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上一曲行路难

记表姐旺林卖猪肉的故事   

             作者:Tracy  

      “满目繁华何所依,绮罗散尽人独立。泪中有欢笑,笑中有委屈,也借梦,向着光明,我望你。暖我是爱,还我勇气,走出逆境靠自己。人生苦短要努力,不怕那几次三番从头做起。”旺林说,能有今天的这点成绩,全都是因为自己吃得苦耐得劳,比起替人打工自由些挣的钱多点。我们刚开始来到长沙,也经历过百般艰辛,哪种滋味真的是有苦、有泪、有酸,到如今也应该有甜味了。

        我的表姐旺林现住在长沙以卖猪肉为生,她租住在沙湾公园的一个郊区里面,每天凌晨两三点钟旺林和丈夫德金就要起床去屠宰场杀猪拿肉。德金叫上两三杀猪佬一起捉住猪,按倒在特制的的铁架上,用铁钩钩住猪的嘴巴。然后用尖刀刺进猪的咽喉部位,把猪血放出来,血用盆子接着,盆里事先放进冷水打底,加上二两盐。虽然现在很多地方流行用电杀猪,但是电麻死的猪肉不好看,他们还是采用传统的刀杀。屠宰场提供现成的开水,只要付大概二三十块钱,旺林用水桶提着开水往死猪身上仔仔细细烫一遍,用刀迅速把猪毛剔掉。接着德金将猪开膛剖腹,切成两瓣,割下猪头、撕掉板油、切下梅柳、分割前排、分割大骨扇骨和上肉、割下奶脯、砍下猪脚,将猪肚、猪心、猪肠等挖出来。这些内脏往往沾满了猪油猪血,旺林要在水笼头下清洗干净,她还要把猪头和猪脚用开水烫过并刮毛,再用煤气喷头前后左右烧一遍。德金用刀把猪头的皮面分割出来,用劲把猪头剁成两半。完成这些步骤后,旺林夫妇把猪肉搬上三轮车,用布盖起来。(因为猪肉吹风颜色会变得不好看,如果是下雨天就要用塑料薄膜盖住。)屠宰场地上到处都是猪粪,脏得要死,大家都穿着长筒靴走进去,拿到肉回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靴子拿进洗手间洗干净。

       在雨花区五一小学旁边的五一生鲜市场旺林租了个卖肉的摊位,租金一个月五六百块钱,那个地下菜市场环境还算干净。她顶着清晨的寒气穿过好几条大街小巷,把三轮车驶进菜市场,停在摊位旁边。她拿出围裙系上,用刀把三轮车上的猪肉分割成一条条的,然后搬到摊位上:腿肉、排骨剔出来,切成长条摆放在案板上;五花肉切开用特制的铁钩挂起来,铁钩长期浸润猪油通透闪亮;白花花的猪油用透明塑料袋装好放在角落边……忽然发现鲜红雪白的猪肉还挺好看的。案板上面摆放着三块砧板:长方形的面积比较大用来切肉,大圆形砧板用来砍排骨,还有一块小圆形砧板缺了一角。砍刀、剔刀和切刀各一把,用来处理不同的部位。摊位右侧的地上是白色塑料盒装着鲜红色的猪血,前方红色塑料篮子里面装着猪心、猪舌头、猪肠等内脏。右边的不锈钢柱子上挂着经营许可证,上面写着长沙市农产品经营户,姓名李旺玲(应该是旺林),下面挂着自家薰制的腊肉。身后的绞肉机花了一千多块钱,加上电子秤、电风扇,这三件工具算得上她的好帮手。这时有顾客上门,要切五花肉,旺林熟练地给他称好切块,放进绞肉机里面绞碎,用塑料袋装好。接着有顾客要买排骨,旺林拿起事先切好排骨,往砧板上一摔,挥动砍刀,砰砰几下剁成碎块。旺林做人实在,做生意也实在,她不会挖空心思去跟顾客拉家常套近乎,只是本本分分地切肉称肉。遇上省心的顾客,交易起来她会心情愉快;遇上挑剔的顾客,嫌这嫌那她也会心烦。不过为了让上帝满意,她会近量迁就他们,因为要是自己的顾客走到其他摊位去,她心里还是会觉得不舒服的。

