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追踪

字数 4543阅读 96

文/纪榣

——1——

他侧着头吐出了一口在喉咙里涌动了许久的血,扶着墙壁起身,像往常打架完后一样有条不紊地整理好衣领和袖口。

不过,袖口上沾到的几滴血迹使这个略有些洁癖的男人不爽的紧皱了下眉头,但继而眯着眼朝那锈迹斑斑的铁窗望去,一丝阳光打在他满是血迹冷峻的脸上。他抬了抬嘴角,从容不迫地从西装内袋拿出一根烟点着,还好,烟倒是没有变形,一切还不算特别糟。几缕烟在阳光下缓缓蔓延,他吐着烟,一双深邃的褐色眸子聚焦在这个阴冷潮湿的地下室的另一侧,一个体形硕大的男人倒在血泊中,还在微微抽搐着,又几下过去后一动不动。

186的身高不算矮,可跟这个比自己高半个头又浑身是硕大肌肉的壮汉相厮杀,彻底解决上还是会有些吃力。他吸完最后一口烟,烟蒂掉落在积水中瞬间熄灭,又被他一脚踩过。

他沿着石子路回到他停车的位置,对着后视镜擦拭着嘴角的血渍,口腔里依旧充斥着甜腥味。刚刚两小时内发生的事情让他始料不及。彼特打电话把他叫到郊区的这个废弃工厂,可进去后迎接他的是一个拥有职业格斗水准的壮汉,什么也不说就开始动手,招招想要置人死地。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容他细想,一阵爆炸声突然响起,荒草丛生的废工厂瞬间化为一片废墟,火光接天,热浪袭来让他下意识拿手肘遮住了脸。

“哦,见鬼。”他望向熊熊燃烧的残垣断壁,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使他大脑产生了嗡嗡作响的轰鸣声。按照职业经验,此刻他并没有打算打电话问清原因。他了解彼特,这种情况的发生一定是有地方出现了问题。

彼特是他的搭档同时也是他的师父,那老家伙年纪足以当他的父亲,体格也早以不如年轻时壮硕,可那张不显老的脸和健美的身材,和男模站在一起丝毫不逊。还有他那一套对待女人的花言巧语,加上那忧郁深邃的蓝眼睛,用着低沉磁性的嗓音来一句:“噢,宝贝,你今晚美到无可比拟。”立马,女人们争相投怀送抱。这个在女人世界里的凯撒大帝一周钓到的妞比他出生到现在亲密接触的女人还要多。

这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情场高手

他和彼特在为King Moster效力,KM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组织最严谨的军火集团。他们俩不直接接触军火交易,而是为KM进行着至关重要的情报工作,他们能够掌握的消息比FBI要详细得多。此时,他和彼特刚完成一次任务,他们精密筹划下取得的S名单还在彼特手里。

他驱车来到纽约的贫民窟布鲁德肯区,众所周知的混混聚集区,同时各种地下交易泛滥。这里是彼特管辖的地区,里面的混混基本听命于彼特,帮彼特干事。他向彼特栖身的地方走去,街道两边全是头发染着各种颜色,穿着各种奇异夹克,浑身布满纹身的混混,整条街都充斥着叫喊声和嬉笑声。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迈着修长的腿经过时,这些混混紧盯着这个西装笔挺的亚洲人,停止了说话。霎时间整条街的声音逐渐小去,直至消失。他并没有停止步伐,只是根据职业杀手的习惯,嗅到危险气息的同时,在漫不经心的表面下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白衬衫下的肌肉也已经紧绷起来。

“汉克——。”站在前方街头的一个男人朝这边喊道:“你是来自投罗网的吗。”

“杰登,我问问题不会超过三遍,”汉克依旧以同样的速率朝杰登走去,他是彼特的头号跟班,体型中等,对彼特十分忠心耿耿,负责打理布鲁德肯区日常事务:“彼特在哪里。”

“这不是要问你吗,难道不是你把他杀了然后制造的爆炸吗?”杰登拿着手里的枪突然间指向汉克。顿时,周围的混混沸腾起来,拿着手里的长刀和铁棍敲打着周围的金属或是在地上摩擦。蠢蠢欲动着,咆哮声充满了愤怒以及兴奋。

“只是过去了20分钟消息就已经传到这里了?”第二遍,彼特在哪里。”汉克一字一句说完这一句话。此时,他离杰登只有几十米远了,眼里是看不透的冷静。

“看来要送你给彼特陪葬了。”杰登阴着眸子,眼里是无尽的愤怒。汉克也只嗅到了愤怒的气息,这样看来杰登并不知道多少内情:"放心,不会那么便宜你的,兄弟们好好折磨一下他,然后...再送他下地狱。“

