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丸 -- 话说女人看完会赚到 了打赏我和丁助教办货有功,就分给了我三个月的份量。 我会吃这个药本来的目的,是减肥。因为听叔叔说,这个方子,和陈士铎的减肥方 「补气消痰饮」有些类似的结构,似乎可以代用。结果,在减肥方面, ……并.没.有.效。 可是,当时只吃了快一个月 (目前已持续使用快一年啰), 我妇女科方面的毛病跟以前相比,状况可以说是好到不行, 以前只要碰到一点点冰的就会有妇科病不舒服的我, 竟然可以稍微嚣张的开始吃冰淇淋跟吃凉水也不太会有妇女病的"证头"(台), 不过如果太嚣张还是会有报应的,还不够强壮啦……。(丁助教:重点是不要吃冷的吧妳……) 而MC来时一点感觉都没有,完全不会痛了;而之前断断续续会有的一些感染症状,也全都好了。 而且,这和我从前用张仲景的经方处理这些毛病时,经验到的「药感」完全不同。 用经方处理这些毛病时,也不是说没有效,但是,辨证只要稍微有一点点不准, 「过与不及」的感觉就会相当强烈:比如说用当归芍药散会好像在「用力揉小腹」, 和小建到底哪个比较有效,都很难说,有时是要吃下去才知道「这一把赌赢了没」 (刚开始学经方治自己的时候常常会有的状况); 而乌梅丸和当归四逆加萸姜附汤、温经汤的功能也非常「暧昧」, 症状的感觉只要差一点点,就会这个方没效,而要换另一个方才有效。 ──当然,现在的我,在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已经可以凭着「身体感细微的不同」 而分得出什么时候是要吃当归四逆汤、什么时候要吃乌梅丸 (我的最爱,真的好好用哟,生元的阿财师兄的人肉做的哟哈哈哈!), -- 大德恒的乌梅丸也不错 但,这也仅限于医自己,问诊的时候,我恐怕还是问不清也不太有把握的。 不过,这一次吃三清丸,则是「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彷佛它的药效, 是作用在身体之外的另一度空间,但结果就是,身体上的妇女病,就默默的消失哩。 跟叔叔报告了这意想不到的「神效」之后,叔叔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悟地说: 「对厚,傅青主、陈士铎那一派的女科用药手法,这个方子,几乎可以说是『集大成』了……」 叔叔说:「比如说,傅青主医派医子宫肌瘤的时候,会用鳖甲、鳬茈(荸荠/地栗)这一组药 来破坚化积,这个药物组的效果,用在今天,有时候会比张仲景的桂枝茯苓丸好用, 因为桂枝茯苓丸遇到体质偏寒的病人,效果会打折扣。」 ──哇哩咧,叔叔你不是讲废话吗?现在的女生哪一个不寒的呀? 我跟朋友去喝东西,就算是冷天气除非是咖啡馆有人喝热咖啡, 不然几乎只有我一个人会点热饮哩(如果还有另一个人就会是同行的丁助教了吧)。 叔叔:「而鳖甲,是中药里面,最强的几味『疏肝』药之一, 比柴胡系的方子的效果要强很多很多, 『那个地方』的不舒服,总是会关系到肝经, 而人如果习惯生闷气,累积了一些『年份』的那种老肝鬰, 已经不是逍遥散、姑嫂丸那种等级的柴胡剂对付得了的了, 要用到鳖甲、羚羊角等级的动物药,才能确保疗效。」 而且,三清丸很帮助消化,(叔叔曰:『废话!苍朮、白朮那么多,还有神曲!』), 真的不太碍胃,连我这个平常一碰地黄剂就「腻膈」的人都可以大把大把吃。 (我是连吃未升级双和养肝丸都会腻膈的烂脾胃代表) 叔叔接着说:「其实这也是一个重点! 莹莹呀,你是因为身边净是丁助教、小胡助教这些很能吃地黄的铁胃人仕, 才觉得自己是异类的!其实,在这地球上,妳.并.不.是.孤单的! 脾胃很湿、消化力和你一样烂的女人,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的! 