        旺林是典型的湖南女子,大大的眼睛,笑容温柔中带着妩媚,有种说不出来的美。每天早晨离家去市场摆摊前,她都会花点时间打扮下自己,漂漂亮亮做生意,顾客心情也会好些。由于卖猪肉的缘故,她一年四季大多时间总是穿衣服,经脏也经洗。赶时髦她也会配带黄金项链、戒指,我常取笑她是暴发户。长期接触猪肉,她双手糊上一层猪油,怎么也洗不干净,手背毛孔粗糙,手掌上满是厚厚的老茧。平日里她用的是小米手机,与时俱进她还学会了发微信。旺林为人仗义,自己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但是对身边的亲朋好友却特别舍得:表妹生病来长沙住院她去探望一拿就是好几百块钱。弟弟在长沙做生意,家里吃的肉和油很多都是旺林无偿提供给他的。

       这些年高校不断扩招,社会上大学毕业生堆积如山,且大部分喜欢赖在经济发达的大城市找工作,造成恶性循环,很多人抱怨找不到理想工作。旺林虽然只是一个唏嘘的猪肉贩子,毕竟也是一份正当职业,收入稳定足以令很多大学生感到汗颜。猪肉是一个传统行业,市场空间大。中国每年的猪肉消费约500亿公斤,就算保守估计按每公斤20元算,年销售额也过万亿。与其他行业相比,猪肉市场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整合,缺少像样的产业化,竞争不强,档次不高,机会却很多。屠宰场用抽签的方式选猪,头天晚上把猪编号,屠夫每户随机抽号,领到自己的猪。抽签只靠运气,运气好能多赚点钱,运气不好一天下来也有可能只是白忙活。有时猪壮一点就卖一头猪,有时选的猪小了,就从抽到大猪的人那里分一腿。一般情况下,一头毛猪分割下来只能有七成的肉,很多时候还不到七成。卖猪肉做的是薄利多销的生意,态度重要,但质量更重要。肉好了,才能留得住客人,才会有回头客。在菜市场卖肉的摊位有一二十家,旺林的生意绝对名列前茅。话说回来卖猪肉也并不一定就能赚钱,如果找不到一个好位置,卖好猪肉,还是会亏本的。猪肉买卖非常琐碎,如果猪肉切得不均匀容易亏本,人多的时候一忙起来也难免会出现计算错误,只能自己吃亏。干这一行久了,猪肉佬都是杀猪卖完了肉,下午回来跟屠宰场结帐,简单方便。

       年轻时候的旺林天生丽质,每天干不完的农活也晒不黑她,她依然眉目如画,肌肤似雪,人见人爱,周围提亲的人她一个都看不上。后来去了一趟广西的姨外婆家,认识了现在的姐夫德金。德金那时长得不高也不帅,没有事业也没有钱,灰头突脸的样子,三十岁还没讨老婆,直到现在都让人费解,旺林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她把德金带回家,姨夫非常地生气,拍着桌子跟她吼,你要是嫁给他,我就跟断绝父女关系。无奈之下,旺林只有把德金带到附近的我家里,我爸妈安慰她说我们觉得这个男人还挺不错的。很多年后我仍然会拿这件事情打趣她,她总是笑着说,这可能就是上天安排缘分吧。德金为人忠厚老实,对她更是言听计从,旺林夫妇结婚多年伉俪情深,在离婚率居高不下的今天,实属难得。婚姻就象穿在脚上的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自己才知道。

       嫁到广西后,为了生计,旺林百般折腾。她开过服装店,白天看店子晚上抽空进货;开日杂店,卖米油酱醋等日杂用品;开皮鞋店,买了机器,自己在家做皮鞋。但是在小地方,人流量不大,生意始终不景气。德金多年来一直卖猪肉,但是当地卖的人很多,一天也只能赚二三十块钱。后来有朋友介绍她去南宁的工地上做事情,她就举家搬迁,但是修工地月工资才八百,旺林夫妇加在一起也只有一千多块钱,吃穿用的都少了,还要养孩子,只能运用以前的储蓄。旺林头脑还算灵活,转到第二个工地后,她仔细思量开始卖饮料:冰棒、矿泉水、红茶绿茶、奶茶等,农民工干体力活太辛苦饮料吃得很多,她总算能挣到点钱。

