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

一年伊始,很想梳理一下,即使恰逢考试周,也算是给自己一点时间。每个人的现状都是有它的由来的,就像一棵树,每一个枝节每一道年轮都和它的生长过程息息相关。于我而言,一段时间不去想自己的轨迹,就会因为忘记一些自己本想要的东西,从而无所适从。

其实挺不喜欢类似于我想回到过去的想法的,总给人很消极的感觉。但是如果真的非要问自己最想回到哪个时候,长期的话应该是初中,短期的话就是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了。

回忆容易美化很多东西,所以我尽量让自己客观的看待过去。

初中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那是一群非常要好的朋友,即使是现在,即使很久没了联系,依然不需要说什么生硬的开场白就能熟络地开始聊,不会不自在,不会尴尬。

现在想来,初中时候我自己也处于比较理想的状态,对各种东西都乐于接受。沉静适意,愿意为一个方向不辞辛劳而不会觉得无聊不耐烦。那时候很喜欢看书,尤其喜欢民国时期的作家,以至于现在看到有关他们的一些话,都会想起初中学校那个老旧的图书馆。那时候定期的随笔是很好的梳理自己的契机,喜欢记录生活,想和写终归不一样,想更自由一些,而写更确切。我们那时候的的语文老师是个很有想法的人,对生活,对电影,对文学,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不随大流也不故作新奇,爱憎分明,所以听她讲话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尤其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慢慢从不同角度的体会到她之前说的一些话,那样的感觉,弥足珍贵。很庆幸能遇见这样的老师。那个时候我也很乐于拿着自己喜欢的文章和她讨论,喜欢听听她的建议,那样简单而理想的学习方式,现在想起来,居然有点奢侈。

后来到了高中,一些东西出现了偏差。像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很多时候并不那么美好。在人际关系方面,我认识了一些现在仍然很珍惜的朋友,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原因,和很多人的关系止于一道无形的屏障,而且人际交往更多的带给我一种压力,常常不自觉的把很多事情往复杂了想。在学习方面,高一像是经历了一个瓶颈期,像不停上爬又不断下滑的井蛙,在高二的时候想要尽力有个突破,并且为此放弃了在当时看来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最后有了成效,可是现在看来,那和初中还是不一样,心情,心境,都变了,变得压抑,变得功利,变得患得患失。循规蹈矩地做题,上课,对一些耗费时间的东西失去了兴趣,包括记录自己的心情,那其实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过程。生活愈发简单,内心却愈发混乱。也许那个时候,最大的收获就是对亲情有了更深一步的体会,能理解父母在自己失落的时候更深的难过与无措,能从亲情中获得安心与确切,作为后盾,还算安稳地撑过那些晦暗的时光。

高考对那时的我来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玩笑,家人的小心翼翼,每个人表面上不约而同的平静只是加深了那个结果对我的影响。但是现在,已经欣然接受那个结果。短期内想回到的是那个暑假而非高考前,因为不想再重来一次,像是机缘巧合,遇见了自己喜欢学的东西,遇见了自己喜欢相处的人,遇见了自己喜欢待下去的环境。但是想重新安排那个暑假,看更多书,寻找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并且坚持。沉下心看书是一种能力,一种心境,高中以后就很少主动去寻找自己喜欢的书了,忙这种话不知道能不能说服别人,但说服自己还是牵强的。

真实的生活没有结局,只有现状,现在在新的城市,喜欢法语课,喜欢金融,喜欢身边的人,喜欢学校的猫,喜欢植物,想认识很多东西,愿意回忆以前所有好的不好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