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你滚开,本宫只劫财第一章(锦锦在西武的故事)

第1章 朕是世上最英俊的男子!

    天启二十四年,北冥皇君临渊驾崩,南岳皇百里惊鸿挥师北上,攻占北冥三洲!东陵、西武随之而上,各瓜分两州。

    北冥十三洲从此分崩离析。北冥恭亲王君昊天临危受命,登基为帝,北冥军民奋起抵抗,宁死不屈!大战持续十个多月,人心惶惶,流言四起。最终,战争结束,北冥仅剩六洲苟延残喘,另外七洲被三国瓜分。

    而这场战争最大的赢家,南岳皇百里惊鸿,此刻却独自在皇宫内饮酒。

    他素来是不喜饮酒的,但是今日却还是喝了。跨坐在凉亭上,看着不远处的湖泊,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心如死灰的感觉,像是要超脱到世俗之外。仰头,又是一口烈酒穿肠而过,透明的酒汁沿着优美的下颚划过,将一个冷冷清清的人带出了一丝丝诱惑感。

    金子也耷拉着脑袋趴在不远处,无趣的刨着自己的爪子。

    一年前,他出兵北冥,攻破了三城,才知道君临渊已经死了。而也在那时,突然来了一个小孩,将一个瓷瓶交给了自己,正是碧玉回魂丹。在那之后,便再也没了她的半点消息,不仅仅是她,就连冷子寒也是销声匿迹。君临渊死了,她出了宫却没有回到自己身边,这是放弃了自己?还是……君临渊真的是那个妖物,君临渊折了,她便也远走天涯了?

    “陛下,皇后会回来的。”风在一旁开口劝慰,但是这话,他已经忘记了自己说了多少遍了,其实他自己都已经不信了。

    “她不会回来了。”冷冷清清的声音响起,像是虚空中的气流慢慢的飘散,似有似无,若不仔细听,只觉得是幻觉。又是一口烈酒饮入喉中,清冷孤傲的声音像是清平调,缓缓的响起:“她不会回来了。也许是怨朕保护不了她,所以……”

    “也许,她已经放弃朕了。”月色般醉人的眼眸,在阳光在照射下带出一阵莹光,原本是极为纯粹的美感,却让人觉得心尖犯疼。

    风咬牙开口:“陛下,属下不这么认为,碧玉回魂丹一定是皇后派人送回来的。这说明她还是在意您的。”

    “你又怎知,她不是想还了朕当年的人情,然后两不相欠。彻底的撇清关系?”回头,淡淡的扫着他,绝美的容颜上不带丝毫表情,这样的他,只让风觉得陌生。

    这话,不止风答不了。就连百里惊鸿自己,也答不了!

    又是半晌的静默,他美如清辉的眼眸看向无边的晴空,天下浩大,他却觉得只有他一人,独处于红尘俗世,无法挣脱。手中的酒瓶,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滑落在地,砸出“砰”的一声脆响,像是什么东西,都跟着一起碎了。

    “她是真的,不要我了……”这话,从他的口中吐出,再配上那一地的狼藉,只让人看到了一种天下孤一的沧桑感,像是一只失了伴侣的孤鹰,在天空中展翅,飞得极高,但却没有高立于云端的傲然,只有痛至骨髓的悲鸣。

    “陛下……”这要他如何劝慰?皇后失踪之后,冰心等人也某明奇妙的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内,明显的都是跟着一起走了。最奇怪的是,就连殒那家伙,也是半点风声都没有了,好似脱离了夜幕山庄一般。

    “陛下,有殒的密信!”灭拿着一封信件,到了百里惊鸿的跟前。

    殒的密信?他不是也跟着她失踪一年了吗?怎么会突然传信回来?

