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棠梨花白 ▏二十二、当时模样

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午后的阳光已经偏移,只剩下余热还有些暖意。小棠看了看时间,竟已是下午五点多了。

“走吧,”慕小棠笑着说道,“不想在这儿继续吃晚饭的话,我们就该撤了!”

方池本想说,“我还想再吃顿晚饭呢”,但是考虑到慕小棠晚上回去不安全,便也就此作罢,只是想想而已,转而说道:“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啦,”小棠摆摆手,“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覃市呆了四年,随便去哪儿不用坐车我都能走到好吧!”

“行,覃市活地图,那我去对面坐车了哈,路上注意安全,到家发个短信!”

“知道啦,迟大管家,”小棠挥手告别,“赶紧去吧,车要来了!下次再约哈~”小棠匆匆跑向站牌。

“恩,走啦!”方池挥挥手,走到对面的站牌,却并没有上车。

方池看着慕小棠跑向站牌,高束的马尾左右摇摆,风翻起衬衣的一角,那种青春年少的气息,辗转多年似又回来了。直到看着慕小棠坐车离开,方池才放心地坐车回校了。

已是傍晚时分,立了秋的时间瞬间比夏天短了许多。消退了暑热,阵阵凉风伴着花香似有还无的迎面吹拂而来。

方池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看着熟悉的景色,不禁想起当年小棠在覃大校园网上的发表那篇稿子——《夏祭》:

秋至,如火如荼的夏日,唯美落幕了。

那些个被热得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夜晚,

那些个打着太阳伞还是觉得要被晒得融化了的中午,

那些个窗口飘进清凉的芙蓉花香气的清晨,

都随着一阵凉风,飘散了。

想来,竟有些不舍。一年中,

唯一一个大自然施以浓墨重彩涂抹的季节,过去了;

唯一一个可以带着遮阳帽、脚踩海水嬉戏的季节,过去了;

唯一一个可以舔着冰棒、捧着大半的西瓜吃得兴起的日子,过去了;

唯一一个可以着连衣裙、穿人字拖满街闲逛的日子,过去了;

唯一一个可以天天泡澡、漫长悠闲无所事事的假期,过去了;

唯一一个日听蝉鸣起,夜伴蛙声眠的季节,过去了;

唯一一个可以从繁茂的树叶中看斑驳明亮的阳光的日子,过去了;

唯一一个爱情浓郁弥漫,幸福散落校园的季节,过去了;

唯一一个可以趁清爽的夜晚纳凉,躺在操场,数着星星的日子,过去了;

唯一一个可以名正言顺的一枕小窗浓睡的午休的日子,过去了……

夏天,就在我们的埋怨与不舍中,过去了,没有一丝的留恋。

我却在这样的日子里,把心遗落在他身上了。

仿佛一瞬间明亮了夏日,树影、繁星、光线、晴空,都着上了色彩。

伴着他漫步校园,无须浓烈的情节,也觉得幸福弥漫了。

方池知道他是谁,所以一直退守在好朋友的位置。在慕小棠需要的时候出现,只要她遇到困难第一个想起的人是自己,方池就心满意足了。

周末与方池的会面,让小棠坚定了留在这个城市的决心。那是一种要扎根在这儿的决绝,不会再因为某个人而动摇。留在这儿的意义,已经不再是为了某个人,而是为了一份难得友情,为了那些舍不得她的人,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