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夏花 夏之微 冷君昊

96
怪咖帅不帅
2017.12.19 16:22 字数 10780

第1章 我怀了你的孩子

夜!狂风骤雨,肆意无边。

夏之微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已经一个小时,寒冷早已侵蚀了她的五脏六腑。

“夏之微,你胆敢伤害婉彤,她要是有什么事,我要你拿命偿还.”

安静的房子里,夏之微的耳边还不时回荡着冷君昊抱着莫婉彤离开前绝冷的声音,阴鸷嗜血的眸子让她如坠冰窟。

“我没有做,我没有做……”夏之微像被人抽掉灵魂,一直不停的呢喃。

刚刚的一幕跟电影画面一样在夏之微的脑海里一帧一帧慢动作回放。

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她知道怀上了冷君昊孩子的后,曾经的闺蜜莫婉彤也怀孕了,还带着医院的检测报告上门挑衅。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莫婉彤喝了桌上了一杯水竟然突然倒地,痛苦的捂住肚子指责她的罪行。

而这一幕刚好被回家的冷君昊看到,冷酷的样子似乎要将她一刀一刀无情的屠戮。

三年,她嫁给冷君昊三年了,从来得不到他的待见,如今成功怀上他的孩子,本想借此改善两人的关系。

可每次的见面他都对她不屑一顾,让她想说却没有勇气说出口。

夏之微还未从刚刚的惊恐中缓过神来,门就被无情的踹开,砰的一声巨响让她的身体跟着不自觉的发抖。

冷君昊凛冽如刀的目光死死盯着夏之微,毫无温度的犀利瞳孔是写满了对她的厌恶和憎恨。

他大步走到她身边,将她粗鲁的从地上提起来,低沉如地狱魔鬼的声音向夏之微劈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给婉彤下毒,害她流产.”

轰……夏之微的脑子一瞬间短路。

下毒?流产?她还未来的及思考究竟是怎么回事,冷君昊又无情的将她推倒在地上,她的头磕到茶几边上,鲜血四溢。

一股锥心的痛从她的额头蔓延至全身,而冷君昊无视这一切,冰冷的周身笼罩了一股肃杀之气,“我说过,婉彤要是有什么事,我绕不了你.”

“不是我,我什么也没做过.”

夏之微试图跟暴怒的冷君昊解释,无助的双眼氤氲了一层薄雾。

“你在婉彤水里下毒,还想抵赖,你怎么这么狠,当初为了嫁给我不择手段,现在竟然变本加厉,连下毒都使的出来.”

冷君昊已经完全因愤怒而发狂,手上的力度加大了几分,夏之微几乎能听到手臂碎裂的声音。

“君昊,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过,都是莫婉彤,是她自己使的手段.”

啪!一阵火辣辣的痛灼烧了夏之微整个脸颊,她怎么也没想到冷君昊会打她,虽然三年来他很少回家,也待她冷淡如冰,但从未打过她。

如今为了一个小三,竟无情到这种地步。

冷君昊此刻就是一个发狂的狮子,冷漠的将夏之微拽到二楼的卧房,重重的将她甩到床上,然后俯身而上。

“你……你要干什么?”

夏之微惊恐。

“干什么?你不是想方设法嫁给我吗,我让你体会一下嫁给我的“好处”.”

说完冷君昊将她的衣服粗鲁的撕碎,整个表情嗜血到可怕。

“君昊,不要……”“不要?哼,少在我面前装清高,你处心积虑的害婉彤不就是为了得到我吗,我成全你.”

夏之微整个身体完全赤裸,一股凉意侵袭而来,让她慌乱的捂住身体,颤抖的说道,“君昊,住手,我怀孕了,怀了你的孩子.”

第2章 扮演了一个笑话

冷君昊在听到夏之微怀孕的那一刻身体紧绷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也停顿了几秒,旋即又变的更加冷冽。

“这个孩子怎么怀上的不用我提醒你,赶快打掉.”

绝情的话从冷君昊口中说出,刺的夏之微心在滴血,一颗灼热的心也慢慢变的冷却。

“那可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这般狠心.”