    修长的手指将信件接过,展开。寥寥数语,绽放于纸上:“等你,西武。”

    原本如死灰般的眼神,瞬间一亮,看着手中的信纸像是在看着什么宝贝,来来回回的几个字看了好几遍,确定了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之后,赶紧站起来,还险些因为激动踩到了自己的脚。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酒渍,开口道:“命人给朕拿衣服来。”

    “皇上,您这是……”刚刚才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朕要整理衣冠,去西武找她。”很是认真的开口。

    灭和风也已经看见了他手上的纸条,不约而同的面露喜色。然,灭听了他的话之后,还是忍不住张大嘴巴,一脸迷惑的开口:“可是陛下,去西武找皇后娘娘,跟整理衣冠有什么关系?”

    “笨蛋!”风一巴掌拍在灭的头上,“这都不知道,一年未见了,皇上自然是要整理好衣冠,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在皇后娘娘的面前啊,要是被冷子寒之类多余的人比下去了怎么办!陛下您说是吧?”

    百里惊鸿淡漠的眼扫到了他的身上,含着一丝丝赞赏之色。风扬起他如墨的长发,此刻竟是比天上的仙人还要美上几分,寡薄的唇畔微勾,独有一股睥睨天下的孤傲自信之气:“朕自然是天下最英俊的男子!”

    “砰!”好几个重物落地的声音!不要脸啊不要脸,风和灭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虽说陛下的风采,天下是独一无二,但是明显的皇甫夜才是天下第一美男子好吗?这是五国周知的事情啊!他们怎么从来都不知道陛下有这么不要脸的一面?

    见他们都摔倒在地,百里惊鸿的眼神淡淡的扫到了他们的身上,带着一股子凉意,让人心底发颤。“怎么了?”

    “没怎么!”捂着嘴巴,飞快的摆头。

    “朕的话有问题么?”他好似还较了真,非得让人说出他最英俊不可。

    风咳嗽了一声,实话实说:“陛下,天下第一美男子,是东陵夜王。”虽说他家皇上是清冷孤傲,风华无双。但是光论容貌的话,“貌比潘安多一色,容胜西子犹三分”讲的可是皇甫夜啊。

    “哦。”淡淡的应了一声,好看的眉头微皱,似乎是有些纠结。半晌之后,终于抬头找到了一个安慰自己的法子:“朕是帝王,不以美色侍人。”

    “……”这件事情分明就是陛下您自己说起来的好么?

    而后,偏头看着湖水中,倒映出自己的那张白瓷美玉般的脸,淡淡的开口道:“皇甫夜虽名声在朕之上,但锦儿爱的就是朕的这张脸。”

    呕——他们可以吐吗?陛下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被今日的大悲大喜的刺激傻了?讲话越发的不要脸了,让他们这些做属下的都跟着难为情!

    “陛下,衣物已经准备好了,您是现下就去沐浴更衣吗?”太监小苗子站出来禀报。

    百里惊鸿点了点头,便跟着小苗子走了,脚步十分的急切。

    风和灭无语的看着他的背影,最终是灭抽搐着嘴角开口:“你说,陛下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在乎仪容了?”

    风仰天翻了个白眼,陛下这些日子,想着皇后为什么不回来,把自己的毛病浑身上下都挑了一个遍,前几天才听见他自言自语的问金子,是不是因为皇后娘娘觉得他长得不如冷子寒和君临渊英俊,所以就不要他了。现下这个行为,是很臭美的表现,也是十分不自信的表现!“陛下不是在乎仪容,他是在乎皇后!”

    丢下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就跟上了百里惊鸿的步子……

    ……

    西武,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百姓们议论纷纷。

    “你知道吗?丞相大人前几日,把东陵的一个臣子,气得吐血了!”百姓甲开口。

    百姓乙漫不经心的开口道:“这算什么,我们丞相大人干这样的事情还少吗?哪个来我国挑衅的,最后不是被丞相大人气得吐血而归?倒是前没多久,丞相大人一怒之下,杀了京兆府尹那个老贼,唉,要知道京兆府尹的女儿是皇贵妃啊,丞相大人也敢,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

    “放心吧,咱们皇上英明,京兆府尹做了那么多缺德事,皇上奖励丞相大人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治他的罪!”

