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

圣杯战争

圣杯是能实现持有者心愿的愿望机器,而围绕著圣杯的争夺战就是广义上的圣杯战争。[1]根据圣杯战争的规模,参与的从者数目也会变化。

圣杯战争可召唤从者数目7

伪圣杯战争可召唤从者数目6

亚种圣杯战争可召唤从者数目3~5

当圣杯战争可召唤7主从为同一阵营时,将增加7位参与者,进行7 VS 7的团体战。

详细请参照圣杯战争词条。

英灵从者

英灵是丰功伟绩在死后留为传说、已成信仰对象的英雄所变成的存在。通常,英灵作为保护人类的力量,被“世界”所召唤。而“人类”所召唤的就是从者(Servant)了。[1]

详细请参照英灵从者词条。

击败从者的方法

英灵在现界之际,首先会得到灵核,那个灵核被以魔力形成的肉体裹住,英灵借此而实体化。

为了打倒英灵,必须对此灵核给予伤害。灵核会经由耗费大量魔力、肉体受损伤而逐渐弱体化。这个状态下会更加耗费魔力,当遭到由强大的魔力、诅咒或宝具等给予的伤害,灵核会被破坏,也变得无法现界。心脏和头部被当做是英灵的弱点,是因为它们是与灵核直接连结的部位,该处受到的伤害会使灵核大大地弱体化。

职阶(Class)

从者系统在召唤英灵时,会将预先准备好的职任(框架)应用于英灵上,这个职任就是职阶。本来的英灵是没有职阶的,这可说是从者独有的特征。[1]

分为剑士Saber)、枪兵Lancer)、弓兵Archer)、骑兵Rider)、魔术师Caster)、暗杀者Assassin)、狂战士Berserker)。也有复仇者Avenger)等不符合通常职阶的从者。[1]

详细请参照职阶词条。

能力

概括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宝具6种类的Status称为能力值。

筋力

肉体力量的强度

耐久

能承受多少伤害

敏捷

敏捷性、反应速度

魔力

能操纵多少魔力及自身的魔力量

幸运

运气的好坏,也就是对抗诅咒的能力

宝具

拥有宝具的能力

各个能力值都带有等级,变得能知道Servant的擅长领域、不擅长领域一样。等级基本上分为A~E,A是最高能力,E是最低。

技能

职阶能力是藉着被召唤为该职阶的从者而获得的技能。另一方面,只说“技能”的话,则是指该英灵本身所持有的技能。技能根据该英灵在传说中怎样地活跃,或是生前持有怎样的技术而决定。

黄金率

获得金钱滚滚而来的宿命。等级A的话,一辈子都能过着大富豪生活。

高速神言

不连接魔术回路而能够发动魔术的咒文。可以用一工程启动大魔术。

心眼(真)

在修行与锻炼中得到的洞察力和战斗理论。纵然是绝境,都可以冷静走出扭转形势的一步。

心眼(伪)

基于第六感的危险预知以及危险回避。等级A的话会得到对视觉妨碍的抗性。

直感

战斗时,感觉出最适合自己的发展的能力。高等级接近预知未来。

魔术

表示有学过魔术的技能。等级C表示有学过正统的魔术。

怪力

短期间增辐筋力,魔物、魔兽的特性。等级越高持续时间越长。

战斗续行

即使身负重伤仍可战斗。变得不会死于小伤。

神性

有无作为神灵的素质。高等级是与较为物质性的神灵的混血儿。

投掷

投掷短刀的技巧。有等级B的话,比起投掷倒更该称呼为子弹。

魔力放出

使武器乃至肉体附带魔力、一边放出魔力一边进行战斗的技能。

除风加护

流传于中东的避开台风的咒术。等级A的话可以无视被解放的风王结界(Invisible Air)。

重摆架势

从战斗中撤离的能力。并可将不利的战斗重头来过。

千里眼

表示视力的良好。等级高的话,甚至可以透视或者未来视。

燕返

以三下圆形轨道的剑同时斩切对象的剑技。引发多重次元曲折现象。

避矢加护

对飞行道具的防御。等级B是纳入视野内即可对应。

领导力

指挥军队的能力。在复数对复数的战斗中提高我军的能力。拥有者稀少。

自我改造

使自身融合其他肉体的素质。真Assassin将精灵的手臂融合到右臂。

透化

又被称为明镜止水的精神防御。能通过净化心灵来消除气息。

勇猛

无效化精神干涉的能力。并且有使格斗伤害上升的效果。

单独行动

即使失去作为凭依的Master,也能暂时保持着现界的能力。

魔眼

单是看着对象就会发动的魔术。美杜莎的石化魔眼是等级A+。

卢恩符文

表示有学过流传于北欧的卢恩符文魔术、得到卢恩符文魔术的加护。

宝具

作为英灵之证明的宝具.所谓宝具,即是在英灵的传说里受到称颂的武装。也被称为Noble Phantasm。据说拥有现代魔术师望尘莫及的强大力量,一旦使用就会发挥出如传说那般的效果。

由于宝具的强度和效力是根据它们有着怎样的传说而定,所以也被解释为“以人类的幻想为骨架而被作出的武装”。虽然多是取剑、枪和弓等武器之形并以攻击为目的,但其中好像也存在持有盾、指环和王冠等形状的宝具的英灵。

宝具通过高呼真名、注入魔力来发动。这个使用方法除高呼真名以外,与拥有限定机能的魔术礼装是相同的,因此宝具也可说是魔术礼装。

另外英灵中也存在以“拥有宝具级效果的招式”为宝具所持者。例如Emiya所使用的魔术・固有结界“无限剑制(Unlimited Blade Works)”,就是他的宝具。此外,海克力斯本应持有的“射杀百头(Nine Lives)”是作弓箭之形的宝具,但海克力斯以其它武器也可以使出与此射杀百头(Nine Lives)相同效果的招式。

宝具依其效果范围和对象,有对人宝具和对军宝具等类别。

(1) 对人宝具

对自己、单个敌人等非常有限的对象给予效果的宝具。库丘林的“穿刺的死棘之枪(Gae Bolg)”、海克力斯的“十二试炼(God Hand)”和吉尔伽美什的“王之财宝(Gate of Babylon)”等包含在内。魔力的消费量不多,在一对一的战斗中,效率显着的高。

名称

使用者

职阶

风王结界

阿尔托莉雅

Saber

破魔的红蔷薇

迪卢木多·奥迪那

Lancer

必灭的黄蔷薇

刺穿死棘之枪

库丘林

Lancer

王之财宝

吉尔伽美什

Archer

自我封印·暗黑神殿

美杜莎

Rider

妄想幻象

哈桑·萨巴赫

Assassin

妄想心音

哈桑·萨巴赫

Assassin

十二试炼

赫拉克勒斯

Berserker

无毁的湖光

兰斯洛特

Berserker

骑士不死于徒手

并非为了己身的荣光

(2)对军宝具

牵连数十人到数百人的军队,以广范围为对象的宝具。美杜莎的“骑英之缰绳(Bellerophon)”和库丘林的“穿破的死翔之枪(Gae Bolg)”等包含在内。多是以扩散庞大能量的攻击一举轰飞敌人,或者唤出某些东西。

名称

使用者

职阶

遥远的蹂躏制霸

伊斯坎达尔

Rider

王之军势

突穿死翔之枪

库丘林

Lancer

骑英之僵

美杜莎

Rider

他者封印·鲜血神殿

螺湮城教本

吉尔斯·德·莱斯

Caster

(3) 对城宝具

甚至将城这种牢固的构造物都轰飞的强大宝具。对人宝具与对军宝具的不同是效果范围的不同,可是一旦到对城宝具,威力就变得差距悬殊了。第四次与第五次的圣杯战争里被确认的对城宝具,只有阿尔托莉娅的“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

名称

使用者

职阶

誓约胜利之剑

阿尔托莉雅

Saber

(4) 对界宝具

吉尔伽美什的“天地乖离开辟之星(Enuma Elish)”的类别。天地乖离开辟之星(Enuma Elish)的出力本身,是与阿尔托莉娅的“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同等或少许超过的程度,但跟“切开世界”这个传说毫无二致的效果,让此剑进入了特殊的类别。顺便等级是EX。

名称

使用者

职阶

天地乖离的开之星

吉尔伽美什

Archer

(5) 结界宝具

在制作出结界的宝具中,并不使用在攻击上的。保存于士郎体内的Saber的宝具“遗世独立的理想乡(Avalon)”是其代表例子。即使是构筑结界的宝具,像Rider的“他者封印・鲜血神殿(Blood Fort Andromeda)”那样运用在攻击上的东西也会被分类为对军宝具.

名称

使用者

职阶

远离尘世的理想乡

阿尔托莉雅

Saber

(6)对魔术宝具

Caster的“万戒必破之符(Rule Breaker)”的类别。万戒必破之符(Rule Breaker)以用魔力强化的物体、靠契约维系的关系、透过魔力而生出的生命等概念性之物为对象,将其返回到形成前的状态。因此被分类为对魔术宝具。

名称

使用者

职阶

可破万法之符

美狄亚

Caster

(7)对肃清宝具

名称

使用者

职阶

人子啊,紧系神明吧

恩奇都

Lancer

令咒

1.令咒的使用法

第一种,是对Servant的绝对命令权。比方说,假设有性格上抗拒“虐杀弱者”的Servant。如果消耗令咒下达命令的话,Servant就“必定”会将之实行(虽然事后,Servant对你的印象会差到极点)。

第二种,就是Servant的能力强化。虽然效果是暂时性的,但其效力巨大。还有,令咒是大圣杯“赋予的东西”,想增加画数,就要像言峰绮礼从巴捷特身上夺去Lancer的令咒一样,必须从他人身上夺来。

2.令咒的制成方法

Servant和Master的契约成立时,大圣杯会将它的魔力注进Master的魔术回路,自动作成令咒。由于令咒的形状根据魔术回路的特性而定,所以是依存于Master而非Servant。一旦被决定就不会改变,就算被其他Master夺去,形状也不会改变。

刻在卫宫士郎左手的令咒。以剑和鞘为主题。是暗示固有结界“无限剑制”,或者藏在他体内的圣剑之鞘吧?