夏之微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她爱了六年的人竟然会残忍冷酷到这种地步,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要。

“我不会允许我的孩子从你的肚子里面生出来,有你这么恶毒的母亲,他生下来也是一种悲哀,你不打是吧,我帮你.”

“啊……”冷君昊一个挺身,无情的贯穿她的身体,每挺动一下都是要了她命的狠厉,更是要了她孩子命的决绝。

痛,撕裂,刀绞,抽打……火辣辣的痛一直沿着腿间贯穿到心脏,疼的夏之微快要窒息。

“君昊,不要,我求求你,放了我们的孩子.”

夏之微哭着呐喊着,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大,她感觉孩子快要从自己肚子里消失般。

冷君昊狠狠的扼住夏之微的下巴,冰冷的说道,“你害婉彤丢了孩子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也别在我面前装可怜,夏之微,这是你作为冷太太该承受的一切.”

冷君昊的动作变的更加粗鲁,将夏之微浑身的骨头都快弄的断裂,更将她的灵魂也折磨的支离破碎。

“君昊,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的话,我没有害莫婉彤.”

夏之微用仅存的意识嘶吼着。

“爱?就凭你也配说爱,利用你爷爷的关系嫁给我,逼走婉彤,又灌醉我爬上我的床,如果这都叫爱的话,夏之微,你的爱真够贱的.”

夏之微很想跟他解释,她当初也不知道被谁灌醉放到床上,醒来就已经和他赤裸相对了,可是冷君昊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一下又一下毫不怜惜的将她身体撕碎。

良久,实施完暴行的冷君昊从夏之微身上起来,厌恶道,“这只是刚开始,婉彤的痛我会一点一点从你身上讨回,偿还给她.”

丢下这句狠厉决绝的话冷君昊消失在了这座冰凉的房子里,独留夏之微一脸苍白。

夏之微将整个身子蜷缩起来,眼泪早已打湿了枕巾,她当初的义无反顾如今看来却是这般可笑。

夏之微的思绪飘散到六年前,那时冷君昊还不是冷氏集团总裁,他只是学校里才华横溢的风雨人物,而她从第一眼见到冷君昊时,一颗心就丢了,深深的痴迷。

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躲在一边偷偷的画冷君昊,将他的一点一滴嵌入进她的画里,镌刻着专属于她一个人的浪漫。

后来毕业没有再没有见过冷君昊,夏之微以为这辈子再也不可能和他有任何交集,没想到她的爷爷跟冷君昊的爷爷是战友,有了这个关系夏之微成了冷君昊的妻。

也是从那时起,夏之微才发现冷君昊爱的人是闺蜜莫婉彤,对她对这段婚姻更是恨之入骨。

终究这场婚姻是一个错误的开始,夏之微这三年来不过是扮演了一个笑话,冷太太的身份更是形同虚设。

她也不知道怎么睡着的,只知道这一夜噩梦缠身,疲软不堪。

第3章 休想我签字离婚

翌日,夏之微捂着剧痛的头准备下楼喝点水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欣喜若狂,以为是冷君昊回来了,兴冲冲的去开门却发现门口站了两个警察。

“夏小姐,我们接到一起报案,说你蓄意伤害莫婉彤莫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

夏之微完全弄不明白,她什么时候蓄意伤害莫婉彤了,随即想到昨晚冷君昊说的在莫婉彤水里下毒的事,立刻明白了几分。

掩饰住自己紧张的心情,强装镇定的问到,“警察先生,你们弄错了吧,我并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莫小姐的事.”

“请先跟我们回警局调查,如果没有我们会还你一个清白.”

警察公事公办的说道。

夏之微一脸惨白,长这么大以来她还从来没去过警局,如今却要背个莫须有的罪名去接受调查。

无助,彷徨,害怕……到了警局后警察并没有马上提审夏之微,她等在那里如坐针毡,刚被抓来的几个混混正色眯眯的看着她,让她害怕的情绪更增添了几分。

半个小时后夏之微被一名年轻的警察带到审讯室,面对警察问及下毒事件,夏之微极力的否认,“我没有下毒,那杯水是佣人拿给她喝的.”

