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W3B】伊文与胃

1字数 1253阅读 350

伊文与胃来了。

伊文与胃站在湖边,他们相互敬了一个礼。伊文说胃的生日在十月十一,胃说伊文的生日在十月十二。

伊文蹲下用手指在湖边捞起一捧水,洒在胃上。胃也想捞,但是没有手,便作罢了。

胃讽刺地嘎嘎直笑。

“我说伊文,你都和我来了,不给我解释一点什么吗?为什么我会充满了重金属?你让我如何吞咽?”胃把自己露给伊文看。

伊文抱歉地摸摸圆滚滚的胃: “这是为了让你尽早适应。”

“适应什么?适应吞咽机器人,还是湖里的脏水?”

伊文看着毫无涟漪的湖面:“明明是干净整洁的湖面呀!”

胃蠕动着自己,打了个哆嗦。“干净整洁?我想把我的胃酸泼你脸上。”说着便挤出一点胃酸朝地上一洒。胃酸的强腐蚀性让伊文和胃的面前出现一个大坑。

胃高傲地昂起脑袋。


伊文看着胃,说:“你这些年也是辛苦了。”

“那是当然,我帮你消化了多少东西。现在还要帮你消化这堆金属。”

“金属你怕是消化不了。”伊文态度还是特别好。

“唉,我也没有料到,你在我身体里放了个如此奇怪的东西。我尽力了。”高傲的胃竟破天荒地有些惭愧。

“胃,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我可怎么活?”

“那你只能输液,流质营养液。”

“嗯。现在那个金属的东西怎么样了?”

“好像还是很难消化的样子。糟糕,怎么越来越大了。”


伊文还是好脾气地劝道:“别着急,慢慢来。”

伊文看着那个大坑,对胃说:“你有没有一刻,哪怕是一刻,觉得我不好,想要用你的胃酸将我泼死?”

“怎么会,我只是开个玩笑,伊文,我与你相处这么多年,我何尝伤害过你。”胃努力地蠕动着。

“我曾经……”伊文有些难以启齿:“我曾经想过撑死你。”

“那我不是也挺过来了吗?我多强。当初你吃了那么多榴莲,我不是也就痛了你一晚上。”

伊文犹记得那年的夏日,或许多年后都无法忘记,他赶上地球上最后一批榴莲成熟的日子。他像饕餮一样,不断地吃,直到昏了过去。

“是啊是啊,胃,你看这片湖,这可能是地球上最后一片湖了。”

胃看着伊文:“没关系,伊文,你看这片天,这可能也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白昼了。”

“是啊是啊,该怎么办呢?该怎么办呢?……”伊文不像是在对胃说话,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伊文坐下了,胃鼓鼓地,靠在他身边。他们虔诚地看着最后一次的落日。

“我好像……有些……撑不住了,这东西越来越大了。”

伊文歉意地看着胃,伸手帮它揉了揉。没想到却越来越大。

“伊文,帮我,伊文,救我!”胃惊恐大叫。

伊文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手套:“别急,放松。”

胃听话地放松,把自己曝露在伊文面前。

伊文用手套伸进胃里,想取出那块金属,金属却已经撑成了胃的形状。他费了半天劲儿,终于像剥皮一样,把胃和金属剥离开。

胃奄奄一息,看着伊文拿着金属,用湖里的水清洗金属。胃又打了个哆嗦,胃状的金属闪闪发亮。

“伊文……你在干什么?”

“胃,这些年,辛苦你了。”

“什么?”

伊文把胃踹进湖里,将金属的胃安进自己的身体。望了望平静的湖面,又望了望末日的白昼,头也不回地走了。

“胃,对不起,我要走了。你没有办法适应没有日出的黄昏,被化学污染的水,和今后一直会频繁出现的金属。”


胃在被踹进湖里的时候,绝望大于身体的萎缩。

因为它发现周围,全是死去的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