刻在远坂凛右手的令咒。是因为有血缘关系,而且均拥有召唤出相同职阶(Archer)的Servant的资质吗?凛的令咒的设计酷似于时臣。

从者的黑化

沉淀在圣杯之内的黑泥,连触碰者的灵魂也会污染。普通的人类自不待言,象Servant一样的超自然存在也毫不例外。被污染者的性格会反转为邪恶的一面。那就是因触碰到“此世全部之恶(Angra Mainyu)”而产生的狂气。这被称为“黑化”。其中,有着由于身体所带的特性,把黑泥当作自己的力量操纵的人,以及由于强烈的自我而幸免精神污染的人。前者的代表是间桐樱,后者的代表是吉尔伽美什

黑化的Servant,会在圣杯的力量下得到肉身,由此它们会变化为强烈地联系着现世的存在。物理干涉力增大,同时变得不能够灵体化。

另外,由于会失去对魔力消耗的自制心,战斗能力飞跃性增大。其气势能够用“失控机车”来比喻吧。因为是在失控状态,所以不能够进行缜密的操纵,不过破坏力相应地增大了。将破坏与死散布向世界的可骇存在。那就是黑化Servant。

魔术魔法

“魔术”与“魔术师”

魔术师们的日常生活,其大半都被“研究”占据着。在研究以外使用魔术的人是少数派,比方说使用魔术去劳动,作为报酬而得到薪金的魔术师并不多。把魔术当作工具而非研究对象来使用的人(例如使用魔术的暗杀者)被称为“魔术使”,会被魔术师投以轻蔑的视线。

还有,即使是魔术师,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魔术的人并不多。虽然也因为魔术作为办理日常事务的手段其成本很高,不过首要是为了“神秘的隐匿”。魔术协会极端地禁止让世间知道魔术,如果采用显眼的魔术使用方式,将会遭到肃清。

魔术师基本上以一子相传的方式继承自己的魔术和研究。这样子的家庭称为“魔术师家系”。对于继承者以外的孩子,甚至连家长是魔术师这件事也不会告诉他们。不过,魔术回路并不是100%遗传的,魔术师也有可能会生不出孩子。在这情况下,会把持有魔术回路的孩子收为养子来让家族保存下去。魔术是一子相传的理由,跟魔术刻印不能复制有着重大关系。只有被选中的继承者一人,会继承那个家族的所有魔术。

宝石魔术

使用宝石的魔术的总称。远坂凛擅长使用。凛平时就会把自己的魔力移到宝石上,从而储备强力的魔术弹(用完即弃)。

投影魔术

将存在于自己内部的幻想的镜像映出现实的魔术特性。由于是用魔力来形成,所以不能够进行长时间的具现化。还有如果幻想产生破绽的话也会雾散。

魔术回路

用来把生命力变换成魔力的器官。像是内脏和神经般的东西,没有它就用不了魔术。

魔术刻印

用于把魔术师的研究结果留给下一代的刻印。藉由刻印它,魔术师能够把代代延续的研究和魔术渡让给继承者。

魔术礼装

魔术师所使用的,有助于行使魔术,或是拥有魔术效果的道具。广义来说部份Servant的宝具也包含在魔术礼装内。

魔术家族

是指用一子相传的方式来继承魔术刻印的“魔术刻印的接替”。

由于这个“接替”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即使生物学上的血缘断绝了,只要魔术刻印被他人的肉体继承了,那个魔术师家系就算是延续下去了。还有,即使持有魔术回路的子孙仍然继续存在,但要是失去了魔术刻印的话,那个家系也等同于在魔术上断绝了。话虽如此,通常魔术师会从自己的血族当中选择拥有优秀资质的继承者,连绵不断地继承魔术刻印。

还有,被选为继承者的孩子,从小时候起就会被强迫进行严苛的锻练。由于行使魔术所需的精神和肉体是脱离常识之物,用来得到能忍受魔术行使的身心的锻练残酷至极,甚至连洗脑和肉体改造那样的非人道手段也并不罕见。然后随著成长,继承魔术,以及它所带来的知识和研究,最终从先代的魔术师继承全部魔术刻印,新的当主因而诞生。

魔术名门

家名或代表者

特性

解说

远坂

转换

创办出圣杯战争的其中一家。以魔法使泽尔里奇为大师父,管理着冬木。

玛奇里

吸收

创造出圣杯战争的创始的御三家之一。移居到冬木,成为了间桐家。

爱因兹贝伦

力的流转、转移

开创圣杯战争的御三家之一。擅长于炼金术,特别是制造何蒙库鲁兹。

爱德菲尔特[Edelfelt]

转换

芬兰的名门。和远坂一样,喜欢使用用到转换的特性的宝石魔术。

巴瑟梅罗[Barthomeloi]

万能

在魔术协会中也是古老的血统。身为统治者的王冠的一家。完美主义加贵族主义的体现者。

魔术协会

魔术协会是把魔术当作学问来学习者的互助会。能够粗略地分为三大部门:英国伦敦大英博物馆内部的“时计塔”,阿特拉斯山脉的“阿特拉斯院”和北大西洋的“彷徨海”。[1]

详细请参照魔术协会词条。

魔术回路

魔术回路即是魔术师体内持有的拟似神秘。主要机能有二。魔力的生成,以及连往被刻印在世界上的魔术基盘的路。魔术师用魔术回路来制造魔力,使用魔力来推动魔术基盘,从而行使魔术。

就如同拟似神经一样,分支成连系着核心的线遍布体内。

魔术回路是生来就决定好了数量的,不会因外在因素而增加。

魔术刻印

将魔术师花费一生来锻炼并固定化的神秘刻印化而成的东西即是“魔术刻印”。也可以说是让魔术师家系成为魔术师家系的,魔术性的遗产。必需从继承者年幼时起花时间一点点地移植、同时以药物和仪式来让身体习惯魔术刻印。

魔术协会中存在着只将魔术刻印从肉体抽出然后保管的技术。

魔术礼装

魔术师作为魔术行使的支援所使用的道具,也被称为“Mystic Code”或“礼装”。[1]

详细请参照魔术礼装词条。

固有结界

即是具现化自己心象风景的魔术。一旦被发动,会使周围的空间变化成完全不同的风景。

心象风景的具现化,就以右下图片中所示的魔术理论“世界卵”来说明。也就是说固有结界是在境界不变的情况下替换自己与世界。这时候,自己与世界的大小会替换掉,世界被完全关进一个小小的容器里。这个小小的世界就是世界卵,也成为了理论的名称。

固有结界的代表例,卫宫士郎和Archer所使用的“无限剑制(Unlimited Blade Works)”。这个固有结界,将自己周围的空间变成集结此世全部“剑”之要素的空间,见过一次的剑就能轻易地投影。其心象风景,是无尽的荒野上扎着无数的剑、星火交错乱飞、遥远处有着巨大齿轮,炼铁厂或锻造场似的风景。在心象风景这个特性上,士郎与Archer的无限剑制的风景,虽然酷似但却是不同的东西。

“魔法”与“魔法使”

魔法,那是与魔术不同的神秘。

在该个时代中,魔术或科学技术不可能实现的事象,魔术师们称之为魔法。当一个事象只要花费时间和资金就能实现时,即使它如何困难都不会被当做魔法。在人类的文明尚处于幼年的时期,所有的魔术都是魔法。不过伴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以人类之手所“能做到的事”增多了,而相对地魔法就减少了。

残留在现代的“魔法”的数量非常稀少,变成只有仅仅的五个,而能够行使这些魔法的人称为“魔法使”。然后作为最古老魔法的第一魔法其使用者已被当作故人了,所以“存命中”的魔法使人数被定为四位。第一魔法的使用者已经死亡了。

名字被判明的魔法使只有两位。一位是掌握第二魔法“平行世界干涉”的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另一位是掌握第五魔法的苍崎青子

圣堂教会

天主教会背后执行特别目的的秘密组织。热衷于搜索出违反教义的“异端”(魔术名列榜首)然后将之杀掉。跟魔术协会自古以来一直对立,现在则是名义上保持着“相互不可侵犯”。[1]

详细请参照圣堂教会词条。

监督者

魔术协会和教会共同协定派来的监视者,监督圣杯战争的进行,同时也为失去资格的御主提供保护。

英灵列表编辑

Fate/stay night & Fate/hollow ataraxia

英灵职阶从主属性筋力耐久

敏捷魔力幸运宝具声优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Saber卫宫士郎秩序·善

BCCBBC川澄绫子

Saber远坂凛秩序·善ABBAA+A++

Saber Aletr间桐樱秩序·恶AADA++CA++

卫宫士郎[2]Archer远坂凛中立·中庸

DCCBE?

诹访部顺一

库·丘林

Lancer言峰绮礼秩序·中庸BCACEB神奈延年

美杜莎

Rider间桐慎二混沌·善

C

EBBDA+浅川悠

Rider间桐樱混沌·善BDABEA+

海格力斯

Berserker依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混沌·狂A+

AAABA西前忠久

美狄亚Caster葛木宗一郎中立·恶

E

DCA+BC田中敦子

佐佐木小次郎

Assassin美狄亚秩序·恶C

EA+EAN/A三木真一郎

哈桑·萨巴赫

Assassin间桐脏砚秩序·恶B

CACEC稻田彻

吉尔伽美什Archer言峰绮礼混沌·善

BCCBAEX关智一

远藤绫(幼年时期)

安格拉·曼纽[3]Avenger巴泽特·弗拉加·马克雷密斯不明N/AN/AN/AN/AN/AN/A寺岛拓笃

Fate/Zero

英灵职阶从主属性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宝具声优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4]Saber卫宫切嗣秩序·善BAAADA+川澄绫子

