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缘浅

晴笙等了渊缱七年。

楔子

“笙,起了吗?别忘了今天的正事。”

“怎么会呢,早都准备好啦!你快来接我吧!”

        盛夏的光穿过茵绿的叶隙,清晨的柔风携来第一缕花甜。对于晴笙来说,今天并不是普通的一天。已经十年了,整整三万六千五百零二天,中间过了两个闰年。

      她今天要去见一位老友。

      晴笙不禁锁起了眉,“就这样去真的不会有事吗?我可能心里没做好准备…”

“成,那咱不去了,收拾收拾我们去试婚纱。”

“别呀,咱们不是说好了嘛。你行行好,大人有大量。”

“好好好,但是你也说好了的,不可以……”凉凉的指尖示意不要再说下去,明净的眸子仿佛从未淌过世尘这池浑水。

   

      纤长的身影拎着行李走出这高墙,才三年,却仿佛过了十三年,连影子都变得苍老。晴笙到了,她身后是初晨的太阳,渊缱不得不微眯起双眼,他有些意外。她竟还记得今天是他刑满释放的日子。

      “阿妈去年就走了,这我跟你说过,她的骨灰就放在你家老房子的中厅里。我会帮你好好祭着……那也是我的亲母亲……阿妈说等你出来了走远一些,重新做人,等到有家了…不愁了…过好了再把她接过去。你去看看她吧,管篱已经给你买好了明天的机票……”

      晴笙已经哭得控制不住自己,管篱安慰着她上车,又把渊缱的行李放在了后备箱。高速的呼呼风里,只能隐约听见晴笙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渊缱,等我和管篱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来。”

      “好。管篱,照顾好晴笙。母亲不在了,我就是她的亲哥哥。有机会我一定回来。”

        “渊缱,再见……”

        “再见。”


      一月后的夜里,晴笙再一次被几日来相同的噩梦惊醒。管篱已经四天没有接电话了,连公司也只说重要公事,行踪保密。

      晴笙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自从渊缱出狱那天之后,管篱就有些不大一样,晴笙说不上来,但她能感觉的到。可能他太小心眼,吃醋了吧,晴笙安慰着自己,毕竟管篱是那么明朗,细心。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

     

      “叮咚叮咚”晴笙愣了一会才打开门,不知何来的邮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