    “就是,就是!丞相大人可是国之栋梁,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美相!”又是一人符合。

    又一百姓开口:“前几日,大漠派了武士前来挑衅我国。你知道丞相大人说什么吗?他说就连他这么一个文官,也能横扫了这群大漠武士,何须我西武的武官出手?这话一出,啧啧,把那个大漠来的使者气得头顶冒烟啊,十分不服气的要和丞相大人单挑,结果呢,最后还不是被我们丞相打得屁滚尿流!”

    ……

    “看看我们的丞相大人,现下的名声真是响亮!满天下都是在议论你!”一个身着华美锦衣的男子大笑着开口,只见他一双剑眉入鬓,浑身上下都带着不正经的痞气,手上还拿着一把扇子,幽幽的扇着。

    “文夜兄,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们丞相大人的美誉,天下还有谁人不知!这天下第一美相的名号,还能是从天而降的不成?”这话,是一个青衣男子说的,眉宇间带着浩然的正气,但面上却含着些许笑意。

    而唯有一旁的黑衣男子,容色沉静,一言不发,低头饮酒。

    被他们赞美了半天的白衣男子,此刻也面露得意之色,一张精致小巧的瓜子脸,秀眉弯弯,凤眸眯出了几分笑意:“文夜兄和皓然兄过奖了,小弟没有别的,就是有些让天下人崇拜的本事!”

    几人见他半点都不谦虚,不由得有些无语。这人,是一年前忽然来的,考上了科举的前三甲,在殿试上被皇上一举钦点为状元。而后扶摇直上,成了四国史上,晋升最快的大臣,短短一年,便能做到丞相的位置,真真的位极人臣!

    “惊鸿兄也算是春风得意,不仅官运亨通,家中还有娇妻美妾,坐享齐人之福,实在叫我等好生羡慕!”魅文夜带着痞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笑意不止。

    西武丞相,也是天下第一美相,燕惊鸿,此刻就坐在桌边,任他们调侃,一张面上还真的露出了情场、官场两得意的得瑟之感,回了一句:“比起文夜兄花间浪子的名号,在下有一妻一妾,算得了什么呢!”

    “哈哈,好了,你们两个就别互相讽刺了,嫂子快要生了吧?”孟皓然偏头看着燕惊鸿。

    燕惊鸿点头,面上却浮现出些许担忧之色:“该是要生了!”原本几个月前就该生了,怀胎十月便足以,但是却整整的怀了是十三个月,要是再不生,再过几日,就满了十四个月了,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就是舍不得出来。找大夫看了,大夫也只是说无碍,让他们几人担心不已。

    “丞相大人眉头紧锁,莫不是有什么烦心事?”那一旁沉默了半天不吱声的冷雨残也开了口。

    燕惊鸿笑了笑,表示没事,只是面上那志得满怀的笑意却没了。看着窗外的云卷云舒,陷入了沉思。去年,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她没有回南岳,而是来了西武。原因很简单,因为太多的人都说她和百里惊鸿在一起,势必会毁了他的大业,所以她想,若是自己足够强大,有一定的权势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能助他一臂之力!

    三国进宫北冥,她没有插手,因为她知道,只是南岳进攻她还可以拦,但是三国一起,以她的能力却是拦不住的,现下也只能希望君临渊的遗腹子将来或许有点本事,帮她老爹争回来。所以最后只是让人将那碧玉回魂丹送过去了。

    君临渊给她的国库的银子用了一些,在西武暗地里建立起了不少青楼客栈,包括他们现在所在的西武最大的客栈,迎客居,也是她旗下的产业,只是这一点,谁都不知道。而在殒的帮助下,她也慢慢的培养起了杀手势力,殒负责挑选人,她负责培养,一步一步的壮大充实着自己。南岳是百里惊鸿的地盘,没有她的用武之地,东陵有那狗寒,也不好下手,北冥到处在追杀她,她自然就只能来西武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他,是因为她太了解他,他是绝对不会答应她在外面扩张自己的势力的,因为他会觉得没有必要,那个男人,看起来淡漠,骨子里面确实骄傲倔强的很,也足够强大足够自信。但是苏锦屏,不……南宫锦却觉得很有必要!她不是那种只会站在男人身后的女人,她要做,便要做与他一起展翅高飞的雄鹰!