吉尔伽美什Archer远坂时臣混沌·善BBBAAEX关智一

Archer言峰绮礼混沌·善BCCBAEX

迪卢木多·奥迪那Lancer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秩序·中庸

B

CA+DEB绿川光

伊斯坎达尔Rider韦伯·维尔维特中立·善B

ADCA+A++大冢明夫

兰斯洛特

Berserker间桐雁夜秩序·狂

A

AA+CBA置鲇龙太郎

吉尔·德·莱斯

Caster雨生龙之介混沌·恶

D

EDCE

A+鹤冈聪

哈桑·萨巴赫Assassin言峰绮礼秩序·恶

C

DACEB

Fate/EXTRA & Fate/EXTRA CCC

英灵职阶从主属性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宝具声优

尼禄·克劳狄乌斯·凯萨·奥古斯都·日耳曼尼库斯Saber岸波白野(主人公)混沌·善

D

DABAB丹下樱

高文Saber莱昂纳多·贝斯特里欧·哈维秩序·善

B+B+BAAA+

水岛大宙

无铭[5]Archer岸波白野(主人公)中立·中庸

C

CCBD?诹访部顺一

罗宾汉

Archer丹·布莱克摩亚中庸·善

C

CBBBD鸟海浩辅

吉尔伽美什[6]Archer岸波白野(主人公)混沌·善

B

BBAAEX关智一

库·丘林

Lancer远坂凛秩序·中庸

B

AACE/D

B神奈延年

弗拉德三世Lancer蓝路君

秩序·善

B

AEADC江川央生

伊丽莎白·巴托里Lancer远坂凛

混沌·恶C

DAEBD大久保瑠美

Lancer拉妮八世混沌·恶CDAABD

BerserkerMeltlilith混沌·恶AABDCE-

迦尔纳Launcher吉娜可·克莱吉莉中立·善

B

AABA+A++游佐浩二

弗朗西斯·德雷克Rider间桐慎二混沌·恶DCBEEXA+高乃丽

吕布奉先

Berserker拉妮八世

混沌·恶A+

A+B+C+C+A安井邦彦

爱尔奎特·布伦史塔德Berserker卧藤门司秩序·中立

A+

BACDE柚木凉香

玉藻前

Caster岸波白野(主人公)中庸·恶

E

EBADB斋藤千和

童谣

Caster爱丽丝不明

D~E

D~ED~ED~ED~EEX野中蓝

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Caster杀生院祈荒

中庸·中立

E

EEEXEC

子安武人

李书文Assassin尤里乌斯·贝尔奇斯古·哈维中庸·恶

B

CAEEN/A安井邦彦

觉者

Savior特维斯·H·皮斯曼秩序·中立

A

ACBBA++

Fate/Apocrypha

英灵阵营职阶从主属性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宝具

齐格飞

Saber[7]歌尔多·穆席克·千界树混沌·善

B+

ABCEA

喀戎Archer菲欧蕾·沃尔温·千界树秩序·善

B

BA+BCA

弗拉德三世Lancer达尼克·普瑞斯东·千界树秩序·中庸

B

BAADA

阿斯托尔福Rider赛蕾妮可·艾丝扣·千界树混沌·善

D

DBCA+C

弗兰肯·斯坦Berserker盖列斯·沃尔温·千界树混沌·中庸

C

BDDBC

阿维斯布隆Caster罗榭·弗莱茵·千界树秩序·中庸

E

EDABA+

开膛手杰克

Assassin六道玲霞混沌·恶

C

CACEC

莫德雷德Saber狮子劫界离混沌·中庸

B+

AB

BDA

阿塔兰塔

红Archer言峰四郎

中立·恶D

EABCC

迦尔纳Lancer秩序·善B

CABDEX

阿基里斯Rider秩序·中庸

B+

AA+CDA+

威廉·莎士比亚Caster中立·中庸

E

EDC++BC+

赛米拉米斯Assassin秩序·恶

E

DDA

AB

斯巴达克斯

Berserker阿维斯布隆中立·中庸

A

EXDEDC

贞德·达尔克

RulerN/A秩序·善

B

BAACA++

天草四郎时贞RulerN/A不明不明不明不明不明不明不明

大卫废案

Archer

不明秩序·中庸

CDBCAB

武藏坊弁庆

Lancer不明混沌·善

A

B+C

DCC

圣乔治Rider不明秩序·善DA+C++D

A+C

坂田金时

Berserker不明秩序·善A+BBCCC

Fate/strange fake

英灵职阶从主

吉尔伽美什[8]Archer蒂妮·切尔克

恩奇都Lancer合成兽

瘟疫

Rider缲丘椿

开膛手杰克Berserker夫拉特·艾斯卡尔德斯

亚历山大·仲马

CasterOlanda Reeve

不是哈桑的女性

Assassin捷斯塔·卡尔托雷

Fate/Prototype

英灵职阶从主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宝具声优

亚瑟·潘德拉贡

Saber沙条绫香

B

ABE

CC樱井孝宏

吉尔伽美什[9]Archer不明

CCBABEX中村悠一

库·丘林

Lancer玲珑馆美沙夜

A

CA+BDB中井和哉

珀耳修斯Rider桑格雷德・法恩D+

E+B+

B+A+E~A宫野真守

KOHA-ACE

英灵职阶属性

筋力耐久敏捷敏捷魔力宝具

冲田总司

Saber中立·中庸CEA+EDC

坂本龙马

Saber不明不明不明不明不明不明不明

织田信长

Archer秩序·中庸BBBAAE~EX


圣杯战争

编辑

圣杯战争为TYPE-MOON出品的《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等Fate系列作品中出现的概念。围绕着能实现持有者心愿的“圣杯”的争夺战,就是广义上的圣杯战争。[1]

大约每六十年一次,冬木市的地脉中的灵力会积累到足以支撑圣杯降世的量,于是有着无论何等愿望都能立即实现的力量的圣杯便会出现于冬木市。[1]

然而得到这一权力的,只能是一组MasterServant。因此立下不成文的盟约,由七位魔术师,带领着各自召唤的英灵,进行一次为了圣杯的所有权而爆发的战斗,最终活下来的胜利者将取得圣杯的所有权——这就是冬木市的圣杯战争。然而,它实质上是爱因兹贝伦家族、远坂家族、玛奇里家族(间桐家族)三家所筹划的,为了到达“根源”而构造的巨大仪式系统。[1]

中文名

圣杯战争

外文名

The Holy Grail War

出    自

Fate stay night/Fate zero

时    间

约每六十年一次

背景传说

圣杯,是源于基督的传说的奇迹之遗物。在基督教圈内,也有颇多追寻圣杯的旅行者们的传说流传着。然后在出现的圣杯被圣堂教会判定为“真”的时候,理所当然会爆发它的争夺战。为了追求作为圣遗物的圣杯而发生的战斗,就是广义的圣杯战争。[1]

关于圣杯

小圣杯

“圣杯守护者”们(4张)圣杯战争的胜利者所得到的奖品,即七组魔术师和英灵所争夺的,有着无论何等愿望都能立即实现的力量的“圣杯”。实际上,不过是保管已死Servant的灵魂的器具,并稳定住“大圣杯”与现世之间魔力通道的成就第三魔法的必要设备。[1]

在第三次圣杯战争之后,爱因兹贝伦家族的人吸取了前几次圣杯战争中圣杯屡屡被破坏的教训,将小圣杯做成了能自由行动的“人造人”(霍姆克鲁斯)。她们都是以“冬之圣女”——羽斯缇萨·里姿莱希·冯·爱因兹贝伦的形象为蓝本造出的,作为圣杯依凭物的“器”,所以她们也被称作“圣杯守护者”或“器之守护者”。Fate/Zero中的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Fate/stay night中的依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都是这样的“人偶”。

大圣杯

构筑于柳洞寺所在圆藏山的地下的大规模魔

《fate zero》里的圣杯

法阵。此阵有着从冬木市的灵脉中汲取仪式必要的魔力,并存储它的职责。[1]

第三魔法

爱因兹贝伦家自古流传的魔法。别名“天之杯”。它是“灵魂的物质化”,即是用来实现真正不老不死从而永生的魔法。[1]

斗争创立

召唤形式

远坂家族所控在制的土地中,有一块名曰“冬木镇”的

“圣杯召唤”的魔力来源

地脉连通着巨大到可以称之为无尽的魔力之源。而为了使用到这些魔力,除了地表这块巨大的魔法阵以外还需要两个必要的条件:将魔法阵打开的钥匙,以及将魔力导出的流管。论及具体的实现,即是集合七个英灵所包含的魔力,以此作为启动魔法阵的钥匙,再将魔力经由圣杯导出。最终,另外的两大魔术师家族也参与到这个计划中来:远坂一族提供地脉;爱因兹贝伦一族制作圣杯;间桐一族开发能够强制命令英灵的令咒系统。

从某种意义上认为可以看作,远坂一族负责构建水库,Einzbern一族负责制造水龙头,间桐一族研发制作可以命令工人打开水龙头的雇佣制度。

也就是说,对圣杯战争而言,只有英灵是必要的,而魔术师只不过是为了让召唤出来的英灵得以附身的道具而已。就算魔术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死掉,只要拥有了英灵的强力的魂魄,计划也能够正常实施。只要战斗发生在冬木镇这个天然的魔法阵之内,那么,败北的英灵就会被圣杯自动回收,被其存储以作为启动连接的能源。

聚于日本

18世纪末的时候,有一批西洋人踏上了日本这块土地。[2]

羽斯缇萨·里姿莱希·冯·爱因兹贝伦(Justeaze Lizrich von Einzbern),玛奇里·佐尔根。每一个都是步行于非常人之道者,亦即是魔术师。在日本,他们为了实行某个计划而行动。那就是圣杯的完成。为什么选择了日本?因为这里是与魔术师敌对的圣堂教会之监视所不能到达的异邦。[2]

随后,他们与日本本土的魔术家族远坂家接触,并一同开始了实现“圣杯”降世,达到“根源”的行动。

创始御三家

职能

家族

土地提供

远坂家族

系统担当

爱因兹贝伦家族

令咒担当

玛奇里家族(间桐家族)

爱因兹贝伦

擅长于炼金术的魔术名家,构筑出冬木市的圣杯战争的系统的御三家之一。实际上是第三魔法使的弟子们制作的人造人。在制作者纷纷离开后,还在为实现制作者的理念继续运行。在贵金属的操作上无比强大。由于在擅长领域的研究上加以特化,因而在魔术战斗的应用这一点上稍有逊色。构筑圣杯战争的系统时,一起创造出小圣杯和大圣杯的就是爱因兹贝伦。启动大圣杯,使用其力量固定前往“根源”的孔,到达“那一边”。为此而被使用的手段,就是爱因兹贝伦家所流传的“第三魔法”。[2]

原本是实现第三魔法的魔法使的弟子们建立的工房。西历元年开始延续。

他们尝试再现师傅的奇迹却也无法靠自己的手实现,作为代替方案的是制作和师傅同样的个体,再由那个个体将魔法再现。

偶然制造出“冬之圣女”羽斯缇萨。但因为是偶然,之后魔术师们无论如何努力也都无法再次创造出与其相同水准的人造人。

几百年后,魔术师们屈服于自身的才能限制,有的离开了城堡,有的了结了性命。

爱因兹贝伦残留下的人造人们虽然被创造者舍弃了,他们的纯粹将魔术师们的理念——为了人类的救济、奇迹的再现而建立的工场继续运作。

以后,爱因兹贝伦制造的人造人都是以羽斯缇萨为蓝本。

冬之圣女”羽斯缇萨(Justeaze)

