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缘分转身吗—第十六章 我在沉默中爆发,兄弟也反目


“噫!拿开你的咸猪手!怎么啦,野人,有什么重大新闻?”我一边很嫌弃地拈开萧野的手,一边以好哥们的身份问他。

“你猜我昨天看到了什么?”萧野说。

“我怎么知道你看到了什么!”我说。

“唉!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他长叹一口气,有所顾虑。

“噫!你想说就说,不说就算了。吊我胃口!想死啊你!”对很要好的朋友,我一般没有好语气。

“好吧。我还是告诉你好了。但是,你得发誓,你千万不能跟别人说是我告诉你的!不然,我会死得很惨的。真的会挂掉的!”萧野装神弄鬼,搞得好像真的是一个天大的秘密。

“天!还要发誓!发你个二锅头啊!怎么像个女人,婆婆妈妈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气汹汹地说道。

“你从火星来的吗?怎么火那么大!不就发个誓吗?又没有要你的老命!”萧野说得我都乐了。

“哈哈。好好好,我发誓。”我装模作样地举起手,作发誓状。

“现在,可以说了吧。死野人!”我气势不减,一句话喷过去。


萧野说:“昨天,我去‘时光倒流’茶餐厅吃晚饭,结果,我看到石骏逸和一个女的也在那里吃饭,很亲密,一看就是那种关系。”

本来,已经分手了,但是听到这种消息,我还是会很本能想知道他离开我的真正原因,因为我始终相信他是喜欢我的。

我问:“那个女的是谁?我认不认识?”

萧野说:“天!里面灯光那么暗,我根本就看不清楚她是谁,何况,那个女的是背对着我,我只能看到背影,是长的直头发。而且,我怕被发现,离他们很远,偷偷看的。平时都没听他说有新女友了,显然他们是地下情,这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好啊。不过,对你是有点过分,一个大老爷们,敢做不敢认。”

我说:“真他妈的贱。移情别恋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很丢人的事情,不喜欢我了就大大方方地说出来嘛,害我像个傻子一样老去找他,他又不解释,什么都不说。把我当猴耍,很好玩吗?喜新厌旧有什么了不起,这样藏着掖着,他不累吗?”

萧野说:“消消气,大小姐。会不会是他怕告诉你实情,你更不能接受呢?你想,如果我不告诉你,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因为移情别恋而甩了你?”

我狠狠地蔑视了他一眼,说:“死野人,你可以说得再难听点!你意思就是,无论他是打赌想征服我还是移情别恋,反正都是他甩了我,还让我像疯子一样去求他和好!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太气人了。我招他惹他了?当初和他在一起,我哪天不是一有空就去找他?连初吻都给他了!妈的,人渣,败类!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

萧野说:“忍住,忍住。你发过誓的,你千万不要去找他求证这件事情,也不要说是我说的,一定啊!”

我不想说话,就“嗯”了一声。


我在座位上想这个事想了两节课,越想越烦,越想越顺不了气。最后,我还是忍不住,有一种想立马骂人或是扇人耳光的冲动。

我突然发现,女人的火爆脾气都是被逼出来的,狗急了还跳墙哩!

我一改往日里儿时的邻家女孩型,初中时的乖乖女型,高一高二时的傻傻淑女型,现在走起了泼妇、怨妇的路线,这直接影响到我后来性格的大转变,最终发展成了豪放御姐型。

可不可以这样说,女人的每次改变都是因为男人?就像女人下很大的决心去减肥是为了爱的男人,而女人暴饮暴食又是因为被爱的男人所抛弃。

于是,一下课,我就桌子一拍、袖子一抡,带着要打架的气势走出了教室,在沉默中爆发了。经过他们班时,看到石骏逸在走廊上和其他同学说笑,我又没了勇气去当场戳穿他,出他洋相。我只好装作去上厕所。

从洗手间出来后,我放慢脚步,考虑着说还是不说,怎么说才能不暴露是萧野告的密。

我终于下定决心,鼓足勇气要去和石骏逸正面交锋,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纠缠石骏逸,最后一次发疯,如果再有下下次,我他妈的就不是人!直接滚回火星好了。”


于是,我对着石骏逸径直走过去,目光如炬,面相不善。

他周围的同学很自觉地闪开了,感觉到要火山爆发或是好戏即将上演。

我真想直接上去给他一巴掌,但又觉得不妥,因为莫名其妙的莽撞行为会让所有人觉得是我的不对。

我压住胸口的一团火,平静而冷冷地对他说:“石大帅哥,听说你周末和一个长发美女去‘时光倒流’吃烛光晚餐,不错嘛,挺会浪漫的啊。有新女友了,还是长发美女哩,怎么还这么低调?不是你的风格啊。改天你带出去见见嘛,让我们大家认识认识是何方美女(其实我本打算说的是,是哪路妖精,灭了她)。同学一场,不用这么见外的。”

虽然我自己很清楚,我说出来又能怎样呢?只能是自讨没趣。但是,我更清楚,如果我不说出来,我会憋出“尿毒症”的!