所以嘞,像我们中医的传统,女科病,开药,谁也晓得是四物汤起跳, 但发明四物汤的古圣先贤,大概是没有料到后世的女人吃冰吃这么凶, 弄到一味地黄就卡死你。那这个三清丸呢, 活血用鳖甲、荸荠、蟅虫、白芍,补血用阿胶、地骨皮、山茱萸, 把四物汤会卡到的部分都绕过了,吃四物汤没效的女人,吃三清丸,多半便有效了。」 叔叔又说:「陈士铎的这个三清丸,说来是一首很漂亮的『清补厥阴』的方剂……」 叔叔上课的时候,常说妇女病要从厥阴治,班上的几位学姊们, MC的不舒服,用〈厥阴篇〉的方子还蛮顺手的。 「……而鳗骨、白薇、鳖甲,在这里都算作『祛虫』的药,这个『虫』字, 或者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象征物』,可能是指各种的感染吧?」 ──而说到这个,就会让我想到乌梅丸的条文,也是跟『祛虫』有关呢。 说到『妇女病』这块,可以说是我的血泪史啊! 以前还没念大学的时候,曾经有长达一年的时间在看西医的妇产科, 但不管是健保的、还是自费的,都完全没效! 没有吃抗生素就是会一直复发,生活严重的被困扰着, 毕竟妇女病的发病期很长,可说是严重着影响心情, 而且当时我年纪还小, 而每换一个医生就会重复问着相同的问题,可说是非常难为情, 当时的我可说是很认真遵守医生说的任何注意事项, 不过却还是看不见任何效果……这样的结果对当时的我来说是相当无情且折磨的。 当然在这几年的学习之下, 会看主证,知道要开什么方, 身体的状况已经不同于当初,改善不少, 但是三清丸真的比较特别,他就像是个仙家药一般, 特色就说是「无影无踪」,但却一件事都没有少做, 但要说出三清丸做了什么,真的很难言传, 就好像仙鹤半夜帮你织布、小精灵半夜来帮你修鞋, 一点服药的「药感」也没有,就莫名其妙的好了。 虽然不是马上就状况急速好转,但是能够慢慢地修复的感觉还是颇踏实的, 毕竟身体也不是一二天就搞垮,也是被自己日积月累的被弄伤, 所以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慢慢修补滴~ 这种病,能这样子胡里胡涂就医好了,说来也是不错。 而且一直以来,妇女病的部份我也是不太喜欢拿出来跟叔叔讨论的。 我常常会「酸」叔叔一句: 「我们女孩子家有的器官你又没有,你怎么可能会了解我们的痛苦!我也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实在是对叔叔的女科本领投不信任票,不觉得他会医的。 不过,这次,叔叔能从古书里挖出一帖三清丸,在他「本人也没有搞清楚状况」 的状况下把这些病都治好了,也算他「选方有功」啦。 内文相关及三清丸药味比例如下: 人有传染鬼疰者,合家上下大小无不生尸虫之病,是重于传尸也。盖传尸止病于一人,一人死而一人又病,非若鬼疰之重也。此等之病,虽是冤鬼相缠,然初起之时,未常非尸虫引之也。夫尸虫作祟,已能杀人,况又有鬼邪相辅,变动不一,其为害也更甚。其症使人梦遗鬼交,泄精淋沥,沉沉默默,不知所苦,而无处不恶,经年累月渐就困顿,以至于死,一家传染,多至灭门绝户,实可伤也。葛稚川曾传獭肝散以救人,然止可救传染之初起,不可救传染之已深。 余逢异人传方,名为三清丸︰苍朮半斤,炒,人参三两,山茱萸一斤,白薇三两,蟅虫三两,阿胶三两,白芍十两,鳖甲十两,鳗鱼骨三两,白朮一斤,柏子仁不去油,四两,地骨皮十两,沙参五两,肉桂一两,地栗粉一斤,神曲三两,贝母二两。各为细末,蜜为丸,每日早晚各服三钱。服一月而鬼气散,服二月而尸虫死矣。一家尽服之,断不致有绝门灭户之祸也。此方补阳气以制阴,则鬼不敢近;灭尸气以杀虫,则祟不敢藏。有攻之益,无攻之损,起白骨而予以生全,救合家而令其寿考,功