由第三魔法使的弟子们偶然间被制作出来的人造人。虽然偏离了魔术师们的想法,但她的性能和师傅是同样的。

虽然羽斯缇萨能使用第三魔法,但是成本是非常高昂的。为了救济一个人会花费数年,为了全人类的救济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完成。

因为羽斯缇萨这样的机体即使使用更大的魔术式,也无法一次性拯救多数的人类。将她的魔术回路分解、魔术式置换的人体宇宙——这样的构想即是大圣杯。

200年依然镇座在大圣杯中枢,尽管人格已经消失。[2]

玛奇里

(间桐家族)

擅长于创造使魔的魔术名家。规划出圣杯战争中的使魔即Servant系统、并发明出“用令咒束缚他们”这个技法就是玛奇里的功绩。本来的家名叫佐尔根,不过自从搬到日本就把名字玛奇里(Makiri)换读成间桐(Matou)作为家名。子孙的肉体渐渐失去魔术回路,则是完全衰落的状态。跟圣杯战争设计有关的玛奇里真正的目的是“废绝一切的恶”。换言之,是灭却人类所怀之“业”。他认为这只有藉着到达根源方能实现。高傲不逊,但却能够说是尊贵崇高的光荣理想。不过,这个理想明显已经从玛奇里家的精神中消失了。[2]

玛奇里·佐尔根(マキリ・ゾォルゲン)( 间桐脏砚)

大圣杯的构建者之一。为将“此世所有之恶”、“人类的恶性”全部切除而奉献一生的魔术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于西历1800年造访拥有“第三魔法”的艾因兹贝伦,拉开了冬木市圣杯战争的序幕。为了亲眼看到其将来,不惜把自己的身体变成虫谋求延命。不过,长久的时间侵蚀了他的灵魂。[2]

远坂家族

自古便管理着冬木之地的灵脉的魔术名家。擅长于将力量转移到宝石上。向圣杯战争关系者提供土地的就是远坂。虽然是日本的家系,但咒文的咏唱和仪礼却使用德语。起因是教授远坂魔术的老师是泽尔里奇。还有,远坂家的人具备一种让人困扰的特质,常常在致命的时机上发动的“那个”,用通俗言语来表示的话就是“不留神”。远坂凛之父——远坂时臣,即拜此所赐而失去生命。[2]

远坂永人

设计圣杯战争当初的远坂家家主。师从泽尔里奇的魔术师,梦想借助大圣杯前往“根源”。亦是当时在日本被禁止的基督教之信徒。[2]

斗争过程

流程

1:从地脉吸收魔力

大圣杯从冬木市的地脉中汲取出魔力。若是剧烈地夺取庞大份量的魔力,将会导致地脉的枯竭。因此,必须花费时间慢慢前进。聚集1次圣杯战争所需要的魔力,大约要60年的时间。[3]

2:选定Master

在贮藏了足以召唤七名Servant的魔力后,大圣杯会选出适合成为Master的魔术师,授予“预兆”之痕。候补者们必须迅速开始为召唤Servant的仪式而准备。[3]

选定是有规则和优先度而不是远坂时臣所说的随便选

内心中有强烈要让它实现的愿望(包括潜意识)的人会有非常高的优先度例:卫宫切嗣.言峰绮礼

没有要让它实现的愿望的人不论魔术师优劣、优先度会很低例:卫宫士郎.远坂凛

3:召唤仪式

召唤Servant需要复杂的魔术仪式。作为原型的英灵和召唤者在精神、肉体上的相性自不言说,但最重要的是和英灵具有深切渊缘的触媒。召唤Servant是人力所不能及的仪式,但大圣杯的辅助让其化为可能。[3]

4:大圣杯的接触

当举行召唤仪式时,大圣杯会连接到位于通常时间轴之外的被称为“英灵之座”的场所、探寻出与仪式中所使用到的触媒相对应的英灵。没有触媒的情况下,会随机选出英灵,但召唤者的性格与境遇等也会造成影响。召唤之时,作为与现界的交换,英灵会被强迫“对令咒绝对服从”。[3]

5:为Master刻上令咒

Master之座先到先得,在七名Servant被召唤的那一刻起,剩余的候补者将失去参加资格。并且,召唤成功者将被授予对应于该Servant的令咒。这令咒的力量来源,同样是大圣杯。[3]

6:召唤Servant

召唤成功后,英灵就以Servant的形式现界。此时,会被分配到7个职阶的某个。原则上1个职阶1名Servant。被分配到哪个职阶,则根据作为原型的英灵的特性来决定。

7:Master与Servant契约

作为Servant留存于现世的“凭依”,Master是必要不可缺的。借助主从契约,双方成为圣杯战争的参战搭档。[3]

8:战争的开始

当集齐7组Master和Servant时,圣杯战争就会开幕。直到只剩最后1组之前战争不会结束,还有只要还遵守最低限度的规则“神秘的隐匿”,这场战争中没有禁止使用的手段。暴力、智略、卑劣的陷阱全都被允许。[3]

9:回收Servant的灵魂

被打倒或者失去Master后无法维持存在的Servant的灵魂,会被小圣杯回收、被扣留直到战争终结之时。收集到的Servant的灵魂,将在大圣杯所执行的仪式的最终阶段中完成重要任务。[3]

10:通往“根源”的路

“根源”,那是所有魔术师的目的地,被认为是存在于世界外侧的“万物之开始与终结、记录这世上的一切、作成这世上的一切的神之座”。冬木市的圣杯战争中,将死去的六名Servant的灵魂注入小圣杯,利用他们回归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的力量将世界穿孔,并以大圣杯中积累的庞大魔力来固定这个孔,从而制造出前往世界之外的门。[3]

这就是圣杯战争的真正目的,从系统层面来看,被圣杯可以实现愿望这种鱼饵钓过来的Master们,只不过是Servant所需的凭依,在Servant召唤阶段过去后他们就没有用了。[3]

历次斗争

第一次

约1800年,最初的圣杯战争打响。[4]

最开始时,这第一次的圣杯召唤仪式以“合作召唤”的形式进行的。然而在圣杯打开了与魔力源泉的接连之后,事态却演变成远坂和爱因兹贝伦家族、玛奇里家族相互争夺独占的权力,结果立刻以失败告终。从此三大家族组成圣杯盟约,立下沿用至今的规则,叫来其他的魔术师,然后让他们以圣杯为目的相互残杀——除了自己以外,能够召唤出英灵的魔术师全部都是妨碍者,让他们在战斗中死去就行了——如果一开始抱有的是这样的想法的话,整个运作过程的效率也会更好;而以三大家族的立场来看,能够合法的收拾掉自己以外的魔术师未尝不是件好事。

但由于事先没有正式订下规则,Master作为“参加者”的意识稀薄;另一方面,由于没有后来现在那样的令咒,所以出现从者不服从命令的情况等原因,这次圣杯召唤尚未形成仪式的外形就失败了。圣杯降临地点是柳桐寺。[4]

第二次

约1860年,工业革命后的圣杯战争。鉴于第一次的失败而规划出细节规则才举行的一届。虽然“令咒系统”完成,Master能够随意使役从者,但因诸多原因仪式却以失败告终。圣杯降临地点是远坂府邸。[4]

第三次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举行的一届。帝国陆军和纳粹也围绕着小圣杯掺了进来,以帝都为舞台展开了战斗,但因小圣杯被破坏而失败。圣杯降临地点是冬木教会。大圣杯被通过小圣杯吸收安哥拉曼纽污染。因此圣杯发生了决定性、根本上的变质。虽然这次圣杯战争是“作废比赛”,但“大圣杯的污染”这一结果继续为下届以后的战争带来影响。[4]

第四次

约1990年,已被小说化的《Fate/Zero》的时代。言峰绮礼卫宫切嗣远坂时臣他们所参加。具体情形请参看Fate/Zero词条的相关内容。[4]

第五次

约2000年,由于第四次圣杯战争并没将魔力使用掉,所以使得经过10年的积累冬木地脉又积累到了足以使圣杯降世的魔力,圣杯战争提前打响。

这次战争正是Fate/stay night里讲述的,卫宫士郎等人参加的最后的之战。也是发生了担任监督者的言峰绮礼袭击原本的参加者巴泽特·弗拉加·马克雷密斯,取而代之成为Lancer的Master等等,许多不测事态的一届。[4]

解体

约2010年,第五次圣杯战争约十年后,贵族‧埃尔梅罗二世(本名为韦伯‧维尔维特。第四次圣杯战争的Master之一)造访冬木市,他与远坂家当主一同出马进行大圣杯的完全解体。由於魔术协会策划复兴大圣杯,双方完全对立。在堪比圣杯战争的大骚动后,大圣杯被解体。冬木市的圣杯战争,在此迎来完全的终结。[4]

圣杯的歪曲

圣杯被歪曲

第三次圣杯战争后发生了决定性、根本上的变质。那不是“规则变了”而是大圣杯本身发生变异、受污染、彻底歪曲掉了。弱小并在战争初期就被击倒的第八职阶”Avenger“从者安哥拉·曼纽(Angra Mainyu)。其灵魂按照规则被吸进圣杯,然后污染了圣杯。[5]

第三次圣杯战争,是因为小圣杯(外表是实际的“杯子”)在战斗过程中被破坏的缘故,从而在没有胜利者的情形下结束的“作废比赛”;但唯独“大圣杯的污染”这一结果继续为下届以后的战争带来影响。被当做会实现胜利者愿望的万能之器的圣杯,其机能在污染之后也仍然健在。可是,那实现方式被加上了无尽的“恶意”。“肆意歪曲地诠释愿望”是小说中恶魔的常规手段。不过讽刺的是,让这个圣杯变成那样子的,正是产生出污染源安哥拉曼纽的人类的恶意。[5]

歪曲的影响

因为圣杯吸进了Avenger,圣杯战争发生了多个的“bug”。其中之一就是“反英雄”的存在。本应无色的圣杯内容物被黑色所污染,反英雄(从世间看来是邪恶,但同时被定义为英雄的人)的存在因此被承认,于是他们也可以作为英雄而被召唤出来了。[5]

被安哥拉曼纽寄生污染之后,“实现胜利者愿望”这一机能并没有改变,圣杯继续运作。它的力量巨大,乍看之下好象没有什么改变。但是那确实已经改变了。[5]

第1点,是实现愿望的方式。愿望往往被朝着恶的方向去解释,往往只以会带来破坏和灾难的形式被实现。其代表例子,就是第四次圣杯战争后那场造访冬木市住宅地的大火灾。[5]