    值得一提的是,她起初来了西武,正巧撞上西武秋季的科举大考,传出考题外泄之事,于是便取消了科举的所有成绩,选择了在冬季重考。而她想的是想要接近权利的中心,最快也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科举步入朝堂,所以便化名燕惊鸿,燕和阉谐音,所以是取“阉掉百里惊鸿那个王八蛋,解救自己的下半生”之意,女扮男装参加了这场考试。

    最让她无语的是,西武的皇帝居然是在东陵被她揍了一拳的那个断袖!在她看见他的第一瞬间,就想掉头跑了算了,但是慕容千秋的眼睛很是犀利,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不仅没走掉,还二话不说的给她封了一个状元!最后为了防止慕容断袖打自己的主意,她便佯称上官渃汐是她的妻子,而君紫陌是她的小妾。所以才有了如今的这一切!而由于那两人的名字,可能被人察觉其真实身份,苏锦屏便让她们化名,上官渃汐为慕千千,君紫陌化名为云皎兮。

    前几日,她已经让殒修书到南岳,想必某人该要来了吧?

    三人见他面露揪心之色,还时不时的看向窗外,魅文夜又笑着打趣:“丞相大人一直看着窗外,莫不是等着哪位俏佳人?”

    俏佳人?百里惊鸿算吗?长得还不错,差不多的,于是,燕惊鸿沉吟了片刻之后,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哈哈哈……”魅文夜大笑出声,“丞相大人果然风流,家中有一妻一妾,还在等着佳人,只是这佳人不知是男是女?”

    这话一问出来,气氛就沉重了几许。因为整个西武的人都知道丞相大人的丰功伟绩,但是他们更知道的,是他们的这位少年美相燕惊鸿和皇上的绯闻!传闻皇上的宠妃说了一句话冲撞了丞相,皇上二话不说就将那宠妃拖下去砍了。再传闻,有一次丞相大人伤了手,皇上竟然不顾自己的身份,从龙椅上跑下来,抓着丞相大人的手嘘寒问暖,最后还和烈王爷打了一架!

    所以还有传闻,说是皇上和烈王都暗恋着丞相大人,为了燕惊鸿,不惜兄弟相残!

    总之各种流言满天飞,都是说的燕惊鸿、慕容千秋和慕容千烈这三个男人之间的风流艳事。也有不少人猜测,要是丞相大人没有那一妻一妾,说不定就被皇上和王爷抢去……!咳咳……

    “等的,自然是男人喽!”燕惊鸿直言不讳,面上还笑得暧昧,显然是有意误导。心下却挂着两根面条泪,你大爷的,做梦都没有想过冷子寒那货居然是慕容千烈,她这来了没几天,被两个男人夹击,还像牛皮糖一样甩不掉,这感觉好痛苦啊好痛苦!

    这般直言不讳,倒叫那三人愣了一下。冷雨残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巴,十分脑残的开口:“难道你等的是皇上和烈王爷?”说完之后,别说那两人消音了,就连门口经过的小二脚步都凝滞了!

    燕惊鸿笑着摇头:“非也非也,此男子,美貌比起皇上和王爷,有过之而无不及!”最少在她心里,她的男人是最帅的!

    三人皆惊惶的瞪大眼,其一,是世上能有比皇上和王爷还出色很多的男子?其二,就是有,他也不该大着胆子这么讲出来吧?其三,难道燕惊鸿是真的男女通吃?魅文夜咳嗽了几声,觉得有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今日真是被雷的不轻,就算真的是这样,这货也不该就这么大刺刺的说出来吧?“丞相大人果然坦诚!”话锋一转,魅文夜又不正经的开口:“只是不知丞相大人,是在上还是在下?”