三清丸 -- 话说女人看完会赚到

(2014-08-08 09:27:58)

转载

标签:

健康分类:读书笔记

话说,一开始叔叔给人配这个方子是要治别的病人的别的病,

要用来代替太过昂贵的獭肝散的,

和我合拍的状况、也就是妇女病,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会拿到这个药,只是因为,配这个药需要的药材之一「鳗鱼骨」, ---- 这个,伟大的淘宝有耶!

中药房没有,于是叔叔派我和丁助教出去一家一家鳗鱼饭的店家去试吃,

跟他们要鱼骨头(而饭钱,当然是叔叔买单的啦!),

结果,在陈助教的情报协助下,我们吃第一家就要到了!

──这当然是令叔叔十分之欣喜也不忘酸一下郭秘书:

「哎呀,幸好这次是托你们办这事儿。若是交给一向店家缘不佳的郭秘书去找,

(加粗体是叔叔的意思跟我本人意愿无关)可不知道要让他吃掉我多少顿饭!」

于是药配出来之后,叔叔为了打赏我和丁助教办货有功,就分给了我三个月的份量。

我会吃这个药本来的目的,是减肥。因为听叔叔说,这个方子,和陈士铎的减肥方

「补气消痰饮」有些类似的结构,似乎可以代用。结果,在减肥方面,

……并.没.有.效。

可是,当时只吃了快一个月 (目前已持续使用快一年啰),

我妇女科方面的毛病跟以前相比,状况可以说是好到不行,

以前只要碰到一点点冰的就会有妇科病不舒服的我,

竟然可以稍微嚣张的开始吃冰淇淋跟吃凉水也不太会有妇女病的"证头"(台),

不过如果太嚣张还是会有报应的,还不够强壮啦……。(丁助教:重点是不要吃冷的吧妳……)

而MC来时一点感觉都没有,完全不会痛了;而之前断断续续会有的一些感染症状,也全都好了。

而且,这和我从前用张仲景的经方处理这些毛病时,经验到的「药感」完全不同。

用经方处理这些毛病时,也不是说没有效,但是,辨证只要稍微有一点点不准,

「过与不及」的感觉就会相当强烈:比如说用当归芍药散会好像在「用力揉小腹」,

和小建到底哪个比较有效,都很难说,有时是要吃下去才知道「这一把赌赢了没」

(刚开始学经方治自己的时候常常会有的状况);

而乌梅丸和当归四逆加萸姜附汤、温经汤的功能也非常「暧昧」,

症状的感觉只要差一点点,就会这个方没效,而要换另一个方才有效。

──当然,现在的我,在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已经可以凭着「身体感细微的不同」

而分得出什么时候是要吃当归四逆汤、什么时候要吃乌梅丸

(我的最爱,真的好好用哟,生元的阿财师兄的人肉做的哟哈哈哈!), --大德恒的乌梅丸也不错

但,这也仅限于医自己,问诊的时候,我恐怕还是问不清也不太有把握的。

不过,这一次吃三清丸,则是「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彷佛它的药效,

是作用在身体之外的另一度空间,但结果就是,身体上的妇女病,就默默的消失哩。

跟叔叔报告了这意想不到的「神效」之后,叔叔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悟地说:

「对厚,傅青主、陈士铎那一派的女科用药手法,这个方子,几乎可以说是『集大成』了……」

叔叔说:「比如说,傅青主医派医子宫肌瘤的时候,会用鳖甲、鳬茈(荸荠/地栗)这一组药

来破坚化积,这个药物组的效果,用在今天,有时候会比张仲景的桂枝茯苓丸好用,

因为桂枝茯苓丸遇到体质偏寒的病人,效果会打折扣。」

──哇哩咧,叔叔你不是讲废话吗?现在的女生哪一个不寒的呀?