第2点,是不可驾驭性。一旦被解放,大圣杯就会开始流淌出“此世全部之恶(Angra Mainyu)”。唤起灾厄的灾厄,直到毁灭掉理应诅咒的所有人类为止,都会不断散布恶意。[5]

圣杯内蕴藏的黑泥“此世全部之恶(Angra Mainyu)”,也会使Servant反转为叫做“黑化”的恶劣状态。[5]

吉尔伽美什的现界就是这个原因造成的。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最后决战中,吉尔伽美什全身沐浴于自大圣杯流出的黑泥。通常的话,会疯狂而死或是当场被吸收掉吧。然而,他是非同凡响的英雄王,连那股恶也能视若无物,通过泥获得了肉体,并回归到现世。经过此次受肉,吉尔伽美什变得可以不耗费魔力地现界。



英灵

(Fate系列中的概念)


英灵,即是其丰功伟绩在死后留为传说,已成信仰对象的英雄所变成的存在。通常,英灵作为保护人类的力量,被世界所召唤。而人类所召唤的就是从者(Servant)了。

中文名

英灵

说    明

Fate系列中的概念

诞生

虽然说明过英灵是在死后聚集信仰的英雄所变成的存在,但是即使实际不存在。神话、传说等里面的英雄也会通过聚集信仰而诞生。

此外,还有在生前与世界缔结某些契约,以此作为代价而在死后成为英灵的人。在第五次圣杯战争中,哈桑·萨巴赫佐佐木小次郎属于下等的亡灵,美杜莎属于接近英灵的魔物。英灵卫宫(Emiya)和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是与世界缔结契约而成为(或于未来成为)英灵的存在。

成为英灵的存在将从时间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移动到位于世界外侧的英灵之座。

守护者

所谓守护者,是“世界”当做抑止力来使用的英灵。守护者在毁灭世界的主因产生后会被世界所召唤,歼灭主因。毁灭世界的主因也就是人类,守护者在现界后,会把与世界毁灭主因有关的人通通杀掉,保护除此之外的全部人类。由于人类信仰薄弱的英灵会被分类到守护者,与世界缔结契约而成为英灵的人,很容易成为守护者。

抑止力是跟英灵之座不同的东西。是因人类的集合无意识而产生的,为了延续人世而把人类当作奴隷的防卫机构。顺应抑止力之意的人在死后会被当作守护者永远受到使唤。英灵和守护者都是升上了“座”的灵魂,而两者的分别是:英灵是被人们的希望所呼唤,守护者是被人们的绝望所呼唤出来。

仅靠自己创下的功绩或是罪业成为英雄的人不会受到抑止力的束缚。但是无力的人——活著时叹息于自己的无力,追求自己之上的力量的人则会被抑止力所束缚。抑止力是对价契约,把”奇迹”赐与为无力而叹息的人,将那个人暂时塑造成英雄。只要那个人是”对人类的存续有作为”的人,它就会无限量地给予他魔力和机会,当作维持人类历史的道具来使唤。作为代价会把死后临时成为了英灵的灵魂收走。也就是在死后也不会得到救赎的“魂之完成”。

反英雄

反英雄就是其受人憎恨的恶行在结果上拯救了人类、以“恶”将“善”明确化的人,守护者也被包含在反英雄里。纯粹的反英雄并不存在,而“性恶而行善者”程度的也会被当作为反英雄。

英灵卫宫(Emiya)是未来的卫宫士郎以“救赎眼 前无法拯救的数百人性命”之奇迹为交换,与世界缔结契约而成为英灵的存在。因为原本不是被称为英雄的人,在死后没有聚集到信仰,而作为守护者持续着并非所望的杀戮。

召唤

英灵是从时间轴上脱离的存在,他们会在所有的时代被召唤,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

但是能够召唤英灵本体的只有“世界”而已,可惜地人类无法召唤英灵本体,只能召唤作为分身的Servant。

顺带一提,构成Servant的情报(灵魂),在Servant死亡的同时会回到本体的手边,本体可以像阅读书籍一样以记录的方式知晓Servant的行动。

想要召唤他们必须要持有他们生前有关的物品。如召唤吉尔伽美什使用了最古蛇皮、金钥匙。

被召唤为英灵的绝对条件:不论是过去还是未来,只有接受了死亡的人会成为人们的基石。梅林由于尚未死亡,并且已经摆脱了死亡的命运,所以他就算被人当作英雄,也不会作为英灵借出力量。

认识误区

一般“操纵灵体的魔术”(如降灵术和凭依)是借用英灵一小部分力量引发奇迹,例如把召唤出的灵体放入施术者的身体,让其作出某些意见。圣杯战争出现的Servant则是英灵之座上英灵本体的复制品,作为魔术师的使魔听凭使唤。

英雄有其骄傲和尊严,很难服从普通人类的命令,所以圣杯赋予魔术师以三枚令咒以制约从者。每一枚令咒都对从者有绝对命令权。

通常情况下人类召唤出的英灵只是英灵本体的分身,不存在人格,完成任务后便会消失返回英灵之座。在冬木被召唤出的从者由于借助了圣杯的力量,能够将对应的英灵的人格和力量全部复制出来。


从者

死后,升格为超越人的存在的英雄之魂被称为“英灵”。他们通过仪式被召唤到现世,成为可以被使役的存在,即为“从者(Servant)”。[1]

Servant系统是,“创始的御三家”为了圣杯战争而准备,用来把英灵作为Servant来召唤并使役的系统。由此,被召唤的英灵同Master合作,与其他Servant互相厮杀。利用最终已死的Servant们的灵魂回归到“英灵之座”的现象,由大圣杯来固定用以达至根源的“连着世界外侧的孔”。这就是Servant系统的全貌。不过,在至今为止的圣杯战争里,用以抵达根源的孔一次都未试过被打开。每次都发生了某些不测和失败。圣杯战争200年的历史,从魔术的尺度来看也不能说是特别悠久。总而言之圣杯战争是仍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喻做电脑系统的话就像是beta版一样的仪式。这里将会就Servant系统,解说Servant的召唤方法和能力。

“英灵”和“从者”的不同编辑

英灵即是其丰功伟绩在死后留为传说、已成信仰对象的英雄所变成的类似精灵的存在。一般意义上的降灵术只能借用英灵一小部分力量引发奇迹。冬木市出现的从者(servant) 直接和英灵本体连结,被圣杯从英灵之座召唤出来并赋予肉体,作为魔术师的使魔听凭使唤。英雄有其骄傲和尊严,很难服从普通人类的命令,所以圣杯赋予魔术师以三枚令咒以制约从者。每一枚令咒都对从者有绝对命令权。

通常情况下人类召唤出的英灵只是英灵本体的分身,不存在人格,完成任务后便会消失返回英灵之座。在冬木被召唤出的从者由于借助了圣杯的力量,能够将对应的英灵的人格和力量全部复制出来。[1]

英灵的召唤编辑

英灵是从时间轴分离出来的存在,他们会被召唤到所有时代,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但是能够召唤英灵本体的只有“世界”而已,人类很可惜地无法召唤英灵本体,只能召唤作为分身的从者。顺带一提,构成从者的情报(灵魂),在从者死亡的同时会回到本体的手边,本体可以像阅读书籍一样以记录的方式知晓从者的行动。

从者的召唤编辑

首先由御主举行仪式干涉大圣杯,大圣杯从位于英灵之座的英灵本体处借取其情报。将这些情报(英灵最高纯度的灵魂)灌输入“职阶”这个框架里而制作出的英灵分身就是从者了。因为从者是本不该存在于世界上的不稳定存在,所以必须要以御主为依凭,固定住针对世界而言的座标。御主也会担任对从者供应魔力。

举行仪式之际,预备跟想要唤出的英灵有缘的触媒,能够藉此指定召唤出来的英灵。在没有触媒的情况下,会召唤出与御主相性良好的英灵。若是与多位英灵相对应的触媒(例:作为特洛伊战争之标志的特洛伊城门),就会从候补中挑选出与御主相性良好的英灵。

召唤仪式[1]

召唤Servant需要复杂的魔术仪式。作为原型的英灵和召唤者在精神、肉体上的相性自不言说,但最重要的是和英灵具有深切渊缘的触媒。召唤Servant是人力所不能及的仪式,但大圣杯的辅助让其化为可能。

由于召唤本身是大圣杯进行,所以御主无需举行那么大规模的仪式。不过倘若要把战斗推向有利的一方,就必须准备好触媒,慎重地选择召唤出来的英灵。

魔法阵[1]

使用新鲜的血液、水银、溶解的宝石等在地面上刻画魔法阵。召唤之阵,都是由四个“退却”之阵环绕“降灵”之阵组成,是由三大御始家族中的爱因斯贝仑家族创立的召唤系统。

咏唱

发动魔术所必要的动作。咒文的发音自不用说,也包含动作和手势。

以下为基本咏唱咒文[1]

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

涌动之风以四壁阻挡。关闭四方之门,

从王冠中释放,在通往王国的三岔口徘徊吧。

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关闭吧。

重复五次。

只是,破却满溢的刻纹。

————宣告。

汝之身体在我之下,我之命运在汝剑上。

若遵从圣杯之呼唤,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我吧

在此发誓。

我是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

我是传达世上一切恶意之人。

缠绕汝三大言灵七天,

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添加咒文】根据某些特殊的魔术师、特殊情况而额外增加的咒文。

例:远坂家族(远坂时臣/远坂凛)在【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这句咒文后面增加【我祖我师修拜因奥古】[1]

注【修拜因奥古】全名为【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擅长宝石魔术,远坂家族的祖辈远坂永人就是他的弟子。

例:狂化用咒文。增加咒文【使汝之双眼混沌,心灵狂暴。被狂乱之槛所囚的囚徒。吾乃操纵这根锁链的主人———】[1]

例:魔术师们在开战前分阵营的情况下,在【纯银与铁。与基石订定契约之大公。】后面增加宣告阵营颜色的咒文。

黑方:【为之奉献之色为黑

红方:【为之奉献之色为红】[1]

职介编辑

冬木市的圣杯系统在召唤英灵前,会先准备好与英灵相合度高的容器,再从容器中召唤出英灵。这个容器就是职阶。圣杯战争的基本阵容为Saber、Archer、Lancer、Rider、Caster、Assassin、Berserker七个职阶,其中职介saber因为面板均衡被公认为最优秀的职阶。servant由于要隐藏真实身份,所以绝对不会说出本名,称呼从者时不会说真名而是用职介名代替。英灵是没有职阶的,这是Servant独有的特征。

