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是说说 我只是听听

都说无奸不商 无奸不商。可是在当今社会,在这么现实的社会现象下,谁也不都是实傻瓜。你第一次发奸,人家是上当,第二次再发奸,人家就是经验了。

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

我既没有读万卷书,也没有走千里路。只是蜗在家里,只是认识身边几个固定人,经验少之又少。


我村有一个收银花的都叫她小英。小英是我们村收银花最早的,当时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收银花的。当年她和她老公也是给人家代收。

就像我现在给人家代收一样。我是给其他老板代收的,不是给小英代收。

由于本村里就她一个人收银花,价格都是她说了算,那时种银花的也少。我历来就没种过银花,也不和小英打过交道,也不过问价格。她给人家代收了几年后,自己也开始烤银花了,她现在是老板到今年自己烤银花是第三年。

我是给人家代收才三年。现在种银花的多了,收银花也多了,一个村里有十几个代收点。现在价格小英不能自己定了。

谁一说起小英,都说这女子精的很!都说,那几年人家可挣钱了,村里就她一个人收只要下一点雨就把价格压的低低的,你卖也的卖不卖也的卖,银花又不能当饭吃。这是老百姓常说的。

现在我们几个都商量着价格都一样。我们代收点都愿意价格高点多收点,因为我们一斤就挣几毛钱。老板又愿意压低价格烤干了他们多挣点。但是我们代收点做不了主,老板说了算,呵呵!

小英经常给我说,咱这个街里就咱两点收,咱价格一样了就行了。开始我听了她的话,后来听卖银花的说,你不要听她说的,人家是老板暗里都给客户加着钱呢。后来我就不听她的了,她说我就应一声行行行。

前几天我收的比较多,因为外村人来了都是大数,我也暗里给人家加钱,她见我收的不少,就给我说,“下午你不要给人家收上午的货。我都不要,烤出来不好看”我说,人家那银花没白条,我也不知道是上午的。俺老板没说过收的不好。

就在昨天下午,从来没在我这里卖过的一个本村人,我称她嫂子。背着半袋子银花从小英那边过来给我。我让她把银花倒在盆子里,一看那么多白条。我说,嫂子,你这是上午的银花啊?嫂子说,有点上午的。(一般上午价格低,下午价格高,有的人就留到下午卖)我说,嫂子你捡捡吧。嫂子说,我看不到,我不捡。  也是她那太多,一时半会也捡不好。我说,你看小英能要吗?人家是老板说了算数,我不做主。人家也理解就背走了。

晚上,小英就给我打电话,你为啥不给人家的要了?我说,她那么多白条。小英又说,你得看人。我说,我看人了,俺老板可不看人,俺老板又不知道她是谁,我收了老板得说我。你收了就不一样了,你自己应了就好了,你自己是老板。

(嫂子是村里原班干部的妈妈,现在她儿子也Jql小英不是我们村的,她在我们村租的房子。)

我心想,你是看人。你的眼睛只朝上看,那天你把我自己家的一个婶子的银花说不要就不要了,她拿到我这里,我说没办法挑吧,好几个人把白条捡出来。

唉,怪不得都说同行是冤家。以后你说的话,对我有利的我就听,对我没利的,你只是说说,我只是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