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了的一辈子

“李新安,你能不能不要每天不是捧着手机就是抱着电脑啊?!”

刚吃完饭,我的丈夫——李新安,就是斜躺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一放下碗,便拿起手机。那部旧的4s是我前几年淘汰下来的,没烂但是也很旧了,那么小的屏幕,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看的那么起劲。看着他在沙发上玩手机,女儿也心安理得地坐在一旁看电视。我原来让她去练琴的话就像耳边风一样,一吃完饭就被刮走了。被他这样带下去,我女儿都要废了!

我自己已经嫁了个这样的废人,我女儿可不能再被带废了!

“李新安,你听没听到我说话?!”

男人只是抬了下眼皮,懒懒地应了一声,“我不玩手机干什么。”

听到他这懒没气的声音我就来气,“你玩手机,雅雅也跟着看电视,她还要不要练琴了?”我转过头,对着女儿说,“雅雅,回房练琴去。”

女儿的房间是我们家最大的卧室,除了必备的家具,放下一台钢琴,房间的空间还是绰绰有余。从搬到城里来之后,我就从没停过对女儿的培养。钢琴、画画、跳舞,只要女儿能学的东西,我就给她报。每个周末,除了推不掉的事情,其它的时间我都是跟着女儿的培训班在转。

男人站起来,把手机放进裤兜,也不吭声,就这么直直地走出了家门。我知道,他又是去楼上老蒋家了。老蒋是我以前的上司,我们是同一时间搬进这栋楼的。李新安不怎么擅长交往,在这栋楼里,他唯一认识的就是老蒋了。

雅雅看到李新安走了,也乖乖地关掉电视,回到房间。不久,琴声就响了起来。虽然雅雅在练琴方面没什么天赋,练了这么久,这首曲子还是半生不熟的,但是多学一项技能傍身,总是有好处的。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我也没心情收拾餐桌了,等李新安回来收拾吧。

我窝在沙发里,看着手机上不断跳动的微信提醒。我知道,是同学群里正在火热地聊着。前不久,我们刚聚过会。

十年过去了,流逝的不只有时光,还有我们的青春。我们不再是曾经那帮站在同一起跑线的人了,早在我们步入社会之际,我们就已分出了高低。不少女同学嫁了一个好人家,她们的老公如今要不在政府部门身居要职,要不在各大学校当着领导,要不就做着大生意。只有我,嫁了个一无是处的男人,既无官职,也无事业。

我就想不明白,医生这么赚钱的行当,怎么到了李新安的手里,就一文不值了呢?给他开了个诊所,就在小区旁边,每天这么多人,结果尽然不赚钱,还亏钱。每次人家来看病,他要不就是让人家回去喝点热水,要不就让人家回家自愈,说小病不用吃药,吃药反而伤身。要不就给人家开个十几块钱的药,说是吃个两三天就行,不一定非要打点滴,点滴打多了对身体不好。要不就说自己这诊所小了,看不了,让人家去大医院,免得耽误了治疗。这一个月下来,赚的了什么钱啊,还不够我们一家子吃饭了呢。

看看现在接手诊所的这个医生,就算是个半瞎子,每天里面打点滴的人都坐满了。一瓶点滴就是几十块,一天下来的营业额几千块,都快赚翻了。房子都买了好几套了,连娶不上媳妇的儿子都买了个老婆回来。

唉,要不是当年被学校的老师锁了门,我也不至于到这步田地,我就不会嫁给这个人了。

也怪当年的自己太年轻,怎么就相信了那些假大空的花前月下了,怎么就没早点看清那个人渣的另一面呢。若不是自己轻易地以身相许,若不是那个人渣毫无情面地分手,我又何至于要下嫁给这么一个人呢。若不是嫁给了这么一个人,我又怎么会在同学聚会上那么没面子呢。人家都是车接车送,只有我不仅是一个人去的,而且连个座驾都没有。人家都是几千块的包包随便背,就我像个农村妇女一样,蓬头垢面。人家的孩子都是去的精英学校,就我的孩子是个普通学校的普通班,偏偏连点可拿出来说的经历都没有。

我这辈子已经废了,雅雅绝对不能再步我后路!