职阶中Saber、Lancer和Archer亦被称呼为三骑士,他们多为存在大量魔法的神代的英灵。因此对魔力极高,现代的魔术师根本无法伤到他们分毫。

Saber

剑之骑士。

符合的英灵自然要有与剑之骑士相称的传说,亦需要魔力以外的能力值为最高等级。职阶能力是对魔力和骑乘。另外,符合的英灵大多有着瞬间攻击力优秀的特长。[1]

Lancer

枪之骑士。

苛刻的符合条件仅次于Saber。全体能力值必需优秀,加之特别是敏捷要高。理所当然的,擅长于活用枪击范围和速度的一击脱离战法。包含了很多出身骑士的英灵。

Archer

弓之骑士。

以宝具的强大为特长的职阶,条件并非能力值的高低,而是具有强力射击武器,或者与射击武器有关的特殊能力。作为侦察兵的适应性也很高,除拥有作为骑士的对魔力之外,还具有单独行动的职阶能力。

Rider

骑乘兵。

具有与某些乘坐物(不只限于生物)有渊源的传说的英灵符合此职阶。虽然能力值倾向于比三骑士要低,但是这能以传说中描述的坐骑的性能补救。职阶能力除了对魔力外,还拥有非常高等级的骑乘。

Caster

魔术师。

符合条件也只有魔术的能力值达至最高等级。由于其特性,符合的英灵的战斗能力都较低。而且从者大部份都具备对魔力的职阶技能,所以被评价为最弱的职阶。

Assassin

暗杀者。

符合的英灵只有历代的哈桑・萨巴赫,会召唤出其中的某个。全体成员均没有作为英雄的辉煌传说,因此能力值低下。职阶能力是气息遮断,活用此能力的战斗方式将成为救生索。

Berserker

狂战士。

曾在战斗中疯狂的英雄符合此职阶。通常从者能够发挥原始英灵的性能就是理想的状态。但是“狂化”会以剥夺理性为交换,对从者进行超越英灵之性能的强化。本来是强化弱小英灵的职阶。

非正统职介

圣杯战争具有按照从者系统进行自动管理的性质。但不时会有参加者为了取得胜利,采取规则外的行动的事情,结果,右面两位不符合基本职阶的从者,就像系统bug一样地出现了。

Avenger

复仇者。第三次圣杯战争中爱因兹贝伦召唤出的,脱离基本七职阶的Servant。真名为安哥拉曼纽。当初不应该召唤出的,圣杯战争最初的反英雄。他使得圣杯战争和Servant系统发生歪曲,造成之后惨祸的原因。并不是身为神灵的安哥拉曼纽本身,原本是在小村里被负以绝对恶之职责的青年。[1]

职阶的符合条件不明,目前登场的只有“安哥拉曼钮”一个。

Funny Vamp

Fate/EXTRA》中爱尔奎特·布伦史塔德(Berserker)本来的职阶。据说被召唤成这个职阶的话,将会天真无邪地扮演出吸取对方血液的Blood Drinker、夺取对方体力的Life Eater、消费对方电子金钱的Finance Crysis等的,摧毁男人的毒妇(Vamp)。

Saver(Savior)

救济者、救世主。《Fate/EXTRA》的“月之圣杯战争”中登场的Servant。真名为觉者(Buddha),疑似为释迦牟尼。美国版中改名为Savior。

就像命名方式那样,“救世主”才能符合条件的职阶,职阶技能包括【领导力】与下降对手全能力参数的【对英雄】,在全世界范围内有着惊人的知名度,实力在七个正规职阶之上。

Ruler

裁定者。《Fate/Apocrypha》的“圣杯大战”中登场的两名Servant。分别有贞德天草四郎时贞(言峰四郎)。Ruler被召唤的情况粗略分为两种:其一是该次圣杯战争的形式非常特殊,结果为未知数,也就是圣杯判断出需要Ruler的情况;其二是圣杯战争的影响有可能令世界出现歪曲的情况。在死前无愿望的英雄才具备成为ruler的条件。另外,ruler会保留参加圣杯战争的记忆。

此职阶拥有多项特权:能把Assassin的“气息屏蔽”无效化的搜敌能力,搜索极限为半径十公里;掌握Servant真名的技能“真名识破”,并且可以对各个Servant各自行使两次令咒。

Beast

野兽。《Fate/Prototype》中沙条爱歌召唤出的第八名Servant。据说本作中的圣杯是用来构成第八职阶“Beast”的魔法之锅。Beast即是启示录中记载的“666之兽”——头戴着作为“人类业罪与欲望之象征”的王冠的兽。

宝具编辑

英灵所持有的最强的武装,宝具是该英灵的传说里被提及的武装,具有如传说中一样的性能。比如身为亚瑟王的第五次圣杯战争中的Saber,拥有着Excalibur作为宝具。宝具不光是武器,也有是盾牌、装饰品,还有是招式本身的时候。

从者的Status编辑

从者能够将性能表示为Status。其中包含筋力和耐久等被称作能力值的,以及职阶能力、技能和宝具等。各个项目会被套上一个遵照参数规则而定的等级[Rank],让每个项目的比较变得可行了。藉由确认与其他从者的差距,可以把握从者的特征。

在Status界面。除御主和真名外,性别和身高等也包括在Status里面。向敌人隐藏自己的Status,再调查敌人的Status,是从者间战斗的常规。

属性

清楚表示出该从者精神性的Status。表现出他们着重的方针和性格的组合,着重方针有“秩序、中立、混沌”;而性格有“善、中庸、恶”三种类。和魔术师持有的火和风一类的属性是两回事。[1]虽然性格不一致不会产生大冲突,但是方针不同的话,将难以调整从者的意见。方针为秩序的阿尔托莉娅和混沌的吉尔伽美什,即使性格同样是善,意见也经常分歧。

能力值

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和宝具六种类的Status统称为能力值。各个能力值都带有等级,因而能够明白从者的擅长领域、不擅长领域。等级基本上分为A~E,A是能力最为高,E是最低。例如“敏捷:A”和“幸运:E”的美杜莎,能得知她活动敏捷而运气却极端的差。

筋力肉体力量的强度。

耐久能够承受多少伤害。

敏捷敏捷性、反应的速度。

魔力能够操纵多少魔力。

幸运运气的好坏。

宝具拥有的宝具的强度。

参数规则[Parameter Rule]

Status等级的表示规则。存在A~E。EX是别格,表示强到没有比较的意义。用数值来表示等级的话E=10,随着等级的提升而+10。 A+和B+等带有+的能够一瞬间倍化数值。例如C+(30)可以仅一瞬暴涨到60,超过等级A(50)。还有++是变成三倍。B-的话判定上来说是B,但能力而言则是不到B、不如说是C Rank,这样的意思。也可以想成是不安定的数值。

Status等级的表示规则

左右Status的要素

左右从者Status的要素有土地、知名度和御主的魔力三样。土地和知名度指的是,距离英灵在传说中的舞台的土地(文化圈)越近,知名度越高,则越强大。这里所说的“强大”是强度和装备更加接近传说所述的意思。受惠于此,还可能会“追加新的宝具”。如果库丘林是在故国阿尔斯特[Ulster]被召唤的话,还会被附加上城堡、战车(Chariot)、不眠的加护等等吧。还有,在御主魔力强大的情况下,从者也会接近传说所述的强度。

御主的魔力给予Status的影响,简单易懂的例子如曾经成为多位御主之从者的阿尔托莉娅。在魔力路径[Path]不通顺的士郎为御主的情况下,她的能力并不足以称为最优秀的从者。

保有技能编辑

英灵持有的能力。从神性和领导力等天生持有的能力,到魔术和心眼等学习回来的技巧,有各种各样的技能。其中还存在如小次郎的燕返一样具有宝具级效果的技能。

职阶能力编辑

所谓职阶能力,是指附加于该职阶的从者的技能,根据职阶决定能获得何种能力。就像是职阶很适合所设定的能力一样,对起初就满足职阶符合条件的英灵,又再度授予职阶能力以作奖励。

由此,即使英灵完全没有该能力,譬如对魔力,在成为以对魔力作为职位能力的职阶后,也会得到对魔力的能力。不过,由于职阶技能也会受到英灵本体的影响,在原来的英灵擅于该项能力的情况下,等级就会提升;而不擅长该项能力的情况下,等级则会下降。Rider的从者所持有的骑乘职阶能力大体上都是最大等级,就是这个性质的缘故。

对魔力

持有职阶:Saber、Lancer、Archer、Rider

得到魔术抗性的能力。粗略讲就是把同等级以下的魔术无效化。B等级以上的话,即使是大魔术、仪礼咒法等大规模的魔术也无法给予伤害。

骑乘

持有职阶:Saber 、Rider

用来驾驭乘坐物的能力。持有此能力A+等级以上的从者,连幻兽、神兽都可驾驭。不过,乘骑龙种则需要骑乘以外的能力。

单独行动

持有职阶:Archer

御主死亡或是跟御主解除契约后依然可以行动。等级C为一天,等级B则可以现界两天。等级A的话,即使失去御主也能持续现界。

阵地制作

持有职阶:Caster

以魔术师的身份,制造出有利于自己的阵地的能力。虽然魔术师拥有的一般的工房也包括在阵地内,但到达等级A的话,可以制作出超越工房的神殿等级的阵地。

道具制作

持有职阶:Caster

制作出带有魔力的器具的能力。主要的使用方式是制作出魔术礼装。等级A的道具制作,连不死药也可以制作出,尽管是拟似的。

气息遮断

持有职阶:Assassin

断绝作为从者的气息的能力。可以躲过敌对从者的耳目。等级D只有提高隐秘行动适应性的程度,但等级A+的话几乎不会被发现。

狂化

持有职阶:Berserker

以理性作为交换使得各种Status等级提升的能力。随着狂化等级提高,上升Status的种类将会增加。等级B以上是全能力值上升。


职阶



用语出自TYPE-MOON的Fate系列游戏及其衍生动漫、小说作品(如Fate/stay nightFate/hollow ataraxiaFate/ZeroFate/EXTRAFate/ApocryphaFate/strange fake等等)。

职阶基本分为剑之骑士(Saber)、枪之骑士(Lancer)、弓之骑士(Archer)、骑乘兵(Rider)、魔术师(Caster)、暗杀者(Assassin)和狂战士(Berserker)七种。因为职阶不允许重复,一次圣杯战争里所参加的七名Servant,全体都是不同职阶。[1]

