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里茶外

一浔阳人士,生性好烹茶,时日艳阳高照,独坐庭中枇杷树下纳凉,不觉汗乃出,

口渴,捧出茶具、滚水、茶叶。双腿盘膝而坐,闭目养神,一手执鸭毛扇扇热驱蚊,一手置腿上捻一珠子,似好动小儿乱晃不止。

忽一妇闪至树下,揪其耳朵,强扭,似拧黑白电视旋钮。曰:田里,瓜地芳草碧连天,锄不锄?小儿方拉屎,一地屎布,洗不洗?隔壁老三方催还钱,急不急?

对曰:别无选择乎?曰:尔好茶益甚,然活不干可乎,吾随尔十年图甚,一贫如洗,

小儿张嘴欲养乎,乃公母老矣,欲享天年乎?对曰:吾思考人生,悟透之时即解脱之日!吾于梦里闻酒香,饭已过。

妇双脚剁地,吃奶力一并上,狂扭其耳朵,扇子落,珠滚地,身子缩。曰:哼哼,尔饱,一人饱全家不饿乎?三天三夜不准用饭。三天三夜只准吃茶叶当菜。三天三夜只准吃茶叶饭,无菜!对曰:别无选择乎?茶叶饭罢, 便秘数日,后上吐下泄不止,乃惊!曰:灶无米可炊,锅无油可下,儿哭啼不哄,催债还钱,尔不急,茶还剩一二,尔速速接上,信不信,吾抱儿归娘家不回,侬敢乎?跪曰:饶命,饶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学而篇第一 1、1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1、2有子曰...
    鹏哥有声阅读 2,533评论 0 1
  • 我想我还爱她 我答应帮她过生日 我记得她生日是几月几号 却错过了给她祝福 我不懂得看阴历阳历 时间也忘记了 忘记她...
    于我无她阅读 115评论 1 3
  • 前天我行走在雨夜里 湿冷的雨水把我冲刷 成一朵灰色的胖蘑菇 我蹲在紫色的蘑菇边 不言不语 自在欢喜 昨天晴空万里...
    Echoshadow阅读 178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