星期六晚上,十一点,我打开家门,里面一片漆黑。李新安不在家,雅雅也不在家。估计一个去老蒋家,一个去老郭家了。

李新安就是这样,只要雅雅要出门,他也不管她作业写好没有,琴练好没有,书看完没有,就这么让她出去。而且只要雅雅一出门,他也跟着出门,不喊就不会回家。

我先是给老郭家打了个电话,确认雅雅在他们家玩,麻烦他们让雅雅回家。再打了个电话给老蒋老婆,让她转告李新安该回家了。

临睡前,我和李新安说,“下次我们同学聚会在星期六白天,你去不去?”

男人面无表情地斜躺在床头,看着手机说,“不去。”

我也是有火,每次同学聚会,别人的老公都鞍前马后的,又接又送,说去就去。你李新安凭什么不去啊,“为什么不去?”

“不好玩。”

我压着音量说,“同学聚会就是聚会,哪里有什么好玩的。不都是别人玩什么你就跟着玩就行了吗?而且打牌你又不是不会。”

“我不会。”

看着男人三拳打不出一个屁的样子,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算了,不去就不去。”

第二天,我照常起床送雅雅去上培训班。雅雅也是,越长大越懒了,怎么叫都叫不起。一个女孩子也不爱打扮,这皮肤也是遗传我的,越来越黑了。就只有这身高还能看了点,希望能长高点,千万别像她爹。

小时候的雅雅那么粉雕玉琢的,一双大眼睛骨碌碌地转,简直是人见人爱,现在怎么越长大,反倒没小时候好看了。看样子还得找个时间陪她去买套衣服,毕竟人靠衣装。

在车上,我语重心长地对雅雅说,“雅雅,还有一年你就要上初中了,你自己的成绩你是知道的,如果不好好努把力,是上不了好初中的。以后要少出去玩一点,就算要玩,也和成绩好的那些同学玩。不要老是去郭伟家,郭伟比你小一岁,功课又帮不上你。那个黄贝又爱闹,你别和他们学坏了。”

雅雅没看我,只是轻轻地回了一句好。

我看雅雅听话的样子,只能在心里默默叹口气,以后还是自己带着孩子出去玩好了。雅雅舞蹈培训班的同学,廖子乐,好像就住在隔壁小区。等会去找她妈妈要个微信,下次可以约了一起带孩子出去散步。以后还是要让雅雅多接触一些上层社会的孩子,免得学了坏的习气,以后改都改不过来。

像郭伟和黄贝,成绩也就一般,也没上过什么培训班,每天就是待在家里,最多出去自己学个轮滑什么的。整天就只知道在家里疯闹疯闹的,没个正行。

不行,雅雅还是得换个环境。


古有孟母三迁,现在的我们在高房价的压迫下,想迁也得思虑再三。但是,这一次,我们得迁。

侄子是碧桂园的销售人员,从他那里买房子,不仅可以拿到优惠折扣,还能够让他拿到提成,一举两得。

碧桂园是这座小城新开的楼盘,虽然偏远了一点,但是胜在位置好,背靠山,前环水,风水极佳。而且新的市政府就在旁边,虽然还没使用,但是已经慢慢地在积聚人气。新的博物馆、科技馆等公共设施也在旁边,已经建好开始使用了。这不管在未来的升值空间上,还是在生活环境上,都是极好的。

李新安听我如此这般分析完,还是低着头,随机摇一摇,“我觉得不好。”

我喝了口水,在沙发上坐直了,问道,“哪里不好了?”

