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腐败的再认知

image.png

讲到腐败,人们第一时间会想到廉洁,把廉洁当成了腐败的反义词,其实,腐败的反义词,更有可能是新生。过于强调廉洁,似乎又走向了一个极端,让人变得偏激。

一个有机体中,自然有腐朽衰败的力量,也有更新求生的力量,两种力量既矛盾又统一。当腐朽衰败的力量太大,占据上风,把更新求生的力量重重扼制,那有机体就会加速没落,变得衰朽不堪;当更新求生的力量占据上风,蔚然可观,把腐朽衰败的力量限制在有益的范围中,那有机体就会处于生机勃勃中。

明白这个道理,会有很多好处。

不必害怕腐败,腐败是有机体中必然存在的一种力量,若没有它,自然生命就会很麻烦,生命至少无法更新,自然界会堆积不少没有了生机却又无法消解的垃圾,垃圾会和新生的有机体去争夺生存的空间。

即使你有“洁癖”,讨厌腐败的东西,想方设法要消除它们,那也会徒劳。中国的王朝政治家天下,哪一个皇帝不想惩治腐败,给后人一个清明的政治环境,但都无法做到,即使得到了暂时的清明,也奈何不了时间的堆积,让组织中的腐败力量重回主力,去抑制、扼杀了新生的力量,导致王朝无法起死回生。

腐败的力量是有机体的一个组成部分,你可以讨厌它,鄙视它,但终归还是要回到理性上来,回到如何合理利用腐败的宏大命题上来。

与其死死揪着腐败的力量不放,还不如琢磨如何去发展壮大出新生的力量。

一个组织,如果没有足够的激励机制去激发新生的力量,那再怎么去抑制腐败,也是徒劳。就像一个生命,没有良好的免疫系统,各种细菌所合成的腐败力量就会给生命带来巨大的危害。

甚至可以这样说,我们需要腐败,没有腐败的世界是不堪设想的,只是,我们更需要新生,必须让新生的力量大于腐败,否则,生命就缺少了生机,会走向速朽。

生命组织的腐败盛行,一定是免疫系统出了大问题,缺少或没有了抑制腐败的力量。

人事组织的腐败盛行,一定是激励制度出了大问题,而激励制度的设立,又是最高领导层的事,能不能制定出切合现实的实用有效的激励制度?制定出来了之后,又能否身体力行?子帅以正,孰敢不正?

另外,越是营养丰富的地方,腐败的力量越是容易滋生,贫瘠之处,反而更容易滋生出新生的力量,当然,其中也有个临界点的问题。

不必害怕腐败,上帝造世界,自然会安排足够的新生与之抗衡,我们只要呵护住新生力量,腐败就会有边界极限!

扼制腐败,就个体生命而言,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养浩然之正气”了,正气进一寸,邪气退一尺,正气大行,生命就会焕然一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