凭什么人家可以逍遥快活,我就得装聋装哑,默默承受?我黎美夕办不到!

挖苦完后,我就跟拉完屎似的,舒服多了!

只见石骏逸的表情,那叫一个“大快人心”。他被我说得特别不好意思,微微低下头去,不说话,也不敢直视我。他的嘴角成一个奇怪的弧线,脸上的肌肉也显得很不自然,反正浑身不自在,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我对他的这种状态理解为他默认了我说的是事实。如果是我冤枉了他,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据理力争,反驳我。

他还是不说话,我就不好再继续讽刺了。反正达到了我的目的,也得到了我想要的效果,我便满意地离开了。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萧野又神秘兮兮、气喘吁吁地跑到我身边坐下,似乎又有重要事要告诉我。

我问:“野人,你这是又怎么啦?出什么事了?不要总大惊小怪的,好不好?”

萧野捂着肚子作痛苦状,小声地说:“我的大小姐啊,你是不是去找石骏逸了?你答应我的,不告诉他是我说的。”

我立即反驳道:“我发誓我没有说!不过,我是去找过他。我说的是,听说他周末和一个长发美女去‘时光倒流’吃烛光晚餐,挺会浪漫的。我没有指出是你,我保证!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去找过他了?还有,你怎么被他猜出来是你告诉我的?”

我霎时间,挺佩服我的逻辑思维,此时的我一点都不傻,头脑相当清醒。

萧野继续有气无力地讲着:“刚才下课,我们那伙人去男厕所抽烟,石骏逸就突然变了脸色,大发雷霆,问我们是谁跟黎美夕打的小报告,然后我们都不作声,叶泽炫显然不知道就没说话,然后石骏逸就问我‘你跟黎美夕走得最近,是不是你说的’,我反应有点大,马上说‘不是我不是我’。估计石骏逸看出来了,说‘我就知道是你’,然后,把我的烟打掉了,妈的,还朝我肚子狠狠地踢了几脚,直接把我打跪下了,我就求饶‘我错了我错了’。太不是个东西了,老子跟他兄弟没得做了!”

我觉得非常抱歉,说:“萧野,对不起,我害你跟石骏逸翻脸。不过……兄弟,你太仗义了!可是,你们这群人也太暴力了吧,动不动就打架,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萧野说:“不怪你,是我自己要告诉你的,你个小姑娘被他这样欺负,我实在看不过去了。他个人渣,不要他这种兄弟也罢。对了,好像后来叶泽炫还跟石骏逸说了什么。”

我问:“他们说什么呢?”我急切想知道叶泽炫会不会有什么反应。

萧野说:“我没听清楚。反正说完就散伙了。估计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我说:“哦。”我虽然很失望但又不想被萧野察觉出来。

从那之后,我就真的再也没跟石骏逸说过一句话,被上次的事情这么一闹,我和他真正的形同陌路了,只是还没变成仇人。萧野和石骏逸的关系也破灭了,也没有变成仇家,只是各走各的阳关道和独木桥。

反而,我和萧野兄弟相称,兄弟感情越来越好了。


石骏逸的新女友也出炉了,原来是他们班的一名普通女生。

有时,石骏逸和他的新女友一前一后地去吃晚饭,我还故意从他们中间走过去,然后还很高调地回头喊我的姐妹:“快点,我们吃饭去。”

他的新女友看到我后,都不好意思的姗姗地低下头去了。

我觉得我真是邪恶,干嘛要欺负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这么做有意义吗?

但是,我在做这种无聊的小事时肯定没有考虑那么多,女人通常是感性和嫉妒心强的。我当时心里就想: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你迟早要被石骏逸无情地抛弃!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也没多久,石骏逸和他的新女友果然也分手了。

我坚信,绝对不是因为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