我跟朋友去喝东西,就算是冷天气除非是咖啡馆有人喝热咖啡,

不然几乎只有我一个人会点热饮哩(如果还有另一个人就会是同行的丁助教了吧)。

叔叔:「而鳖甲,是中药里面,最强的几味『疏肝』药之一,

比柴胡系的方子的效果要强很多很多,

『那个地方』的不舒服,总是会关系到肝经,

而人如果习惯生闷气,累积了一些『年份』的那种老肝鬰

已经不是逍遥散、姑嫂丸那种等级的柴胡剂对付得了的了,

要用到鳖甲、羚羊角等级的动物药,才能确保疗效。」

而且,三清丸很帮助消化,(叔叔曰:『废话!苍朮、白朮那么多,还有神曲!』),

真的不太碍胃,连我这个平常一碰地黄剂就「腻膈」的人都可以大把大把吃。

(我是连吃未升级双和养肝丸都会腻膈的烂脾胃代表)

叔叔接着说:「其实这也是一个重点!

莹莹呀,你是因为身边净是丁助教、小胡助教这些很能吃地黄的铁胃人仕,

才觉得自己是异类的!其实,在这地球上,妳.并.不.是.孤单的!

脾胃很湿、消化力和你一样烂的女人,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的!

所以嘞,像我们中医的传统,女科病,开药,谁也晓得是四物汤起跳,

但发明四物汤的古圣先贤,大概是没有料到后世的女人吃冰吃这么凶,

弄到一味地黄就卡死你。那这个三清丸呢,

活血用鳖甲、荸荠、蟅虫、白芍,补血用阿胶、地骨皮、山茱萸,

把四物汤会卡到的部分都绕过了,吃四物汤没效的女人,吃三清丸,多半便有效了。」

叔叔又说:「陈士铎的这个三清丸,说来是一首很漂亮的『清补厥阴』的方剂……」

叔叔上课的时候,常说妇女病要从厥阴治,班上的几位学姊们,

MC的不舒服,用〈厥阴篇〉的方子还蛮顺手的。

「……而鳗骨、白薇、鳖甲,在这里都算作『祛虫』的药,这个『虫』字,

或者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象征物』,可能是指各种的感染吧?」

──而说到这个,就会让我想到乌梅丸的条文,也是跟『祛虫』有关呢。

说到『妇女病』这块,可以说是我的血泪史啊!

以前还没念大学的时候,曾经有长达一年的时间在看西医的妇产科,

但不管是健保的、还是自费的,都完全没效!

没有吃抗生素就是会一直复发,生活严重的被困扰着,

毕竟妇女病的发病期很长,可说是严重着影响心情,

而且当时我年纪还小,

而每换一个医生就会重复问着相同的问题,可说是非常难为情,

当时的我可说是很认真遵守医生说的任何注意事项,

不过却还是看不见任何效果……这样的结果对当时的我来说是相当无情且折磨的。

当然在这几年的学习之下, 会看主证,知道要开什么方,

身体的状况已经不同于当初,改善不少,

但是三清丸真的比较特别,他就像是个仙家药一般,

特色就说是「无影无踪」,但却一件事都没有少做,

但要说出三清丸做了什么,真的很难言传,

就好像仙鹤半夜帮你织布、小精灵半夜来帮你修鞋,

一点服药的「药感」也没有,就莫名其妙的好了。

虽然不是马上就状况急速好转,但是能够慢慢地修复的感觉还是颇踏实的,

毕竟身体也不是一二天就搞垮,也是被自己日积月累的被弄伤,

所以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慢慢修补滴~

这种病,能这样子胡里胡涂就医好了,说来也是不错。

而且一直以来,妇女病的部份我也是不太喜欢拿出来跟叔叔讨论的。

我常常会「酸」叔叔一句:

「我们女孩子家有的器官你又没有,你怎么可能会了解我们的痛苦!我也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实在是对叔叔的女科本领投不信任票,不觉得他会医的。

不过,这次,叔叔能从古书里挖出一帖三清丸,在他「本人也没有搞清楚状况」

的状况下把这些病都治好了,也算他「选方有功」啦。

内文相关及三清丸药味比例如下:

人有传染鬼疰者,合家上下大小无不生尸虫之病,是重于传尸也。盖传尸止病于一人,一人死而一人又病,非若鬼疰之重也。此等之病,虽是冤鬼相缠,然初起之时,未常非尸虫引之也。夫尸虫作祟,已能杀人,况又有鬼邪相辅,变动不一,其为害也更甚。其症使人梦遗鬼交,泄精淋沥,沉沉默默,不知所苦,而无处不恶,经年累月渐就困顿,以至于死,一家传染,多至灭门绝户,实可伤也。葛稚川曾传獭肝散以救人,然止可救传染之初起,不可救传染之已深。

余逢异人传方,名为三清丸︰苍朮半斤,炒,人参三两,山茱萸一斤,白薇三两,蟅虫三两,阿胶三两,白芍十两,鳖甲十两,鳗鱼骨三两,白朮一斤,柏子仁不去油,四两,地骨皮十两,沙参五两,肉桂一两,地栗粉一斤,神曲三两,贝母二两。各为细末,蜜为丸,每日早晚各服三钱。服一月而鬼气散,服二月而尸虫死矣。一家尽服之,断不致有绝门灭户之祸也。此方补阳气以制阴,则鬼不敢近;灭尸气以杀虫,则祟不敢藏。有攻之益,无攻之损,起白骨而予以生全,救合家而令其寿考,功实伟焉。

2012/12/07关于咪友们的小提醒:

里面的地栗粉、也就是荸荠,要带皮一起入药噢,

因为买来的话是新鲜的,洗干净后再烘干会变少,所以也要记得买的量会需要加倍噢。

而参的部分是使用补性比党参好,比红参温和的东洋参,

(连我这个脾胃不好、会上火的吃都没什么问题)

而肉桂的话我们是使用清化桂。咪友们可以参考看看噢。

后来的三清丸小故事补充:

关于丁助教-

大家都知道丁助教有痛风的病史,之前他只要累一点、有些睡眠不足,

就会有点要痛风的感觉出现,为此他也感到有点困扰,

刚好有一次又快要有点痛风的感觉被叔叔知道,

那天叔叔突然打电话来:「以你的状况,有可能是三阴的机能有点损坏导致虚掉,

要不要考虑先吃个三清丸小补一下三阴看看呀?

于是,当天丁助教就吞了二次、一次约三钱的三清丸,

隔天睡醒,就没事了,是的,真的就不痛了。

然后又多一个跟我抢药吃的了(啧)。

关于莹莹我-

因为自己太爱试方的关系,所以有一阵子没有吃三清丸,

那一阵子又太嚣张喝太多冷的东西,所以报应……噢不是身体不爽了,

所以妇女病又来警告我了呜呜,这次除了使用经方相关的方以外,

刚好有机会可以感受一下三清丸的药感,

(我个人是如果有点虚弱还是不舒服,对于使用的方感觉会比一般情况深刻的类型)

这次我貌似有感觉到三清丸的感觉,真的很像是小精灵修鞋般慢慢的,但却很扎实,

用温补三阴的方式,一点一点的补、清理,感觉是很稳扎稳打的一帖方,

不一定很有感觉,但是使用久一点真的会爱上这个没有感觉的感觉呀。)

2012/11/15更新-----------

与肾气丸的相呼应-

如果说八味地黄丸被命名为肾气丸的话,

那么三清丸就是名符其实的肝气丸了。-- 那个,加上薯蓣丸可以称为脾气丸的话。三阴丸就全了,马上九阴真经就可以练成了。。

怎么说哩?