“可是你们家佣人却指认你下毒,水杯上的指纹并不是佣人的,而是你的,请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警察拿出证据。

夏之微不可置信,张妈竟然指认她下毒,还留下了她的指纹,难道是莫婉彤买通了张妈故意做了一出苦肉计吗?想到这里夏之微遍体生寒,感觉有一个巨大的深渊等着自己往下跳。

“还有,从你房间搜出的药丸跟莫小姐水里的药是属于同一种.”

警察又甩出另一大证据。

夏之微像被一道天雷给劈的失去了三魂气魄,不断呢喃,“不可能,不可能,我房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药,这个不是我的.”

“既然夏小姐给不了解释,那我们只好暂时将你拘留,你可以联系律师来替你辩证.”

夏之微是怎么被带到拘留室的她并不知道,只感觉从心底钻出来的冷意将整个身体都冻的僵硬住。

她此刻迫切的想要见冷君昊,即使他待她那样冷淡,她也想见他,只要见到他,她就不会那么无助。

可是满载着希望和期许的夏之微,等来的却是冷君昊的律师拿着离婚协议书过来,一颗滚烫的心被无情的丢弃践踏,凉了半截。

“夏小姐,我代表冷先生过来跟你谈一下离婚的相关事宜,冷先生说了,价钱任由你开,只要你签字.”

凉薄的话像利剑一样直接刺到夏之微的心里,痛的无法呼吸。

她没想到冷君昊是这样冷血的一个人,知道她被带来警察局不是来救她,而是要跟她......离婚。

可即便是这样,他连亲自来一下都不屑,他就这么讨厌她吗?连这种事情都要委托律师来谈判,夏之微因为冷君昊的态度,心情跌入谷底。

“他为什么不来?”

夏之微冷冷的问道。

“冷先生有要紧事要处理,他说了,只要你今天签字,你可以立刻从这里出去.”

呵……要紧事,他的要紧事无非就是陪在莫婉彤身边,三年了,冷君昊将温柔给了莫婉彤,将冷漠给了夏之微。

夏之微以为只要能做冷君昊的妻子,留在他的身边,她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她的爱卑微低下到这种地步,却换不来他一个温柔的眼神,如今还要为了莫婉彤跟她离婚。

夏之微感觉自己的世界轰然倒塌了一样,心也被一把铁钳给夹碎了。

冷笑了一下,夏之微抬起坚定的眸子,望着对面的律师,冷漠的说道,“你回去告诉冷君昊,他不亲自来的话,休想我在这个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第4章 你不配做我的妻子

 

律师莫可奈何,鄙夷的看了一眼夏之微就愤愤的离开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这份等待的煎熬已经快将夏之微给吞噬了,瑟瑟发抖的身体是掩饰不住的害怕。

终于期待的那个人出现了,冷君昊剑眉深锁,矍铄的眸子释放出来的光比寒冬腊月的雪还要冷,薄唇冷削,整个人黑沉的可怕。

他十分不悦的将离婚协议书甩到夏之微面前,冷冷的命令道,“签字.”

夏之微不断的摇头,倔强的眼泪在眼圈里打了无数个圈就是不肯流下,她能听到自己完全心碎的声音。

冷君昊竟然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婚,就连一秒钟的关心都不屑挪给她,哪怕她此刻深陷囫囵。

“我没有耐心再说第二遍,赶紧签字,否则你一分钱都得不到.”

薄冷的声音写满了不耐烦。

“我不离婚,我不要你的钱.”

夏之微痛苦的嘶喊着。

“你不要我的钱?夏之微,你别在我面前装清高,你当初跟我结婚不就是看上我家的钱吗?”

“不是的,我当初是因为爱你,君昊,我是你的妻子,你为什么从来不肯相信我.”

夏之微抵死辩解。

“你只是冷太太,不是我的妻子,因为你不配,我的妻子只能是婉彤.”

冷君昊冰冷的话像一块最坚硬的石头重重的敲打在夏之微的头上,瞬间头破血流。

原来她不过是嫁给了一个身份,而冷君昊的意思也很明白,她永远不可能得到他的心。

“五千万,只要你离婚,这个钱会划到你的账户.”