    说完之后,一身的痞气,还对着燕惊鸿各种挤眉弄眼,显得十分猥琐。仿佛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

    “我怎么不知我们西武第一公子,还有打听别人闺房之乐的癖好?”孟皓然白了魅文夜一眼,出言打击。

    魅文夜顿时气结,刚想说几句什么,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那时常闷不吭声的冷雨残,也冷不防的对着孟皓然开口:“他的癖好向来是我等不能理解的,习惯就好!”

    “你!”魅文夜的扇子指着冷雨残,嘴里唧唧歪歪的道,“半天憋不出一个屁的闷葫芦,开口就只知道和老子作对!”

    “文夜兄,你可是我们京城八大公子之首,怎么能爆粗口呢?这‘老子’二字,是你这样的高洁之士,可以用来自称的吗?”孟皓然接着打击。

    冷雨残正要张口,魅文夜便冷笑一声到:“看来两位贤弟今日是想请愚兄吃饭了!”这话的意思,就是这顿饭他不付钱了!

    魅文夜是谁?西武第一公子,才高八斗,家财万贯!每每出去吃饭,也总是他买单,这就是燕惊鸿跟他玩得好的原因,现下他把这话一说,冷雨残张了一半的嘴马上闭上,嘴上过完瘾要买单,这可不划算。倒是孟皓然是个实诚人,开口道:“平日里出来吃饭,总是文夜兄请客,今日也该是我等表现一下的时候了,不知道惊鸿兄和雨残兄以为如何?”

    燕惊鸿一听,就虎着脸看着这个二愣子!这傻叉要付钱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带上自己?

    冷雨残也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孟皓然这货就是太老实了。

    见他们两人都不回话,孟皓然以为他们二人都没有听到,遂开口再问:“惊鸿兄和雨残兄以为如何?”

    “雨残兄,今日天气甚好!”燕惊鸿偏头开口。

    冷雨残也煞有介事的点头:“愚兄也深以为然!”

    “啊,昨日皇上找我们说的事情,你办好了吗?”燕惊鸿皱眉询问。

    冷雨残十分严肃的开口道:“皇上的吩咐,我自然都办好了!”

    孟皓然满面呆滞的听着这两人鬼扯淡,冷雨残出使扬州,今日才回来,所以兄弟们才会在此聚会,昨日皇上怎么找他?但是这两人越说越多,口水四溅,泡沫横飞,俨然还有接着胡说八道之势,若是孟皓然到现在还看不出来这两人是不想付钱,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蛋了!而魅文夜,就一直摇着他的那把骚包的扇子,饶有兴味的看着孟皓然,等着他的下文。

    孟皓然扫了一眼那一桌子的菜,这迎客居的饭菜,是所有的客栈里面最贵的,他不是很缺钱,但是这一出门,着实是没有带多少钱,要是到时候银子没带够就丢脸了,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银子应该还是够的!于是便点头道:“那今日这顿饭就由在下来请吧!”

    话音一落,魅文夜“啪!”的一声,关了自己手中的扇子,笑得满面春光,十分豪气的对着门外开口:“小二,把你们这里最贵的五道菜再上三遍,本公子还没吃好!”

    “……!”目瞪口呆的孟皓然。

    燕惊鸿还和冷雨残二人一起商量着“皇上昨日交代的事情”,很是果决的把孟皓然的生死置之度外!魅文夜是什么人?乃是燕惊鸿的上两届,凭实力上位的新科状元,在古代,全国所有的才子里面选出一个第一,那不是小说和电视剧里面随便扯蛋,那是绝对的真才实学,现下已经官拜吏部尚书一职。但是孟皓然这货,显然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魅家是西武第一首富,而魅文夜更是魅家这一代的家主,自然是具有极品奸商的良好品质,坑一下孟皓然这样的笨蛋,还不是手到擒来?所以他们两个刚刚才打死不开口,因为这货绝逼有后招!果然……

    “那,丞相大人现下可否告诉下官,你们到底是谁上谁下?”魅文夜接着开口,眼底满是不正经的调笑意味。

    燕惊鸿斜睨了他一眼,开口调笑:“文夜兄这般好奇,莫不是也想当在下的入幕之宾?”