汉克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后舒展轻挑着眉,脸上是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说:“看来又要活动一下筋骨了。”他朝四周望去,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睁大了瞳孔,两眼通红带着嗜血的欲望,应该不少人刚吸完可卡因,这样的话解决有些麻烦。

汉克解开上衣扣子,此刻眼神如一把穿透人心的利刃,释放着无形的压迫感,审视着这一匹匹饿狼。就像是被突然扼住了喉咙,原本还兴奋地嗷嗷叫的混混们也感受到了窒息的压迫感,就算现在释放大量的肾上腺素导致丧失了理智,也没有一个人先跨出一步。

“混蛋,你们还在犹豫什么,这家伙杀了我们的头儿!”杰登咆哮地说,像一根导火索,一时间所有混混朝汉克扑了过来。

这里的混混大多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训练,出手也只是靠蛮力乱打,他们年龄都只有十几或二十岁,汉克并不想致他们于死地。

他一个锁喉将第一个冲上前的混混过肩摔摔倒在地,夺去他手里的铁棍,然后一个回旋踢顺势把从后面冲上前的混混踢倒在地,连着撞倒好几个紧跟着的混混。他拿着铁棍灵活地避开他们胡乱劈下来的长刀,以恰好不致命的力道攻击着他们脆弱的部位,铁棍在他手里就像一条吐着芯的蛇,随着主人猛烈攻击猎物。受过将近10年的专业格斗训练,天天游走在死亡的边缘,在这些混混还没有接触到汉克时,3秒已经被撂倒在地。同时汉克也在无声无息地朝站在圈外的杰登靠近,抓准时机,扼住了毫无防备的杰登的咽喉抵在他身后。一时间,攻击十分凶猛的混混停下手,手足无措地盯着杰登,等着他下一步发号施令。

汉克侧着头,低声说道:“我并没有与彼特碰到面,看看你面前倒下一片苦苦呻吟的小子,如果你要坚持这样继续下去,他们就不仅仅在医院躺几天那么简单了,最后一遍,彼特在哪里?或者,你知道些什么。”说着,汉克的手稍稍使了些力。

“好好,你们退下,把受伤的兄弟扶去休息。”杰登通红着脸,像鼓起来的红气球,他摊开手,接着对汉克说:“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没有杀彼特,在今天早上,彼特和我说他要去见你,然后在你来到前20分钟,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你杀了彼特,还发了照片给我。”

汉克松开手说:“照片。”

杰登弯着腰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涨红的脸才恢复几分,从口袋掏出手机给汉克看照片。第一张是他刚跨出废工厂,第二张则是工厂爆炸时的照片。

汉克久久凝视着照片问:”谁发给你的?“

“彼特的侄子。”

“哪里能够找到他。”

“我不知道。”

汉克把视线从手机屏幕又移向杰登,又从眼神中释放寒意。

“好好好,我不确定他在哪,只能说在威尔斯赌场碰到他的几率很大。”杰登避开他的目光,怂了下来。

汉克把手机扔回给杰登,系好西装的扣子,转身离去。

“汉克,我也认识了你那么多年,如果你杀死了彼特,我保证,不会让你活下去。”杰登冲着汉克的背影喊道。

汉克并没有搭话,他知道杰登也不过是忠诚于彼特罢了。走的时候倒是清净了许多,汉克重新把手插进口袋里。可心中的疑虑凝结成云,彼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并没有往最坏的方面之一想,彼特不会背叛他的,不会。

虽然经常要与毒品贩,赌徒,军火商,政客打交道,汉克从最开始入道时他就给自己定了几个原则:不吸毒不贩毒,不上赌桌,不多管闲事,不对老弱病残施暴。

小赌场总是拥挤不堪,夹杂着烟酒味汗味以及女人的嬉笑声,男人的吼叫声,汉克皱着眉,他只想速战速决得到有利消息,这个时候恐怕KM已经知道发生变故,若找不到彼特,S名单下落不明,自己还背上了杀害彼特的嫌疑,过不了多久莫里斯一定会派人抓捕自己,KM的逼供方法他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

威尔斯赌场不过是纽约普通街道上的一家不十分高档的赌场,昏暗的灯光,男人兴奋的叫喊声。听彼特说过他有一个好赌的侄子叫洛根,无意中扫过一眼比特和他侄子的合照,洛根的样子汉克还是能够清晰记得。汉克穿梭在狭小的通道,尽量不让那些光着膀子,面红耳赤,满身酒精味的赌徒碰到自己这件昂贵的Caraceni,去年去意大利执行完任务后被彼特这个花花老大叔拉着一起去订做的,当时彼特天天嚷着,不泡意大利的小妞,不喝意大利的Banfi葡萄酒,不去订做一件意大利的西装,那就真对不起在这个当地男人连汉子都会一不小心撩上的神奇国度了。5000美元的私人订制西装还不算那么血本,那段时间汉克一直这么安慰自己。

