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花献佛

我第一次见人用花献佛是在光孝寺,广州。毕竟有花城之誉。

光孝寺是南传佛教的圣地,六祖慧能讲经的地方,香火很旺,花礼也很多,善男信女往来不绝,大雄宝殿一侧的诵经殿里甚至有超级多的男女有节奏的一遍遍唠叨“拿摸阿弥陀佛”,也不知道是度己还是度苍生,总之,除了长明灯香火,广州人与西安人的不同在于献花了,所以借花献佛的事,只有广州人干得出来,至于佛前求功许愿之事,倒是南北人不约而同的。

我大学期间走过西安的一些寺庙,比如大兴善寺、罔极寺、香积寺等,现在看光孝寺,明显能感受到不同。

寺院布局上大致相同,进门左右钟鼓楼,正面大雄宝殿,再向后是佛塔,再就是六祖殿,僧院两边隔开。

树木不同,北方寺庙除了冬青树,还有有银杏、松柏,长藤植物。而光孝寺则以参天大榕树为主,不过,光孝寺的植物盆景非常美,宁静而干练,有句话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仁者心动,你把幡去掉了,幡就不动了,寺庙里的绿植盆景就是没了叶子,才岿然不动,让每个角落都充满了禅意。

建筑风格上,虽然都是飞檐红柱金瓦,但是岭南的大殿明显洒脱很多,四面透光透气,差那么一点点庄严,却多了几分悟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