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也刚好喜欢我

在写苏白的时候,我总会不由地想到少年锦时的你,站在青芒树下满脸的青涩。C城被雨洗礼后的天空让我想到两千年前的图腾冲击着的遥远与惆怅。当我们挥别毕业照上的面庞用成熟以分毫不差的速度成长时都忘却了永恒吧,风中夹杂的寒冷,裹紧了风衣,闭上眼,听到纷扰的脚步声,嗯,你还是没有来。

或许我们都渴望所有的重逢都待如初见,但谁曾想站在莫不相关城市的我们都不约而同的学会了不回头。现实里的跌撞使人四处摇曳。年岁里听过不少爱情故事也曾被旁人数次催促的我在感情的简历里仍是一片空白的干净,如果非要添上一笔,那便是让我用年数计算喜欢的他吧。

C城同他的城市一样时常下雨,深蓝色的大伞陪我走在林荫道,听的还是几年前那首熟识于他的歌。落笔至此,我忽然发觉自己很像那只眼望于窗台的小熊一直用诺大的期许去等待鹿干,尽管我比谁都清楚你不会开门,但我还是很想碰碰你的鞋子以表示我的感激。

或许你并不明白,为什么在彼此沉寂多时之后,我又忽然跑来打扰你。

迷茫的时段日记本里写满了你的名字;誓言“我只希望来日的他听到我的消息明白,我青春里喜欢的人除了他谁也替代不了”;同友人诉言“他什么时候回头要我,我定会毫不犹豫地向他跑去”;很想在榜姐下评论失去对一人心动的感觉是“只对他一人长情,其他人都是三分热度”;曾给自己留言“我不想知道他去了哪,我怕我会失了方向”。

书的第一页“X君 你印堂发黑 命里缺我”。

我笔下每一个暗恋的故事都用刚刚好的相遇成全了最后的无疾而终。

我想你一定不知道,我下定决心回来后最相见的人是你。我以为如果我往站台多跑几趟,在你常去的网吧下多路过几次,在繁华地带多转悠几次应该就能碰到你了吧。

可是,清晨暮钟,日落黄昏,我还是没有遇到你。

于是,失望与落空相拥同我袭来。

我曾固执的以为我们会是特别的,可最后谁也无一幸免地落入俗套。对于过往,不同于你的,每一件我都记得。记得我们遭人误会我慌乱的解释;记得我抬头看到三楼走廊满脸明媚的你;记得你从远方唤我的名朝我挥手的模样;记得你同我争论的不悦;记得我走在你身后的自我确定;记得那一场夏雨来的突然 我想给你送伞的心情;记得那天我沿着斑马线努力不回头告诉你那句未说出口的欢喜;记得你问我最近怎样的惆怅;记得你那不留痕迹的话语让我在图书馆忍住不落泪的感动。

往后的日子,也收获了不同于你的关心。只是,我很少很少再会泛起涟漪,好像“感动因少了你的给予而增添了几分苍白”。前几日,同老友帮她人制定“追爱计划”。我说“最好最好下次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你们都挽着另一半的手。而我走在前头想着他”。友人拍了拍我,满脸的担心“哎呀,我主要是想先立业后成家啦”。我欠了欠嘴,不敢深想。

“想被爱的人,全都爱得很英勇”

学校种的樱花树还没有开,油菜花却鲜黄了一片。我穿着跑鞋踏在青石瓦路上,三十二度的篮球场没有你的球号,坐在木椅上看着过往的路人,从未停顿,没有深海浮动的蓝天却让我陷入不符合我年龄的假设。

九个字“如果你也刚好喜欢我”。

如果你也刚好喜欢我,我定会用一往情深的笔尖为你书写诗篇;如果你也刚好喜欢我,我才有资格说“看到你我就想到了永远”;其实很多时候,我也没有一定要非你不可,只是单纯的认为“有你才是爱情应有的样子”

“你喜欢去哪 青岛或三亚”

C城的公交远不如金江的平稳,所以,在没有红灯的阻拦下,我才会误以为右窗外错过的人是你。那天,全国气温骤降,听老友说,你那里多添了一件衣物。今天,C城晴空万里。

写到这我停笔了许久,我一直在想我太过于直白的话语是否会将你我置于尴尬的境地,我的不尚言辞又是否会打扰到了你。嗯,如果打扰到了,那么我同你说声抱歉,你就当看了一个暗恋情深却无果的故事吧。

最后,

愿在繁花殆尽,白纸坊桥的岁月里仍旧能听到你过得好的消息,祝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