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手葬送了一个帝国

我深吸一口气,望着寂静如夜的办公室,每个工位上都已空荡荡,我是最后一个离开这里的人。
我转身开始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然而身后仿佛一下子又热闹起来………"川总,这个需要您签一下字"、"川总,您看看这样可以吗?""川总,有人找您。"……我猛然转身,然而身后依旧空荡荡的,白昼如夜,这一刻,周遭寂静的有点不像话。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五年前,我空降到这个团队,与其说是空降,倒不如说是白手起家。我来的时候,团队不到20人,后来团队在最辉煌的时候发展到200人,而现如今,落寞到只剩下我一个人。短短五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是啊,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一篇

行业红利,把所有问题都掩盖了

五年前,互联网行业刚刚兴起,全民创业成了这个时代的主流。我也加入了创业大军,不过我是被动的。

在某厂奋斗十年的日子里,长期的加班,严重透支了我的身体,虽然十年的时间,换来一个P9的待遇,可是这终究让我觉得得不偿失。而且,P10像遥不可及的梦一样,我想,恐怕在我光荣殉职后才会追谥为P10吧。所以当某创业公司来挖我,许诺一个没有加班的CEO岗位时,我想都没想就卸甲而去。

身在CEO岗位的我,终于有了大权在握的感觉。大刀阔斧,某厂十年的经验,让我能够轻松胜任该岗位,并且权利也给我带来了很多便利。所以,一开始,所有的一切都是顺利的。

我加入的时候,公司总共不到20人,直接向我汇报的有四个人。分管研发、产品、运营、市场,这四个人都是半路出家,尤其是研发部的几位小伙伴,基本都是培训班出身。我觉得没什么,谁不是从无到有,况且有我这个技术大拿做坚实的后盾,在某厂能做到P9也非是浪得虚名。小伙伴们在关键时刻总是会寻求我的帮助,我嘴上抱怨着,心里却很受用,我的价值不正如此吗?能常人不能能,这种虚荣感带来的自我肯定,让我觉得这个老大当的实至名归。

然而随着公司规模的日益扩大,繁重的决断和部门之间的调和,让我有些力不从心。产品觉得研发是白痴,那么简单的用户需求都做不出来;研发觉得产品是神经病,天马行空的用户需求是那么的不切实际。同样运营和市场也是矛盾重重,市场是这样形容运营的:"天上飞的猪"。而在运营那里,市场变成了"一心想要爬上葡萄架的蜗牛,一切总是来不及"。

后来,我慢慢的发现,所有的病因都源于几位部门老大,不能做到反求诸己,管理水平没有提升,推卸责任的能力倒是提升不少。发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刚刚获得A轮融资,公司一切开始向好的方向发展,用户量直线上升。所以,对于内部的问题,在我看来,是发展使然,一切都会随着公司盈利而有所好转。

获得A轮融资的第一年,我们公司就开始盈利了,这在互联网行业是很少见的,也就是那一年,几个部门老大每人得了100万的年终分红,以为这样,所有人便可以死心塌地的共同奋斗了。现如今想来,得到的,已经远远超出了其本身创造的价值。


第二篇

给的太多,我忽略了人性

获得A轮融资的第二年,应该是公司最辉煌的时候,团队迅速壮大,开始拓展新的领域。而就在那个时候,研发出了大问题。

按照前期调研的结果,我们瞄准了共享领域,经过团队大量的调研取证,我们确定开发共享A产品。经过与研发团队的反复确定,该产品计划于十一前上市,研发周期及测试周期共计六个月。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顺利,所有部门齐心协力,每周的周例会虽然还是以推卸责任为主,但已经在实地的去解决问题了。

