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带娃徒步是什么感觉?

一个人带娃徒步是什么感觉?

我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的。

两个人带娃尚且累的够呛,更何况一个人带娃?

所以当网友们约好了五一去看最美的杜鹃花时,我便火速买了三个人的火车票。然而当大家晒火车票时,我发现就我一个人带老公。我跟辰宝的爸爸商量,他说:都没有爸爸去,那我也不去了吧。我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带娃在外过夜。我真的可以吗?

我暗暗想了一下路线:

1、早上娃爸送我去火车站

2、中午到了火车站等候大家一起包车出发

3、三天时间都是集体行动

4、第三天回程时大家同一列火车,只是目的地不同

总结:我独处时间也就第一天等候大家集合的一个多小时,找个餐馆吃个饭应该正好吧,于是我乖乖地把娃爸的票给退了。

然而计划不如变化。

第一天

第一天我们坐了三个半小时的高铁,在高铁上,一切顺利。本来三个人的位置空出来一个,这样会有不同的人进入我们的视线,孩子有机会和不同的人接触。

第一个阿姨来的时候,辰宝一扑过去,双手护好了座位,说这个位置是我爸爸的!阿姨很和善地说:我就坐一会,等你爸爸来了就让他好吗?我乘机帮他回忆了上次我们没买到坐票到处找座位的情形,他慢慢平静下来,和阿姨开始聊天了。

第二个小朋友在我们玩字卡和扑克牌的时候坐过来了。小朋友和我们一起玩了一会组字游戏,说起了他们最爱的汪汪队和家里养的小动物,两个小朋友很是兴奋。

三个半小时的高铁就这么一晃而过了。

出了衢州火车站,很好,不远处有个超市饭店,走了10分钟到那一看,昏,铁将军把门。

烈日当空,一手牵娃,一手推拉杆箱,实在无心打伞,只想找个地儿坐下来。

然而举目四望,并无饭店,只有一片拆迁建设的工地还有一个硕大的停车场。

弱弱地带孩子去问看门老大爷,附近哪里有饭店?

老大爷说:这里附近没有,火车站在拆迁重建。正想着打个的去附近找个商业广场呢,老大爷说:吃我们这里的盒饭吧,工作餐,很好的,只要10块钱。

我问了下辰宝的意见,他表示同意。

两荤一素,收费的阿姨还热心地招呼我们坐下,拿来了可乐给辰宝喝,我塞钱给她,她推脱着不肯要,“给孩子的,要什么钱,这附近买个水都没有的,互相帮助嘛。”这些小事我和辰宝在后来回忆起来都很感动。

在停车场的休息室里我们吹着电扇聊着天不知不觉过了快两个小时,等来了接我们的中巴车,就在停车场碰头,我们是不是太幸运!

一路上就如过山车般地在盘山公路上飞驰,辰宝看着外面的青山绿水,尖叫不已!

终于到了桃源村,一下村头,就听到大广播在放《歌唱祖国》,一派社会主义的大好农村图!拎着行李箱拾级而上,暖心的辰宝也帮我一起拎行李,终于到了一个三层楼的农家。放下行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去撒欢了。

农家野菜的鲜美,农家豆腐的滑嫩,即便有一点辣,也丝毫不能影响孩子的大快朵颐。偷偷告诉你,我吃了两碗饭,两碗面。


第二天

我们像老时间七点多起床,八点多吃早饭,大约九点多出发。住家的爷爷带队,我们跟着他一路上山,经过了狭窄的山间小道,一路顺着很陡的台阶向上,走了一会儿,辰宝就要休息,渐渐地,我就看不见另外几个孩子的背影了。


我们赶快追上那几个哥哥吧。

哇,你走的好快,我都追不上你了。

来来来,我们一起比赛,看谁先爬到前面那块大石头。

我好像听到流水的声音了,快走去看看。

好像前面就有花了呢,你看见没?