绝情到毫无温度的话划破夏之微的耳膜,钻进心脏,疼的她捂住胸口。

目光瞥见小腹,夏之微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悲悯的祈求着,“君昊,求求你,不要离婚,看在我们孩子的份上别离婚好吗?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冷君昊听到孩子这个词,整个表情更加阴鸷恐怖,温度比刚刚低了八度,“我说过,这个孩子不能留,既然昨天没有打掉,签完字,立刻安排流产手术,再给你一千万.”

夏之微感觉像有一把锋利的刀刺开她的胸膛,然后将柔软的心脏拿出来狠狠揉捏一番,疼入骨髓。

“君昊,我说过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你.”

夏之微还是不死心,她爱了他六年,六年的感情岂能说放就能放的。

“痴心妄想,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我劝你最好按我说的做,你没有第二种选择.”

说完冷君昊毫不留恋的绝尘而去,似乎跟夏之微多说一句话都无比的厌恶。

看着那样绝情的背影,眼泪终于在这一刻决堤,夏之微抱住整个身体涩涩发抖,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已经在悄然崩塌。

晚上夏之微还沉浸在悲伤之中,一个警察过来要将她从这间拘留室转到另一间拘留室。

夏之微像个木偶一样任凭警察带着走,直到被关进新的拘留室后夏之微才发现不对劲。

她瞬间背后发凉,寒毛耸立。

拘留室里还有三个男人,是上午刚被抓进来的那几个混混。

“警察同志,你们搞错了吧,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夏之微对着还没走远的警察大声呼喊,她不要跟这个几个混混关在一起,几人凶神恶煞的表情实在太恐怖。

第5章 监狱被欺凌

 

“你以为这是你家啊,想在哪里就在哪里,给我老实呆着,再叫我就打烂你的嘴.”

夏之微被恐吓的不敢再说话,绝望的表情夹杂着恐慌,她转过身看着几人眼里狡黠和饿狼捕食的光,浑身一阵颤栗。

“这个小妞长的还不错,哥几个……”一个黄发男子给其他两人示意了一个眼色,痞痞的样子令人作呕。

夏之微靠在一个角落里,害怕的看着三个男子,她在心里祈祷着这一夜能相安无事。

“美女叫什么名字.”

另一个黑发男人走进夏之微的身边,用手指在夏之微细嫩的脸蛋上划过,然后又放在嘴里吸允,恶心的令人发指。

“别碰我,臭流氓.”

夏之微用手狠狠的擦了一下刚被摸过的脸颊,身上的鸡皮疙瘩扑簌簌往下掉。

“喲!性子还挺烈,不过哥哥我喜欢,哈哈……”几个邪恶的狂笑着,一步一步朝着夏之微逼进,色眯眯的眼神里似乎要将夏之微给吞噬。

“你……你们别乱来,别忘了,这里是警局.”

“警局又怎么样,老子还从来都没怕过警察,再说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就从了哥哥们吧.”

说完几人就拦住想要逃跑的夏之微,撕扯着她的衣服。

“啊……你们别碰我.”

“我们会很温柔的,一定让你爽的不能再爽.”

其中一个男人解开了皮带,夏之微整个瞳孔都被恐惧所填满,一双手抓着门把手奋力的想要拉开门逃出去,撕心裂肺的呐喊,“救命啊,救命啊……”“你尽管喊,喊破了嗓子也没人来,你叫的越大声,哥哥们就越兴奋,哈哈哈.”

几人的淫笑声更加猖狂,粗鲁的将夏之微从门边往里拽。

夏之微死命的抓紧门把手,整个身体被一股拉力往后拽,她都能感觉到身体即将被据成两半的撕裂疼痛,可是这些疼痛远比不上心里的那份恐慌。

“宝贝,别挣扎了,乖乖享受吧.”

“你们敢动我一下试试,我的老公是冷君昊,冷氏集团总裁,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夏之微搬出冷君昊的名头,冷君昊可是岩城的风云人物,跺一跺脚就能让股市抖三抖的人,这些人应该会忌惮几分。

“我管他什么冷君昊,热君昊,老子想动的女人谁特么都管不了.”