英灵是根据其特性决定适合的职阶,进而被召唤为相应职阶的Servant。比如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适合的职阶只有Saber,而在传说中精通所有武器的赫拉克勒斯,则可以成为除Caster外的全部基本职阶。适合多职阶的英灵会成为哪个职阶,是由Master与英灵的相性决定。不过,在召唤Servant时可以额外增加两段咒文,使Servant狂化成为Berserker。[1]

职阶中Saber、Lancer、Archer亦被称呼为“三骑士”,他们多为在魔法大量存在的神代的英灵。因此对魔力极高,现代的魔术师根本无法伤到他们分毫。而Assassin职阶是特殊的,在冬木符合Assassin的英灵只有历代的哈桑・萨巴赫(在冬木市以外进行的圣杯战争并没有把Assassin的位置默认为哈桑)。[1]

各职阶介绍编辑

Saber

剑之骑士。符合的英灵自然要有与剑之骑士相称的传说,亦被要求魔力以外的能力值皆为最高等级。职阶技能是【对魔力】和【骑乘】。另外,符合的英灵大多有着瞬间攻击力优秀的特长。[1]

也有Servant因为宝具的影响而丧失“对魔力”技能。

在正规职阶的原始模板内,Saber的能力值除幸运外是全体最高。

Lancer

枪之骑士。苛刻的合适条件仅次于Saber。全体能力值优秀,并且敏捷必须要高。理所当然,要擅长发挥枪击范围和速度的一击脱离战法。包括很多出身骑士的英灵,职阶技能是【对魔力】。[1]

游戏《Fate/EXTRA CCC》中登场的某位Lancer为特例,她拥有【阵地作成】和【战斗续行】作为职阶技能。

Archer

弓之骑士。以宝具的强大为特长的职阶,条件并非能力值的高低,而是具有强力射击武器,或者与射击武器有关联的特殊能力。作为侦察兵的素质也很高,除拥有作为骑士的【对魔力】之外,还有【单独行动】的职阶技能。[1]

Rider

骑乘兵。具有与某个乘坐物(不只限于生物)有渊源的传说的英灵适合此职阶。有能力值比三骑士低的倾向,不过这能以传说中描述的坐骑的性能补救。职阶技能除了【对魔力】外,还拥有非常高等级的【骑乘】。[1]

目前为止在小说中登场的,最离奇的Rider是“瘟疫”。因为在《启示录》中拥有“苍白骑士”这一模拟人格,而且能够乘风,乘水,乘万物散播而符合条件。

Caster

魔术师。合适条件也只有魔术的能力值达至最高等级。由于这个特性,符合的英灵的战斗能力都较低。而且由于大部份都具备对魔力的职阶技能,所以被评价为最弱的职阶。职阶技能是【道具制作】和【阵地作成】。[1]

也有Servant因为宝具持有召唤能力而丧失“道具制作”技能。

特例:历史上不懂魔术的作家能够胜任这个职阶,可能是因为作家凭借作品能够直接影响后世的传说。这类英灵能力异常的低下,但具备堪称犯规级别的特技。

《Fate/EXTRA CCC》中登场的安徒生为特例,他拥有【高速咏唱】作为职阶技能。

Assassin

暗杀者。符合的英灵只有历代的哈桑·萨巴赫,会召唤出其中的某个。全体成员均没有作为英雄的辉煌传说,因此能力值低下。拥有【气息遮断】作为职阶技能,活用此能力的战斗方式将会成为救生索。[1]

佐佐木小次郎因为被身为Servant的Caster强行召唤,其存在本身就是例外。他虽然是Assassin的Servant,但并不是哈桑·萨巴赫,也不是暗杀者。他本来是没有名字的亡灵,当“佐佐木小次郎”这个实际不存在的人物被召唤时,最接近小次郎传说的存在就只有掌握了燕返的“他”,因而就被召唤了。[1]

在冬木市以外进行的圣杯战争并没有把Assassin的位置默认为哈桑。至今为止已经有武术家、传奇王后以及历史上的杀人魔作为Assassin被召唤的情况出现。

Berserker

狂战士。曾在战斗中疯狂的英雄适合此阶位。通常Servant能够发挥原始英灵的性能就是理想的状态。但是“狂化”会以剥夺理性为交换,对Servant进行超越英灵性能的强化。本来是强化弱小英灵的职阶。[1]

由于狂化增加了魔力消耗量,对Master的负担增大,冬木市的前四次圣杯战争中,Berserker的Master都因为魔力被抽干而丧命,这一点必须注意。另外,Berserker会因为狂化影响宝具的性能,自身原有的技能也可能失去效果。

结合游戏来看,除了“疯狂”以外,“精神异常的人”也具备成为Berserker的条件,这种Servant狂化的等级会下降。

非正统职阶编辑

圣杯战争具有按照Servant系统进行自动管理的性质。但是不时有参加者为了取得胜利,而采取规则外的行动的事情。结果,不属于原定职阶的Servant,就像系统漏洞一样地出现了。[1]

Avenger

复仇者。第三次圣杯战争中爱因兹贝伦召唤出的,脱离基本七职阶的Servant。真名为安哥拉曼纽。当初不应该召唤出的,圣杯战争最初的反英雄。他使得圣杯战争和Servant系统发生歪曲,造成之后惨祸的原因。并不是身为神灵的安哥拉曼纽本身,原本是在小村里被负以绝对恶之职责的青年。[1]

职阶的符合条件不明,目前登场的只有“安哥拉曼钮”一个。

Funny Vamp

Fate/EXTRA》中爱尔奎特·布伦史塔德(Berserker)本来的职阶。据说被召唤成这个职阶的话,将会天真无邪地扮演出吸取对方血液的Blood Drinker、夺取对方体力的Life Eater、消费对方电子金钱的Finance Crysis等的,摧毁男人的毒妇(Vamp)。

Saver(Savior)

救济者、救世主。《Fate/EXTRA》的“月之圣杯战争”中登场的Servant。真名为觉者(Buddha),疑似为释迦牟尼。美国版中改名为Savior。

就像命名方式那样,“救世主”才能符合条件的职阶,职阶技能包括【领导力】与下降对手全能力参数的【对英雄】,在全世界范围内有着惊人的知名度,实力在七个正规职阶之上。

Ruler

裁定者。《Fate/Apocrypha》的“圣杯大战”中登场的两名Servant。分别有贞德天草四郎时贞(言峰四郎)。Ruler被召唤的情况粗略分为两种:其一是该次圣杯战争的形式非常特殊,结果为未知数,也就是圣杯判断出需要Ruler的情况;其二是圣杯战争的影响有可能令世界出现歪曲的情况。在死前无愿望的英雄才具备成为ruler的条件。另外,ruler会保留参加圣杯战争的记忆。

此职阶拥有多项特权:能把Assassin的“气息屏蔽”无效化的搜敌能力,搜索极限为半径十公里;掌握Servant真名的技能“真名识破”,并且可以对各个Servant各自行使两次令咒。

另外在手机游戏《Fate/Grand Order》中将出现其他的Ruler,如南丁格尔。

Beast

野兽。《Fate/Prototype》中沙条爱歌召唤出的第八名Servant。据说本作中的圣杯是用来构成第八职阶“Beast”的魔法之锅。Beast即是启示录中记载的“666之兽”——头戴着作为“人类业罪与欲望之象征”的王冠的兽。

Shielder

FSN最初没采用的持盾阶职”Shielder”在《Fate/Grand Order》中启用。

争议的职阶

以下职阶有时不被承认,此处仅简要列出。

Monster

两仪式在PSP游戏《Fate/EXTRA》中作为隐藏首脑出现。被藤村大河称为「无差别级的奇怪东西」(战斗中名称显示为Monster),并非本人,而是「无垢识」以两仪式的样貌出场。

Moon Cancer/Game Master

月球癌细胞/游戏主持者。Fate/EXTRA CCC中,BB的职阶。

Alter Ego

Alter Ego是哲学用语“他我”的意思,Fate/EXTRA CCC中也是BB的分身(Ego)的称呼。Alter Ego是从不完全的复制形式中诞生,由于她们想要弥补当中的缺损,因而获得了不同于BB的独自的自我意识。Alter Ego天生拥有名为id_es的特殊能力,是在违法改造下,从既有的技能变质、强化而成,其表现出了Alter Ego的精神性质。

Heaven's Hole

Fate/EXTRA CCC中杀生院祈荒吸收了Passionlip、Meltlilith、BB和樱,并通过Moon Cell和安徒生的宝具成长为魔人“随喜自在第三外法快乐天”。

Launcher,Gorgeous与Idol

均可视为Fate/EXTRA CCC中的官方吐糟。

Player

Fate/strange fake》中出现的职阶。用来弥补缺失掉的Saber职阶。

无职阶

吉尔伽美什在《Fate/Extra CCC》中作为无职介召唤的gilgamesh。

Keeper

第八从者吉尔伽美什,最初他的职阶不是Archer,而是(Key) Keeper。就像宝具是锁匙那样。


魔术协会

能够粗略地分为3个部门。这被称为三大部门。

1.“时计塔”。

被当成是现在的协会本部的部门,存在于英国的伦敦,大英博物馆内部。时计塔这个名字,与那座大笨钟有关。比其他部门新,其历史大概是2000年。创立于西历元年,作为最新的研究机关得到成长与发展。

2.“阿特拉斯院”。

存在于埃及的阿特拉斯山脉的部门,别名称为“巨人之地窖”。也是炼金术师聚集的研究组织,同其他部门相比,也是贯彻着算是很彻底的秘密主义,因此详细不明。

3.“彷徨海”。

是彷徨于北大西洋的巨大山脉其本身,也被称为“移动石柩”。组织内部没有一般的上下关系,被认为不像时计塔般期望着“魔术更进一步的发展”,但其真相不明。

以上的三部门同心合力,运营着魔术协会……这是场面话。这三部门老早就不太进行交涉。虽然不是敌对关系,不过三者的想法都不相同,考虑成它们有着相当大的隔阂也没关系吧。

还有,除魔术协会以外日本、中国、中东等各地域也存在着管理神秘的组织,但由于思想不同而没有公开的交流。

魔术协会的魔术师们

除掉像卫宫士郎那样的例外,魔术师通常都所属于魔术协会。名门出身的远坂凛不说也罢,本来属于圣堂教会言峰绮礼,也以派遣的形式在魔术协会设有户籍。话虽如此,协会的魔术师并非一条心,这看『Fate/stay night』也一目了然了吧。

魔术师全都抱着“到达根源”这个共同目标。不过那是指,自己一个人能够到达就可以。因此,协会内部化成了成员们间对立与策谋、疑惑与敌意的漩涡。

魔术的最高学府“时计塔”