耶,前面又有凉亭了,我们去吃个西瓜吧。

你饿了吧,我们去上面的凉亭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一路上,我都是这样鼓励他,吊着他的胃口,给他一些具体的小目标,当然即使是这样,我们一路向上,直到山顶才找到大部队,那几个不过大一岁的哥哥已经等了我们很久了。

无限风光在顶峰。在山顶,我们举目四望,山在旁边,在脚下,我们离天这么近,感觉真的好棒,更不要说有那么一大片的杜鹃花海。原来杜鹃除了红色,还有其他颜色呢。野生的杜鹃,不是盆景的柔弱的矮矮的小样,是高大的、茂盛的、伟岸的样子,是一个大女人,而不是一个小女生。


下山时,我们绕过小路,来到一片花海,我抬头看了一眼花海,转眼他们又不见了!我顺着一条大路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大喊他们的名字,却一点回声都没有。我想了想,觉得不妥,还是回到了分开时的那片花海。我掏出手机,网络不通。打电话,嘟嘟嘟~~~我疯狂地打电话,却始终不通。等待了十分钟,终于打通了一个电话,声音非常不清楚,我说:喂喂喂,你们在哪,能不能过来接我们,我找不到你们了?那头嘈杂的声音中我只听到:你在哪?然后就没有声音了。幸好这不是一个无人之境。我无奈地坐在草地上,问着周围人每个方向去往的地方,发现都不是直达我们所在的村子的。那该怎么办?等待他们的救援还是原路返回?

这时,辰宝像个男人一样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我说:在外面要听我的!现在,原路返回!他认真的样子真的挺帅的。


好吧,既然打定主意,就原路返回。我问了几个徒步旅行团的领队,终于问到一个从桃源村方向上山的,那就跟着他们走吧。走到一个岔道口,他们很贴心地告诉我,我们从这去山顶了,你就走这边,这就一条道,直走你就会看到熟悉的凉亭了。走着走着,真的看到熟悉的来时的路了,那种喜悦,只有我们两个人才懂。

一路下山,都是石子路或者砂石路,没有台阶,我们手脚并用,我牵着他,拉着他,比上山的时候神经更紧张,紧张到一度我觉得脖子酸。

4点多到家后,我给辰宝洗澡换衣服,安排他上床睡觉,我却怕睡过头听不到手机声音,果然不过一个小时队友们也到家了,召集我们一起吃晚饭。我喊他起来,他却哭哭啼啼地不肯走。我说,你是不是累了?他点点头。我答应他背他一段。他终于愿意出门了。背了他一小会,台阶的地方我告诉他不能背,不然会一起滚下去,他也很配合。这时候我觉得孩子很容易满足,我们不必那么吝啬与教条,他们没有那么贪婪与得寸进尺。当我们能满足孩子时就尽量满足,他会变得善解人意。

吃饱喝足的孩子在一起唱歌,背诗,还在房间里发现了神奇的麻将机,玩的不亦乐乎。而我在好好洗了一个澡后在阳台上看着满天的星光,觉得整个世界好静谧。

第三天

我们八点多起床洗漱完毕后去农家买了点土特产,10点半吃了个早中饭,11点出发回家。一路上,我们又在期待下次的行程了。在火车站等候时,我们看着几个熊孩子在一起打打闹闹,感慨: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在一起是好,打打闹闹哭哭笑笑,谁也不会当回事,谁也不用太小心。

五个妈妈带着五个六七岁的男娃,所谓熟悉的陌生人,这样的旅途,一个人带娃,即使徒步,也没那么难。

不去尝试,我们永远不知道我们有多少能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单机部署 这种部署方式应该是绝大部分草根时期,快速开发网站并上线首选。应用程序、数据库、文件等所有资源都集中...
    深入浅出SiteServer阅读 1,184评论 4 5
  • 大家现在好,我是耐心,好多事情拖延拖延,最后也是要自己做的,该做的时候就做,吸引力法则,想要什么发生就可能会真的...
    心羽幸福能量站阅读 24评论 0 0
  • 亚索的视线一片模糊,他强打着精神,无奈眼皮越来越沉重。在他即将晕过去之时,他耳边依稀听到了一些打斗之声,一个尖锐的...
    化浊阅读 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