肾气丸会把身体里的气(不分好坏)导入三阴经,

三清丸是一边清理三阴经之外一边小补一下。

(2014-08-08 09:27:58)

转载

标签:

健康分类:读书笔记

话说,一开始叔叔给人配这个方子是要治别的病人的别的病,

要用来代替太过昂贵的獭肝散的,

和我合拍的状况、也就是妇女病,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会拿到这个药,只是因为,配这个药需要的药材之一「鳗鱼骨」, ---- 这个,伟大的淘宝有耶!

中药房没有,于是叔叔派我和丁助教出去一家一家鳗鱼饭的店家去试吃,

跟他们要鱼骨头(而饭钱,当然是叔叔买单的啦!),

结果,在陈助教的情报协助下,我们吃第一家就要到了!

──这当然是令叔叔十分之欣喜也不忘酸一下郭秘书:

「哎呀,幸好这次是托你们办这事儿。若是交给一向店家缘不佳的郭秘书去找,

(加粗体是叔叔的意思跟我本人意愿无关)可不知道要让他吃掉我多少顿饭!」

于是药配出来之后,叔叔为了打赏我和丁助教办货有功,就分给了我三个月的份量。

我会吃这个药本来的目的,是减肥。因为听叔叔说,这个方子,和陈士铎的减肥方

「补气消痰饮」有些类似的结构,似乎可以代用。结果,在减肥方面,

……并.没.有.效。

可是,当时只吃了快一个月 (目前已持续使用快一年啰),

我妇女科方面的毛病跟以前相比,状况可以说是好到不行,

以前只要碰到一点点冰的就会有妇科病不舒服的我,

竟然可以稍微嚣张的开始吃冰淇淋跟吃凉水也不太会有妇女病的"证头"(台),

不过如果太嚣张还是会有报应的,还不够强壮啦……。(丁助教:重点是不要吃冷的吧妳……)

而MC来时一点感觉都没有,完全不会痛了;而之前断断续续会有的一些感染症状,也全都好了。

而且,这和我从前用张仲景的经方处理这些毛病时,经验到的「药感」完全不同。

用经方处理这些毛病时,也不是说没有效,但是,辨证只要稍微有一点点不准,

「过与不及」的感觉就会相当强烈:比如说用当归芍药散会好像在「用力揉小腹」,

和小建到底哪个比较有效,都很难说,有时是要吃下去才知道「这一把赌赢了没」

(刚开始学经方治自己的时候常常会有的状况);

而乌梅丸和当归四逆加萸姜附汤、温经汤的功能也非常「暧昧」,

症状的感觉只要差一点点,就会这个方没效,而要换另一个方才有效。

──当然,现在的我,在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已经可以凭着「身体感细微的不同」

而分得出什么时候是要吃当归四逆汤、什么时候要吃乌梅丸

(我的最爱,真的好好用哟,生元的阿财师兄的人肉做的哟哈哈哈!), --大德恒的乌梅丸也不错

但,这也仅限于医自己,问诊的时候,我恐怕还是问不清也不太有把握的。

不过,这一次吃三清丸,则是「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彷佛它的药效,

是作用在身体之外的另一度空间,但结果就是,身体上的妇女病,就默默的消失哩。

跟叔叔报告了这意想不到的「神效」之后,叔叔才后知后觉、恍然大悟地说:

「对厚,傅青主、陈士铎那一派的女科用药手法,这个方子,几乎可以说是『集大成』了……」

叔叔说:「比如说,傅青主医派医子宫肌瘤的时候,会用鳖甲、鳬茈(荸荠/地栗)这一组药

来破坚化积,这个药物组的效果,用在今天,有时候会比张仲景的桂枝茯苓丸好用,

因为桂枝茯苓丸遇到体质偏寒的病人,效果会打折扣。」

──哇哩咧,叔叔你不是讲废话吗?现在的女生哪一个不寒的呀?