    这话成功的把魅文夜给噎着了!但,魅文夜花间浪子的名号也不是说着玩的,很快便反调戏:“若是丞相大人愿意在下面,下官倒是愿意献身!”

    “爷不稀罕!”四个字打了回去!

    魅文夜的自尊心严重受创,这下是再也笑不出来了,端着酒杯喝闷酒,情场上无往不利,今日开个玩笑也被打击,伤心也!

    孟皓然想着自己方才吃了大亏,赶紧开口找场子:“丞相大人的床是什么人都能爬上去的吗?文夜兄也是太荒唐了!”

    “小二,把最贵的五道菜再上三遍!”魅文夜头也不回的对着门口开口。

    “……!”生不如死的孟皓然!

    小二还没来得及应声,一个下人便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是丞相府的下人,一见燕惊鸿,当即开口:“相爷,不好了,夫人要生了!”

    燕惊鸿一惊,当即起身,面露凝重之色的对着那几人开口:“三位兄台,小弟先行一步!”说罢,还不等这几人回话,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留下三个人神色各异的看着他的背影,他们虽然也挂心,但是还是不能去,要等孩子生了才能去道贺。

    魅文夜摇了摇扇子,一副怨妇的模样看着她的背影:“不就是女人生孩子吗?有什么好着急的!”

    “不是你的女人生,你当然不着急!”冷雨残毫不留情的讽回去。

    “文夜兄也许是嫉妒了!”孟皓然想要表达的意思是魅文夜嫉妒,是因着燕惊鸿重色轻友。

    但是魅文夜却忽然跳脚:“燕惊鸿是个男人,我有什么好嫉妒的!老子的性取向正常的很!”

    冷雨残和孟皓然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跳脚的德行,相视一眼,面上满是狐疑和呆滞之色,难道这货……果真是重大发现呀!

    ……

    燕惊鸿一走,便有一个白衣男子,在几人的跟随下进了这间客栈。此男子一进来,芝兰玉树般的身姿和仙人般的姿态,瞬间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一双眼眸半掩,叫人看不清他眸底的颜色,缓步踏入了客栈,进了一间雅房。正在魅文夜等人的隔壁。

    他们房间的门是开着的,所以也看见了缓步上楼的百里惊鸿,面色都是一僵,这个男子确实是和皇上、烈王爷有的一比,莫非燕惊鸿等的“佳人”是他?几人不由得猥琐的转回头,十分猥亵的笑着,极为不符合他们几大公子的形象,但是眼中都是同一个讯息,燕惊鸿这小子艳福不浅啊!

    “主子,这里是西武京城最好的客栈,只是不知道夫人在哪里!”殒传回来的消息,并未说过夫人的踪迹。

    百里惊鸿眼眸低垂,没有开口接话。

    他们这一路,听的无非都是丞相大人燕惊鸿的一切,竟然有人与他同名,他自然是奇怪了一下。但,同名也是常有的事情,他也没有过多的关注。

    倒是风和灭说开了:“啧啧,以前也听过这个西武丞相,还当是个人才,到了现下才知道不简单,没想到他一个男子居然以色侍君,简直就是我们男人中的耻辱!”

    “一路上听的都是他的那档子破事,才能是有一些,但是不卖了身如何可能升官升得这么快!”

    两人就这般闲话家常,叽叽喳喳,百里惊鸿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吓得两人马上闭嘴!真是的,怎么忘了陛下也在,他们就这么议论起他人长短了……

    ……

    燕惊鸿回了丞相府,府内已经忙开了,管家一见他就着急的开口:“我的相爷诶,您可总算是回来了!”

