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里路云和月 (3-3)

3-3 ......

游记写完第二节后应可结束,留白第三节拟作可能的补遗,没想好标题又旷日持久,为杜绝烂尾之虞,择日不如撞日,就在这劳动节(加拿大)的长周末作个交代。

十日游荡后返回家中,按下汽车里程表的清零键,注意到阶段里程数归零了,而总里程的读数依然生动展示。

汽车在其生命周期中的总里程数不能简单置零,这是说:回到家了,但你依然在路上。
道路之后还有道路,还将继续前行,直至到达那个不可预知的终点。

人的记忆存在惯性特质,特别经历一时半会难以忘怀,那之后找了张如下的旅途类图片,贴在电脑桌面良久,让你不时有些回顾。

韵味类似,我们在途中也是好几次的长坡攀爬,车至高处,一览众山小,北美西部地貌的壮美尽收眼底,远山绵延沉睡千年,广袤大地沙丘灌林起伏,展示人类文明的公路穿插其中像绸带一样,抚平崎岖坎坷,蜿蜒向前,连接起我们的来路和前程。

古人云:仁者爱山,智者爱水,吾等虽是凡夫俗子,却也钟爱山水。
喜欢风和日丽的平静海滩,随同家人或朋友,信步徜徉流连忘返,而更爱在山巅风口停车处,鸟瞰着山野的原始苍凉,听高山风吟,唤生命本能,去感悟天生地造场景的宏伟和细末。

有很多次,在飞机起跑后的爬升中,我看着城市地面上的楼房汽车行人不断缩小,细长公路的两边总是背道而驰的车流,有感于那种紧张忙碌,芸芸众生为了什么在正反方向来去匆匆,渐行渐小到不可目测,看不见了,但事实那些生灵都存在,如同小蚂蚁一样辛勤劳作,只是我们无从辨识太多真相。

太阳人称公公,地球就是我们的母亲,而在他们的眼中,一切生灵全都是过客,转瞬即逝,海可枯,石可烂,星空之外还有星空,吾等的短暂和渺小,怎么形容都不过。

临了,喜爱登峰高山还因为,这里离天近些,云淡风清时,或许能听到天国的亲人声音,也或许,他们也能听见我们,这里,送上著名乐队班得瑞(Bandari)的小众作品 Whistle Of The Wind(点击外链百度云盘),但愿伊人在天,能听到这长笛的诉说之委婉和远山回应之空灵。

如百度外链在手机中使用不便,可直接在有关的音乐应用中搜索此曲,Whistle Of The Wind 中译名有“风的呢喃”“风之声”“风之韵”等,我这里还是译为“高山风吟”。


于此,补齐第三节之标题:高山风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