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进山搜救,路遇猛虎报恩(十一):虎狼之战(中)

王一枪怀里抱着大黑,顾不上被黑狼咬伤的肩膀,咬着牙迈步往小屋方向跑。大黑伤得很严重,身上的毛发已经被血打湿,一绺一绺贴在身上,王一枪每跑一步都会伴随着大黑的血滴下来。王一枪看见王二推开了小屋的木门,冲跑在前面的两个猎户大声吆喝,急切的声音撕破了宁静的夜空“快点,再快点,狼撵上来了!王二,准备开枪!”

王二听见三叔吆喝自己,手指哆哆嗦嗦放在了扳机上,瞄准狼群随时就要开枪,看见他们身后的十来双碧绿的狼眼,王二的心“咕咚咕咚”急速跳着,几乎要把自己的天灵盖顶开,王二使劲眨了几下眼睛,晃动脑袋定了定神。见跑在前面的两个猎户已经到了门边,王二赶紧靠在一边的门框上给他们让路,两个猎户架着李百草几乎是扑进了门,三个人“噗通”滚倒在地,李百草跟个麻袋一般,直直躺在了地上。

王一枪见两个猎户已经跑进了门,心里多少轻松了一些,正想让王二对着狼群开枪,嘴刚张开,还没说话,后腰上传来一阵剧痛,一只身形壮硕的灰狼斜着嘴巴咬住了他的右肋和屁股!王一枪顿时就感觉脚一软,怀里抱着大黑“咕噜”扑倒在地,旁边的另一只灰狼见状“蹭”跳了起来,张开大嘴朝着王一枪的后颈咬去。

王二这次没有慌,跳起来的灰狼还没开始下落,他就把手里的枪管对准了狼的嘴巴。“轰”一声,伴随着一阵烟雾,灰狼的身体“咚”栽倒在地,脖子上已经看不出脑袋的痕迹,只剩几根筋脉和光秃秃的脊柱。王二在小屋里给猎枪上了足足一倍的火药,别说是狼,熊挨上这么一枪也会立刻变成筛子。

屋里的两个猎户见王一枪被咬住,抽出猎刀连滚带爬跑过来帮忙,王二“轰隆”一枪把两人震得耳朵嗡嗡直响,顾不上这些,两人抓住王一枪的衣服把他往屋里拖。王一枪屁股上的灰狼不答应,死死咬住王一枪的皮肉往后拽,王一枪钻心的疼,可就是不放开抱着大黑的手,身后的三只狼也猛跑过来准备截住王一枪。王二把猎枪往屋里一扔,正砸在李百草脸上,李百草“哎呀”一声大叫醒了过来,以为狼还在身边,四肢使劲扒拉着,嘴里“哇哇”乱叫。

王二没空理会李百草,两手抄起灰狼,大喝一声“全都进去!”两个猎户会意,抓住了王一枪和大黑,带着灰狼一块儿闯进屋里,王二扔下灰狼反身关门,一只母狼已经到了近前,一只前爪伸进了门槛,王二冷笑一声“留下吧!”两只手往中间一使劲,两扇厚实的门板“哐当”对了起来,伸进门的狼爪子“咔嚓”被夹断了。

门外的母狼本来心中正得意,自己可以在黑头狼面前表现一下,哪想到刚把一只前爪伸进门槛,门口的大汉就风一样把两扇木门合上了。母狼还没反应过来,“吭”一下被门板扇在鼻尖上,上颌骨“咔嚓”一声被撞断,骨头的尖茬从鼻梁上方刺了出来,插进了母狼的右眼,血顺着母狼的脸和鼻腔“嗤嗤”喷了出来,门关严的时候“咔嚓”夹断了母狼的前爪,两种剧痛迅速传进了母狼的大脑皮层,母狼“哇哇”乱叫着用另一只前爪使劲挠着门板,“嗤啦嗤啦”在门板上留下横七竖八的抓痕,在门口滚作一团。

身后的十几匹狼本来都跟着猛扑过来,一看门关上了都慌忙停下脚步,母狼身后的两匹狼来不及停下,撞在它身上,又让母狼的伤口受到创伤,发出类似狗的哀嚎。群狼站在小屋周围,张着大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在门前形成一片雾气。

狼群刚站定,听见身后一阵风声,十几颗狼头同时往后看去。巨虎双眼射出寒光,卷席着冰雪而来,血盆大口里喷出一阵阵热气,伴随着摄人心魄的低吼,一个跳跃就冲着黑头狼扑过来。黑头狼看见老虎向自己冲过来,朝天一声长嚎,身边的五六匹大狼围拢过来,俯下身子也作出冲锋的姿态,其余的狼向老虎的两边散去。

巨虎觉得奇怪,平日里狼群见到自己不要说打斗,闻到自己的气味就望风而逃了,这群狼好像并不害怕。老虎没有停下脚步,直直冲黑头狼而来。黑头狼身前的几匹大狼呲起牙迎了上去,老虎举起前掌,对着正冲着自己的一匹灰狼拍了过去,还没等灰狼反应过来,老虎一爪子拍在了狼头上,“咔吧”一声,灰狼的脖子应声而断,一头栽在雪地上,血从狼嘴里冒着热气淌到雪地上,化出一个小窝。

灰狼的死没有让其余的几匹大狼停下行动,它们迅速围拢过来,离老虎最近的三匹大狼张嘴就咬住了老虎的皮肉,老虎两只前爪抱住一匹黑狼,摁在地上甩着头切割着狼的肚子,几声惨叫,老虎的脸上喷满了狼血,黑狼躺在地上对着老虎的下巴疯狂啃咬着。此时另外两只大狼一只咬住了老虎的头皮,一只咬住了老虎的耳朵,尖利的狼牙刺穿了皮毛,咬进了骨肉。老虎身后也围过来五六匹体型稍小些的狼,看样子刚成年不久,几只狼抱住老虎的后腿和侧肋胡乱咬着,巨虎没有松口,伏在地上挥动巨大的犬齿啃咬着黑狼。

小屋里的王一枪躺在地上,怀里抱着大黑,灰狼咬着他的后背没有松口,用凶狠的目光盯着王一枪的后颈,想要换口去咬王一枪的脖子。“用刀捅狼肚子!”听到王一枪的嘶吼,两个猎户赶紧拿着猎刀围上来,灰狼看见刀马上松了口,蜷缩到一个墙角,背上的毛炸了起来,呲着牙冲着靠近的人低吼,前后跳跃着作出进攻的姿态。

王二手抖着给猎枪上好火药,冲两个猎户挥了挥手让他们站到自己身后,那意思我用枪解决它,冷笑着对准狼头勾动了扳机,“轰”一枪,一阵烟雾弥漫。再看墙角已经没了狼的踪影,逐渐散去的烟雾中,一颗硕大的狼头呲着四颗尖利的犬齿,直奔王二的咽喉而来!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