    点了点头,没来得及说话,便匆匆的进了府内。上官渃汐,也就是慕千千的门,此刻正关着,里面时不时的传出来一声女人的惨叫,想必是极为痛楚。燕惊鸿也不由得焦急,这孩子是君临渊留下的遗腹子,断不可出什么意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在门口来来回回的走着。

    管家也只当他是第一次做爹,所以才这般急躁。君紫陌,也就是云皎兮此刻也焦急的站在门口,皇兄唯一的血脉,她的侄儿,断然不能出意外啊!而众人看着云皎兮,都只感叹相爷有福,妻妾相处的十分融洽。

    好在这个孩子也没有过多的折腾慕千千,没等多久,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便响起!燕惊鸿顿时大喜,而也就在此时,一副极其诡异的景象发生了,原本园子里面刚刚才长出花苞的梅花,竟然在同时盛放,惊得所有人都不可抑制的瞪大的双眼!

    但燕惊鸿却笑了,她想,这也许是君临渊的依托。难怪这个孩子好端端的,硬是到了现下才出生,原来是为了等今年的梅花盛开!看着满园的美景,足足半晌,燕惊鸿才找回自己的思绪,君临渊,放心吧,你的孩子,我会帮你照顾好的!

    “相爷,恭喜,是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接生婆出来讨喜钱,笑得那是见牙不见眼!

    燕惊鸿一蹦三尺高,高呼一声:“老子的儿子出生了!”叫完之后乐滋滋的冲了进去,云皎兮也马上跟着进去。

    慕千千靠在床上,很是虚弱,但是看着那孩子,既是哭又是笑,看得人好不心酸。怀胎十三个月,终于诞下了心爱的男子的孩子,可是这孩子的父亲却不在了,还有这孩子的脸……

    两人见她这般,都觉得有些奇怪,几个大步上前,看了一眼那孩子,燕惊鸿忽然沉默了。这孩子,长得十分可爱,一点都不像刚刚出生时那些皱巴巴的小宝宝,反而水灵灵的睁着眼看着他们,皮肤也细腻的很,一双狭长的丹凤眼,还有眉心那一点朱砂,分明就是君临渊的翻版!若是长大了,也定然是个一样的美人,但是这样一张脸,让慕千千心情沉重,也是正常的。就连她们两人也都有些感怀。

    燕惊鸿的手点上了他的眉心,笑了笑:“这小子长大了,一定和老子一样帅!”

    这话一出,原本有些忧伤的两人都禁不住笑了起来,那小娃子也看着她咯咯的笑着。

    “给他取个名字吧!”燕惊鸿看着慕千千。

    慕千千想了半天,也觉得都不好:“要不你取吧,反正你是他的干娘!”屋内没人,所以这话也没给别人听到。

    燕惊鸿思索了片刻之后,缓缓的说出自己心中的构想:“那就叫君惊澜,惊起滔天波澜!还有,他爹最喜欢的就是君子兰,澜与兰谐音,惊艳了兰花倒也还不错!”

    慕千千闻言,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云皎兮也是拍手叫好。

    “不过在外人面前要跟着老子姓,叫燕惊澜!”很快的,某人又猥琐的笑了起来。

    看着那笑眯眯的小娃子半晌,忽的一把将他抱起来,飞快的冲了出去。慕千千惊慌的开口:“相爷,您做什么去?”

    “老子出去炫耀老子的儿子!”哈哈,刚刚出生的小娃娃就这么可爱,不出去炫耀一下怎么成?但是燕惊鸿也没忘记将他的眼睛遮住,不让太阳的光照射到他的眼。

    不多时,来来往往的行人便看见一个白衣绝世的男子,抱着一个奶娃娃,兴冲冲地冲回了迎客居,一溜烟跑到魅文夜等人待的房间,献宝似的将君惊澜递给他们看:“看见没?老子的儿子是不是长得和老子一样帅?”