在赌场的最中间的桌子前坐着一个满脸胡渣,头发凌乱,穿着一件发黄T恤干瘦的中年男子,似乎刚刚赢了钱,咆哮着将桌上的筹码紧紧环在怀里,像一匹饿了许多天的豺狼,紧紧护住怀里的食物。他两眼布满血丝,却又高度兴奋。汉克在桌子另一边盯着眼前这个男人,虽然跟照片有些出入,但那双与彼特一眼深邃的宝蓝色眼眸汉克不会看错,但外貌和气质上就只有那双眼睛和彼特有相似之处了。

“洛根。”在这个嘈杂的赌场,汉克提高了自己的音调。

洛根头也不抬地说:“干什么,没事别烦老子赢钱。“

“彼特在哪里。”汉克把玩着桌上的一枚筹码,保持着平缓的声音。

“什么?”听到彼特的名字,洛根愣了愣,汉克拿余光偷偷观察着他,听到自己叔叔的名字时,洛根咽了咽口水,右手微抖了一下,继而用很冷淡的口吻说:“我叔叔死了。”

“怎么死的?”汉克紧接着问他,用审视敌人时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洛根,汉克嗅到了他恐惧的气息。

“他...他怎么死的,关你屁事?你他妈谁啊。”洛根一开始结结巴巴但还是一拍桌子站起来瞪着汉克。

“喂,亚洲小子,你想干什么。”一个二头肌发达,胳膊和脖子上纹着龙的光头壮汉穿过人群也站到了桌前,看来是这家赌场的新老板,他双手环抱在胸前,轻蔑地看着汉克。

“私事。”汉克唇齿微启,眼里透露着冷到冰窖的孤傲。他又重新看向洛根,一字一句问道:“第二遍,彼特在哪里。”

“混蛋,你凭什么...”洛根还没说完,汉克把刚进门时在前台顺手拿走的签字笔毫不迟疑地插进洛根左手,把他的手钉在了桌子上。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让所有人来不及反应,几秒过后赌场爆发出了杀猪的惨叫声。洛根左手青筋暴起,五指扭曲,不停地颤抖着,殷红的血从伤口滋出,喷溅在桌子上。

汉克的神情淡然,没有丝毫变化,就好像在插一块土豆般轻描淡写。在他手里,什么都可以成为杀人的武器。

“我没有那么多耐心陪你耗,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右手也废了话。”汉克皱着眉,一天的突发情况让他早已心烦意乱,现在只想快点弄清实情。

“你一个亚洲人敢来砸我的场子?!”赌场老板怒吼着向汉克逼进,汉克头也不转,一伸脚将一把木椅准确无误击中老板的双腿,失去重心的壮汉轰然倒地,压碎了椅子。

汉克从腰间掏出了枪,上了膛对准洛根眉心,此时洛根疼得额头都是豆大的汗珠,嘴唇发白:“最后一遍,彼特在哪里?”

“我真的不知道。”洛根闭着双眼,痛苦地摇着头。其他赌徒看惯了这种场景,都各自干各自的,一小部分的人围观着。

“那你为什么会有照片?”汉克拿着手枪,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边缘,逐步击溃他的心理防线。

“不是我,不是我。”洛根颤抖着,开始苦苦哀求。

“我还没说那张呢。”说着,汉克一下子将签字笔从洛根手心拔了出来,顿时血喷涌而出,而洛根左手已经被贯穿一个血洞,又是一声惨叫:“享受吧,准备右手了。”

“是我叔叔,是我叔叔发给我的。”汉克抬起手还没插下去,崩溃的洛根已经哭了出来,终于松了口:“他叫我发给一个叫杰登的人,并告诉说是汉克杀了他,把消息散出去,过段时间他会给我钱。”洛根断断续续地说,脸已经扭曲到变形。汉克的手停在半空中,第一次晃了神,但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然后,回答我问题。”

“他只是和我说他去一个他想去的国家度个假先,其余我真的不知道了,真的不知道。“

汉克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钟,随后转身离开:“我会再找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函数的扩展分为以下3个部分: 1 为函数参数指定默认值2 函数的 rest 参数3 箭头函数 为函数参数指定默认值...
  • 2017年4月25日,17:31,被要求留下来加班,但又没有任务,目前只是坐等领导开完会回来看有什么吩咐。我经历过...
  • 倪匡 那一对男女从上计程车起,男的就紧搂着女的,女的也紧靠着男的。计程车司机是接触人最多的行业,自然一看就知道,这...
  • 有人说爱情像蜜,可我不信爱情,但我相信,友情像蜜。 你知不知道,刚认识时,你的笑容走进我的心,后来,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