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淡去的年味儿

字数 2055阅读 292

文/龙秀

入夜,满天的雪花迎着灯光,像飞舞的萤火虫,亮晶晶、轻悠悠,静悄悄的飘逸着。望着沸沸扬扬的雪花,豁然间,一股年的味儿扑面而来,一下子袭进肺腑里。

日子过得好快,2018的年仿佛刚过去,2019的年就悄然而至。光阴如指间的流水,一年一晃就从眼前溜过,让心横生些许恍惚。

这油然而生的失落,并非是因为年轮的一年年老去,而是在二十一世纪小康社会的今天,吃腻了大鱼大肉,人们的思想跟着现代化的步伐向前迈进,没有那么多迷信观念。平日里的日常生活,比儿时过新年时的条件还要好得多。而真正到了新年,反而缺少了那时那些有趣的年矩套路,年味儿也越过越清淡。

从前,年的气息非常浓烈,大人们忙年也很繁琐,做什么都有很多的讲究。对孩子的要求也比较严格,不知是何年何月何日何人,批发的一大堆规矩,让千家万户的人,不约而同心甘情愿的去执行。过年的前前后后最起码有个把月都氤氲在欢乐的气氛中。让我这个到了回忆年龄的人很是怀念。

我和所有的孩子一样,都盼着过年。冬季,每到雪花飘零的日子,就预示着新年将至。总觉得那时时间过得很慢,急得我们掰着小脚丫一天一天数,巴望着新年一下子到来。

不光是因为过年有大鱼大肉,能填补缺油的小肚子。穿上崭新漂亮的花衣服,能满足渴求中那颗爱美的小心脏。更重要的是,在那个缺乏娱乐的年代,到处人山人海喜气洋洋热闹了很久,才是我们最期盼的。

随着周边孩子们忽远忽近的小掼炮响声愈加的密集,年也越来越临近。

这时,街头上人们的脚步开始匆忙起来,随处都有摆摊设点的小商贩,人比平时增加了好几倍,放眼望去满世界都是人。

每年从腊月开始,家庭主妇们就像打鸡血一样忙碌着。清洗家里所有衣物和被褥,给孩子们每个人扯上几尺布添件新衣服。

腊月十八,十九,二十这三天,是我们这里传统的扫尘节。人们可能被那个清贫的年代穷怕了,逢年过节祝福语,张口闭口都是“发财”“发财”的。就连扫尘的日子都离不开“发财”二字。地方还流传着一串俗语叫:要得发,扫十八。要得有,扫十九。要得福,扫二十。

寓意着扫去过去一年中的贫穷,希望来年发家致富。扫去往日里的一无所有,希望来年足足有余,扫曾经的忧愁烦恼,希望来年幸福美满。

到了腊月二十三祭灶节,家家都要揣面做祭灶饼,晚上一片鞭炮连天。老人们都说这是送灶老上西天,到大年三十晚,还要恭恭敬敬的用鞭炮声把灶王爷接回家。

祭灶的鞭炮声,也等于给新年拉开了序幕。家里的一切都已收拾停档,焕然一新。相邻的妈妈们开始三五成群的聚集一起,提着篮子到街上大提小拐的购年货。

猪肉是年上的主打食材,计划经济时代,政府按人口发给规定数量的肉票。普通居民们也只有到逢年过节时,才舍得大鱼大肉的吃。平时粗茶淡饭的肚子里人人都缺少油水。买肉时都希望能吃口肥肉。可一头猪就那点肥肉,不是所有人都能吃得上的。还得找熟人走后门,没有熟人,只能随卖肉人赏。

猪肉买好了,过年最大的难题也解决了。包包子,炸肉圆,煎藕饼,做辣胡豆,卤猪头肉,杀鸡,煎鱼,炒瓜子花生。要把买来的生的全部制作成熟的,便于新年吃时不用再忙活。好吃的多的呀!差不多够一家人吃上个把月的。

妈妈天天忙得热火朝天,我也跟在旁边忙活坏了。被那些香喷喷的味儿馋的哟!情不自禁就动起手来,这捏一口那捏一口挨个的吃,不过,也只能尝尝,不给随便吃,直到年三十那天,才允许放开量的吃。

年三十午饭后,父亲和哥哥张罗着把所有门窗都贴上对联。当大红的春联换走了褪色的旧符,各家各户这才显现出欣欣向荣的新年气象。

父亲把家里的每个窗台上,枕头下,都放一两颗葱,空着的锅碗里放两片桂片糕。桌子上放两碟子,一盘放满桂片糕,一盘放满零钱。这是为那些打门槛池讨饭人准备的。还给我们每人发几毛压岁钱,包一小包桂片糕放在床头,大年初一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先吃开口糕。

那个年代没通电,点的是煤油灯,没有电视看,也没有其他事情做,只能早早就上床睡觉,也是为了便于大年初一起早。那一夜,烧再多的煤油也不能灭灯,要灯火通明的亮一夜。

平时父亲从不起早做饭,唯大年初一,他天没亮就起来放开门鞭,下汤圆给我们吃。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初一早我们都吃像乒乓球一样大小的实心汤圆。父亲还规定:新年里不许说汤圆叫汤圆,一定要说汤圆叫元宝。

规矩多得数不清:不许往外倒水,不许扫地,不许倒垃圾,不许拿剪刀,不许拿针,不许睡懒觉……特别不许说话,是最让我们这些孩子憋屈的事。

大年初一大早,我们都会心潮澎湃的早早起床,穿好漂亮的衣服穿,吃过“元宝”,把口袋里装上瓜子花生,就等父亲的一声令下,就像出笼的鸟儿冲出大门。走在外面心情倍爽,有解禁的轻松感。

过了大年初一,再没有约束我们小孩子的那些规矩。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除了崭新的对联还鲜艳的在挨家挨户门口招摇,一切渐渐恢复原状,年里的热闹气氛也渐渐的淡去,我们心中那份火热才开始慢慢降温。

这样快乐的新年,一直持续到妈妈去世。俗话说得好,妈妈在家就在,没有妈妈的家,缺少了一份贴心的温暖。所以,家也不再是家,年也不再是年。

随着如梭的岁月,当年那些这样那样的年规陋俗,如今却变成了一个美丽的乡音乡情,铭刻在人生的时光隧道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龙秀 入夜,满天的雪花迎着灯光,像飞舞的萤火虫,亮晶晶、轻悠悠,静悄悄的飘逸着。望着沸沸扬扬的雪花,豁然间,一...
  • -01- 又要过年了,心里有所期冀着,却又有些索然无味,轻轻掠过的一丝欣喜中略微带着些苦怨和无奈。相反回忆起儿时故...
  •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1、过年的起源 春福齐至,年味正浓。 过年...
  • 很多小孩子在与同龄人玩的时候,都不愿意把自己的东西分享给别人。于是很多家长都想知道,怎么才能让孩子学会分享。 让孩...
  • 之前也接触过mongodb 但是呢 没有系统的学习,今天开始开始跟着【菜鸟教程】开始学 MB是一个非关系数据库,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