黄发男子一张油腻的脸贴近夏之微,想要轻薄她。

啪!夏之微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甩出了一巴掌,大骂到,“臭流氓,离我远一点.”

“妈的,给脸不要脸,兄弟们,给点颜色她瞧瞧.”

黄发男子双眼变的嗜血阴森。

碰!撕拉!夏之微被推倒在地,上衣已经完全被撕碎,一股凉意渗透进来,让她跌入到冰天雪地的寒冷。

“我求求你们放了我,我还怀着孩子,我给你钱,你要多少?”

夏之微匍匐在地上,护着肚子,痛苦的祈求着。

“刚刚不是挺烈的吗?现在怎么就软了,老子不缺钱,就缺女人.”

说完几人搬过夏之微的身体对着她的肚子狠狠用力的一踹,嘴上骂骂咧咧道,“叫你刚刚打老子.”

“啊……”夏之微感觉肚子如刀绞一般的疼痛,一股热浪从腿间流了出去,猩红的鲜血弥漫了整个地板。

“大哥,这是怎……怎么回……回事.”

其中一个胆小的男人结结巴巴的说着。

“快,救救……救救我的孩子.”

害怕已经充斥了夏之微的整个意识,她似乎都能看到她还未出生的孩子正在向她挥手告别。

夏之微拖着虚弱的身子向前爬,鲜血顺着她的身体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路,苍白凄凉,刺目惊心。

她努力的抓住黄发男人的裤脚,眼里蕴含了巨大的痛苦,断断续续的昂求道。

“快……快叫救护车,求你了.”

“大哥,你看,流了这么多血,现在怎么办.”

“妈的,真是晦气,那人只是让我们把她给强奸了,要真闹出人命我们可不敢,快叫人.”

第6章 她的孩子……死了

 

当警察听到叫唤声跑过来时,夏之微因为疼痛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眼角挂着两行眼泪,清冷而绝望。

“快叫救护车,快通知冷总.”

几个警察有些慌乱,夏之微好歹也是冷太太,如果冷君昊怪罪下来他们要吃不了兜着走。

而正在医院陪着莫婉彤的冷君昊听到夏之微出事以后眉头紧锁,心底似乎被一个巨大的石头压着有些喘不过气。

不过下一秒他在心里告诫自己都是那个女人罪有应得,不值得同情。

夏之微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她慌乱的抚摸自己的小腹,这一摸,不好的预感升腾起来。

因为她完全感受不到她的孩子了……“医生,医生……”夏之微嘶喊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医生,你告诉我,我的孩子没事吧!”

医生无奈的摇摇头,这一动作刺的夏之微睁大了瞳孔,脸色苍白如纸,她的孩子真的……死了。

如坠冰窟,天崩地裂!“冷总.”

医生见冷君昊进来,礼貌的打了一个招呼便出去了。

冷君昊看着病床上痛苦失魂的夏之微,心在那么一瞬间被轻轻的拨弄了一下,有些疼痛,不过也是转瞬即逝的,立刻又变的薄情冷漠。

如刀似剑。

“君昊,你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们的孩子还在,他还在.”

夏之微抓住冷君昊的袖口拼命的摇晃,期许的眸子浮动流光,希望冷君昊能给她想要的答案。

“这个孩子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现在没有了最好.”

这话如晴天霹雳,将夏之微劈的灵魂都丢了。

“离婚吧,我会补偿你一切,房子,车子,股份,你随便提.”

“那也是你的孩子,冷君昊你怎么这么狠心.”

夏之微紧紧的抓住被角,指甲都嵌进肉里,对冷君昊的爱也因为痛失孩子的那一刻慢慢转为恨意。

“你下毒害婉彤的时候怎么没说自己狠心,夏之微,别在总我面前摆出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我恨透了这样子的你.”

冷君昊冰冷的目光锁住她的视线,一刀一刀凌迟着她。

“我没下毒,我的孩子才是她害死的,冷君昊,你想离婚不就是为了娶莫婉彤吗?我不会如你的愿,也不会让莫婉彤得到冷太太的身份.”

