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考日记(二)

2019年6月2日    星期天    晴

平稳的心态今天被彻底打破了!

下午,女儿一边吃饭一边眉飞色舞地跟我聊着她的男神,她的颜值爆棚又超级傻白甜的男神,每每聊起那个超级傻白甜,女儿总是一脸地崇拜,说将来要找一个像他那样的男友,我常常嘲笑她找个傻白甜过日子谁养谁。儿子骑着他的平衡车在屋里转来转去,想插话,可总找不到机会。过了好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了,儿子在阳台上说:“妈妈,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什么话,你说吧。”我顿了一下,说。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话该不该说呢?最多说我关心姐姐多些,关心他少一些,有些吃醋呗。

“估计姐姐考不上清华。”

儿子虽然声音不大,但字字清晰,字字句句都清楚地传进我和女儿的耳朵里。儿子怎么在这么关键时刻这么需要给姐姐鼓舞士气的时刻说这句话呢?我的脑袋“嗡”地一下子炸开了。我一下子懵了,竟语塞到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道怎样把这个尴尬的场面圆过去。

临近考试,不仅是我敏感,女儿也很敏感,任何一句言语一个行动都可能让她不适应起来。所以,在生活中,我努力地创造一些机会,一些预兆,让她感觉一切顺风顺水,一切的预兆都是朝着成功的方向前进。

可是偏偏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儿子却说了这么一句丧气的话!都说小孩子的嘴巴有毒,难道高考真的会有什么意外吗?我的心嗵嗵直跳!一万个后悔的念头在我心中产生,我为什么要问那句话?为什么?为什么?

可是晚了,一切已经发生了!

再看看女儿,刚才还是满面春风的脸一下子僵硬了起来,食物含在嘴里没有吞咽,筷子停在半空中没有动弹,眼里几乎要涌出眼泪,嘴巴极力想说点什么,但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我知道此刻,唯有的办法是让女儿感觉这仅仅是弟弟一句不合时宜的话而已。

“儿子,如果姐姐考上了呢?如果姐姐考上了清华你怎么办?你敢打赌吗?”我狠狠地盯着儿子,说话的声音虽然也不大,但字字清晰,儿子虽然在阳台,但也听得清清楚楚。我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女儿的表情,一边在心里默念:万事禁忌,小孩儿说话如放屁!

女儿很快放下碗,故作平静地站了一会儿,又快速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妈,我们走吧。”出来的时候,女儿已经背好书包站在门口,脸上明显有泪痕!

一路,我从车后视镜里不断地观察着女儿的表情,女儿没有提这句话,我忐忑的心才稍稍安了一点。

但愿不会影响孩子的心情,我又在心里默默地念了无数遍“万事禁忌,小孩儿说话如放屁”!

晚上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离高考只有一周时间了,这最关键的时刻,父母只是在后方守候,冲锋在前的是孩子,越是临近考试,孩子压力越大,越需要父母的鼓励与信任,好让她的心稍稍安一些,焦虑缓解一些。我知道考上清华只是梦想,但绝不能在这个时候给女儿泼上一盆冷水,即便是梦想,做做梦又如何?人如果连梦都不敢做还能做什么?

可是,儿子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这样说?难道真的有什么预兆吗?我突然变得迷信起来。

越想越害怕,万一女儿实在太在意,影响到高考正常发挥怎么办?清北考不上,考个一般的重点总还是可以吧?万一她情绪失控,连个重点也考不上,十二年的功夫岂不是白费?

从来不失眠的我竟然凌晨两点还没有睡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