就在项目进行到第五个月,产品即将进入测试阶段的时候,研发老大,带着几个技术骨干,辞职了。

一切都毫无征兆,我竟不知我这个老大是那么的不得人心,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技术出身的我,无法理解我一手带出来的研发部,竟是伤我最深的。那一刻,我来不及悲伤,联系各企业猎头,重金挖人。最终,产品还是面市了,却比预期的晚了两个月,而在这两个月里,已经有一个类似的共享产品捷足先登,于是我们成了千年老二,那个不被众人记住的老二。

由于那一年,公司重心都放在了共享产品的开发上,因此公司原先的主营业务,表现的并不好。那一年,各部门仍有年终奖,只是比上一年少了很多,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的慈悲了。

俗话说,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互联网行业更新速度如此之快,往往不等我们爬起来,后来者已经踩着我们的背,蜂拥而至。内耗严重,几个部门老大谁也不服谁,刚来的研发老大呆了不到半年就撤了,随后是产品部几位元老。我们还未等到B轮,这闹哄哄的戏就要散场了。

第四年,董事会决定,除了主营业务,其他全部砍掉。看着当初一起奋战的小伙伴,打包着私人物品,一个个走出公司,我心里在流血。我在想,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这是我一手创建的帝国,难到也是我一手毁了这帝国吗?

晚上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迎面走来一人惊讶的喊了一声:"川总,怎么是你?"

他应该是我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没错,那个第一个离开我的人。"川总,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聊聊。"

"川总,您知道我当初为什么离开吗?就是因为那100万年终奖金。那100万年终奖金,让我突然觉得原来我值这么多钱,您知道吗?在您没来之前,我觉得我就是研发白痴,跟了您以后,我觉得自己很牛逼,似乎没有我研发不出来的产品。在共享产品即将进入测试阶段的时候,某厂来挖我,开出的价位是您给的年终奖。因为您给过我那么多,所以我觉得,以我的能力受之无愧,另外,能够进入某厂,也是我这辈子的梦想。"

"哎,我这辈子,就是被那100万害了。进入某厂后,我才知道,我的技术有多烂。某厂您的老东家,您应该知道他们的严苛和严厉,我没过试用期就被刷下来了。后来,我也没脸回去了,现如今在一家小企业做着研发混日子。您知道吗?很多人离职,是因为您给的待遇越来越低了。川总,我给您说这些没有责怪您的意思,我知道您当初是好心,可好心得用对人,另外,别用好心考验人性啊。"

听他讲完,我想起了《天道》里的救世主心理。所有的罪过都是救世主的罪过,是我让他们扒着井沿看了一次天,本质善良的人或将有个出路,目光短浅者只能在小河里游游泳,而心术不正的,则必将走向灭亡。

我终究没有丁元英高明,一年后,我也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最后一个离开的。


一年后的今天,当我读《韩非子传》的时候,看到这样一个故事

一次,魏惠王问一个名叫卜皮的人:“据先生所知,寡人的名声怎么样?”卜皮回答说:“臣听说大王是一个慈惠的人。”魏惠王很高兴,问:“慈惠到什么地步?”卜皮说:“到了快亡国的地步。”魏惠王大惊:“为什么?”卜皮不紧不慢道:“慈则不忍,惠则好施,结果是该杀的不杀,不该赏的乱赏,这样的国家岂有不亡之理?”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而我,便是那个亲手葬送这帝国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年6月5日置顶了自己可见的说说:存够5000块钱就出发去北京一周游。 现在存到三千多了,目标近了。 我很久前的愿...
    梁梁夜色阅读 152评论 0 0
  • 九月,那一年
    Naoko宁苏阅读 48评论 0 0
  • 针对浮动的元素脱离文档流,接下来我们学习上面引入的BFC概念来处理该特性: 针对浮动的元素提升层级半级,我们可以利...
    IUVO阅读 191评论 0 0
  • 说点旅行小感悟。当你旅行回来,别人看你,还是那个你,没啥改变,亲友更甚。但是你看别人,就不同了:怎么可以还是这个样...
    雪中凝阅读 8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