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回家过年

文/人鱼海棠

1

岁末,寒冬。好不容易完成手头的工作,我揉揉僵硬的肩颈,窗外已暮色四合。

我骑着电驴,往家的方向前进。两排路灯像整齐的士兵立在路的两旁,一一向后退去。路灯亮如白昼,巨大的灯柱上面挂上了喜庆的大红灯笼,浓浓的年味迎面扑来。

年关将至,很多工厂已陆续放假,城市空了许多,平时车水马龙的柏油马路显得有些冷清。是呀,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大家都盼着难得的团圆的时刻。

约摸半小时后,我回到自家的楼下,抬头看到自家窗户里透出温暖的灯光。房子是暂住的,但终于不再颠沛流离的,有稳定的住所,有爱我的人,这里便是替我遮风避雨的避风港。

曾经和老公秦凯是异地,我在东莞,老公在深圳,孩子则放在老家,成为留守儿童,一家人,三处地方,只有过年才可以一家人团聚。

如今,我的工作辗转到了深圳,孩子也接到了身边上学,婆婆也过来帮带孩子,每天可以和家人在一起,有人和我立黄昏,有人问我粥可温,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

一口气爬上六楼,平缓了一下喘息,门缝里透出灯光,孩子的嘻笑声传出,我调整了一下心情,微笑着,轻轻敲门,咚咚咚。

“孩子,你妈妈回来了,快开门。” 是婆婆的声音。

“妈妈,妈妈,你回来了。” 门被打开,稚嫩的童音闯入耳膜。

两个女儿像蝴蝶一样朝我扑过来,一大一小,一高一矮,脸上红扑扑,粉嘟嘟,俩人抱着我的身子,撅着小嘴向我讨吻。直到我每人亲了一口,她们才心满意足的笑了。

我放下包包和衣服,哈着着冻得发红的手,问婆婆:“妈,今晚做什么好吃的?”

自从婆婆来了深圳,我们下班回来就有热腾腾的饭菜,有营养的汤水,这种日子真好。

“莲藕炒肉片、排骨汤、炒菜心。菜在锅里温着了,我们已经吃过了。” 

婆婆坐在椅子上,揉着膝盖朝我笑了笑,但笑容不达眼底。

一向大大咧咧的婆婆,这是有心事?

2

走进厨房,灶台收拾得很干净整洁,菜在饭锅里温着,还冒着热气。

我盛了一碗米饭,端来饭菜,在饭桌前坐下,夹起一块藕片放进嘴里,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对,婆婆的手艺一向不错,这藕片糊的糊,有的地方还变成了焦糖色,吃起来有浓重的烟熏味。要不是婆婆在这儿,我严重怀疑这菜是不是大宝炒的。

“宝贝,今天有没有听奶奶的话?”   我嘴里咬着有怪味的藕片,不动声色,问正向我献殷勤的大宝。

“有啊,当然听话。” 大宝边帮我揉肩膀,边回答我,显得异常的乖巧。

知女莫若母。孩子平时功课很多,根本没有时间玩,现在放了寒假,她就像刚从笼中飞出的小鸟一般,拼命地呼吸自由的空气,听话才怪了。

“她啊,今天都玩疯了。” 婆婆一下子就戳穿了大宝的小把戏,换来大宝的鬼脸,文静的小宝则在一旁安静地画画。

“宝贝,听奶奶的话就对了,奶奶好像有心事呀。这藕片的味道......” 我扒拉着饭,意有所指。

“对啊,奶奶是有心事,爷爷生病了。” 大宝脱口而出,眨巴着眼睛,“姑姑说,爷爷要开刀呢!”

“妈,是怎么回事?” 我好不容易和着白饭,把藕片吞下了,抬头问婆婆。

“听说是小肠下坠,要开刀,你爸瞒着我们好几天了,以为吃些药就能好。还是孩子姑姑告诉我的。” 婆婆说,“这手术,得在年前做好。”

我心里一酸。难怪婆婆心事重重,把清炒藕片炒成了烟熏藕片。我喝了一口汤,也咸得很。

“妈,那怎么办,我和秦凯还没放假呢。”  我小心地征求婆婆的意见,“要不,你先回去?”

