而已,没有别的,不要动别的心思,踏踏实实的,冷静下来后,晓慧简单收拾了,还是回到了城中村睡。

男人问,今晚过去方便吗。

晓慧说行,你先去,我这就坐公交车去。

男人说,我去接你吧。

晓慧说,村里不让外面车进来,我还是公交车吧。

男人也没说什么。

平常两个人躺在那张床单上,四周都是空旷的树林,车来车往也不觉得尴尬,这下突然暴露在一个亮堂堂的环境里,突然有点局促,晓慧看清了男人的脸,男人也知道了这个中年女人长什么样子,别看年纪在哪,皮肤倒是很好,很像贤妻良母,男人躺在床上,拍了拍床示意晓慧过去。

晓慧过后去帮男人按摩头部,男人很惬意的表情,晓慧看着有些痴迷,突然勾起了好奇心,你这是图什么?

男人说,上班太累了,就想找个地方放松下。

虽然这么多次会面,但是男人从来没有碰过晓慧,晓慧心里知道,他怕脏,更怕她有病吧,她隐隐克制又觉得受到了隐形的侮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