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着的意义就是成为自己

96
EZH
2018.06.23 14:34* 字数 1598

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我思考这个问题有很久了。

许多人尽管已经有着世俗眼中的好工作,房子,车子,伴侣,孩子,地位。

有些人的内心深处总是会有一种渴望,有一双渴望的小手在向外探寻,那是来自他们真我的声音。

他们从来就没有做过真正的自己。

人本主义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在他的《个人形成论》中间曾经说过,“在我看来,个人最想达到的目的,他的有意和无意地追求的目标,就是成为他的真实自我。”

“最常见的悲观绝望是那种不去选择做自己的绝望,或者不愿意成为自己的绝望,或者不愿意成为自己的绝望;而最深形式的绝望则是选择‘成为一个他人而不是自己’。另一方面,选择‘愿意成为个人真实的自我,实际上就是绝望的对立面’,这个选择是人生最重大的责任。”

如何做一个真实的人?

对经验开放

“当个人在有机体的层面上更加开放地意识到存在于内心的自我情感和态度时,他也更加清楚地理解外在与自己的现实,而不是用一种预定的分类框架来感知现实。他看到,不是所有的树都是绿的,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严厉的父亲,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难以接近的,不是所有失败的经历都证明他自己是个笨蛋,等等。他能够在一种子女的情境中领会这个证据,领会它的真实存在,而不是歪曲它,使之符合他已有的认知模式。正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这种日渐增长的对经验开放的能力,使得当事人在对待新的人、新的情境、新的问题时,能够持有更加现实的态度。这意味着,他的信念不再是刻板讲话的,他开始能够容忍不确定性。他能够接受更多内在的相互冲突的情境,而不是对这个情境闭目塞听,匆忙地下一个简单的结论。”

信任自己的有机体

“在所有外在情境中,他对这个客观情境有相对准确的直觉,注意到情景的复杂性。他能够较好地动员他全部的有机体、他的有意识的思想,来参与考虑、斟酌和权衡每个刺激、需要和要求以及与之相应的权重和强度。由于有了这种综合的斟酌和权衡,他能够发现在当下情境中那些似乎最接近于满足他所有需要的行为过程,不仅能满足即时的需求,也能满足长远的需求。”

内在的评价源

“在个人形成的过程中,另一个明显趋向涉及决策选择的发源,或者说评价性判断的源头。我们可以称之为评价源。当事人越来越感到这种评价源存于他的内部。他越来与不再关注别人是否赞成;他不再依赖别人的标准生活;不再依赖别人为他做出决定和选择。他承认,做出选择取决于他自己;唯一要紧的问题是:‘我的生活方式是否真正令我满意?这种生活能否表达真正的自我?’我认为,对富有创造力的个人来说,这个问题意义最为重要。”

“成为一个独特的、为自己负责任的人,会使人体验到力量感以及与承担责任伴随而来的不安感。‘我是那个自己做出选择的人’,‘是我自己来确定我的经验的价值’,这些都是既令人振奋而又令人不安的体验。”

成为过程的意志

“这些当事人在努力发现自我、成为自我的时候,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变得越来越乐意变成一个过程,而不是成为一件产品。”

“有一个当事人在治疗结束时迷惑不解地说:‘我还没有完成整合与重组自己的任务,但这只让人迷惑,并不是人沮丧,现在我认识到这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在行动中国感受你自己会让人激动,有时又让人痛苦,但却更为令人振奋,即时你并不总是自觉地知道你身处何处,但显然你知道你要到哪里去。’ ”

“它意味着,个人是一个流动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固定的静态的实体;是一条川流不息的变化之和,而不是一块固定的物质;是不断变化的群星灿烂的潜能,而不是一定数目的特征组合。”

“存在性体验(existential living):这一整串的体验。以及我在其中所发现的种种意义,似乎把我抛入了一个既美丽动人、有时又让人感到惊恐不安的运动过程中。至少当我试图去理解体验的当下意义时,它好像是想让我的经验载着我,沿着一个看来是朝前的方向,向着那些我朦朦胧胧说不清楚的目标前进。我感觉到它是一种漂流,带着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体验,又带着一种令人着迷的可能,那就是我们可以不断努力,试图理解它那永远变动不居的丰富性。”

成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