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爱浪子?

文/唐露

年轻的时候,顶容易爱上浪子。身旁都是些规规矩矩,唯唯诺诺的凡夫俗子,只有浪子才不惧天地,才敢爱敢言,才可以将人生当做游戏一场,嘻嘻闹闹玩笑了去。浪子是乌压压一片漆黑中的一抹亮色,使你不得不注意到他。浪子也像一阵风,当你绝望透顶的时候,他忽然就到了你面前,柔情蜜语来安慰你,顷刻间又消失不见,让你辗转反侧,日日念念。一颗年轻的玲珑剔透的心,轻易就被打动了,那是完全与钱毫无干系的心动。

提起浪子,首先想到的是《阿郎的故事》里周润发扮演的阿郎。那一年,周润发三十四岁,正处在男人一生中最具魅力的时刻。二十多岁的男人,脸上的婴儿肥还未退却,棱角还不分明,加之未经世事磨练,再俊朗之人,也使人觉得稚嫩而没有看头,一眼就看到了底,也就没有继续深入的欲望了;五十多岁的男人,皱纹已悄悄跟了上来,言行虽较从前稳重了些,究竟体力、精神外貌大不如前,到底是衰老了些,也没有深究的兴趣了。而三四十岁的男人刚刚好,面目轮廓业已定型,性情也不似年轻时那般浮躁,明白了些人事规则,又还保留着一颗童真的心。一切都刚刚好,让人想仔细阅读,探其根本。

《阿郎的故事》我已看过多遍,可每每重温之时,我还是哭得不能自已。当罗大佑用粗犷低沉的嗓音唱出《你的样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该准备纸巾了。看到最后阿郎骑着摩托车猛然摔去;看到黄色的火光灼灼,像是张开血盆大口,要将人吃了去;看到波仔撕心裂肺地喊着“老爸”,奋不顾身冲向阿郎;看到阿郎的脸庞被血染尽,再也睁不开的双眼;看到在一片烟尘火光间,阿郎的身影消失不见......我就知道一切都结束了,这个浪子的一生结束了。

浪子是个太特殊的类别。他们究竟该以何种方式来结局才是最好的呢?倘若浪子回了头,变得与寻常男人别无二致,还有什么可爱之处?唯有死亡才能将一切变得唯美,唯有死亡才能让人获得原谅,唯有死亡才能造就经典。所以《阿郎的故事》里阿郎死了,所以《天若有情》里华仔死了。而素以浪子闻名的陈冠希呢?在纪录片《触手可及》里,已经三十五岁的他,依然浪子派头,以至于有人评论“看见他还是那么狂,我就放心了。”因为一旦他回了头,他就不再是人们爱着的那个浪子了,也就变得毫无魅力,所以他不能回头。

说回《阿郎的故事》。其实细想,阿郎真是一个可恶的浪子。波波为爱被父母赶出家门,原本家境富裕的大小姐,竟跟了阿郎这样一个无业青年,共同住在一个狭小的破房子里。这也罢了,在波波怀孕期间,阿郎难耐寂寞,竟与别的女人玩得热汗直流。最让人震惊的是,他居然对身怀六甲,即将生产的妻子拳打脚踢,甚至狠心将其推出房门,摔下楼梯。虽然波波还是诞下儿子,可是一生不能再育。

我无法原谅一个打女人的男人。我想波波也是不能原谅,人生不是下棋,下错棋了,可以和人耍赖悔棋,人生之路,一步错,再难有挽回的机会。因此当波波回国后,任凭阿郎百般讨好,波波都不加理会。虽然最后的最后波波回来了,可是这其中的缘由,有几分是为了阿郎,有几分是为了波仔,谁又知道呢?这样一个狂暴无理的男人,为什么波波还是爱他,为什么我们也爱他呢?因为那个时候阿郎年轻,年轻到不知何为责任感。

年轻时的阿郎一头长发——我们当然知道那是发哥戴的一顶逼真的假发。可为何要表现一个人的离经叛道,定要以长发来显示呢?我想大概是因为,浪子一直在试图推翻这个世界的一切规则。世间男子多为精神十足的短发,因此他偏要留长发;正经人出门总西装革履,对自己的形象讲究不已,讲的是洋气的英文,浪子呢,就得不修边幅,口操脏话恶言;人人都晓得人应当努力工作,好好做事,他偏生没有固定工作,整日无所事事。你朝九晚五,日日反复,难免觉得厌倦;他无拘无束,自由散漫,倒也快活似仙。哪一种生活不是生活?到了几十年后,还不都是一堆黄土掩埋尸骨,上面杂草丛生,子孙早已忘了你姓名。说不定,在地下数数各自一生中的快乐时光,他的还要比你多哩!

我们为什么爱浪子?就因为他敢于同这个世界的制度与规则作斗争。在越来越多的人同世界妥协,越来越多的人变得麻木求生的时候,浪子没有,在浪子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妥协,只有勇往直前,即便被击得头破血流,溃不成军,还是要战斗到底。虽然浪子也晓得,自己于世界而言太渺小,渺小如水中鱼,永远受限,而世界是巨大,巨大如黑暗,会不断吞噬人的精神,直到你倒下,你妥协,成为世界庸庸碌碌中的一员,他就高兴了。当你已不复存在,世界还是一成不变。最终我们发现,要改变世界,真是太难了,还是改变自己吧。于是浪子回了头,变成庸碌人群中的一员。

我们爱浪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浪子够帅。千万不要认为你年轻时也做过一些叛逆之事,就成了浪子了,长得帅的才叫浪子,长得丑的只能叫痞子。因为帅,《阿郎的故事》里波波才会爱上无所事事的“飙车党”阿郎;因为帅,《天若有情》里JOJO才会爱上劫持他的劫匪华仔;因为帅,才会有那样多的貌美女星爱上陈冠希,对其俯首称臣,有求必应,如此才有了日后风波,令其后悔一生。

浪子能轻易俘获年轻女孩子的芳心。并且愈是从小家教严格的大家闺秀,愈是性格内向的乖乖女,就愈容易深陷浪子的甜蜜怀抱里。比方说波波,平时的她见惯了同样家教严格的礼貌绅士,只不将他们当做一回事,可见了这猛兽般热情无理的浪子,一下子就对其感了兴趣。于是,所有与波波一样年轻的少女,一旦爱上浪子就一发不可收拾,即便被家里赶出来,也要爱他。相似的还有为爱奋不顾身,千山万水也要寻了去的JOJO。

与浪子的爱情,就像是一场痛快并存的赛车。仅是看一眼,便觉刺激迷人,让人想坐上去尝一尝究竟是何滋味。谁人都知其中危险,都晓得这随时有可能将人摔得体无完肤。可还是要爱,要奋不顾身。毕竟青春只一次,再也不重来。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爱浪子,爱浪子的狂野不羁;再年长些岁数,我们爱才子,爱才子的博闻广见,然而最终我们都嫁给了寻常的凡夫俗子。与浪子的爱情,像赛场上的飙车,充满刺激,虽然危险,可是未知才迷人;与才子的爱情,像在湖中划船,看山看水看月亮,好不浪漫,可是才子性情不定,也许下一刻就将你抛下船去;与凡夫俗子的爱情,像晚饭后的散步,这不刺激,也不浪漫,但是踏实、安稳,你知道明天醒来,他在你身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