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4日 星期一 晴

      今天去上海博物馆参观。按照以前我是不太感兴趣想去了解历史啊,文物啊,文化这些东西的。但是现在我的工作需要和我的孩子需要让我有了这样的动力,想去了解更多这方面的知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准备走到博物馆的时候,只见一个爷爷腿上绑着绷带,拿着个盒子向路人讨钱。他讨到我面前,我看到他的脚出血了,就说给他搽药,他就坐在长凳上,我拿出佑三软膏给他搽了一下。他又问我能不能给他点钱?我问他要多少?他说十块。我给了他十块。他又问能不能再给十块?我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了,但还是去掏了钱包。他又改口说还要二十块。我拿出二十块给他,他说谢谢,阿弥陀佛保佑你。其实我感觉得到自己是不太情愿的,因为他要了又要。后来转念想想这个老人也不容易,那么大把岁数了。就对他说,爷爷,太阳太大,早点回家休息,别太累了。他点点头,一脸无奈,又把后背的衣服捞起来给我看,整个背部都是缝过针的旧伤疤,说他打工时被摔伤的,现在又得了糖尿病,他那又黑又肿的两条脚我是看到了的。我安慰了他几句就走了。后来想想,自己的心还是不够纯净的,有居高临下的态度,也有不耐烦,也怀疑他是骗子。在参观过程中我还想起他,其实骗子不骗子已经不重要了,我更多想到的是我对待一个生命的态度,是否有足够多的尊重和理解。中午十二点多参观下来还看到他在乞讨,他没有看到我,我也绕开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然后和小晰爸爸买了根上海雪条大口吃了起来。小晰爸爸说吃着这雪条想起了小时候对雪条无比渴望的童年,我们又回到了童年的话题。上海太热了,知了从五点钟天亮就开始叫,此时我们一边听着上海知了的叫声,一边吃着童年的雪条享受着夏天的炎热。小晰爸说,这知了辛苦了,从早上一直叫到晚上。我说这是它们的工作,它们的工作只有一个夏天,还是要抓紧时间努力工作啊。是的,上海靠近东边,太阳升得早,人们也起得早,干活干得早,这个城市的繁荣也许和这些早起勤奋工作的人们有关系吧。就如我的朋友这几天刚好很忙,接了很多活,早上九点上班,晚上十点才下班回来,暂时没有时间陪我玩了。他和知了一样吧,努力工作在夏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