“我走了,两个孩子怎么办?再说了,你们这一天天忙的,下班也不定时,等你们回到家,孩子吃什么,喝什么呀?我可不舍得饿着了我的孙女。”  

既牵挂着独自在老家且生病的公公,又担心自己回老家后没人帮我们照看孩子。婆婆左右为难,一时难以抉择。

3

有人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却注定有人负重前行。

我们老家是农村,来深圳之前,公公婆婆一直在农村生活。婆婆和公公一辈子没分开过,为了我们,老了却要夫妻分居两地。因为,公公不愿意来城里生活,宁愿自己一个人守在家里。

“爸,你来深圳吧,我们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在家。” 我们苦口婆心,恳求公公。

“没个人在家怎么行呢?没点人气。” 公公敲着烟斗说,“你们放心去挣钱,我在家里守着。”

公公的性子很倔,决定了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动。他不愿意,就算来了也不会开心。我们只好作罢。

在村子里,婆婆的人缘极好,从来不会和别人闹红脸。她一向是个乐天派,整天笑呵呵的,一沾床就睡着打呼,好像从来没有烦心事。

深圳节奏快,喧嚣而噪杂,没有友好的邻居,没有乡下清新的空气,也没有天然无公害的蔬菜。为了照顾我们的生活,接送孩子,帮忙做饭,婆婆毅然舍弃了熟悉的环境,

她没有文化,不会说国语,更不认识对门的邻居。白天,我们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只有她自己待在家里。她从刚开始的不适应,到努力地适应着新的环境。

以前,她害怕车来车往。后来,她学会了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穿行,带着孙子过马路;

以前,她只会去商场买菜。后来,她开始去更远些的菜市场买菜,那里菜的种类更多;

以前,她不会讨价还价。后来,她总能买到经济实惠的菜,每天买的菜都不重样;

婆婆学会了跳广场舞,交了可以一起去买菜的新朋友,笑容也多了起来,逐渐适应了这边的生活。只是,她一直不放心独自在家的公公,何况公公生病了。

她的担心不无道理。

公公一个人在老家生活,怎么会好?即使外面再热闹,回到家没一点人气,冷锅冷灶,不动手,连喝的水都没有。这不,婆婆才来深圳一年,公公就出事了。

我知道,婆婆想家,想公公了。我掏出电话,问了公公的情况,然后把电话给了婆婆。

别看婆婆对我们慈眉善目,对公公却总是“凶巴巴”的,婆婆走到阳台上,通话声隐约传来。

“老头子,你吃饭了没有?” 

“叫你别喝酒了,你就是不听,你看,出事了吧!”

“你啊,也老大不小了,还不会照顾自己,不是这个病就是那个病,还让不让人省心了。” 

平时总是笑呵呵的婆婆,嘴上凶巴巴的,眼睛里却挂着泪花,话音刚落,泪水就落了下来。

公公婆婆结婚很早,十七八岁的年纪,一穷二白,年轻时吃了很多的苦。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两位加起来超过一百岁的老人,也是一路吵吵闹闹过来的。

据说,有一次俩人吵架的时候,公公一气之下把装着白米饭的饭锅给扔出了院子,后来肚子实在太饿,又把锅捡回来,继续吃饭。

第二天,公公拿来工具,一点点地把铁锅凹下去的地方给敲平,继续用来做饭。那个锅现在老家还在用着呢。

后来,姑子趁他心情好的时候,偷偷地问过他,为什么还要把锅捡回去,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架要吵,饭也要吃的。”

这些年来,我也常看到老两口拌嘴,一方占理的时候,另一方沉默不语。一有机会,另一方适时还击,轮到另一方沉默,或者报以嘿嘿嘿的傻笑。但他们从没有隔夜仇,刚吵过架,没过一会儿又有说有笑了 。

一柔一刚,你进我退,在人生的大舞台携手前进,这就是两位老人的相处之道吧。

4

正在这里,有人在敲门。不用看也知道,是我老公秦凯回来了。

“老婆,你明天看看能不能请假,我们提前回去。” 老公进门就对我说。

老公的公司还有几天才放假,很明显,公公生病的事,让老公临时改变了主意。

孩子们心思单纯,一听说可以回老家,欢喜之溢于言表,雀跃着欢呼了起来:

“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可以回老家了。”

对于老公的提议,婆婆有些吃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脸上表情明显一松。

她想了想,又迟疑地说:“你们工作忙,就算了吧,要不,还是我先回?”

婆婆说话的时候,眼睛看向我,观察着我的态度,不想我太为难。

“妈,没事,我明天就去公司请假。爸爸的身体要紧。”  

我收拾碗筷,安慰着婆婆,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明天就去公司交接好工作。

老公走过去,抚着婆婆的肩膀,对婆婆说:“妈,我听说爸生病,心里吃了一惊,幸好只是小手术,不然我得悔死了。过了年啊,咱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得让爸一起来深圳了,你说是不是?”

“妈,我也想通了,钱是永远也赚不完的,爸爸的病更重要。有什么比得过一家人在一起呢?我明天就去安排好公司的事务,让员工们提前放假。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他说得动情,眼里竟有了点点泪花。

婆婆听了,也激动地点了点头,这时她才突然想起,手里的电话还没挂呢!

婆婆按了免提键,激动地对电话那边的公公说:“老头子,你听到没有,孩子明天请假,我们后天就回家了,你等着我们啊!”

这时,电话那端传过来了一阵啜泣声。我知道,那是欢喜的泪。

“好,我等着你们回来。” 公公哽咽着说。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有一种爱,叫回家过年。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