     工程完工旺林又失业了,旺林打电话给弟弟说我没有事情做,弟弟在长沙高桥做汽车配件生意建议她去长沙。旺林转战长沙借住在弟弟家,开始新的生活。她开内衣店在在金苹果大市场批发然后转卖,干了三个月不赚也不赔。她在马路边摆地摊卖水果,因为卖不上价钱,也没赚到什么钱。后来德金也来长沙,他做回老本行卖猪肉,2008年农历8月14日他从屠宰场拿到一腿肉在一处空旷地叫卖,挣了几十块钱。第二天是中秋节,他又卖了一上午猪肉,比昨天多挣了点钱。那地段在修路,处于自由放任的状态,过了段时间,路修平整了,城管执法人员来了,禁止摆摊。旺林四处考察了一番,发现五一菜市场修缮完工,就在里面租了个摊位。德金却要打游击战,每天用三轮车载着一腿猪肉(通常不足百斤)和腊肉在市场的小巷里卖,来的大多是回头客。卖完早晨那一拔,七点多钟,城管执法人员来检查了,德金就迅速把三轮车开走,沿着高桥大市场一圈一圈地转沿途叫卖。我问为什么不租摊位而要搞得这么麻烦,旺林解释要是同时租两个门面,成本会大大增加,不划算。

       为了摆放三轮车方便,旺林特意租了一套平房,租金每月一千块钱,虽然简陋但是有好几间房很宽敞。家里有两个大型新飞冷柜,用来冷冻卖不完的肉,这些肉对猪肉佬来说是最头疼的问题。通常情况下旺林会送往长期联系的饭店不过要以优惠价卖出,剩下的就用来薰腊肉香肠,要不然花在肉上的成本没法出来。旺林家的腊肉都是自己薰制的,在这件事情上,劳动人民的勤劳和智慧充分体现了出来。德金一有空就会去附近山里砍柴,剁成小块,用三轮车装回来;在水果市场里面捡削甘蔗的皮、桔子皮、柚子皮;从外面的工厂里低价弄来花生壳核桃壳并轧碎;用这些天然无污染材料薰腊肉。将五花肉切成块,细细地抹上盐和酒,烧一炉小火,慢慢薰干做成腊肉。农历立冬之后开始做香肠,将五花肉剁碎或是切成薄薄的小片,多的时候用机子绞碎,放进盐、酒、酱油、五香粉、花椒等,剪下矿泉水瓶口灌进事先准备好的肠衣里面。有太阳的时候就拿到外面晒,阴天就放到家里晾干,用两把大风扇对着吹。腊肉要避开苍蝇,因为如果被苍蝇叮过,担心顾客吃了会中毒。得空的时候也会把没有卖完的猪脚、耳朵、脸皮和猪皮用桂皮和八角之类的调料卤过,用来卖也用来自己吃。

      自从干上卖猪肉这一行,旺林一天也舍不得休息,每年要卖到大年二十九,除夕当天歇业喘口气,正月初八又要开始上班。通常旺林每天卖肉要到中午十二点以后,再急匆匆赶回家吃中饭。有时运气好早早卖完能提前回来,如果当天的猪肉卖得差不多下午就不用去菜场了,但更多时候她在家里休息两个小时,下午三四点还要赶到菜市场接着卖肉。不卖肉的时候她多半在睡觉,因为每天早起,睡眠严重不足,每到中午她连眼睛都睁不开。平时她也没空打牌打麻将,没读书没文化只有做苦事,她总是这样自嘲。平日里卖肉也很辛苦,旺林经常回家头脑昏昏沉沉的,有时也会跟丈夫发脾气,德金体谅她的不容易,挨些骂受点气也总是不吭声。有一回旺林在屠宰场出了意外,烧完猪脚后,她提着一桶开水用来清洗,地上满是猪血她脚下一滑,啪的摔在地上,开水全烫在她的背上,痛得话都说不出。但她还是叫上儿子帮忙坚持去卖肉,下午抽空到去诊所打消炎针,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因为烫伤她背上起了拳头大的泡,那一个多月都只能趴在床上睡觉,每天晚上让儿媳妇帮她擦药。

       旺林结婚早,儿子结婚也早,才刚过四十她就当上奶奶了。辛苦攒下的钱她用来给儿子买房子并搞了装修,为了环保要通风一段时间才能住进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房子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目前没钱添置家俱家电,所以她必须起早贪黑不停地挣钱,才能让家人过上安定舒适的日子。劳动的女人最美丽,我们衷心地希望美好的生活会早日来光顾表姐旺林。

写于2015年,2016年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