冷君昊咬牙,粗鲁的捏住夏之微的喉咙,黑眸顿时寒意袭人,“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冷君昊,我爱了你六年,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薄情残酷.”

夏之微闭紧双眼,痛苦笼罩了她整个身体。

“当初你让爷爷逼走婉彤,害她自杀的时候你就能想到今天,我对你永远只有恨没有爱,当初娶你也是为了折磨你,为婉彤报仇.”

冷君昊字字诛心,刺的夏之微心一紧,原来他娶她不过是为了折磨她,她当初还满心欢喜的以为他也喜欢她,真是太天真了。

“你不签字离婚我自有办法让你离婚,夏之微,我们等着瞧.”

冷君昊厌恶的放开她,迈开大长腿毫不留恋的甩门出去。

躺在病床上的夏之微一直用双手捂住肚子,任凭眼泪决堤,她不仅在哀叹她已经消失的孩子,更是哀叹她这段心酸的婚姻。

三年的婚姻生活就如行尸走肉,耗尽了她所有的青春和憧憬,如今还赔上了孩子的性命,这是对夏之微最大的惩罚。

因为太过悲伤,夏之微晕了过去,醒来时病房内的一个不速之客立刻让夏之微从床上弹跳起来,双眸淬满了火焰。

第7章 苦肉计

 

“莫婉彤,你害我坐牢致流产,我要杀了你.”

“别忘了,你还是个下毒的罪犯,怎么,现在又要当个杀人犯吗?”

莫婉彤得意的昂起头,无比尖酸的嘲讽着夏之微。

“你胡说,根本就是你陷害的.”

“没错,就是我陷害你的,那又怎么样,其实我根本就没怀孕,张妈也是我买通的,我让她把药放入你的房间,怎么样,坐牢的滋味好受吧.”

莫婉彤轻描淡写,但字里行间却是阴险无比,夏之微的瞳孔越张越大,整个人抑制不住的发抖,嘴唇都快被咬破也感受不到丝毫疼痛。

她是一直知道莫婉彤手段多,却不曾想她会这般恶毒,恶毒到令人生寒。

“你卑鄙,我要告诉君昊,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你觉得君昊是信你还是信我,别忘了他爱的人一直是我,要不是你从中作梗我早就是冷太太了,这是你欠我的,你早就该还了.”

莫婉彤双眸盛满了冷意,阴险狡黠。

“我当初根本就不知道你们在一起,要是知道我不会嫁给君昊.”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夏之微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你躲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所以我也要夺走你的一切,包扣你肚子里面的……”夏之微整个身体瞬间僵硬,血液倒流进大脑凝结成冰针,细碎的冰针直接将脑神经给刺断,连思考都是疼的。

难道警局的那些流氓不是偶然,是她安排的?“我……我的孩子是你害……死的?莫婉彤有什么事你冲我来,为什么要牵连我无辜的孩子.”

夏之微近乎咆哮,双眼猩红,她不敢相信莫婉彤阴险到连她的孩子都不放过。

“我怎么可能让你有赢回君昊的筹码,为了除掉他我可是糟了很大的罪,你知道洗胃有多痛苦吗?不过能让君昊恨你,这一切都值了,哈哈……”莫婉彤邪肆狂笑,流露出无尽的算计和得意,夏之微的怒火已经喷井,她要替她的孩子报仇。

“莫婉彤,我要杀了你.”

夏之微准备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杯,却被莫婉彤抢先一步拿在手上,然后目露狡光,嘴角划过一个阴冷的笑容。

哐当!莫婉彤将杯子磕在自己的头上,血液瞬间随着她的头部蔓延到脸上,噙着她阴冷的笑容煞是血腥恐怖。

夏之微完全懵了,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莫婉彤如此诡异的行为。

砰!夏之微还在震惊却被一个身影重重的推到在地,手掌覆盖上那些玻璃碎渣,嵌进她的肉里,疼的抽搐。

“夏之微,你胆敢再次伤害婉彤,我看你是活腻了.”

冷君昊深海一样无法测度的重眸蕴含了滔天的怒火,有种想将夏之微烧为灰烬的冲动。

“我没有,君昊,是她自己……”夏之微还没说完就被莫婉彤给打断,“君昊,你不要怪微微,要怪就怪我,我不该告诉她夏爷爷病倒快不行的事情,害她没有控制住情绪.”

