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小白你咋不上天(8)

整个房间放满了架子,每一排架子上都堆满了长的奇形怪状的金子,金砖,金块,金条,金啥啥啥,叫不出名字。陶小白预想的是,太好了,晚上叫上清风小仙来偷。一拍脑袋,发现自己真傻。这不是她自家的么,偷啥偷,防贼来偷才是当务之急要做的顶顶重要的大事。

“夫君,你有告诉过别人么”?

陶小白露出从她出生以来最诚恳的表情说道。诚恳是因为她着急,诚恳是因为她心焦。无奈,陈穆这个傻子竟然看不出来,还深情款款的说,“娘子,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接下来那些诸如这类金子你随意摆布,我就喜欢挣钱,就希望娶个娘子随意花之类之类的所谓的情话,陶小白完全听不见。

被金子震惊了的同时,她突然有点良心不安,她陶小白何德何能,能够拥有那么好的陈穆,放心的花他的钱呢?要知道,她花她认为最亲的两个人,清风跟小仙的钱的时候,并不是很容易的。清风总是打着锻炼她的名义,把她打个半死,虽然小仙总是及时救治她,可伤到的地方好了,心却一直痛呢?

她有点不明白对人好的定义是什么,就像她已经不记得清风跟小仙赖以生存的绝招。因为她没有,所以别人有没有已经不重要。那晚她用力推开陈穆,自己在更深露重的屋顶上呆了好久好久,冷的她直哆嗦,冷的她忘记了悲伤。

陶小白忽略了别人对她的好,只记得别人刻意为了她好的伤害,是她的愚蠢所在。没关系,爱她的人依然爱她,也许比以前更爱。

宽大的披风罩在身上的时候,陈穆已经在百米之外的高塔顶上向她望来。陶小白明白,陈穆只是想要关心她,也许陈穆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就在为自己的所做所为而抱歉。陶小白有点歉疚,但是她并不想解释。

紧了紧披风,她知道清风跟小仙定在不远处望着她,有点意识到无端的责怪其实是她自己的错。但是她却不愿意承认,一个拥抱就能化解的疏离,此刻,她不想去做。

夜里睡得很不安稳,有一点暖意挥之不去,守在枕边很久很久。她猜不出那道气息,却莫名让人心安。太阳升起的时候总能让她忘了之前的烦恼,却没注意到那道疲惫而释然的叹息。

“你这样宠我妹,不是太好吧”

清风盘腿坐在屋檐上,吊儿郎当的说教。

“你不是也一样,你媳妇要来哭,我就说你偷窥隔壁庙里尼姑洗澡,哈哈哈……”

“喂喂,妹夫,做人不能这样子,你要想想,我妹可还没过门啊……”

两人边走边过招,越走越远,陶小白看了又开始不爽。死清风,敢勾引我汉子,看我不告诉大姐去。于是乎,被薄雾笼罩的鬼影山庄,瞬间就在清风的鸡飞狗跳中重新被厚厚的阳光笼罩。

陶小白趴在陈穆卧房窗边,看着陈穆熟睡的容颜,只觉得无比满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