我跟朋友去喝东西,就算是冷天气除非是咖啡馆有人喝热咖啡,

不然几乎只有我一个人会点热饮哩(如果还有另一个人就会是同行的丁助教了吧)。

叔叔:「而鳖甲,是中药里面,最强的几味『疏肝』药之一,

比柴胡系的方子的效果要强很多很多,

『那个地方』的不舒服,总是会关系到肝经,

而人如果习惯生闷气,累积了一些『年份』的那种老肝鬰

已经不是逍遥散、姑嫂丸那种等级的柴胡剂对付得了的了,

要用到鳖甲、羚羊角等级的动物药,才能确保疗效。」

而且,三清丸很帮助消化,(叔叔曰:『废话!苍朮、白朮那么多,还有神曲!』),

真的不太碍胃,连我这个平常一碰地黄剂就「腻膈」的人都可以大把大把吃。

(我是连吃未升级双和养肝丸都会腻膈的烂脾胃代表)

叔叔接着说:「其实这也是一个重点!

莹莹呀,你是因为身边净是丁助教、小胡助教这些很能吃地黄的铁胃人仕,

才觉得自己是异类的!其实,在这地球上,妳.并.不.是.孤单的!

脾胃很湿、消化力和你一样烂的女人,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的!

所以嘞,像我们中医的传统,女科病,开药,谁也晓得是四物汤起跳,

但发明四物汤的古圣先贤,大概是没有料到后世的女人吃冰吃这么凶,

弄到一味地黄就卡死你。那这个三清丸呢,

活血用鳖甲、荸荠、蟅虫、白芍,补血用阿胶、地骨皮、山茱萸,

把四物汤会卡到的部分都绕过了,吃四物汤没效的女人,吃三清丸,多半便有效了。」

叔叔又说:「陈士铎的这个三清丸,说来是一首很漂亮的『清补厥阴』的方剂……」

叔叔上课的时候,常说妇女病要从厥阴治,班上的几位学姊们,

MC的不舒服,用〈厥阴篇〉的方子还蛮顺手的。

「……而鳗骨、白薇、鳖甲,在这里都算作『祛虫』的药,这个『虫』字,

或者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象征物』,可能是指各种的感染吧?」

──而说到这个,就会让我想到乌梅丸的条文,也是跟『祛虫』有关呢。

说到『妇女病』这块,可以说是我的血泪史啊!

以前还没念大学的时候,曾经有长达一年的时间在看西医的妇产科,

但不管是健保的、还是自费的,都完全没效!

没有吃抗生素就是会一直复发,生活严重的被困扰着,

毕竟妇女病的发病期很长,可说是严重着影响心情,

而且当时我年纪还小,

而每换一个医生就会重复问着相同的问题,可说是非常难为情,

当时的我可说是很认真遵守医生说的任何注意事项,

不过却还是看不见任何效果……这样的结果对当时的我来说是相当无情且折磨的。

当然在这几年的学习之下, 会看主证,知道要开什么方,

身体的状况已经不同于当初,改善不少,

但是三清丸真的比较特别,他就像是个仙家药一般,

特色就说是「无影无踪」,但却一件事都没有少做,

但要说出三清丸做了什么,真的很难言传,

就好像仙鹤半夜帮你织布、小精灵半夜来帮你修鞋,

一点服药的「药感」也没有,就莫名其妙的好了。

虽然不是马上就状况急速好转,但是能够慢慢地修复的感觉还是颇踏实的,

毕竟身体也不是一二天就搞垮,也是被自己日积月累的被弄伤,

所以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慢慢修补滴~

这种病,能这样子胡里胡涂就医好了,说来也是不错。

而且一直以来,妇女病的部份我也是不太喜欢拿出来跟叔叔讨论的。

我常常会「酸」叔叔一句:

「我们女孩子家有的器官你又没有,你怎么可能会了解我们的痛苦!我也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实在是对叔叔的女科本领投不信任票,不觉得他会医的。

