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屎與屁

屎和屁乃每個人類的基本排泄物,沒有屎與屁的人已經不是正常人。但雖然如此普世,但很多人談屎色變,談屁尷尬,為何?因為屎與屁都是一種令人噁心的物體,而且具有私人屬性,人們羞於談論,正因為是個人的羞恥感,從社會角度就是人類的一種後天慢慢形成的基於人類本能的公民覺悟。假如沒有這種公私的覺悟,人就可以隨地大小便,好無保留地放屁,而頻繁在香港爆出的大陸人隨地大小便,無論老少男女,這種新聞正是說明部份大陸人連人類基本的公民覺悟都沒有,也側面反映大陸這個社會在某部份教育的缺失,而與香港社會有鮮明對比。大陸,正是一個用屎來鞭撻的社會。

屎,有型有味,屁,有味無型,一固一氣。屁是屎的前奏,當屁響起,那麼屎就不遠了。在此無謂談論屁的多種狀態,是否有味有聲,屎的稀釋形成的不同形態,屎的組成等等學術性問題,只從社會角度分析屎與屁的區別。

我們就此拋開那些大陸社會中沒有公私概念的人,從常識出發,屎是絕對私人屬性的,而屁是帶有社會屬性的。由於屁的無形,它可以跟隨人的社會行為而隨意釋放,而屎由於有形而且需要專注發力的個人行為,所以此必須處於一個絕對私人的空間,而且必須洗刷,讓它看似沒有存在過一樣。屎的私人屬性讓人類或多或少地形成對廁所的依賴性,越熟悉的空間越會有安全感,屎更來的暢快,反之,陌生的空間就會讓屎猶抱琵琶半遮面地出來。由此,觀察一個廁所多少能看出使用此空間的人的個性與內心。反之,屁的社會屬性,能凸顯出人的公民素質覺悟高低。假如人是能忍屁,當人處於一個公共空間,那麼看此人是否會竭力讓將要出來的屁返回到身體內,還是毫無保留地帶聲音釋放,就能看出此人的公民素質。當然,還有第三條路,就是一點一點地無聲是否,讓后讓空間裡面的人猜到底是誰放的屁,這也是一種較高的覺悟,但最高的水平,是用第三條路放屁之後,站出來承認是自己放的,如此做的人就是社會需要的人了。

由於屎與屁都來源于個人,所以性變態會有迷戀戀人的屎與屁的行為研究, 此外,屎與屁還是一樣掃蕩社會階級的武器,這種說法很普遍:有人會說,吖,原來謝霆鋒也會挖鼻屎,切,原來名人也會拉屎。這種說法正是從人類這個生物前提出發,完全摧毀人類社會文明所建立的一切階級分野,重新還原人類不斷追求的平等,這種平等就是建立在生物基礎上。

我們用屎來鞭撻一個如屎一般的社會的進步,可以用屎屁來判斷一個人的公民素質狀況,可以高舉屎屁旗幟來建構平等社會, 我們無需忽視人類的生物性,反之,這才是我們的原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