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得一二知己,共话桑篱,浮世清渠

1字数 1293阅读 100

无论此生如何,平淡或是颠簸。

我只愿,余生尽处,一席山水,天清云淡。竹色篱屋旁边一丛花架,闲时聊天,喝一杯清茶。得一点惬意,采一缕香色,只与懂我,我亦懂他的知己。

朋友易得,知己难求。

我也有过朋友。或许童年总是许多成年人的梦境,欢乐的,悲伤的,但我记得最深的还是那时的欢乐。

我最远的记忆,是在幼儿园了,本来那时也不是那么在意,只因为去学校里的小店买零食,老板笑问我一句:你和敏儿耍得好哦?

我才记起来,是的啊!脑海里现起了一幕画面:两个小女孩,一个穿着红衣裳,一个穿着橘色衣裳,在教学楼前边的乒乓石台下面玩躲猫猫。

三块石板架起一块石台,俩女孩就在台子下边钻来钻去,笑着喊道:我看见你了!呵呵呵。

我因此就一直记得,敏儿这个名字直到现在还在我的记忆深处,平时不想起,一想起就格外清晰。只是那面貌,终究随着时间的消逝,如风一般消散了。

如这般纯澈的友谊,也只有在儿时才能常常看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蝴蝶飞走了,记忆也远去,留在脑子里的只剩下一道模糊的影子,和一点存在心里的开心的印记。

但,花朵开过后虽会调谢,第二年春天还会绽放出小小的花骨朵,因为生命的香气,另一只蝴蝶会蹁跹而来,她们还是会成为朋友。

慢慢长大,期间会有一些玩伴,陪你跳绳、抓石子、踢毽子……但还是会有你最喜欢的人,你喜欢和她一起走:一起上学,一起背课文,一起交作业,一起去上厕所,一起买零食……放学了,再一起回家――若不同路,便在分岔路口挥挥手,说着,明天见。

但,你认为的朋友,有时候,也许不如她想的那样。分了班,就像两朵花,一朵在温室,一朵在外地,即使只隔一层玻璃,也好像在两个世界。

是啊,圈子不同了。

我去找她的时候,她与新的朋友在一起,说说笑笑。而我,一个人好像第一次晓得了什么是孤寂。突然心里酸涩,眼泪就掉了下来,想停住,却又好像掉不完。

不知道她哪一次碰见我,我问她:为什么你都不和我玩了?她略微诧异:我以为你忘了……然后脸上是没什么事的样子。

后来都长大了,各自从学校飞往不同的地方,她工作了,我那时尚想着去念书,一次上街,又碰见了。她笑着与我打招呼,问我怎么样了。我就说还在家。

她说她在做酒店的前台,工作特别累,有时候顾客还无理取闹,刚开始还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后面时间一长就熟悉了。

我站在她面前笑,也不知道说什么,嘴笨得很,只是看见她,就隐隐想起和她在一起读书的日子了。并暗暗想,她是否还记得呢?可是再想这个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末了说一句:好好工作!

然后就看着她的背影慢慢隐在人群中,我也转身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的朋友是真的,却也只能陪你一段路,末了也只留下一段记忆。再见他时,有许多话想说,却终因时间的隔阂,什么也说不出,又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

但人生那么长,遇到的人那么多,未来的事谁也不能预知,或许能遇到许多新的朋友呢?但新的朋友能成为知己吗?知己即使难求,无论是谁,都是想“求”的。

高山流水,伯牙子期,闻琴音,而知弦意。与一二知己,共渡山水之间,风平浪静时,共赏奇景,惊涛骇浪时,依然携手同行。

末了,花架下,几杯茶,对饮,对着日光,悄然睡去。


头条号:萧萧梅

一名90后,喜欢文字,热爱生活,希望未来每一天都开开心心o(≧v≦)o

喜欢我的文字,就点个小心心*^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