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红楼梦》第60回 | 兔子聪明,兔子招人爱

《红楼梦》第六十回中,赵姨娘因不忿芳官拿茉莉粉来“哄”贾环,加上贾环的激刺和夏婆子的撺掇,她闹到了怡红院中,来找芳官。赵姨娘大骂芳官,芳官却也不是吃素的,回敬赵姨娘道:“……姨奶奶犯不着来骂我,我又不是姨奶奶家买的,’ 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 ‘罢咧!这是何苦来呢!”

芳官所说的“梅香拜把子”,是一句实话。能说出这句实话来,芳官真是不简单。考虑到她以“奴才”来定位自己的身份,那芳官就更不简单了。为何这么说呢?因为很多自以为不是“奴才”的人,很多事实上或看起来不是奴才的人,他们或不敢说实话,或早已忘记了实话为何物,相比之下,作为一个“奴才”的芳官,居然说实话,这难道还不是不简单吗?

说到芳官,我就禁不住要汗颜。芳官作为一个“奴才”,她能说实话,敢说实话,而且说出来的还不是一般的实话,而是大实话。可我呢?我生活在21世纪,我接受了那么多教育,我是那么地理解“自由”和“诚信”,我是那么地渴望“自由”和“诚信”。明摆着的,在说实话方面,我和芳官的起跑线是不一样的,我是有很大的竞争优势的。可结果呢?我输给了芳官,大大地输给了芳官。

面对这样的事实,我没有不服气;面对逆袭的芳官,我有的只是惭愧。我和芳官在说实话方面的较量,就像是一场龟兔赛跑。很显然,芳官是乌龟,我是兔子,但我这只兔子还是输给了芳官这只乌龟。

面对这样惨败的结局,我也有很多疑惑。抛开芳官所处的时代和社会不谈,我们来说芳官的自我认知。芳官认为自己是“奴才”啊,她对自己的身份是有着清楚而深刻的认知的。可这就奇怪了。一个在自我认知里把自己当奴才的人,居然还知道什么是实话,居然还能说出实话,这太奇怪了。一个奴才嘛,居然还有脑袋,居然还有嘴,居然还有说实话的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可芳官分明就是这样一个“奴才”,一个会思考、会表达、会真思考、会真表达的奴才。天啊,谁来救救我,我的三观都被毁了。

但是,祸不单行,三观既已开始被毁,来继续毁我三观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没有人来救我的。你看,有很多认为自己自由和文明的人,有很多觉得掌握了自己命运的人,他们却连一句实话也不说,他们甚至都早已忘了实话的存在。这也很奇怪啊,奇怪奇怪真奇怪。一个连实话都不说的人,一个忘了实话存在的人,一个连脑袋和嘴巴都没有的人,这样的人居然敢认为自己是自由和文明的,觉得自己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妈呀!——我不喊“天啊”,喊天已经没用了,还是喊我妈吧。——芳官还只是小小地毁了我的三观一下,这下可好,我的三观彻底被毁了。

不说我的三观被毁了,闹心啊。还是继续说说龟兔赛跑的故事吧。

说实话的人往往会被认为傻,好像也确实是这样。我忽然理解了兔子为什么要输给乌龟了,因为兔子聪明啊,因为兔子没有乌龟那么傻呗。

兔子当然聪明,聪明得厉害着呢。这也是为什么兔子老输给乌龟的原因。

想到这里,我就释然了。作为一只兔子,聪明才是最要紧的嘛。输赢?哈哈,笨蛋才计较输赢,像芳官那只笨乌龟,一心就想着赢。可她赢了又能怎样?照样没我聪明啊。

对,聪明才招人喜欢嘛。

所以,我要继续保持我的聪明。至于输赢,我才不在乎呢,让芳官这只又傻又笨的乌龟赢去吧。

反正,乌龟赢再多,人们也是不会喜欢它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