娇弱无辜的模样让冷君昊一阵怜惜,可夏之微却完全被另一件事情牵动了所有的心绪。

“君昊,你快告诉我,我爷爷到底怎么样了?”

夏之微顾不得手上的疼痛,强忍着剧痛站起来紧紧的抓住冷君昊的胳膊,手掌的血液片刻就染红了他的衣袖。

“滚开!”

冷君昊厌恶的甩开夏之微的手臂,抱着莫婉彤消失在病房。

夏之微脸色苍白,连嘴唇都白的吓人,爷爷本来身体就不好,如今病倒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顾不得身体的伤痛,夏之微一个健步冲到门口。

她已经没有孩子了,不能再失去爷爷这个唯一的亲人。

第8章 爷爷的诉求

 

可是刚到门口就被两个人制止了,“夏小姐,你现在还属于拘留阶段,不可以随意出入,除非有人来做担保.”

“求求你们,我爷爷病了,我去看完了一定回来.”

夏之微恳求着。

“对不起,没有人担保你不能出去.”

公式化的回答冰冷到绝情,也让夏之微如热锅上的蚂蚁,焦虑不安。

夏之微在病房来回踱着步,眼下冷君昊肯定不可能担保,好友陆雪琪也出国旅行了,她现在唯一想到的人就是大学学长萧航。

跟门口的两人借了电话,跟萧航简短的说明了一些情况,一个小时后萧航带着警局的文件来到病房。

“微微,你没事吧?”

萧航一见到那个往日美丽优雅的夏之微,现在却如此这般憔悴虚弱,心狠狠的一沉,感觉像被人重重的捏住心脏,碎裂开来。

“萧航哥,我没事,我爷爷病了,麻烦你带我去看看.”

夏之微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死命的抓住萧航的手臂,她全然忘记了手掌的血液还在肆意流淌不肯停歇。

萧航看到夏之微的手掌受了伤,心疼的拿起来,“微微,你受伤了,我带你去包扎.”

夏之微却不顾得这些,如今爷爷的病情才是她最担心的,可是萧航却坚持,否则不给她做担保。

夏之微无奈,而且这个样子也会让爷爷担心,包扎一下也好,所以只好先被萧航带着去了急诊室。

包扎的时候疼痛还是席卷了夏之微所有的感官,疼的汗流浃背,但她却不肯发出一句痛苦的呻吟。

而在一旁的萧航则是眉头紧拧,心痛的快要无法呼吸,她这般倔强,他该拿她怎么办。

他紧紧的握住夏之微的右手,传递一些力量给她,他默默的喜欢了她五年,多么希望能替她受累。

他们不知,这一幕正好被经过的冷君昊看在眼里,他的浑身上下席卷了冷冽之气,心里腹诽道,女人,你的手段真多。

包扎好之后,在萧航的陪同下,夏之微来到了中心医院,找到了一直跟爷爷看病的主治医生,慌乱的问到,“刘医生,我爷爷怎么样了?”

“夏老爷子情况不是很好,不能再受刺激了,你进去的时候说一些高兴的事情.”

眼泪再次决堤,但立刻又被她收住了,她知道爷爷如果看到她伤心的样子肯定会难过,她不能哭。

进了病房,爷爷正虚弱的躺在那里,见夏之微过来,强撑着身体起来,“微微.”

夏之微三步并作两步的过去让爷爷重新躺下,“爷爷,我来看你了,医生说你会马上好起来的.”

“微微,你怎么被警察抓走了,现在没事了吗?”

“我没事,爷爷,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那就好,那就好,你跟君昊也没事吧,我怎么听说他要和你离婚,微微,你不能离婚,你离婚了,我走后谁照顾你啊!”

爷爷抬起手颤抖的抚摸夏之微的头发,宠溺又心疼,夏之微抑制不住悲伤,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又被她迅速擦拭掉。

夏之微每次跟爷爷说的都是冷君昊的好,所以爷爷对他们夫妻的关系并不知情,还一直以为孙女过的很好,如今听说孙女要离婚,急火攻心,病倒了。

“我不会离婚的,爷爷,你放心,那些都是谣言.”