这次李新安直起了身子,但是依然不看我,“且不说这房子未来要几年才交房,单看这位置就太偏了。你上班在乡里,我上班也在乡里,雅雅上学也在城的另一边,到时候这交通时间都花去了一大半,每天不知要多早起才能赶得上不迟到。”

“你说的这个问题,我考虑过。我不是有车吗?反正我每天开车上班,我可以先送雅雅去上学,然后把你送去车站坐车,我再自己开车去上班。刚好一路就送完了。而且雅雅上初中之后,可以把她放在学校寄宿,周末回家就好了。”我自信满满地回答着。

李新安并没有被我这个解释打动,仍然摇着头说着不行不行。

这个男人,平时一点主意没有,现在这个关键时刻反倒在这里阻来阻去。这碧桂园房子的指标有多难买,他又不是不知道,肯定是想拖着等指标卖完了,就高兴了。小气鬼!这么多年,家里的钱还不是靠我挣的,管你同不同意,反正我是买定了!

交了定金之后,买房的事算是落妥了,只等房子放售就好了。

我看了眼在一旁耷拉着脑袋抽烟的李新安。这个目光短浅的家伙,也不看看来这里买房的人都是些什么人。普通人家能买得起这里的房吗?尤其是小区里大部分都是小高层楼梯房还有小部分别墅,谁不知道这就是小城高官和富贵人家的集聚区。

以后雅雅的新朋友,肯定都很招人喜欢。


碧桂园的房子迟迟不放售,说是为了建成检测完质量再放售,谁不知道是想等房价涨上去再卖。

下个学期雅雅就要考初中了,看这成绩也不知道能考上哪个学校。一中二中是不指望了,考个十中就行,别考去十三中那种学校我就心满意足了。

最近国家开始出台二胎政策,学校里的女老师都在跃跃欲试,但是一个个毕竟年龄那么大了,还是有些迟疑。不光是身体撑不住,生了以后也没人带啊,这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谁扛得住啊。我只要雅雅争气一点就行,随随便便养两个孩子,还不如用心养一个呢。

寒假照常去我爸妈家里过。五个姐姐一个哥哥,让老娘家里格外热闹。哥哥姐姐们的孩子也都长大了,以前看着那么丁点大的孩子,现在也都有小孩了,真是让人唏嘘啊。

过年也没什么娱乐,孩子们一个个抱着手机和平板,我们大人则开了好几桌。我和大哥、二姐、四姐喜欢打麻将,就凑了一桌。

“大哥,你们家敏敏今年没回来过年啊?”二姐问了一句,顺手打了个东风。

大哥边说边拿牌,“是啊,她家娘的身体不好,今年还不知道初几回来拜年。”

我看着自己手里的牌,怎么还不进字。“她家娘身体怎么了?”

四姐打了个五万,大哥顺手就接了,“碰!”又打了个二饼出来,“说是乳腺癌。你们也知道,她家娘也就她老公一个儿子,负担重啊,现在他们俩连孩子都生不了,没时间没钱。”

“唉,那敏敏也是造孽啊。她家娘还年轻啊,怎么就得了这么个病。”四姐叹息道,“还是三姐好。你看,小时候拉扯三个孩子确实很辛苦,但是现在孩子大了,还是好很多啊。工作才几年,又是给三姐买房,又是带三姐出去旅游。以后啊,就是享福啦。”

“就是,九条。”二姐瞬间就把话题转到了我身上,“老七啊,你还是趁年轻再生一个,以后不仅自己好,你们家雅雅也轻松些。”

我看着牌,这手牌,起手烂,后面还不进字,看样子胡不成了,打个好字给你们好了。“六条。我现在生,又没人照顾,又没人带。而且雅雅又要读初中了,到时候学习更加要抓紧,哪有这个时间啊。”

“爸妈是年纪大了,你可以请保姆嘛,又不是请不起。”二姐说道。

“再说吧。”