时计塔现在可以说正是魔术协会的中枢其本身,它以伦敦的大英博物馆作为据点。全世界的魔术师聚集,并于此日夜刻苦钻研魔术,同时也为了拉下其他派系以及竞争权力、获得预算等而鼓足干劲。组织是决不能称为一条心的复杂奇怪的构造,但他们的魔术研究确实是世界最尖端。建筑物地下是以工房和书库起头的,魔术师们的研究区域。当然,它对一般人来说只是“来历正当的博物馆”。它的最深部有着被称为“桥底”的特别区域(牢狱?),幽禁着很多被协会判断为“才能太过突出所以危险”,并被“封印指定”的魔术师。还有,伦敦塔的地下,似乎幽禁着被当成是魔术协会第一灾难话题的“恶灵”ガザミィ。

身为时计塔最高负责人的“院长”,自创立以来经过2000年都是同一个人一直在任,因此被认为是脱离人类的存在。

经营有关魔术的专利权的也是时计塔,远坂家现在的财政,是用至今所存入的专利费来维持。

贵族们(Lord

有多个古老家系君临着魔术协会,不对,是时计塔。他们被称为贵族(Lord),成为了畏怖的对象。 大贵族有三家,亲属大约存在20家,都是在表社会里也著名的名门。贵族家的历史最短的也有500年,最长的超过2000年。从遥远陌生的过去起,他们就埋头于阴谋里面。

巴瑟梅罗[Barthomeloi]

魔术协会的名门贵族。现当主巴瑟梅罗・萝蕾莱[Barthomeloi Lorelei]担任着时计塔的院长辅佐。列席于家系的人其精英意识极为强烈,是藐视着自己家系以外几乎所有人的程度。另外,现当主被看做是“现代最高峰的魔术师”。

埃尔梅罗[El-Melloi]

属于名门阿契波尔特[Archibald]家的学派。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身为贵族的凯纳斯・阿契波尔特以一名Master的身份参战。不过由于凯纳斯突然的战死,阿契波尔特家、埃尔梅罗学派一起遇上将要没落的苦头。其后,基于曾是凯纳斯弟子的韦伯・维尔维特的帮助,家门、学派双方都得以完成复兴。学派由韦伯继承,而他则被称为贵族・埃尔梅罗Ⅱ世。

魔术师的位阶

魔术师,会被赋予与自已的实力相应的“位阶”。虽然最上位被认为是王冠(Grand),但其详细不明。另外,门生中王冠位辈出的时计塔讲师贵族・埃尔梅罗Ⅱ世,不知怎样的似乎仍停留在“四阶级”这个平庸的位阶。

颜色的位阶,与通常的位阶不同,成为特别存在的人会被赋予冠有“颜色”的称号。

最高位是按照颜色三原色的红、蓝、黄。然后,接着是作为合成色的橙、紫、绿、黑。越后者,等级越低。另外称号并没有规定每个颜色只能有1名。只要是伟大的魔术师、拥有特异才能的人,就会慷慨地赋予颜色的位阶。

封印指定的执行者

受到前述的“封印指定”就会被幽禁,行动的自由当然不用说,连魔术的研究也会变得不随心。因此,指定对象当然会拼死抵抗,战斗也在所不辞。为了强制回收受到封印指定的魔术师,教会会派遣出“执行者”。总数大约有30人。

与教会的关系编辑

圣堂教会憎恶魔术。正确来说是他们不想去认同,非“被神选中的圣人”者任意妄为地发挥神秘的力量。

魔术协会与圣堂教会的关系

魔术协会和教会之间虽然有过不愉快,但现在处于停战状态,而且由于担心内部派系的不公正,在监督圣杯战争的时候,会请教会派遣神职人员代为监管。并没有规定说魔术师一定要加入协会,只是有关魔术的东西在协会里都很容易找到,而且在协会里能隐蔽行踪,对于研究魔术来说是相当方便的事情。当然,也有从协会中退出的,例如苍崎橙子


圣堂教会

月世界的两大势力之一,其影响力以西欧圈为中心遍及世界各地。诉说神的爱、救济穷苦及患病的人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但是在它的里侧,存在着完成特别目的的秘密组织。乃是与普通的教会不同,是以“狩猎异端”为目的所建立的大型武装组织。他们不承认恶魔以外的一切异端,绝对不认同与教义相悖的存在。用神秘之技污染神、杀害人类、扰乱世界,还有歪曲掉运行世界的法则――神之真理。这些全都是异端、理应被扑灭的存在。但是,异端的力量庞大。吸血鬼的牙和魔术的子弹,能够轻易地破坏掉人类的肉体。因此教会有着代行者、骑士团和第八秘迹会等强大的“王牌”。虽然对异端采取无为而治,但实际上是以狩猎为主,这与普通的教会所诠释神的教义是相同的。

在血流漂杵的抗争的最后,到了现代终于和魔术协会建立和睦关系(但是不为人知的私斗从未停止)。另外,如果魔术协会是只把“到达根源”当作绝对目标的同业者的混杂家庭,圣堂教会就是拥有相同意识形态的同胞的集团。以“信仰”这个独一无二的羁绊来连系起来的他们无比团结,跟魔术协会那样的内讧和互不信任没有缘分。这就是他们“作为组织的强大”。虽然会因为教义解释的分歧而互相责难,但那不过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理性讨论。

洗礼咏唱编辑

对教会的信徒来说,他们认为魔术是异端的行为,不应学习的东西。不过,若是形式改变为教会流派的魔术――即是“奇迹”――则被允许去学习。那就是被定型化的简易仪式“洗礼咏唱”。

这个仪式,藉着利用“教义”这个普遍性的基盘,使得在世界上的何处都能够发挥机能。它完全没有像其他魔术那样用魔力击碎岩石的物理干涉力,但是对着灵体会发挥出极大的威力。

受到洗礼咏唱的灵体,会因主之教悔而立刻升华,回归到应当身处的“座”。这就是所谓的驱魔、Exorcism。

当颂出Kirie Eleison――拥有「主啊 请怜悯吧」的意思的圣句时,主之圣印会闪耀放光。被这股神圣的光辉所引导,被净化的迷途灵魂,将会被送到理应身处的地方吧。

特殊名词解释编辑

代行者

排除异端的“代行者”,是教会专属的处刑人,为了痛斥吸血鬼、魔兽和魔术师这些“不存在于圣堂教会的教义内的异端”的,纯粹的战斗人员。是亲自兼任执行处刑的任务的“异端审问官(Inquisitor)”。这些人是教会中的佼佼者,能力超群,而且会被赋予“圣典”级武器的权利。有外部的人混在一起,而他们进行的不是驱除恶魔(Exorcist),而是直接葬送恶魔的扑灭恶魔Execution)。虽然无须怀疑代行者们对教会和神的忠义之心,但是人格上脱离世间一般价值观和道德观的人能说是大有人在吧。

第八秘迹会

圣人的遗骸和血液、耶稣受难时的钉、犹大所得到的30枚银币等带有圣性的道具被称为圣遗物。然后为了回收并管理散逸到世界各地的圣遗物而存在的特务机关就是“第八秘迹会”。

“秘迹”是指,在天主教的教义中神所赋予的7种恩惠“洗礼”、“圣体”、“婚姻”、“叙阶”、“坚信”、“告解”、“涂油”,“第八之秘迹”则是指正当教义中“不存在的恩惠”。换言之这也可以说是“违反教义的力量”。也就是说第八秘迹会是,不畏惧以魔术为代表的异端之力、为了回收被隐匿的圣遗物而进行过训练的特殊的圣职者们的集团。

埋葬机关

由教会所拥有的最强人员组成的战斗机关。拥有极大的战斗能力,而且被赋予了即使对方是大司教等级,只要是异端的话就能够立即抹杀掉的权限。

首先,他们被要求的,是能够确实杀掉异端的能力,信仰心和人格都只是第二第三。自然地,组成人员就尽是人格失常者。不过他们的实力,是以人类之身也能与Servant互角的程度。

他们最大的敌人是吸血鬼,尤其是被称为“死徒二十七祖”的最强最古的吸血鬼们。尽管如此,但由于贯彻“实力优先主义”,因此也招致了其中一位二十七祖成为机关成员之一(二十七祖第二十位 梅琏·所罗门)这种离奇事。


魔术礼装

是在TYPE-MOON所创造的世界观里的用语,是魔术师施展魔术时作为支援而使用的道具,也被称为“Mystic Code”或“礼装”。魔术礼装无论机能还是形状都各式各样,但要分类的话粗略分为两系统。一种,是魔术师使用魔术时补助魔力的东西。另一种,是礼装本身有预先设定好的效果,使用时会发挥出那个效果。

和魔术礼装相似的东西,有“概念武装”。这是透过积累起来的历史、传说或仪式等来为道具赋予意义而制作出来的,能给灵魂和灵体带来影响的兵器。

辅助礼装编辑

拥有辅助魔术师施展魔术的机能的魔术礼装。具体来说多是拥有增幅、补充魔术师魔力这类增幅机能的礼装。使用辅助礼装的话,就能够以较少魔力来施展魔术,使用比自己的极限更多的魔力来施展魔术。因此只要是魔术师的话,至少也会拥有一个作为备用魔力槽的辅助礼装以防万一。

由于也会随身携带,所以就形状而言,容易放置在身旁、容易拿在手上的形状较为讨好。虽然也基于魔术师的嗜好,但多是短剑丶短杖丶书本丶宝石和各种装备品等。

AZOTH剑是远坂凛持有的辅助礼装之一。常作为成人之时的纪念品互赠,一般的礼装。

限定机能编辑

相对于辅助礼装所拥有的增幅机能,以礼装单体使某种现象发生的机能称作限定机能。使用限定机能不需要复杂的程序,只要向礼装注入魔力就行。

持有限定机能的礼装,并不像辅助礼装那样对任何魔术都能使用,但由于能得到自己无法使用的魔术效果,而且能够轻易地使用,所以实用性比起程序复杂的魔术本身更高。

虽然英灵持有的宝具由于威力太过差天共地,而且它们来源于传说,被看作与英灵成对,所以受到特别对待,但它们大多都是持有限定机能的魔术礼装。

天之礼服是爱因兹贝伦所流传的魔术礼装。拥有在圣杯战争的最终阶段控制大圣杯的机能。被设计成圣杯的依莉雅穿上它后便成为完全的姿态。

宝石剑泽尔里奇是魔道元帅泽尔里奇所持有,以第二魔法为限定机能的魔术礼装之顶点。能够共有、使用无限并列的平行世界的大源魔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