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爱比较——读沈石溪《红奶羊》

再次关注沈石溪,才发现近几年他受到了不少非议。因为他的动物小说占据了儿童文学的半壁江山,又是不少老师的推荐读物,就有人指出他作品中的一些问题,其中一个就是动物的过于人格化。

第一次知道沈石溪这个名字,还是二十多年前,我上初中的时候。那时他还远没有现在这么火。记得当时有一本杂志,叫《东方少年》,里面有一个版块是“童话过山车”,是我最喜欢的,他的名字就屡屡出现在上面。

就像钱钟书说的,如果你吃到一个鸡蛋,觉得好吃,你又何必去认识下蛋的母鸡呢?小时候是没有作家这个概念的,就连教科书上的作家名字也是强行记住几个罢了。可是沈石溪这个名字,却是我因为喜爱他的作品而由衷地记住了的。时隔二十多年,他的作品依然读来畅快淋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还有一颗少年的心。

图片来自网络

这周读的是沈石溪的《红奶羊》。一头红崖羊被狼爸捕获,带到洞里给小狼喂奶。因为狼妈已经难产而死。就在小狼渐渐长大,红崖羊也被狼爸计划处死的时候,意外发生。狼爸为了引开猎人,以身殉父职。

红崖羊带着小狼艰难度日,她曾想把小狼培养成一只羊,却失败了。她也曾想把本性难改的小狼推下悬崖,却又因为小狼的拼死相救而最终放弃这个念头。她只悄悄回到了羊群,回到了本来的生活。

日子依旧。她生下了两个羊宝宝。在羊群遇袭的时候,羊爸舍弃孩子独自逃生的事情,让她难以接受。因为她见过了狼爸为保护孩子舍弃生命的场面。她发誓要把唯一的儿子培养成一只有担当的羊。可是她再次失败了,她的儿子为了自己逃生竟然把她挤到了后面。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因为见识到丈夫和儿子甚至是种族的无可救药,一个无处可去的妻子和母亲,独自一羊踏上了不归路。这个故事折射出的是人们爱比较的心理。两个种族有什么可比性呢?可有时候就是这样,经历过见识过,就再也回不去了。住过大房子,似乎就再也难以接受小房子;身居高位,突然回到平凡人间似乎也不太容易……

比较有时是纵向的,自己跟自己比;更多时候是横向的,人与人之间比。比老公,比孩子,比自己;比金钱,比事业,比家庭……和比自己差的人比,获得满足感优越感;和比自己强的人比,获得目标和上进心。

比较是一种本能。就像我们有各种度量衡来衡量其他事物一样,我们也需要一种度量衡来衡量自己,从而在世间找到自己的位置,认清自己,评价自己,更好地实现自我价值。

可其他事物的度量衡都有一个标准,如何评价一个人却是不容易有统一标准的,尤其是那些抽象意义的存在。所以我们爱比较,而且我们总是会和自己差不多的人比。差的太多不值得或是够不到,终究还是因为他们对于我们的自我实现缺乏意义。

看起来比较是有用的,每个人都想变得更好。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比较过之后认认真真地通过努力来提升自己。比较只是一种本能,努力才是根本。

但是努力的方向要在一开始就把握好。如果你是一只羊,就不要用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同样,一头狼也不会变成一只羊。否则,只剩悲伤,和小说一样。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