孩子又不是我一个人就生得出来的。


雅雅的成绩要上十中实在是危险。听熟人说,如果能拿个艺术类的奖,说不定还可以加点分。我到处打听哪有这种比赛,报了好几个,结果在初赛就被刷下来了。唉,也不知道雅雅这么多年学哪里去了,画画画画不行,跳舞跳舞也不行,练个书法结果到现在字还歪歪扭扭,根本看不得,弹琴还是老样子,就那么几首曲子弹来弹去。人家比赛根本看不上。

今年新兴起了朗读比赛,我让雅雅多看看电视里的节目,比如朗读者什么的,结果第一关普通话就被刷下来了。平时我们交流都是用普通话,我连方言都不让她说,怎么就被刷下来了!我去质问主办方,结果人家给我听了其它孩子的录音,确实比雅雅好很多,一点口音都没有,非常标准。早知道就再给雅雅报个朗诵班了,谁知道这朗读比赛还会火起来啊。

没办法,最后还是参加了一个画画比赛。我让雅雅照着网上的图片自己画了一幅,发给了主办方。这是一个网络投票的比赛,看谁票数高谁就获胜。

我发动了全家所有人一起来投票。刚好是清明节,大家都在家。每个人都在朋友圈里为雅雅拉票,每天光我们家就能投好几十票了,更别说朋友圈里的票数了。不会玩微信的爸爸妈妈也用手机号注册了一个微信,上去为雅雅投票。投票持续了十来天,最终雅雅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了第一名。

我高高兴兴地拿着主办方发的奖状去到雅雅学校,结果老师说这种网络投票的比赛根本不算数。我登时气的哑口无言,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人家规定是这个样子的。只能继续督促雅雅学习,靠硬本事了。

幸好,在最后一个月的疯狂补习下,雅雅的分数刚好上线。能够进十中,但是只能进普通班,进不了尖子班。

不过,这以后高中就不能再留在十中了,得上一中二中啊,不然怎么上好大学。


李新安老爹死了。

我们一家都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回家守孝办理丧事。

李新安还有一个老娘,九十多岁了。老爹下葬之后,老娘的赡养事宜就被提到台面上了。和他大哥商量好,住他大哥家,我们家每月给500块生活费,其它生病或者大事要花的钱,就两家平分。

后来,不知哪位长辈提了一句,以后老娘百年了,这宅基地和房子就归大哥吧。

我疑惑地说,“这宅基地和房子怎么也不可能全部归大哥啊,要分也是两兄弟平分,一人一半啊。”

这时,大家都跳出来说了。反正你们家都住在城里,这村里的宅基地和房子分了也没用。况且你们家就雅雅一个妹子,以后反正是要嫁出去的,分给你们也没人继承啊。以后这建新房子,续香火,还不是要靠你们大哥家。

什么叫我们家就雅雅一个妹子,所以不分地不分房。还不是重男轻女,看不起我只生了一个妹子!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李新安就开口了,“现在老娘还在,说这些事还太早。等到以后老娘过了再说吧。”

之后,我们付了老娘半年的生活费就回家了。

“你怎么也不说两句,什么叫做只有雅雅一个妹子,不能续香火,所以我们不能分地分房子啊。这再怎么说,也应该两兄弟平分啊。谁不知道现在村里要拿块宅基地多难啊,以后这地肯定值钱。以前不值钱的时候,怎么没说分地分房子的事啊,现在地值钱了,就开始说分地的事了啊。”看着李新安又是驼着背窝在沙发里抽烟,我就气不打一处来。“你怎么也不说两句啊,基本的权力也不去争取,以后这地和房子我们还拿得到啊。”

“说了有什么用。而且本来我们也不会回村里住了,这几年都是大哥在照顾爸妈,就当是补偿给大哥就好了。”

“啊,那按照你这么说,你老娘的生活费我们也不用出了呗。房子和地都给你大哥,这生活费我们还出什么啊。”你当好人,那也要有本事啊,钱人家都拿走了,现在房子和地也不要,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啊。“来,来,现在给你哥打电话,把钱还给我们,就说地和房子都给他!”