“好,好,君昊呢,我想见见他.”

爷爷此刻目光如炬,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精神突然变的矍铄。

夏之微点点头,答应让冷君昊来见她,她心里明白爷爷的日子并不多了,对他的任何诉求她都会无条件满足。

第9章 离婚

 

夏之微出了病房向萧航借了手机便拨出了那个熟悉到刻进骨血的号吗。

良久,电话接通了,那头低沉魅惑的男音传入耳膜,“喂?”

“君昊,你能不能来中心医院,爷爷想见你.”

“不见……”冷君昊冷漠的说完就准备挂断电话,夏之微紧张的惊呼道,“君昊,爷爷快不行了,我求你来见见他.”

“夏之微,你两次害了婉彤我还没找你算账,你还想我去见你爷爷,妄想.”

冷君昊的话携带了强大的冰霜,将夏之微的耳膜都冻的僵硬住。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过来?”

夏之微的左手握住手机,因为愤怒,加重了力道,本来包扎好的伤口此刻再次崩血,侵染了雪白的纱布。

“很简单,签字离婚,我就过去.”

冷君昊轻描淡写,却像是沾染了一根根毒针,让夏之微面色铁青,他终究还是想尽办法要离婚。

夏之微闭上眼睛,感觉耗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那句话。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不要跟爷爷说我们离婚的事情.”

“好,民政局见.”

打完电话,萧航见夏之微整个人像被抽去了灵魂,心疼不已,还没问明原因,夏之微就说有事要离开,并且坚持一个人去。

半个小时后夏之微等在民政局外面,寒冷的风划过她的脸颊,一如她此刻的心情,冰天雪地般的苍凉。

冷君昊从车上下来,经过夏之微旁边,径直的朝着民政局走过去,自始至终都没拿正眼看过夏之微。

咚!咚!两个章子下去,离婚已成铁锤,冷君昊淡漠的拿过自己的那个本子放入口袋,真的离婚了,他并没有想象的那份开心,反而心里多了一份惆怅和落寞。

冷君昊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心情,摇了摇头,拿了一张支票丢给夏之微,“要多少钱你自己填.”

夏之微接过来撕掉,然后洒向空中被风吹散,就如她的爱情和婚姻消散的无处可寻,“我不要你一分钱,现在可以跟我去医院看我爷爷了吗?”

“我有事,两个小时后再过去.”

冷君昊看到夏之微将支票撕碎的那一刻,有些烦躁,好像自己的心被无情的丢弃了一般,所以他不想现在就跟她共处,他怕他今天这种不该有的情绪会更加浓烈。

夏之微没有说话,转头就走,心早已经冰凉一片。

她心里明白冷君昊无非就是想将离婚的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告诉莫婉彤。

终究她还是败给了莫婉彤,败的一塌糊涂。

来到医院,萧航还没离开,夏之微理了理悲伤的情绪,微笑着朝着萧航走过去。

“萧航哥,今天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忙吧,这里我来就好.”

“我看你整个人憔悴的很,还是我来照顾,你休息一下.”

萧航心疼的看着一脸苍白的夏之微,有几次都想将瘦弱的她揽入怀的冲动。

“不用了,今天已经够麻烦你了,再说爷爷的日子……”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夏之微眼眶泛红,声音哽咽,萧航明白,便没有再坚持,安慰了她几句就离开了。

夏之微看了看时间,冷君昊一时半会还来不了,她这几天恐怕要在医院陪护,想着先回家收拾几件换洗的衣服。

回到别墅,夏之微感觉这栋房子有着前所未有的冰凉,冷的透彻心扉。

她用了三年的时间怎么都焐热不了冷君昊的心,却将自己一颗滚烫的心渐渐冰封住。

夏之微翻开衣柜,里面没有冷君昊的一件衣服,就像他这个人也不曾在她的生命中有过停留一样,心还是莫名的刺痛了一下。

罢了,一切都散了,她和冷君昊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从此也不会再有交集。

第10章 死不瞑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