    这声音,不偏不倚的传到了隔壁的房中。原本闭目沉思的百里惊鸿忽然睁开眼,美如清辉的眸中闪过一丝喜色,是她的声音。但是……她的儿子?

    风和灭也吓了一大跳,皇后有儿子了?是陛下的还是谁的?

    百里惊鸿起身,原本总是平缓的脚步,今日却显得有些急促,很快的就走到了隔壁的房门前。

    魅文夜等人还在喝酒聊天,没想到这货都回去了,夫人生了娃不陪着夫人,倒把儿子抱出来炫耀,这小子简直就是莫名其妙,欺负他们这些没有娃的!但是都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看了看那小娃,确实是长得粉雕玉琢的,很是可爱,尤其是眉间的那点朱砂,看起来极为美艳。

    “这小子男生女相,有福!”魅文夜笑着开口。

    其他几人也点了点头,确实是有这么一说。大家都相继逗弄着这奶娃子,确实是极为喜欢!

    燕惊鸿得意不已:“那是,老子的儿子,必须滴有福!”她现在才知道给人做干娘的感觉这么舒爽!

    “真没想到我们抠门的丞相大人,还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儿子!”魅文夜如是调笑,眼角的余光却扫到了门口的那人。嗯,燕惊鸿等的那个俏佳人,十有**就是门口的那位,这货现下还在炫耀自己的儿子,啧啧……

    “老子哪里抠门了?”燕惊鸿怒视着他,说她贪财可以,但是说抠门却不行!

    “好!好!小的错了!”

    冷雨残也似乎很是不相信,将燕惊鸿和这小娃对比了一番,没找到一点相似之处。同时,也看见了门口那个面色淡漠,浑身的气压却越来越低的男子,坏心眼的开口:“这就是丞相大人的儿子啊,长得果然和丞相大人一样英俊!”

    “啊哈哈哈……那是,那是!”燕惊鸿高兴的不可自抑!

    忽的,一阵冷冷清清的声音自门外响起:“孩子他爹是谁?”

    燕惊鸿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条件反射的答了一句:“当然是蛇蝎美人啊!”答完之后,忽然感觉室内的温度降了几分。

    而那三人看着燕惊鸿的眼神也有点狐疑,这货还有“蛇蝎美人”的外号?

    但是某女本身却傻了,那个人的声音好似是……想着自己刚刚说的话,这是她的儿子,而这孩子的爹是蛇蝎美人?这……咽了一下口水,转过头看着门口。

    百里惊鸿静静的凝视了她半晌,忽的毫无预兆的踏了进来,一把将她拉着便拖了出去。气势之恢弘好比千军万马奔腾而至!

    “喂!亲爱滴,不要冲动,慢点拉……”燕惊鸿的大嗓门响起。

    魅文夜和冷雨残一同猥琐的摸了摸下巴,而后贱笑一声:“有好戏看了!”

    ------题外话------

    矮油,虽然君美人不在了,但是乃们要照顾一下他的儿子嘛!乃们都是有同情心滴人!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012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89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819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52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5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8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87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04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82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5评论 2 24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80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9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64评论 3 232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7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6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94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81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背景拓扑图 二、配置puppet-master主机 1、编辑/etc/hosts/ 文件 因为puppet之间...
    小尛酒窝阅读 868评论 0 0
  • 本产品睡前敷一片,无需清洗,第二天准备迎接18岁的皮肤吧!
    sisiBuyer阅读 196评论 0 1
  • 海边走一走,什么愁绪,不开心,统统随波流逝,随风而去,体会到什么是心旷神怡 一条拦水坝,一道风景,一排人走在上边,...
    一树丁香阅读 476评论 0 28
  • 01. 因为是周末,整理了一下房子,意外发现我有很多没用过的东西,当时买的时候买多了,或是买回来了发现不合适、不喜...
    RihannaA阅读 2,434评论 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