李新安往后躲了躲,不接我递过去的手机,“胡说什么啊,这生活费是正当给的,怎么能拿回来。”

我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摔,“好,不打电话是吧。那以后这地和房子,我看你拿不拿回来。”


快到期末了,又是考试又是检查,还要上传视频课件去评职称,整个人忙得团团转。

又是一个忙碌的周五,好不容易看完作业,写完报告,已经下午四点了。抬起头,发现思思也还在办公室。

“思思,你事搞完了没有?”我边收拾包,边问道。

“还有一点点。”思思头也没抬的回答道。

“哦,那我先走啦。”我无奈地笑一笑,背着包准备出门。

“欸,欸,等等。”思思站起身挥挥手,大声喊道,“我今天没开车,你等我会,我等会坐你车回去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好。

车上,思思神神秘秘地和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我没开车吗?”

我瞟了眼反光镜,回答道,“怎么了?车被老公开去用了?”

思思下意识地往我这边蹭了蹭,继续低声说道,“不是,是我有了。”

我反应了几秒,才张大嘴说,“天哪,几个月了?恭喜啊!”看着思思平坦的小腹,“我一点都没看出来!”

思思面带笑容地看着自己的肚子,“你不知道的多着呢,学校里好几个女老师都有啦。你呢?你准备什么时候怀啊?”

我轻笑了一声,“我没准备生啊。”随后又无奈地说,“生了也没人带啊。”

思思抬起头看着前方,自信地说,“带有什么难的,请个保姆不就好了。”随后又小声说道,“你知道吗,我们几个一起去查了,都是男孩。你说巧不巧?”

我惊讶地挑挑眉,“真的啊,这也太巧了,现在不是不让查吗?”

思思轻笑说,“花点钱就行了。要是你怀了,我介绍你去做啊。”

我呵呵一声,“我生不生还不一定呢。”


我和李新安商量了,我们再要一个孩子。

但是李新安必须戒烟戒酒,不然我们这个年纪怀上的孩子很有可能不健康。为了孩子的质量着想,一定要保证最好的环境。

偏偏李新安这烟就是戒不掉,不管说多少遍,就是戒不掉。且不说这二手烟对我和雅雅有多不好,就说现在怀孩子,身体不好怎么怀得上,怀上了万一孩子不好呢。自己就是个医生,也不知道多想想。

最近雅雅也是,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初中,就学懒了。每天的作业非要拖到八九点才写,不写到十一二点写不完,怎么说也说不听。而且每天作业都不写就跑去老郭家玩,跟着郭伟和黄贝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一点正行都没有。

今天居然还把他们俩带到家里来玩。我才下班回到家,就看到他们三个在客厅里疯了一样的追来追去。看到我进门,他们三个才停下来。

黄贝和郭伟轻轻叫了我一声,“阿姨。”

我笑了笑,点了点头。

之后,三个人又都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着黄贝手里的手机,也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

我肃声问道,“雅雅,你爸呢?吃过饭了吗?”

雅雅头也不抬就回答道,“爸爸在楼下看棋,没吃饭。”

我看黄贝和郭伟也没有回家的意思,又柔声问他们两个人,“黄贝,郭伟,你们吃饭了吗?”

他们俩也没抬头,继续盯着手机,“还没有呢。”

我继续说道,“那你们俩早点回家吧,不然等会吃饭了,家里找不到你们该着急了。”

黄贝立刻放下手机,就和郭伟一起回家了。

我想了想,还是不妥。又给黄贝妈妈打了个电话,“黄贝妈妈啊,我是雅雅妈妈啊。……你好,你好。是这样的,我们家雅雅今年不是上初中了吗,你们家黄贝也上初中了啊。我想着两个孩子上了初中,这成绩还是得抓紧,以后还得继续考个好高中嘛。……你看,这两孩子在一块,就老是闹。本来我们家雅雅还是挺文静一孩子,这孩子一多,就闹,也不写作业。你看,这多影响孩子学习啊。……恩恩,那就好啊。”