不过,这次,叔叔能从古书里挖出一帖三清丸,在他「本人也没有搞清楚状况」

的状况下把这些病都治好了,也算他「选方有功」啦。

内文相关及三清丸药味比例如下:

人有传染鬼疰者,合家上下大小无不生尸虫之病,是重于传尸也。盖传尸止病于一人,一人死而一人又病,非若鬼疰之重也。此等之病,虽是冤鬼相缠,然初起之时,未常非尸虫引之也。夫尸虫作祟,已能杀人,况又有鬼邪相辅,变动不一,其为害也更甚。其症使人梦遗鬼交,泄精淋沥,沉沉默默,不知所苦,而无处不恶,经年累月渐就困顿,以至于死,一家传染,多至灭门绝户,实可伤也。葛稚川曾传獭肝散以救人,然止可救传染之初起,不可救传染之已深。

余逢异人传方,名为三清丸︰苍朮半斤,炒,人参三两,山茱萸一斤,白薇三两,蟅虫三两,阿胶三两,白芍十两,鳖甲十两,鳗鱼骨三两,白朮一斤,柏子仁不去油,四两,地骨皮十两,沙参五两,肉桂一两,地栗粉一斤,神曲三两,贝母二两。各为细末,蜜为丸,每日早晚各服三钱。服一月而鬼气散,服二月而尸虫死矣。一家尽服之,断不致有绝门灭户之祸也。此方补阳气以制阴,则鬼不敢近;灭尸气以杀虫,则祟不敢藏。有攻之益,无攻之损,起白骨而予以生全,救合家而令其寿考,功实伟焉。

2012/12/07关于咪友们的小提醒:

里面的地栗粉、也就是荸荠,要带皮一起入药噢,

因为买来的话是新鲜的,洗干净后再烘干会变少,所以也要记得买的量会需要加倍噢。

而参的部分是使用补性比党参好,比红参温和的东洋参,

(连我这个脾胃不好、会上火的吃都没什么问题)

而肉桂的话我们是使用清化桂。咪友们可以参考看看噢。

后来的三清丸小故事补充:

关于丁助教-

大家都知道丁助教有痛风的病史,之前他只要累一点、有些睡眠不足,

就会有点要痛风的感觉出现,为此他也感到有点困扰,

刚好有一次又快要有点痛风的感觉被叔叔知道,

那天叔叔突然打电话来:「以你的状况,有可能是三阴的机能有点损坏导致虚掉,

要不要考虑先吃个三清丸小补一下三阴看看呀?

于是,当天丁助教就吞了二次、一次约三钱的三清丸,

隔天睡醒,就没事了,是的,真的就不痛了。

然后又多一个跟我抢药吃的了(啧)。

关于莹莹我-

因为自己太爱试方的关系,所以有一阵子没有吃三清丸,

那一阵子又太嚣张喝太多冷的东西,所以报应……噢不是身体不爽了,

所以妇女病又来警告我了呜呜,这次除了使用经方相关的方以外,

刚好有机会可以感受一下三清丸的药感,

(我个人是如果有点虚弱还是不舒服,对于使用的方感觉会比一般情况深刻的类型)

这次我貌似有感觉到三清丸的感觉,真的很像是小精灵修鞋般慢慢的,但却很扎实,

用温补三阴的方式,一点一点的补、清理,感觉是很稳扎稳打的一帖方,

不一定很有感觉,但是使用久一点真的会爱上这个没有感觉的感觉呀。)

2012/11/15更新-----------

与肾气丸的相呼应-

如果说八味地黄丸被命名为肾气丸的话,

那么三清丸就是名符其实的肝气丸了。-- 那个,加上薯蓣丸可以称为脾气丸的话。三阴丸就全了,马上九阴真经就可以练成了。。

怎么说哩?

肾气丸会把身体里的气(不分好坏)导入三阴经,

三清丸是一边清理三阴经之外一边小补一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