自此以后,黄贝就不来我们家玩了。黄贝不来,郭伟也就不来了,家里清净多了。


雅雅上了初中,我觉得虽然成绩很重要,但是还是要注重素质教育,多方面共同发展。这该上的培训班还是得上,学校里能参加的比赛还是得参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雅雅老是选不上。

我现在又要忙着上班,还要忙着去医院检查,还得好好养身体,根本没时间。于是,打算过段时间去问问雅雅老师,这雅雅怎么就选不上呢。

没想到,我还没去找雅雅老师,雅雅老师倒是来找我了。

“雅雅妈妈,你们家雅雅平时在学校实在是不怎么听话。为人霸道不说,还经常欺负同桌的男生。特别是爱吃零食爱讲小话这一点特别不好,不仅影响自己上课,还会影响同学学习。希望你能够回家之后,对雅雅多教育教育。我知道你们父母工作忙,但是孩子该教育的还是得教育。你看,雅雅进来学校的时候,成绩就不怎么好,现在更加退步了。你们做家长的,还是要多对孩子的学习操操心啊。”

虽然不太认可老师对雅雅的评价,但是我还默默地应了下来,当面顶撞老师以后也对雅雅不好。雅雅平时在家那么听话,怎么可能去欺负别人,晚上回家好好问问。

又聊了一会,在我准备走的时候,老师又加了一句,“雅雅妈妈,雅雅在艺术方面的天赋不是那么高,我建议培训班上一两个就好了,不要上太多,占用太多时间,不仅不利于孩子的学习,也会影响孩子休息,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希望你能够多考虑一下。”

雅雅没有艺术天赋还不是遗传李新安的,除了抽烟,也不知道李新安还会什么。

隔了几天,下班的时候竟然碰到了黄贝妈妈。没想到他们家还在这里租房子住,黄贝都上十中了,也不知道租个离学校近点的地方住。

“哦哟,这不是雅雅妈妈吗?”黄贝妈妈阴阳怪气地和我打着招呼。

“是啊,黄贝妈妈,你们家还在这里住啊?”我笑了笑回答道。

“是啊,这里住习惯了,就没搬了。”说到这,黄贝妈妈像是想起了什么,轻笑了一声,“前段时间我听我们家黄贝说,他们学校中考了,她好像考了全班第五名呢。不知道你们家雅雅考了几名啊?我们家黄贝没去打扰你们家雅雅,雅雅成绩应该提高不少吧?至少比小升初要考的好吧。”

我嘴角抽了抽,实在是挤不出笑来,“恩,还不错,比以前进步多了。没事我就先走了啊。”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次中考吗,我们家雅雅还考不过黄贝啊。

晚上吃完饭,我打算和雅雅谈一谈。一放下碗,雅雅就跑去沙发上躺着,学李新安学了个十成十,真不愧是两父女!看着湖南台的幼稚节目,笑个不停,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

我走过去坐在雅雅身边,看着她说,“雅雅,你们老师找我谈话了。说是你在学校不好好上课,还影响同学,有没有这回事?”

雅雅紧张地看着我说,“没有啊,我……认真上课的。”

“那你怎么还上课吃零食讲小话呢?”

“我……”雅雅眼睛看着地上瞟来瞟去,“上课不好听啊。”

我瞪着眼睛,厉声说道,“上课哪有好听不好听,明明是你自己不认真听,你还有理了?”

“就是不好听,就是不好听。”雅雅大声喊着,跑回了卧室。

竟然还顶起嘴来了!

“雅雅不喜欢学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要逼她了。”李新安在旁边懒声说道。

听到这话,我更是火冒三丈!“到底是不是你女儿啊?说我在逼她,学习不好以后能有出息吗?难道要她以后还和你一样吗?!”

算了,随你们怎么样吧!

我回到卧室,拿出刚从医院拿到的彩超片,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哼,就算雅雅不行了,我还有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呢。

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像我,聪明点,好看点。

不要再被废了。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